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4 作者:风光
    第九章  离开寻梦想(2)

    隔日,兰书寒便易容出了客栈,来到一个他早就决定好的密会地点。

    那是京城一家热闹的青楼,兰书寒走了进去,熟练地与老鸨打了招呼,接着摇头晃脑地接着一个花娘走进了里间。

    进到里间,他的神情立刻变了,整个人的气质也为之肃然,那名花娘退去,兰书寒方去掉脸上的易容,以真实面目看向屋里的两个人。

    而在里头等着他的,赫然是陆子龙与陆樽。

    两个人已经不知道在里头聊了多久,因为这里是陆子龙掌握的地下势力所拥有的产业,所以兰书寒才会选在这个地方会面。

    陆樽不是第一次看到兰书寒,但是隔了这么么再见到,仍是对他那张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感到惊叹。

    「他奶奶的,你这混蛋终于出现了,你知不知道这太子之位真不好坐,老子差点就被玩死了!」他不由埋怨道,天晓得他被骗到京城里,每天过得是水深火热啊。

    陆樽在京城做了什么,几乎在兰书寒掌握之中,他淡淡地讥讽回去。「但是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还得到了美人青睐,有什么不好?」

    说到美人,陆樽不由笑开了,那模样还真有点得猥琐。「好说好说,那是本宫,啊不,那是本少爷的本事,你没有美人抱也不要太羡慕嫉妒。」

    此时陆子龙突然插口道:「他和小鱼在一起了?」

    「哦……爹,你说什么?」陆樽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这混球欺负了小鱼?」

    陆子龙瞪了他一眼,「我没有说他欺负小鱼,我只说他和小鱼在一起了。你那义妹应该也算得上是美人吧?」

    陆樽干笑了两声,他哪敢拿小鱼跟其它女人比,他的头可不想被锅赏上一记。「比起我的那位,小鱼也算是勉勉强啦……。

    「陆樽说的没错,我是欺负了小鱼。」兰书寒石破天惊地道。

    「等等等一下,你又说了什么?你欺负了小鱼?你他奶奶的敢欺负小鱼?」陆樽猛地站起身,袖子都撸了起来。

    「说清楚!」陆子龙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宫内情况诡谲,内忧外患不断,我不想让小鱼陪我冒险,所以让廖御厨到带走,想不到……」兰书寒并没有隐瞒,这确实是他犯的错,也是他必须承担的责任,「她自知以后不会与我有文集,别以昨晚将自己献给我,一天大早便不告而别,也拒绝了廖御厨想栽培她的好意……」

    「那小鱼人呢?」陆樽沉着脸打断他。

    「我不知道。」兰书寒仍是一脸凝肃,没有人知道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他的心思地抽了一下。

    「你他娘的浑球!」陆樽终于忍不住挥拳了。

    「陆樽,冷静点。」陆子龙使手阻止了也,冷冷地看向了兰书寒,「把话说完。」

    「这就是我冒着会泄露行踪的风险找来你们的原因,我们必须先解决幽影的事,否则我怕小鱼会有危险。」兰书寒一口气说出自己的筹划,而这筹划,也包含了眼前的这两个人在内。

    毕竟他们父子所掌握的都是属于也兰书寒的势力。

    他看向了陆子龙,虽然陆子龙现在算是他的属下,但因力陆小鱼的关系,他对陆子龙的态度不是颐指气使,而是一贯的平和。

    「有了我先前的帮助,你那里的人手及情报图应该整合得差不多了,我要你出动所有人马打探幽影那帮人的行踪,当初廖御厨在蓬莱镇想带小鱼回京一事侵沸沸场扬,如今蓬莱饭馆突然停业,幽影知然也会往那个方向去猜,我怀疑他们的主力也来了京域。」

    「好。」为了宝贝女,陆子龙毫不迟疑地应下。

    兰书寒又看回一脸不豫的陆樽。「至于你,陆樽,我知道你掌握了我的人马,我要你回宫起出所有可用之人,全力寻找小鱼的下落!」

    听到他突然要抽出所有人,陆樽神色微变。「你说真的?我也很想找小鱼,但你把所有人力都用在这上头,你自己的事情怎么办?现在皇宫里可是草木皆兵,你不留些人在那里坐镇,只怕全盘皆输,难道你不想要回皇位了?」

    「如果小鱼有个三长两短,我一样全盘皆输。」简单的一句话道尽了兰书寒对陆小鱼的感情,「对现在的我而言,没有什么事比找到小鱼更重要。」

    少了她,他不知道自己去追求那崇高的帝位有什么意义,那只代表着他会在金鹰王国最高的位置上孤独一世,他这一辈子也接受不了别的女人,自然也不会有子嗣,那么皇位迟早还会是别人的。

    陆樽这下真的佩服起他来了。「好!你说得出这种话,还算是个男人。回宫把人调出来的事我去就了,反正假太子我也当习惯了,至于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兰书寒疑感地问。

    陆樽看着他,突然诡谲地笑了起来,「你或许自以为行踪很隐密,但其实都在兰书殷的掌握之中,他……想见你一面。」

    陆樽的这句话很是蹊跷,明明陆樽还在京城假扮太子,怎么兰书殷会特别去注意他这个偷偷由蓬莱镇跑回来的真太子?

    由此可见,兰书殷早就知道在京城的这个太子是假的,而他则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蓄积实力。

    而在这种情况下,兰书殷大可以直接找人灭了他,留下冒牌货反而更好处置,结果兰书殷居然要见他?

    兰书寒眼中精光一闪。「好,我会择日进宫。」

    既然都兰书殷发现了,兰书寒心想也没有再易容的必要,他光明正大的进了宫,到御书房求见兰书殷。

    兰书殷与他是一母同跑的亲兄弟,但皇帝性情古怪,不希望皇子间有太多交流,免得他们朋党结源,做出对皇权不利之事,更别说兰书寒从小就被立为太子,忙着学习各种知识及礼仪,根本没有太多机会与兄弟姊妹深交。

    因此兰书寒对兰书殷唯一的印象就是这个皇弟长得比女人还美丽,对外貌极度重视,也极度自恋,而在两人长大之后,因为皇位的争夺让他对自己带有敌意。

    可以想见,这次见面的结果只怕不会太好。

    进宫前,兰书寒做了许多猜想,很可能他一进宫就会被皇宫禁卫团团围住,从此被软禁,又或者兰书殷直接与他摊牌,要他放弃争夺皇位,让他日后成为一个闲散宗室或封个亲王之类的。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兰书殷一见到他,居然什么贵气什么皇威都没有,反而像是看到恩人一样,眨着他那双比女人还妩媚的眼睛,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双臂——

    「皇兄,你终于回来了,我等得你好苦啊!你没看到我美丽的容貌为了你憔悴,完美的身材为了你消瘦吗?」兰书殷激动地说道。

    这话让兰书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他还真不敢甩开兰书殷的手,否则他怕下一瞬兰书殷会改抱住他的大腿。

    「我还没行礼。」兰书寒极力要自己镇定。

    「不用行礼不用行礼,你是联……啊不,是我的皇兄啊,何必行礼?」兰书殷一脸无辜。

    「你都当上皇帝了,眼中还有我这个皇兄?」兰书寒目中闪着冷光。

    「不然给你当?」兰书殷一脸希冀地问道。

    兰书寒猛地望向他,脸色微沉。「不要试图试探我。」

    兰书殷更无辜了,晶亮的大眼快流出泪来。「我是认真的!皇兄要不当皇帝?我明天马上下诏让位!」

    兰书寒皱起眉头,还真有点被这个皇弟弄迷糊了,「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