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2 作者:风光
    果然,只见陆小鱼缓缓张开了眼,滴溜溜的直望着兰书寒,而后者仍处在震惊之中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她、她没死?那……那她方才为什么失去了气息?

    这一切怎么回事?

    兰书寒轻轻放下了她,想要确认颤抖着手抚摸她慢慢恢复红润的脸蛋,一向清朗的眸子起了一层水露。

    「你没事……没事……」

    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冲击。

    那种天地瞬间崩塭,又转瞬重建起来的心情并不是常人所能够体会的,他没有因此疯狂已经算是自制力非常强了,若要他再说些什么表达自己的心情,那真是强人所难。

    「小鱼!」陆子龙也跑了过来,这时候他不在乎自己是否露馅,确定女儿真的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在场的几名大臣及嫔妃看了这戏剧性的转变都傻眼。

    但大伙儿都是人精,心知肚明这其中一定有他们不知道的内情,所以即使有疑问也全吞到肚子里,静候情况的发展。

    「好了,可以放开我了。」那名刺杀陆小鱼的妃子轻轻挣扎了一下。

    侍卫在兰书殷的颔首下放开了她。

    她顽皮地朝兰书殷眨了眨眼,长长地吁了口气,「皇上,我替你办好了这件事,该给的奖赏记得给,可别真的宰了我。」

    见她当众把两人的约定说了出来,兰书殷苦笑点头。

    与她交换了一记彼此心里有数的眼神,接着后者摇了摇手,很落落大方地离开了现场,这种洒脱的性格令兰书殷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你们也全都下去吧。」他转回视线,大手一挥,让那些来充场面的看官们离开,接下来,就是皇家内部的事。

    兰书寒震惊了良久,终于稍稍平复了过来,他也意会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局,而这个局的目的就是让他崩溃。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他深吸了一口气,缓和自己依旧激烈的心跳。

    很奇怪,照理来说被骗成这个样子,他应该暴怒才是,然而现在的他只有失而复得的放松及喜悦。

    如果没有她演这么一出,他还不知道自己爱她爱到可以与整个皇室决裂的地步。

    陆小鱼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背后的陆子龙一眼,用手拍拍衣服,把胸口那把假刀拆掉,嫌恶地看了下自己满胸口的假血,才昂起下巴,余愠未消地说:「我只是想让你们自己亲身体验看看,至亲之人死去是多么痛的一件事,谁叫你们要骗我!」

    闻言,兰书寒与陆子龙同时一愣,心头像是被重击了一拳,俱是苦笑起来。

    原来陆小鱼今日来这么一场,是在报陆子龙诈死之仇,而她似乎也很清楚那件事是兰书寒与陆子龙串通的,今日的一切是他们自作自受。

    「小鱼,你怎么知道爹没死?」陆子龙问道。

    这不仅仅是出自他个人的好奇心,也是一种警惕,身为地下情报杀手组织的一员,居然被人看出了破绽,他必须弄清楚自己失误在哪里。

    「你们派来食坊保护我的那个人,右手虎口上有个茧,我一看就知道那人和爹练的是一样的刀法。」陆小鱼解释着,「我本来就觉得爹的死很蹊跷,而书寒派来保护我的人为什么和爹有关系?我只稍微向那个人套一套话,就知道爹并没有死,如此自然也得知书寒就是和爹串通之人了。」

    「原来如此……」陆子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来他驭下不严,思绪欠周全,要多多检讨才行。

    「那你又为什么要嫁给兰书殷?」这次换兰书寒问。

    陆小鱼诈死他不介意,反正那是他欠她的,他认,他最介意的,是她要嫁给别人这件事,说到这个,陆小鱼沉下了俏脸,杏眼圆睁地瞪着他。「因为你这家伙明明没有要娶我,却又一直释放对我余情未了的信息,我不爽嘛!」

    闻言,兰书寒摸摸鼻子,相当无态,她的不爽可是害他差点吓到三魂七魄只剩一魂一魄呢。

    「如果我们俩注定没有结果,那么在那一夜之后……」陆小鱼说到关键之处,害羞地停顿了一下,索性直接说道,「对我们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家老死不相往来,让这份感情在岁月中淡去消失,但是你偏偏又要找我,找到了我又马上跑到边境搞什么亲征……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在大河畔的思念,已经满溢到自己都无法容忍的地步,不能爱却又要给她爱,也不管她承不承受得住,简直欺人太甚。

    所以她要反击,而她的反击就是把自己的痛苦,让这群不懂得为他人设身处地的男人,全部承受一遍!

    有了这样的心思,加上兰书殷也发觉兰书寒对她的重视,因此设法与她接触,希望她可以说服兰书寒接下皇帝大位,两人都想设计同一个人,一拍即合,才有了今天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戏。

    而兰书寒在绝望谷底走了一遭,发现全是自己自作自受,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

    「天啊……原来我的自以为是竟然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他正色望着她,终于有机会好好和她解释自己所做的一切,「小鱼,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回京,第一个处理的不是皇宫内的事,而是调集了所有能用的力量来找你吗?因为,你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远超过国事与天下事。」

    现在,对于在她面前表白情意,他已经不会有任何的忌讳或顾虑,就这么坦然地道:「等我找到了你,你却不愿见我,我猜想你对我有怨,既然你不会再消失了,那么我就先去将我的责任了结,解除烈熊王国的威胁,待我无事一身轻了,就能给你承诺,给你你想要的一辈子,否则,万一我在战争中出了意外,你不就要当寡妇了吗?」

    陆小鱼没有想到他的避不见面背后竟有这种考虑,看来她倒是有些误解他了,不过,她仍然不解他话语中的暗示,「但你打了胜仗不就是要当皇帝了吗?」

    「谁告诉你我要当皇帝?」兰书寒淡淡地道。

    一旁的兰书殷听到这句话,眼睛都快凸出来。

    不会吧,他千辛万苦帮陆小鱼整兄长,气得一向冷静淡漠的兄长火冒三丈要宰了他,结果兄长并没有想要当皇帝?

    那他究竟为谁辛苦为谁忙?!

    兰书寒可不管兰书殷在想什么,径自对着陆小鱼深情款款地说道:「就算我成为九五之尊,迎你入宫又如何?我的后宫三千随时能置你于绝境,就像当年我仍是太子时,在宫里举步维艰的情况,我自己尝过那样的苦,怎么舍得让你也尝?」

    所以……陆小鱼美目渐渐发亮,她发现这个男人开窍了,而且正要带领她走向她最期待的那个方向。

    「所以,爱当皇帝的人就去当吧,小鱼,你不是想在大河畔开食坊吗?你原本的店铺因为我关了起来,那么我们就让它重新开张吧。」兰书寒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脸,看起来是那么真挚、那么温暖,「至于那天下厨艺第一人的名号很快就会变成真的,毕竟我这个亲征大元帅只认定食坊老板娘的手艺。」

    「那个谣言是你放出来的?」为了她曾经梦想当天下厨艺第一人?陆小鱼难以置信,他居然用这种方法替她造势?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看着兰书寒的目光也变得古怪,这个兰书寒的心计未免太深了,为了完成心爱女人的梦想,连这种招数都可以使出来。

    不过老实说,这招还真有用,成功将陆小鱼的厨艺捧到了金鹰王国的最高点,当然她本身的确也有这个本领,吃过的人都不会觉得是过誉。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