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9 作者:风光
    他们低咒一声,很快让人去找医术高明的大夫治兰书寒,并重新安排人手,将蓬莱饭馆守得如铁桶一座……

    陆小鱼已经好几天无法看到兰书寒了,她心中的痛苦及煎熬可想而知。

    这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前来敲响兰书寒的房门。

    兰书寒的护卫前来开门,看到外头是她,脸鱼转为铁青。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太子殿下才会身处险境。

    「他还没醒吗?」陆小鱼才不管这人脸色有多难看,她在乎的只有兰书寒一人。

    她问过大夫,大夫说他头部受伤,或许还有瘀血,所以醒来时可能会有短暂的记忆错乱或丧失等情形,但是几天过去了,他仍昏迷不醒,让陆小鱼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

    「还没。」护卫冷冰冰地道。

    陆小鱼想绕开他进去看,却被拦住,她不由问道:「你们这么保护他,他的身分应该很尊贵吧?能不能告诉我,他究竟是谁?」

    「不能。」

    「那我能摸摸他吗?」

    「不能。」

    「可是大夫说了,给予适当的刺激,他说不定会早点醒来。」

    「不行。」

    陆小鱼有点火了,明明她才是跟兰书寒关系最亲密的人,这里还是她家,凭什么他们占着她的地盘,还挡着不让她进去。

    「你们别忘了,他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如果我不能让他醒来,还有谁可以?」她语气强硬了些。

    之前对这些人客气,是因为他们是他的手下,但是该强硬的时候,她也绝对不怕跟人吵。

    她的声音惊动了屋内的护卫统领刘大,只听刘大淡淡地吩咐道:「放她进来,让她试试。」

    陆小鱼瞪了那护卫一眼,闪过他直接进了房间,一进去就闻到满屋子的药味,她的心就酸了,一时也顾不得旁边的人,直奔到兰书寒床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兰书寒躺在床上,俊美的五官略显苍白,要不是有着微弱的呼吸,她真会以为他永远睡去了。

    「舒寒……你得到我说话吗?我是小鱼啊!你睡了好久,该起来了,再睡下去身体都要垮了。」她的头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觉得自己胸口一阵阵地痛着。

    听到她直唤太子之名,众人的表情都不由变得奇怪。

    「舒寒,你真的不醒?再不醒我要岀绝招了。」她又轻抚了下他的脸,心一横,咬牙说道:「好啊,你真的不醒?那么以后你休想我再煮任何东西给你吃了!本姑娘要罢工,你吃屎去吧!」

    居然有人敢叫太子殿下吃屎?众人的脸几乎同时沉了下去,就在有人要出言喝止时,床上的兰书寒突然动了一下。

    护卫们一惊,立刻围到床前,但兰书寒只动了这么一下,接着又回归平静。

    陆小鱼看这办法有效,又加重了语气道:「你还要继续睡吗?我告诉你,我已经选好了相亲的对象,明天就要和那男人见面了,你再继续睡下去,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这番话显然更有杀伤力,床上的兰书寒动了一下,接着在众人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皱起了眉头,发出了呻吟声。

    不一会儿,兰书寒睁开了眼睛,但很快又闭上,直到他适应了屋子里的光线。

    「这……」他眼前有些模糊,哑着声道。

    陆小鱼连忙端了杯水给他,解释道:「这是你房间啊,你为了保护我被人袭击,现在看你醒了,我也放心多了……」

    岂料,兰书寒没有接过水,而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她。「你是谁?」

    「你……你真的不认得我了?」陆小鱼拿着杯子的手猛地晃了下,里头的水溅出,落在地面上。

    即使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她仍然有些无法接受。

    兰书寒将目光移到她身后,赫然看到自己的护卫们,于是又开口说道:「刘大,本宫为什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本宫?听到这个称呼,陆小鱼心下浮现一个猜测,接着犹如被打了一拳般傻傻地瞪着兰书寒,心头一阵冰凉。

    她同样看向刘大,抖着嘴唇道:「你们告诉我,他自称本宫,说的是那一宫?不会是我们蓬莱镇外十里那个普隆宫吧?」

    众护卫原本相当敌视陆小鱼,因为她配不上太子,又害得太子重伤,但现在看她强忍着不哭,眶眶却仍隐隐泛红的模样,都不由有些同情了。

    「本宫,指的是东宫,本宫是当今太子。」兰书寒沉声道。

    「你……」陆小鱼觉得自己的心崩塌了,对他那汹涌的感情、深刻的感激在瞬间碎成了一片一片。

    她原本还抱着一点点希望,如果自己到了京师,得到寥御厨的栽培,成为这金鹰王国厨师第一人,或许就能配得上他了。

    然而知道他是太子的这一刻,她发现一切成了妄想。

    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应,只能呆在当场,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他瞒她了吗?严格说起来也没有,毕竟他说过他叫书寒,只是她从来没把他和当朝太子兰书寒联想在一起……

    「好了,先告诉本宫发生了什么事?」兰书寒无视了陆小鱼,询问刘大等人。

    虽然这女人一脸神伤的模样有些牵动他的心,但他确定自己不认识她。

    刘大立刻回道:「启禀殿下,殿下难道忘记了,您采纳了苏泉先生的建议,假扮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陆樽,潜伏在蓬莱镇吗?」

    「这件事我还记得,但之后的我就没有记忆了。」兰书寒这才注意到己所在之处,「我已经在蓬莱镇了吗?」

    「殿下,离您最后的记忆已经过了将近一年了,京城那里的事也快要有结果了。」刘大隐晦地道。

    他并没有把发生在蓬莱镇的事全盘托出,比如陆子龙的事,还有兰书寒与陆小鱼相恋的事,毕竟陆小鱼仍在场。

    兰书寒听出刘大隐瞒了许多事,不过不急,事后刘大自然会和他说清楚。

    「殿下,前日袭击殿下的人仍有余觉,这蓬莱镇已经不安全,加上京城那里只怕需要您主持,是不是请殿下启程回京?」刘大提议道。

    「这样吗?」兰书寒想了想,既然刘大说这里的事已告一段落,那么他便当机立断地道:「那就回京。」

    「你要回京?」陆小鱼终于回神了,神情难掩失落及震惊地望着他。

    她之所拒绝廖御厨,就是希望和他多相处一阵子,但这时间竟是那么短,马上他就要离开她了,这叫她情以何堪?

    「她是……」兰书寒看着陆小鱼,心中那股异样一直挥之不去。

    「她是陆樽的妹妹。」刘大简单地回答,顺便瞪了一眼陆小鱼,警告意味浓厚。

    兰书寒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们回京前,给她一笔钱,就当是补偿她吧。」

    「是。」刘大领命,正要派人去安排,陆小鱼却在此时出声了。

    「等一下!」她肃着小脸,正色道:「我也要和你们去京城!」

    「……不行!」刘大脸色一变,这女人难道真要缠上太子殿下?

    「为什么不行?」她倔强地抬起头,在一群男人之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你们把我哥带去京城,我现在无依无靠,想去找他不行?何况,廖御厨也请我到京城,说要栽培我不是吗?」

    兰书寒静静地望着她,总觉得事情没有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还有,我是你待在蓬莱饭馆的期间负责服侍你的人,你不用给我钱财,只要让我跟着去京城就好。」说完,陆小鱼瞪着刘大。

    她知道刘大的顾虑,他怕她把自己与太子相恋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她这么一说,刘大反而不敢吭声了。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