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9 作者:风光
    在这样的氛围下,坐镇中军的兰书寒看似意气风发,但他的心之沉重,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已经不知道几顿饭没吃了,挑食的他对军中食物完全提不起胃口,只能勉强以清水充饥,真的饿到受不了才吃几口馒头或鸡蛋,虽然在人前看起来沉稳,但事实上他的内心十分浮躁。

    他知道浮躁是因为空虚,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解决烈熊王国这个大患,对金鹰王国长远来说绝对是福国利民的。

    可是同时他的内心一直在咆哮,明明是心中最重要的人,却无法关心,也见不到面,只能偷偷想念,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这个地方,而不是去拥抱她。

    大军驻扎在一处山坡上,他走出军帐来到坡顶,望着下方烈熊王国的城池。

    城池外是一片狼藉,双方已经在城外文战了几次,城墙上充斥着刀痕或大石击出的凹痕,血液将好几块地方染成深色,还有几只秃鹰抢食着尸体,这个原是生机勃勃的地方转瞬间变得死气沉沉。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兰书寒不由百感交集,坐上皇帝的位置,已是荣华富贵、权力的最高点,他还能寻求什么?难道要继续征战,劳民伤财,让百姓的苦痛成就他的人生?

    那些牺牲的将士,原本应该也有对光明远景的期待吧?但是他们英魂从此留在了战场之上,换得的是什么?

    人生苦短,为什么不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他突然想起陆小鱼的俏脸,光是她的微笑,就足以抚慰他如今的心浮气躁,如果能与她同桌共饮,吃着她亲手做的羹汤,甚至褪下华衣,与她一起守着大河畦的食坊,日日携手看日出日落……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兰书寒想着不自觉地露出了笑脸。

    等战事了了,他是不是也能去追求他真正想要的生活?但是那些跟随他的人怎么办?那些对他有所期待的官员和百姓们又该怎么办?

    他身旁护卫着的士兵看到他这副表情,都像见了鬼似的。因为这位主帅自从上了战场,就再也没有笑过,治军严谨,现在实然笑了起来,笑里居然还有种苍凉的味道,也不是因为什么原因。

    「元帅。」一个士兵由帐幕里出来,禀报道:「用膳了。」

    「知道了,回去吧。」兰书寒并不想吃,但他若继续待在这里,他身旁的士兵们也没办法休息,只能一直守着他,他可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

    回到军帐,已经摆在桌上的食盒令他有了点新鲜感,这群士兵或许是看他吃得太少,怕他出事,所以纹尽脑汁变花样?

    兰书寒唇角微抿,来到桌前坐下,打开食盒,那扑鼻的香味令他眼睛一亮,心中感到十分意外。

    在军营里吃的大多是冷菜,如此还能散发出勾人的香气,做这菜的厨子肯定不是一般厉害,而且食盒中的菜色香味俱全,还都是他平时偏爱的,足见这个厨子对他的见识也颇深。

    兰书寒真的被引起食欲了,他执起筷子,夹起一颗肉丸子吃了一口,顿时身躯微震,瞠大了眼,不敢相信入口的味道居然是那般的熟悉与温暖。

    他又不信邪地夹了一口青菜,入口爽脆鲜嫩,再来是一块糕点,口感绵密细致……这味道分明只有一个人做得出来。

    兰书寒猛地站起身,身下的椅子倒了,发出巨响,引起外头士兵的注意,全部都冲了进来,然而他们还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到兰书寒一个箭步冲出了军帐,赶紧追了上来。

    兰书寒脚步不停的冲到了伙房外,哔地一声闯了进去,让里头的人吓了一大跳,但定睛一看,竟然是元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兰书寒已经顾不得他们的心情了,单刀直入地问道:「本帅的晚膳谁做的?」

    几名伙夫你看我、我看你,俱是摇了摇头,伙夫长苦着脸道:「元帅,那个……我们没有偷懒,是您身边的苏良苏先生说,不必准备元帅的晚膳……」

    苏良!兰书寒急忙冲出伙房,让一群紧张的伙夫们肩上一松,每个人都是拍着胸脯暗道好险。

    不一会儿,兰书寒又拖着一屁股人马冲到了幕僚的大帐,猛地拉开了帐帘,里头好几名正在用膳的幕僚,看到他带人杀进来的狠劲,俱是傻眼,不明白他的来意。

    「苏良!」兰书寒只锁定了坐在中间的苏良:「今晚本帅的食盒是怎么回事?她来了吗?」

    苏良被点名,心猛然一跳,后来听到兰书寒的问题,方才放松下来,说道:「怎么可能?元帅您的食盒是送情报的探子一起送来的,我们用银针试过了,没有毒。」

    送情报的探子?那也就是幽影那些人了,看来陆小鱼是透过幽影送食物他。

    也是,她太了解他挑食的个性,在蓬莱镇的时候,她不忘日日为他下厨,只因为他吃不惯胡一刀做的菜,现在他来到了情势更艰难的沙场上,她更放不下了,是吗?

    只不过,苏良一向是理智的,送来这个食盒,很可能动摇自己坚定的心志,他不会不明白,却还是这么做了,这让兰书寒不由沉默地盯着他。

    苏良意会过来他的意思,苦笑道:「元帅,我知道您在想什么,就属下的立场,即使拿到了这个食盒也不应该送去给您的,这不是砸了自己的饭碗吗?」

    对苏良这些幕僚而言,帮助兰书寒登上帝位才是往后功名利禄的保障,他们来当太子幕僚,等的不就是鸡犬升天的那一天?

    「然而,属下知道您重情重义,这场战争令您产生了许多迷惘。属下从来没有看过您这个样子,或许您追求的目标已经不一样了,却碍于人情世故、碍于众人期盼,只能把痛苦吞下。」苏良语重心长地道。

    一旁的幕僚也都点头附和。「我们跟了您这么多年,不只当您是主子,您待我们如兄弟,我们也是。所以,我们希望自己的兄弟能幸福,或许那个食盒能让你摆脱迷惘,看清自己的方向,我们也就硬着头皮送了。」

    「你们……」兰书寒动容地看着这群从他刚当上太子就一起努力、一起共患难的幕像们,「我兰书寒如何对得起你们?」

    「您只要对得起自己,就是对得起我们了。」苏良与众人一起笑了起来,「何况,我也都对自己的才能学识很有自信,可不是一定要在谁的底下才能有未来。」

    「本帅明白了。」兰书寒此时总算有种拨云见日,心朗气清的感受,内心的感动也是无可言喻。

    他的选择已经很清楚了,那在远方等待着他的佳人,他还能再让她失望吗?不,当然不行。

    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柔光,接着望向眼前对他一样有着期盼的幕僚们。

    「你们放心,无论我兰书寒未来如何,绝对不会让你们埋没了!」

    营帐里赫然爆出了欢呼声及笑声,一向老成持重的苏良更是用着古怪的表情说道:「感谢元帅提拔。不过,元帅您可别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们,看得我们很毛啊……」

    「……你这家伙,看来让你跟着陆樽是本帅错了,你没把他带上正途也就算了,居然还被他带坏了!」

    三个月后,与烈熊王国的征战终于进入了尾声,最后以烈熊王国割让大片土地,签订停战条约,成为金鹰王国的属国,约定每年进贡做为结束。

    兰书寒再一次震撼了整个金鹰王国,他的声名传遍天下,锋头比皇帝还利,甚至不乏有人支持他登基,认为他才是真命天子。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