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5 作者:风光
    兰书殷觉得自己真是冤透了,他明明是很真心诚意的说,偏偏没有人相信他。「皇兄,我承认,一开始我真的很想当这个皇帝,因力当皇帝很威风,每个人都会奉承巴结,当然要让最美丽的我来当……」

    说到这里,兰书殷还不忘拨下头发,拍了一下龙袍,摆出一个自认为最美的表情和姿势。

    但接下来,他又蔫了,「可是当了皇帝之后,我才发现一点都不好!寅时就要起先,我根本睡不饱,这有多影响我的美貌你知道吗?还有,每天都有看不完的奏折,见不完的大臣,诸事缠身,害我皱纹都多了几条……」

    对,他后悔了不成吗?他后悔当这个皇帝,偏偏又不是谁想当他就能把这包袱扔过去,当然是要挑最亲近又信任的人,否则要是换成一直野心勃勃的平南王,不第一个回头把他暗杀了才奇怪。

    「皇兄啊!我错了,我不应该和你抢皇位的,我现在还给你好不好?」

    兰书殷自认说得真情流露,感天动地,但兰书寒实在听得很傻眠。

    这年头是怎么了,总是让他遇到一些无耻的人,潘胖子无耻,胡一刀无耻,陆樽听说也挺无耻的,但居然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抢完皇位来这么一波无耻的告白,实在叫他忍无可忍。

    于是,铿的一声,兰书殷头上莫名其妙被赏了一记,打断了他声泪俱下的演出,他傻眼地看着兰书寒手上的汤匀。

    「皇兄,你打我?你居然打美丽无瑕的我……」兰书殷难以置信地摸着自己的头,心痛比头痛还剧烈,「你手上是什么?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这叫汤勺,防身进攻两相宜,是现代百姓必备的随身自卫工具之一。」兰书寒解释完,没好气地斥责道,「我打你,是因为你竟把正事当儿戏!皇权的转移是多么重要的事,关系到一国百姓的福祉,牵动的是无数的文武百官及派系,岂能让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丢?」

    亏他还一直将这八皇弟当成对手,没想到竟是一个想法幼推、内心还没长大的假大人。

    「那不然怎么办?我也不能再丢回去给父皇,陆樽说皇位给谁都好,就是不能还给父皇……」兰书殷看兰书寒似乎不力所动,不由沮丧了起来。

    「父皇怎么了?」兰书寒有所警觉。

    兰书殷亦是一脸疑惑,耸了耸肩,「我是不知道父皇和陆樽有什么过节,但陆樽似乎对父皇很反感。对了,皇兄我告诉你,烈熊王国的皇帝是假意输诚的,后来他的计划失败,才落入我们手中,现在我们与烈熊王国的这场仗,就是这么打起来的。」

    「我知道烈熊王国的皇帝被我们抓了,但我总觉很内情不简单,你可以之后再慢慢告诉我。」兰书寒不急着听,因力这不是他现在的首要任务。「你只要告诉我,与测熊王国的征战,有几分把握守住?」

    「只要守住吗?那依我们现在的大军实力还绰绰有余,只是要反攻回去话就旷日废时了……」兰书殷思忖着他虽然不喜欢当皇帝,但毕竟奏折看多了,与烈熊王国的事是现在金鹰王国最要紧的事,他自然也就记起去了。

    「那就拖着。」兰书寒当机立断,接着冷眼看着兰书殷,目光中有着责备。「你看看,自你当上皇帝之后,国家乱成了什么样子?你知不知道我们京城已经被江湖情报组织幽影给渗透,那帮人见利忘义,丝毫没有爱国之心,如果他们与烈熊王国合作了,那才是我们金鹰王国喜正的灾难,所以我们必先安内抚外,先把那颗毒瘤除掉!」

    兰书殷听得心惊胆战、冷汗直流,因为这件事他居然不知道,「皇兄,你想要怎么做?」

    「不是我想要怎么做,是你这个皇帝想要怎么做!你先派人守在四方城门,暗中记下最近才进京的新面孔,然后追踪他们的落脚处。这事要做得无声无息,明白吗?」兰书寒想都没想,直接告诉了他心中对策。

    兰书殷不由眼睛一亮。「明白!皇兄,你真是聪明睿智,不当皇帝可惜了,要不明天我让位给你……」

    兰书寒瞪了他一眼。「这些事并不难,你让禁军和手下的密探去做就好,记得要千万小心,免得打草惊蛇!」

    「好的好的,我会注意。皇兄,不如由你直接下令吧?我把皇位让给你,你就不用再透过我去办这些事……」兰书殷又谄媚地试探道,如果兰书寒一个没注意说了声好,那他就可以卸下这皇帝重任了。

    未料,等着他的又是一记汤勺攻击。

    「哎哟!你又用那个打我……好好好,我去我去,下回我也要去找廖御厨弄支锅铲放身上,哼!」兰书殷可怜兮兮地摸着头,有那个皇帝像他这么可怜,连被打了都不能还手。

    「锅铲不行。」兰书寒黑着脸道。

    兰书殷还想争,但看到兰书寒的表情,所有话都吞回了肚子里,「好啦,我不用锅铲、不用汤勺,我藏把菜刀行不行……」

    兰书寒无语,一场争夺皇位的闹剧才刚结束,兰书殷居然又想上演一出初大戏,可惜他不想陪他演。

    因为兰书寒终于知道,他若真答应当这皇帝,就会永远失去陆小鱼了,对他,江山和美人,真的注定要舍去一边。

    而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了。

    第十章  暗中运作护家国(1)

    京城的大河畔旁默默开了一家新的饭馆,新的招牌上写着「蓬莱饭馆」四个字,相较其它饭馆开张时都是大张旗鼓,这家蓬莱饭馆竟是不知什么时候揭去了布条便开始营业,一整日也没见到多少客人。

    「蓬莱」是个普通的名字,也不会有人将它和北疆闻名的那一家联想在一起。

    饭馆里永远只见到店小二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打盹,不少人都好奇地想这老板莫非是钱太多。

    当然也有好奇的人进去品尝,口味不错,价格也算合理,所以即使不怎么宣传,一个月过去,人也渐渐稳定起来。

    陆樽手支着颊看着店里的客人来来去去,偶尔打个哈,他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却不知道要等多久时间才等得到。

    现在的他皮肤特地伪装得黝黑了些,还蓄了小胡子,看起来虽然仍与兰书寒相像,但已经没那么神似了,不仔细看的话不会联想到。

    毕竟这里是京城,看过兰书寒的人不少,为了避免让人有过度的联想,所以适当的伪装还是必要的。

    一日过去,太阳西下,陆樽吐了一口长气,终于起身做了今天的第一件事——关门,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当门关上,他才回头,赫然发现身后无声无息站了好几个黑衣人,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别以为你躲到京城我们就找不到。」带头的黑衣人冷声道,「依旧叫蓬莱饭馆就是你的错误,你想纪念你的义父,只怕会把自己带进死路。」

    「又是你们。」陆樽皱起了眉,「他奶奶的,你们在蓬莱镇多次袭击、绑架小鱼和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你和我们去一趟就知道了。」黑衣人定定地望着他,手上的刀并没有放下,只要陆樽有逃走的企图,他们便会马上拿下他。

    陆樽与他们对视许久,「好,本少爷就和你们走一趟,从此之后你们也别再来烦我们!可别以为我在京城没人就想为所欲为,本少爷的名号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说出来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哼!」

    黑衣人冷笑。「带走!」

    说完,也不待陆樽反抗或挣扎,其中两个人架住陆樽,趁着天色晦暗,由饭馆后的小巷离去。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