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0 作者:风光
    此外,军中也不时传岀兰书寒的轶事,比如他只吃京城大河畔靠近城墙那家食坊的食盒,除了那位老板娘做的菜,再不吃其它的东西,连皇宫御厨做的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于是食坊一下子火红了起来,而真的吃过的人也对老板娘的厨艺大为惊叹,真要说胜过皇宫里的御厨也不为过。

    这些事不管是不是谣言,兰书寒都没有多加说明,他只心心念念牵挂着大河畔食坊里那抹窈窕的倩影,不知道是否等急了呢?

    他一个人带着几个护卫,脱离了大军,快马加鞭花了不到一个月就回到京城,而且回京后第一件事并不是进宫面见皇帝,而是先来到了大河畔。

    离上回两个人见面,之后整军北伐直到战胜,已经过了整整半个年头了,如今都刮起了秋风,吹动河畔扬柳,萧瑟的凉意袭来,竟让他有些裹足不前。

    他这是怎么了?近情情怯吗?兰书寒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奇怪的感觉抹去,放慢了脚步来到食坊前,却见食坊大门深锁,连门口那块小小的招牌都拿了下来,门窗上积了灰尘,像是有一阵子没人住了。

    兰书寒心头一惊,惶恐瞬间席卷了他,他忍不住唤住了一个路人。

    「怎么回事?食坊为什么不营业了?」

    陆小鱼的食坊虽然低调,在这一带也算小有名气,兰书寒刚好问到一知情的人,只见对方笑吟吟地回道:「你不知道吗?这家食坊的女老板要发达啦!以后怕也不做生意了。」

    「什么意思?」兰书寒皱起了眉。

    「你不会相信的,是皇上驾临啊!皇上亲自钦点食坊的女老板入宫为妃!」这件事在京城当地已经成为美谈,那人说得眉飞色舞:「听说皇上微服出巡时,对这食坊的女老板一见钟情,就向她求亲,女老板见皇上风度翩翩,也就答应了,她也没想到这一答应就是麻雀变凤凰,攀上高枝了……」

    「不可能!」兰书寒难以置信,但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他知道这其中必有隐情,一个普通百姓不会知道的。

    如果陆小鱼真的想进宫当妃子,她一开始巴着他就好了,何苦献出自己后又离开他?这根本说不通。

    兰书寒不相信,叫了暗中一直守护着食坊的幽影探子询问,对方竟是苦笑着说他并不知内情,总之有一天陆小鱼就突然进宫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即使皇宫里也有人,但显然还不够级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得到这个答案,兰书寒反而冷静了下来,他二话不说带着护卫进了皇宫,直闯兰书殷所在的御书房。

    他碰的一声推开门,里头大臣正与兰书殷报告事情,见状吓了一大跳,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人敢责怪兰书寒,毕竟兰书寒的身分太特殊了,连兰书殷都巴望着他把皇帝捡回去做。

    「你最好告诉我,你和小鱼之间是怎么回事。」兰书寒阴着一张脸,开门见山地问道。

    兰书殷摒去了闲杂人等,只剩他们两兄弟在书房时才慢慢说道:「皇兄,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俩一见钟情,情不自禁……」

    兰书寒不耐地打断了他。「不要和我说废话!你为什么要娶小鱼?」

    「我是说真的,我难得遇到长相不输给我的人,所以向她求亲,而她也答应了。」兰书殷很是无辜,一副不明白兰书寒什么发怒的样子,「我知道他是陆樽的妹妹,皇兄你和她相处了一阵子,也把她当妹妹一样,有我这个丈夫,应该也算嫁得好吧。」

    「她怎么可能答应嫁你?」兰书寒沉声问,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嫁给我什么不好?包吃包住还付份例给她,谁叫你不当皇帝,不然你也可以想娶谁就娶谁……」因为被兰书寒盯着,兰书殷越说越心虚,最后索性把事情一推。「皇兄,不信你自己问她。」

    他笑了两声,立刻召来内侍,让他们把正在宫里做客的陆小鱼带来。

    不一会儿,陆小鱼真的在兰书寒面前翩然出现。

    她并没有兰书寒所想的那般思念成疾、憔悴消瘦,反而脸色红润、精神饱满,见到他也没有太兴奋或意外的表情,只是像在看一个普通朋友那般看他。

    兰书寒见了她的模样,徒然一沉,「小鱼,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我要成亲了。」她指了指兰书殷,若无其事说道:「嫁给当今的皇上。」

    「我不相信。」即使她隐藏得再好,兰书寒都看得出有一丝丝的不自然。

    「你有什么好不相信的?嫁给他,我从今以后就可以住在雕梁画栋的宫殿之中,锦衣玉食,出入有车轿,还有宫女内侍可以使唤,想想都舒坦啊。」她直视兰书寒,有些赌气般地说着。

    对于这么烂的理由,兰书寒却是充耳不闻。「你如果要那些荣华富贵,当初我就可以给你了,我不相信你会贪图那些。」

    「你问过我吗?」陆小鱼的表情突然变得正经,语气尖锐的反问:「你有问过我要不要嫁给你?没有吧,你又怎么知道什么是我想的,什么是我不想要的?」

    兰书寒语塞,他确实没有问过,因为他一直认为两人之间有着非凡的默契,知道彼此心里在想什么,他加果问了,等于戳破了那一层窗纸,凸显出两人间的云泥之别,那才真的是注定劳燕分飞。

    末了,他只能苦涩地问道,「那你那一夜之后何必离开?」

    陆小鱼的神情越来越冷漠,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客气。

    「因为你一直没有响应。我都付出了全部,你的心却依旧不在我身上,认为国家大事比我重要,甚至连一点求亲的意思都没有,我陆小鱼可不会一直拿热脸巴着一个男人。」她示威似地抬了抬下巴,比向了兰书殷,「你看,我现在随便选,不就选到一个九五之尊了吗?」

    「你……」

    对兰书寒来说,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他不相信人心可以变化得这么快,不过多久的时间,她怎会变这么多?

    那当初与他的爱慕什么?她又为什么送食盒给他,而且一送就是好几个月,怕他在战场上挨饿,当他好不容易看清楚自己的心,要来给她响应了,她竟然翻脸不认人。

    真的是他明白得太晚,所以她死了心琵琶别抱,还是她始终在利用他?但是那种生死相随的感情,他绝对不相信是骗人的!

    兰书寒脑子里一片混乱,完全想不透她的绝情是为什么,他的理智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爱的女人要嫁自己的弟弟,简直是一场笑话。」

    「皇兄,你就祝福我们吧?」兰书殷突然开口,手还搭上陆小鱼的肩膀,「这次大军凯旋而归,再加上我要纳妃,喜上加喜,刚好一起庆祝,到时皇兄一定要出现啊!」

    陆小鱼不着痕迹地挣开他,淡淡说道:「皇上,那我先下去了。」

    听到刀要走,兰书寒连忙阻止。「等等!你把话说清楚。」

    陆小鱼没有回头,只是微微停步。「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不必试着挽回。」

    最后这一句话,让兰书寒整个人冻结了,那种冷进了骨子里的感受,让他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就这么离开了,兰书殷也聪明的不与兰书寒独处,连借口都没找就开溜了,留下了大受打击的兰书寒呆立在御书房一整晚。

    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话说得十分轻巧,但在落在心里头的重量,却足够压垮一个人全部的信念。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