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3 作者:风光
    只是现在显然不适合谈下去,她只默默回身,哀伤地离去。

    兰书寒一直站在原地不动,许多片段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有嘻笑怒骂,有痛苦有失望,而每个片段之中,出现最多次的便是她那带笑的俏脸。

    然而那张俏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笑了。

    他皱起眉,像在忍受什么不适,手忍不住按住了自己的口。

    「殿下,廖御厨已带来了。」门口的护卫禀报道。

    兰书寒闭上了眼,极力平复内心的波涛,好半晌才能沉稳地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廖御厨进来了,他一看到兰书寒,便是满心的唏嘘及歉意。「太子殿下,太上皇改立太子并退位之事,臣实在无能力力……」

    「无妨,那也不是你可以掺和的事,你也别再称我太子殿下,免得害了你自己。」兰书寒摆了摆手。

    皇位之事牵连甚广,廖御厨官位虽不小,但那绝对是他搅和不起的,再说他一个以技艺而封的官,不需要去理会这种风风雨雨。

    「我找你来,是要你履行对陆小鱼的承诺。她的厨艺无须多言,你要做的就是尽力栽培她,给她任何需要的东西,若是超出了你能力之外,你知道怎么联络我,我会处理。」兰书寒轻声吩咐。

    「但她对您的感情似乎……」廖御厨有些迟疑。

    「时间一久,她会忘的。」他的目光绚远,飘向了陆小鱼离去的方向,「我不要她记得我,记得越久,痛越深,还可能害她再一次陷入危险……我已经看着她被刀子指着好几次了,再也不想看到了。」

    「是。」廖御厨即使无奈,也只能听令。

    「还有,今日我们的对话,不要让她知道,我对她的帮助,也不必告近她。」

    廖御厨领命,叹息着离开了兰书寒的房间。

    皇子之间的斗争他不清楚,但危险绝对很大,太子殿下这是想将陆小鱼隔离于风波之外,只要没有人察觉陆小鱼的存在,那她就不会有危险。

    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情路上地布满了荆蕀,看得到对方却触摸不到,只能忍痛无视那份感情,否则不管谁先忍受不住走向对方,必然会伤痕累累。

    明日,兰书寒与陆小鱼将各分东西,奔向不同的前程。

    按照兰书寒的规划,他捋沉潜于暗处,将皇位由兰书殷那里夺回来,而陆小鱼会被廖御厨带走,从此桥归桥,归路路,永不相见。

    然而,思念是如此容易斩断的东西吗?只要不见面爱情就会消失?至少陆小鱼做不到,而她相信,兰书寒也不是这么无情的人,即使他用那么冷漠的态度对待她。

    当与廖御厨谈过后,陆小鱼发现兰书寒已替她安排好了所有事情,不是出自于补偿,或者是基于过去曾有的感情,至少在物质上,他并不亏久她了。

    明日,就是永远的分离了,他会记得她吗?她这个他口中的平民,能不能也在他的心中留下一点痕迹?

    于是,这一个注定惆怅的夜晚,陆小鱼又来到兰书寒的房门前。

    这次护卫没有拦她,而是放她进去,她走没两步就见到立在窗前赏月,浑身散发出冷意的兰书寒。

    他回过头与她的目光对上,轻轻叹了一口气。「你不该来的。」

    陆小鱼摇了摇头,突然快步上前,紧紧的拥住他。

    兰书寒一时之间情感翻腾,手抬起想回抱她,但最后还是放下,像根木头一般任她抱着。

    陆小鱼抬起头,踮起脚尖,柔柔地吻住他,即使动作不是那么熟练,但那种完全奉献的心却让兰书寒震撼了,沉浸在她充沛的爱意及熟悉的亲密之中,天法自拔。

    良久,四唇分开,陆小鱼幽幽地望着他,眼中有着迷乱,以及难以掩藏的哀愁。

    「你不需要这么做。」他几乎要为她感到心疼了,她简直像是飞蛾扑火般在索求他的爱。

    她摇摇头,她并不是如他想象的那样为了感情失去理智,反倒十分清醒,她却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你说过的,如果是一夕贪欢,你并不介意。」樱唇轻启,提出了邀约,她什么面子都不要了,只要他分一点爱给她,不管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是什么,她要的只有现在,「要了我,好吗?」

    既然无法逼他爱她,那就让他忘不了她吧!在他最低潮的时候,成为他生命中其中一个女人。陆小鱼心想,这应该足够铭心刻骨了。

    兰书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下腹的欲火几乎是在瞬间被点燃,如果不是他长久以来习惯压抑冲动,冷静思考,那么他相信自己会立刻化身猛兽,将她吞下肚。

    「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兰书寒压抑着,目光变得更加深沉。

    「你不想要我吗?」陆小鱼环住了他的颈项,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说道:「今日过后,或许我们再也无法见面,让我们真正拥有彼此一晚,不好吗?」

    「对我来说,你可能只是一段经验,但对你来说,这或许是你身为女人的全部……」兰书寒几乎要抵挡不住诱惑了。

    「那又怎么样?我陆小鱼何曾在意别人怎么想?」她抚摸着他的脸,这阵子他一直与她保持着距离,她终于能再一次与他这般亲密接触,「何况,我相信我再也遇不到像你这样的男人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后悔。」

    有了她这句话,即便是柳下惠也忍不住了,兰书寒抱起她,将她放上床,接着吹熄了房内的油灯。

    两具赤裸的身体彼此交缠着,那种没有明天的绝望激发了他们的渴望,像是永远都要不够对方似的。

    不知道是谁先沉沉睡去,隔日起来,兰书寒的身旁已没有了陆小鱼的身影。

    他有些心惊,害怕自己只是作了一场春梦,然而凌乱的床铺、房内暧昧的气味,再再告诉他,昨夜的事都是切切料实发生过的。

    他闭上眼,还能想起她滑嫩的肌肤在他指尖下颤抖的感觉。

    叹息了一声,其实昨晚的事他可以拒绝,可是他仍依循着本心,这绝对是一个错,因为他好像更放不开她了。

    倒是她,得手了就走,比他还像薄幸的负心人呢。兰书寒苦笑想着。

    他梳洗完毕,整理好仪容,慢悭的步出房间,他的护卫已经在中庭等看了,然而其中却有一个他想都想不到的人。

    「廖御厨?」兰书寒一脸纳闷,「你不是应该带着陆小鱼离开了?」

    廖御厨却是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道:「陆姑娘拒绝了。」

    「什么?!」兰书寒脸色微变,「说凊楚。」

    廖御厨神情难辨地盯着兰书寒。「她拒绝和我走,是因为她很清楚这个机会是您给他的,而她有自己的计划,不要您帮她设计好的未来,还说她和您是平等的。」

    兰书寒心头一震,顿时明白了小鱼的想法。

    她把自己给了他,却没有把自尊也一起绐了他,他对她的照顾,在她看来是一种施舍,如果两人在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她还接受那些,就等于是把昨夜美好的亲密当成了一种利益的交换。

    所以她不愿接受他的恩惠,她希望自己和他是平等的,两人会在一起只是因为爱,没有别的。

    兰书寒闭上眼,却无法缓和内心的紧张及恐惧。

    多么傻的女孩,她难道不知道这一切不是离开他就好那么简单?他有他的敌人要对付,而隐在暗处的幽影,只怕也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她和陆樽。

    看来,有些事他必须加紧脚步了,否则后果他可能永远都承受不起。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