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4 作者:风光
    这下换陆小鱼苦笑不止,还真是如此,义父要吃,她就算在天涯海角也要飞奔过来煮给他吃。

    「虽然我当不了她师父,但也算是领路人,小鱼姑娘应该不会拒绝为我这老头子煮几餐吧?」廖御厨笑吟吟地边喝羹汤边说。

    兰书寒与陆小鱼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好气又好笑的心情。

    只剩潘胖子了,他一点关系都攀不上,急得胖脸都红了,好半晌才挤出一句,「我和小鱼还是青梅竹马呢,她当然要煮给我吃!」

    不说话也就算了,此话一出,陆樽差点没失手将整只羊膝给射出去,陆子龙则是一口肉卡在喉咙急咳起来,廖御厨倒好一些,还能够把最后一口羹汤喝下,却是一脸古怪地望着潘胖子。

    兰书寒冷冷的喝了一声,「滚!」

    潘胖子嘿嘿一笑,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抱住还有半瓮的佛跳墙,另一手端起了烤关膝,直接往外冲了出去,一副就是卷食潜逃的模样。

    「死胖子!佛跳墙我还没吃到啊!」陆樽连忙追了出去。

    「可恶,我是小鱼的爹,我都还没吃过她烤的羊膝呢!」陆子龙也火大的跟上。

    最后只剩廖御厨了,他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块布巾拭了拭嘴后,很有礼貌地问道:「小鱼姑娘,请问剩下的菜老夫可以打包吗?」

    果然姜是老的辣啊,这招釜底抽薪还不用像潘胖子那样被人追杀。

    兰书寒啼笑皆非地道:「廖老要打包就打包吧。」

    于是廖御厨提着五、六个小包慢悠悠地走了出去,这食坊里,终于只剩兰书寒与陆小鱼了。

    二话不说,兰书寒将大门关上还落下了门,一把抱起了笑得花枝乱颤的陆小鱼,朝着她暖昧一笑,往里间走去。

    终于清净了……不,应该说在另一个房间里才正要热闹起来呢!

    第十二章  天下厨艺第一人(2)

    京城大河畔的食坊又再一次关了,然而这一次却是大兴土木,将原本的平房改造成雅致的两层楼,由陆子龙亲自挂上了蓬莱饭馆的招牌。

    饭馆落成那日,看着布条由招牌上落下,陆小鱼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是她一辈子的梦,在京城的大河畔开蓬莱饭馆,想不到年纪轻轻就达成了。

    而她最感谢的除了养育她成人、陪伴她成长的义父及义兄,最重要也最特别的,就是兰书寒了。

    没有他,她这些梦想根本遥不可及,更不用说会有如此风光的一天。

    所有的客人不是为了这家店背后的背景而来,不是为了蓬莱饭馆过去的厨子而来,大家都是冲着她陆小鱼的手艺而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她就是金鹰王国如今的厨艺第一人,连皇宫里的廖御厨都自叹不如称赞不已。

    蓬莱饭馆开张后,这里俨然成为京城一景,宾客众多。

    然而毕竟多是京城文人雅士、高官显贵,环境也不能太过嘈杂,于是兰书寒便采取预约制,一日只接十桌客人,也让他未来的娘子不会太过操劳。

    想不到这样的运作让蓬莱饭馆的名气更加水涨船高,但即使是平民百姓的预约,陆小鱼也都来者不拒,替她留下了美名。

    河畦的这一头热热闹闹,河畔的另一头却是冷冷清清,这带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仕绅或告者致仕的官员居住的地方,环境清净优雅,也少有游客,更不会有人去管邻居的闲事,那坐落在两户华府之间的一处小院就得更不起眼了。

    少有人知道,这里可是金鹰王国最神秘也最庞大的情报杀手组织幽影的一个据点,想要买情报,想要买凶杀人,得通过层层送卡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

    这天,一个身着华服,神态嚣张的纨裤子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这里是卖情报的地方,竟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不过既然是来买情报的,幽影的人还是蒙上了他的眼,十弯八拐的将他带出了院子乘着马车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那纨裤子弟一拿开遮眼布,只知自己来到一个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屏风的房间内,此时屏风另一头的人开口了——

    「浏阳王的孙子钱不唤,你要问什么?」出声的人声音有些沙哑,猜想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钱不唤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自己的底就被人摸透了,他先是吓了一跳,不过想想这里是情报组织,自己也不是什么低调不有名的人,身分容易被人知道也不稀奇,就很快释怀了。

    「我要问的是……」钱不唤说到一半,突然变得咬牙切齿,「大河畔那家蓬莱饭馆,老板娘陆小鱼真的成亲了吗?」

    这个问题令屏风那头的人沉默了一阵,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那儿似乎换了另一个人,是个比较年轻的声音。

    「你问这个做什么?」

    按理说,幽影只要决定这情报卖或不卖,不太会问原因,但今日却是难得地问了。

    钱不唤不是江湖人,自然不知道幽影的习惯,他以为这是正常的,便带着不甘心的语气回道:「那陆小鱼自以为有几分姿色与名气,竟然拒绝了本少爷的追求,还说她已经成亲了!哼,成亲了的妇人哪里会不结髻呢?她分明是搪塞我。」

    屏风里的年轻人沉吟了一阵,方道:「陆小鱼确实尚未成亲,不过她的未婚夫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当今皇上的亲哥哥兰书寒,她要是说成亲了也没错。」

    「什么?兰书寒?那个亲征烈熊王国的兰书寒?」

    钱不唤显然镇日只顾着花天酒地,甚少关心其它事,才会连陆小鱼与兰书寒这遍传整个京城的爱情故事都没听过。

    「没错,否则你认为以陆小鱼过人的姿色,又是个弱女子、开着一家犹如金鸡母的饭馆会没有人觊觎吗?她背后的靠山你动不起,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陆小鱼。」屏风后的年轻人语重心长地道。

    此话一出,钱不唤当下就想放弃了,但他因对陆小鱼着迷,过去大半个月都在四处购买蓬莱饭馆的预约名额,花了一大笔钱就是想多和她接触,得到她的芳心,想到陆小鱼的一颦一笑是那么勾人心魂,他就很不甘心。

    他一咬牙,回道:「你们这里也可以聘雇杀手,对吧?」

    「可以,你是想聘杀手杀兰书寒?」

    钱不唤一愣,丧气地道:「就算我想杀兰书寒,以他的身分地位,那个层次的杀手只怕凭我的财力是请不起。」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屏风后的年轻人轻笑道。

    下一瞬,钱不唤换上一张猥琐的睑。「我动不了兰书寒,但我可以动陆小鱼啊!你们不必杀她,只要帮我把她迷昏掳来,让少爷我乐一乐,之后我再偷偷把她送回去,谁会知道是我干的?」

    屏风后的年轻人又沉默了,良久,才微带冷意地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确定!」钱不唤已经被欲念冲昏头了,「那陆小鱼本少爷非吃到不可!你开个价吧,本少爷就不相信掳个陆小鱼的价格我出不起。」

    屏风后的年轻人发出冷冷的笑声。「你的确出不起。」

    他话一说完,四周突然出现了几名黑衣人,很快将钱不唤制住。

    浅不唤大惊失色这才察觉自己真傻,居然什么防备都没有就跟着随陌生人走,现在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们……你们若敢动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难道你们幽影的人都是这样办事的吗?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放开我……我……我不和你们交易了行吧……」

    「你从头到尾都搞错了一件事——你可以动兰书寒,但你要动陆小鱼,就只有死。」屏风后的年轻人冷酷地说完,淡淡地交代道:「做得干净点。」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