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1 作者:风光
    大战告捷,皇上下令办了大型的庆祝宴会,在皇宫内外广场大开宴席,让一定阶级以上的宫兵们能来共襄盛举,没能进宫的也都有赏赐。

    外头欢声雷动,皇宫里亦是喜气洋洋,兰书殷要纳妃了,这是他第一个主动开口要纳的妃子,只可惜是个平民百姓,不能像迎娶皇后那般大张旗鼓,但也举行了一个象征性的迎娶仪式,是兰书殷给新妃的补偿。

    要是换了别人,大概也就是由内侍入宫,检查一下身子之后便编入后宫名册,如果皇上喜欢就加一个封号,这样就算完成纳妃了,哪里像陆小鱼一样,不仅皇帝亲迎,为她办了典礼,连带几位皇室要员,文武百宫甚至是其它后宫佳丽都来参与了。

    不消说,兰书寒必然在受邀之列,但见他脸上的寒霜及浑身的凛烈之气,就知道他有多么「愿意」来参加这个仪式。

    陆子龙也乔装混了进来,想看看自己女儿完成终身大事,倒是陆樽不见踪影,反正这家伙一在宫里就赶着去讨好自己的女人,缺席这种场合也不奇怪。

    届时陆小鱼出现,场面还能不能维持平和,几个明白人都知道关键在兰书寒身上,所以兰书寒身旁也放着重兵把守,美其名是维持皇宫秩序,事实上是怕兰书寒失控闹事。

    比较机灵的早就打听清楚了,这个陆小鱼与兰书寒似乎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而兰书殷抢了兰书寒的皇位还不够,现在连心上人都要抢,难怪对方发火了。

    不过历史是由成功的人撰写的,兰书殷如今是皇帝,就算他做得再过分,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看着。

    第十一章  设局整治兰书寒(2)

    迎妃的仪式就在一种诡谲的气氛之中开始了,陆小鱼穿着一袭红衣,头上盖着盖头,装扮十分简单的由宫女陪伴进了宫殿,而当她进门那一刹那,兰书寒就握紧了拳头。

    他不相信!不相信曾与他共患难的她,会在最后关头弃他而去!

    兰书殷却是很没良心地笑得开心,坐在龙椅上等着陆小鱼走近行礼。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相当靠近陆小鱼的妃子突然从观礼行列冲了出来,挡在陆小鱼前面,接着拿出一把匕首,猛地刺向陆小鱼的前胸。

    「啊!」陆小鱼闷哼一声后缓缓倒下。

    在旁目睹这一切的兰书寒目眢尽裂,觉得他的天地都要崩溃了。

    「该死,你想做什么?」兰书殷反而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人,急忙让护卫将那名妃子拿下。

    兰书寒已顾不得旁人眼光,一脸难以置信地朝陆小鱼快步走去,看着那把刀就这么插在她的胸前,汨汨地流着鲜血。

    「快叫太医!叫太医谷凝香来!」他撕心裂肺地大吼,恨不得这刀是插在自己身上。

    原本老成持重的陆子龙也慌了,他飞快地掏着身上所有的金创药还有止血药,但颤抖的手连药瓶都拿不好,洒了一地。

    「哈哈哈,你们不用救了,她死定了。」那名妃子长得十分清秀,一点也看不出竟会如此凶残。

    「皇上,要怪就要你如此薄情寡义,臣妾自皇上仍是八皇子开始就跟着皇上,可是等到皇上终于登上龙椅了,臣妾却只被封了个才人,而这个来路不明的陆小鱼却成为高了臣妾好几阶的妃……臣妾不服,不服!」

    兰书殷皱着眉。「所以你要杀小鱼?」

    「没错!她该死——」那名妃子像是失去了理智,即使被制住,仍然激烈地表达出自己的恨意。

    兰书寒完全不理会身旁的一切,只是紧张又害怕地看着怀里陆小鱼的气息渐渐微弱,却无计可施,「小鱼,小鱼你醒醒,你不能睡,不能睡啊……」

    陆子龙也失控的朝兰书殷太骂,「该死的!你们皇宫不是有神医、有许多仙丹妙药吗?还不快点拿出来救小鱼!」

    不过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陆小鱼在兰书寒怀中没有了呼吸,犹如安详睡去一般,再也没了声息。

    这一幕震撼了在场所有人,好好一件喜事变成了憾事,皇上会如何震怒?兰书寒又会如何报复?会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让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金鹰王国又陷入混乱?

