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8 作者:风光
    而兰书殷也开始着手清理朝中一些反对派的人马,或者那些尾大不掉的老家伙。

    陆小鱼坐在食坊内,无聊地打着苍蝇,已经三天一个客人都没有了,毕竟在这样的气氛下,百姓没事都躲在家里不出门,免得受到无妄之灾。

    这时候最嚣张的就是京城护卫了,他们打着盘查的名号招摇过市、欺压百姓的情况不时发生。

    就在这一天,几名护卫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大河畔,骚扰了几家店之后,终于轮到了一向低调的食坊。

    还没进门,他们已经看到坐在店里头清丽的小羑女,皆是眼睛一亮,彼此交换了几个猥琐的眼神之后,十分威风地踏进了食坊。

    带头的护卫长斜睨了陆小鱼一眼,确认的确是长得非常漂亮,心头一喜,但面上仍是摆足了官威。

    「你就是老板娘?」

    他的目光让陆小鱼不太舒服,不过基于民不与官斗的道理,她仍是乖乖地回道:「是的,诸位官爷有事吗?」

    「本将奉命盘查京城的可疑人口,」护卫长光明正大地打量着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出入?」

    「没有。」陆小鱼皱起眉。

    「那你们的住客呢?可别窝藏人犯了。」他左看右看,确定这附近没有别的官兵,也没有任何可以威胁到他的人。

    「小店只供膳食,不是客栈。」陆小鱼耐着性子,这要是在蓬莱镇,光凭他探头探脑不怀好意的样子,她早一锅铲把这个人挥出去了。

    「里面呢?有没有人躲在里面?」那护卫长做了最后确认。

    陆小鱼没好气地走到门旁,拉开了帘子,里头是干净整齐的厨房,甚至可由厨房的后门直接看到外头的城墙。

    「小店就这么丁点大,若要藏人,官爷不可能看不出来。」她淡淡地回。

    几名护卫确认了四周有他们几个,就算这女人呼天抢地也不会有人来救她,交换了眼神后,不善地笑了起来。

    「你这小老百姓问什么都说没有,我看你很可疑呀?」护卫长随口找了个理由,淫笑道:「这个女人很有嫌疑,带走!让官爷我好好审问审问……」

    未料,理应惊慌失措的陆小鱼却是纹风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你确定要带我走?」她十分平静地问。

    「怎么?官爷要抓你还要经过你同意?」那名护卫长挑眉,内心不禁有些迟疑,但怎么都想不到她的倚仗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厅里出现了一名灰衣男子,几乎像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挡在了护卫长与陆小鱼之间,让那护卫长吓得倒退了几步。

    「你……你是何人?」

    「你要带她走,不必经过她同意,但要经过我同意。」灰衣男子冷眼看着护卫长,没有拿任何武器,但那气势令人相信,只要他们擅动,绝对是死。

    「你……你是哪根葱?」护卫长色厉内荏地问,连忙挥手叫众人围过来壮胆。

    灰衣男子只是轻巧地往前走一步,也不知道他怎么出手的,就听到几声闷哼,一群护卫全被打趴在地上不停呻吟。

    他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亮出一块金牌,说道:「滚!不准再骚扰这家店!」

    护卫长原本还想着回去后找人帮忙,看到代表皇室的金牌,差点没吓得尿裤子,赶忙连滚带爬地离开,顺便还将地上几人都踢一脚,示意他们跟着一起溜。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待一帮痞子官兵走得一干二净,那灰衣男子连看都没有看陆小鱼一眼,转身要走,却被她轻声唤住。

    「这位大侠请等一下。」待到灰衣男子正眼看她了,陆小鱼在心中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他……最近好吗?」

    男子知道她在问谁,他是幽影的人,专门被派来保护陆小鱼的,但是组织的规定让他开不了口,只能沉默。

    虽然这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她却不怕他,反而觉得很亲切,因为她爹身上也有类似的气息。

    她朝灰衣男子放松地一笑,「大侠不必为难,我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京城里会这样保护我的也只有他了,我不多问其它,我只问,他好吗?」

    那灰衣男子双眼一眯,像是思索了一番,才简洁地答道:「他很好。」

    陆小鱼却是摇了摇头,以她对那个人的了解,他现在不可能好的,而光是想到他不好,她就感到一阵心痛与酸楚。

    即使如此,她也不会回到他身边、拖他后腿、点据那个不属于她的位置,她只要在人群之中看着他登上高位就够了,而他也知道她想要清净的生活,不想自己的伴侣还需与人争斗才能独享,所以他也尊重她的选择。

    就是这样的一份爱,让两个人明明知道彼此在哪里,却见不得面。

    陆小鱼像是兰书寒就站在眼前一般,目光透过灰衣人,望向了皇宫的地方,「他睡不好,对不对?诸事缠身,内外交逼,以他的性格,没有处理到一个段落,是不会让自己休息的。还有,他也吃不好,他原就挑食,在这种压力下更不会有食欲,只怕就算是廖御厨精心制作的料理,他也食不下咽,我有没有说错?」

    灰衣男子再次哑然,他是少数能直接会见兰书寒的人,自然知道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没有一定的了解,如何猜得这么精准,犹如亲眼所见一般,全是因为把对方爱到骨子里了啊。

    陆小鱼淡淡地一笑,朝他说道:「你等我一下。」

    她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取出来几个食盒。

    「你帮我交给他。」她将食盒递给了灰衣人,脸上有着希冀。

    灰衣人默然接过。当陆小鱼看到他的手心时,瞬间心头一震,难以置信地直盯着他右手虎口上的粗皮疤痕。

    她深吸口气,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像是不经意地说:「还有,顺便替我向我爹问好。」那灰衣人本能地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变,猛地望向了陆小鱼,与陆小鱼了然于心的目光对上。

    灰衣人不禁在心底低咒一声,却也不能对她做什么,只能怪自己太没防备。

    最后,他只是默默带着食盒,走出屋外飞身而去,就像根本没出现过一般,连个脚印都没留下来。

    他最后的神情让陆小鱼的心头微沉,俏脸上满是怒气。

    「果然,都是练一样刀法的手,那几个臭男人居然敢联合起来骗我!」

    第十一章  设局整治兰书寒(1)

    在兰书寒的暗中运作之下,烈熊王国果然误判情势,大军来势汹汹地挺进金鹰王国,与前些日子小打小闹,只是威逼要他们交出烈熊王国皇帝不同,这次是铁了心要进占金鹰王国,彷佛自家皇帝死了也在所不惜。

    这一次,兰书寒亲自带兵前往,因为情报收集十分准确,加上原就是兰书寒要坑杀烈熊王国,所以当大军一来,以逸待劳的金鹰精兵简直是摧拮拉朽般地破了他们的阵势,几乎灭掉了他们四成的兵力。

    兰书寒的谋划可不止于此,他要的是烈熊王国再不能成为金鹰王国的梦魇,如果可以就直接吞并了他们,所以在破了烈熊王国大军之后,他们势如破竹地继续进攻,由边境开始占领烈熊王国的城市,兼并他们的领土。

    金鹰王国立国数百年,基本国策就是守成,第一次有人能够开疆拓土,兰书寒成就了不世之功业,他失去皇位还愿意替国家百姓打天工,美名更是传颂四方,而在朝中坐享其或的兰书殷也沾光成了贤明君主。

    只是那自恋的家伙有哥哥帮他征伐烈熊王国,还一天到晚唉声叹气,怨自己在史上留名的原因竟然不是因为自己的美丽,而是因为战争这么丑陋的事,要是这种抱怨被百姓道了,就算他是皇帝,肯定一样被嘘到天边去。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