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3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32 作者:风光
    人们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甚至还有些忧虑,而禁军也在城中密集巡逻,不知道在防范什么,节庆喜乐的背后,隐藏着风声鹤唳。

    因为才智兼备的太子兰书寒,竟皇帝下旨废去太子之位,改立八皇子兰书殷为太子,而且隔一天皇帝便宣布退位,由兰书殷继位。

    金鹰王国一朝变天,又是由平时功绩不显、对国家毫无建树的八皇子接任,兼之金鹰王国边境与烈熊王国战火方起,百姓对国家未来的前途忧虑理所当然。

    京城一阵谣言纷飞,直人说兰书寒是得罪了相爷,政治斗争失败而丧失储位,又有人说兰书寒野心勃勃,被皇帝所不喜,所以才废掉他,更有人说儿皇子设计夺位已久,趁着烈熊王国入侵,兰书寒无力他顾时成功上位。

    无论如问,兰书寒都失去了先机。

    这两个月为了兰书寒的安全以及京城的大局,他们行踪保密,只在深山老林中赶路,消息是有些慢的,以至于一回京就收到这份大礼。

    陆小鱼不知道兰书寒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因为她自从住进客栈后就被隔离开来,她再也见不到他,不过可想而知不会太好,不管是谁,谋划已久的事情竟遭遇变故,没有办法接受。

    她很担心兰书寒,所以即使明知他不会主动说出他的苦,她还是想去看看他,只有确认他没事,她才能安心。

    来到兰书寒的房门外,一名护卫守在那儿,见到陆小鱼前来也丝毫不为所动,大步一跨挡在她面前。

    「我要见太子。」陆小鱼深吸了口气,说道。

    「殿下正在歇息,陆姑娘请回吧。」护卫客气地说。

    陆小鱼如何听不出来这是在打发她?她锲而不舍地道:「不行,我定要见他,我有重要的话和他说。」

    「殿下说过了不见客。」护卫的话声有些冷了。

    「我不是他的客人!」陆小鱼放软了语气,哀求道:「皇宫里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只想看他一眼,和他说两句话,确定他过得好不好,这样就可以了。让我见见他,好吗?」

    「不行。」护卫却是半点也不让步。

    陆小鱼很是灰心,以前不知道他的身分时,两人就已经有着微微的距离感了,现在却道了他的身分,竟是连面都看不到。

    这时立兰书寒的声音由房中传来。「让她进来吧。」

    陆小鱼美目圆睁,心情瞬间由阴转晴,如蝴蝶翩然轻盈地进了兰书寒的房中。

    她一进门,便与端坐在椅子上的兰书寒四目相交,他那探询打量的神情令她不由愕然停步,心像被针扎了一下。

    他以前从来不会用这样陌生的眼神看她,他虽然不太会表达,但温柔藏在眼神中,可是现在他眼底却有着刻意的疏远,让原本满怀欣喜的她心都凉了半截。

    然而她却不知道,兰书寒看她的眼神之所以奇怪,是因为他慢慢想起来和她之间的些事情,内心对她的悸动越来越强烈,如今,他已经全都想起来了。

    误会,就在这样的不言不语之中慢慢侵蚀了两个人的心。

    「如果你想问陆樽,我已经派人打探到了,他现在过得很好,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他连本宫的自称都略去,显然已接受了自己不再是太子的事实。

    陆小鱼来的目的他或多或少猜得到,只是因为不想触碰太敏感的话题,便先下手为强,顾左右而言他。

    「我不是要问陆樽,他那种人丢进臭水沟都活得下去,何况是在守卫森严的皇宫里假扮废太子,我有什么好担心他的?」

    她定定地望着他。「我担心的是你。」

    以现在这个情况,废太子反而不能死,否则新帝必失民心,这道理连她这种升斗小民知道,所以兰书寒并没有成功转移她的注意力。

    兰书寒只能佯装不为所动地道:「我不需要你的担心。」

    陆小鱼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绕了这么一圈,还找陆樽假扮你,就是想安然继位,如今一回京却机风云变色,你一定很不好受,是我害了你,对吗?我害你失去记忆,所以这阵子你根本无法指挥任何事,以至于失了先机,如果当时我挡在你身前,不是傻傻的被你保护着,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造成这种结果的人是她,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挽回这一切。

    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他的成败关系金鹰国无数百姓的福祉。而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平民,用她的命换来他的失败,这代价太大了。

    「如果要你一个弱女子挡在我身前,那么我还算得上是男人吗?」兰书寒不以为然地回答,这倒不是安慰,而是他真的这么想。

    虽然结果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但要是事情重来一次,他相信自己仍然会做出同的选择。

    或许他觉得她的命不值钱,不值得他为她付出,但他知道,他救回来的不只是她的一条命,他同时也在挽救自已,因为他根本无法想象她后,他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那不是人过的生活啊……

    他隐隐约约的爱意感染了陆小鱼,让她不禁热泪盈旺。「那不一样!那时候我们关系不同,你能舍身救我,我又如何不能舍身救你?」

    她像豁出去一般,脱口而出,「你只是忘记了我们当时有多么相爱,只要你慢慢回忆起我……」

    讵料,兰书寒神情一沉,语气骤然变得冷漠,「相爱?和你这么一个平民?」

    平民?陆小鱼觉得自己被刺了一刀,心里的苦痛好似嘲笑着她的妄想与痴傻,她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平民,就算她想陪也要看他愿不愿意,

    她毕竟太过一厢情愿了。

    陆小鱼苦笑起来,那笑容比哭泣还令人揪心,「当初我一直克制着对你的感情,因力我猜测你身分不凡,并不是我所能匹配的,偏偏爱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逃开,我们仍然互相吸引,再怎么逃避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甚至到了可以为对方牺牲的程度……」

    「够了!」兰书寒冷冷地打断了她,他不想再听下去了,她的话已经严重影响他的心情,「你说的事情我没有印象。而且你说的对,我与你犹如云泥之别,即使我不再是太子,也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他的话语之中不仅没有留恋,甚至还带着一丝厌烦。

    「既然我现在失去了记忆,那么就趁机做一个结束吧!从此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不必再有什么瓜葛,徒增困扰。」

    兰书寒一拂袖,象征着断了这段感情,也同时将陆小鱼的心撕碎成一片一片。

    「你忘了我,我没有怨言,因力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可是你所否定的,是我认为最重要的那一部分,是我陆小鱼人生短短十数载最珍贵的回忆……」陆小鱼终于心死,语气透露着无尽的遗憾与悲伤。

    「别再说了。」兰书寒拳头紧握,因她的告白,他失去了冷静,他必须让她死心,现在的他景况并不好,跟着他只会有危验,倒不如逼她离开,虽然幽影的人还在找她,但他会提前安排好一切,保证她安全无虐。

    他只想要她好好的。

    兰书寒冷声道:「你究竟想表达什么?如果求的是攀龙附凤,恕我不能,但如果你只想一夕贪欢,我不介意,有美人投怀送抱为何不要?可我也不会因此承认与你有什么感情。」

    「在你心中,我竟是被眨低至此了吗……」

    陆小鱼几乎被伤得体无完肤,可就算到了现在,她千苍百孔的心还是对他抱着微微的希望,甚至想看如果真能与他一晌贪欢,即使他再也不会爱她,那也足够了。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