    然而,众人想象中的混乱都没有发生,兰书寒异常的冷静,俊逸的脸庞甚至没有任何表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种冷静反倒让人不寒而粟。

    他低下了头,像是与最亲密的伴侣说话那般,对着陆小鱼说道:「你不会真的死的,你还没有成为我的妻子,怎么会死呢?」说完,他抱起了她,转身欲走。

    兰书殷丝毫不怕刺激了兰书寒,居然拦在他面前。「她是我的妻子……」

    「她永远不会是你的妻子!」兰书寒平静地道,淡然的目光下闪动着寒意,「你没有好好保护她,让她遭受如此伤害,你还敢说她是你妻子?」

    兰书殷气不过,出言反驳。「难道你就有好好保护她了吗?她和你在一起那么久,你给了她什么承诺?你连自己的皇位都保不住,又能给她什么好生活?现在……现在她香消玉殒了你才要带她走,那有什么用?」

    他的话无疑是最残酷的指控,兰书寒无言以对,也不想解释,伊人已去,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他转了另一个方向欲将人带走,兰书殷却也往旁边踏了一步,再次拦住他。

    「滚开!」兰书寒沉声道,声音中的汹涌情绪已经快忍不住了。

    「凭什么?」

    不顾兰书寒对陆小鱼是何情感,今日她嫁入皇宫,就是他兰书殷的人,兰书寒凭什么带走她?

    「凭我爱她,她也爱我,你不存在我们之间。」兰书寒用一句话就定义了三个人的情感纠葛。

    他向前一步,这一步的气势将兰书殷逼退了一步。

    兰书寒冷着声,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道:「她要承诺,我给她一辈子,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在她身边!她想要荣华富贵,我给她,想要权力利禄,我也能给!只是我知道那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怀中的陆小鱼身上,目光刹那间浮现浓到化不开的悲哀,几乎让人室息。

    「她想要的,始终只有我,她想过的……是只有我和她的生活。」

    兰书寒自认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忍着没有对兰书殷出手,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线,若是再逼他,连他自己都不晓得会做出什么事。

    未料,平时还算机灵的兰书殷今天却像是吃错药一般,硬是不让他把人带走,「等等,你不能带她走。」

    兰书寒终于变脸了,所有的愤怒、仇恨、埋怨、后悔等等情绪一股脑全冲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盯着兰书殷,失控地吼道,「兰书殷,不让我带走小鱼,这个代价你付不起!我一直没有取回皇位,是我不想,而不是我不能,因为我知道小鱼不想被束缚在宫里,我不知道你和她达成什么协议,让她愿意嫁进宫为妃,若只是为了气我,那么这个结果也已经够了。」他连皇弟或皇上的尊称都没有用了,直呼其名,兰书殷相信,如果自己再坚持下去,搞不好真的会被兄长给杀掉。

    那冰冷的肃杀之气几乎要把现场给冻结,连悲痛万分的陆子龙都被这股气势所影响,凝重地看了兰书寒一眼。

    「不是这样的……」兰书殷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地盯着兰书寒怀中的陆小鱼,「唉,小鱼姑奶奶,你再不醒来,我这皇冠被人摘掉也就罢了,怕就连脑袋也被人摘掉了。」

    此话一出,陆子龙变了脸,兰书寒更是脸色铁青,心头狂跳,目不转睛地盯着怀中的人儿。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