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7 作者:风光
    「是你!」陆小鱼语焉不详地指控了一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胡一刀奸险地笑了出来。

    此时廖御厨喝了口茶,又夹起陆小鱼做的丸子吃了下去。

    下一瞬,廖御厨整个人彷佛中邪一样,身躯一震,僵在当场无法动作,张口结舌像是见了鬼似的。

    由于他这个异状持续了太久,胡一卫见状不由开口斥责道:「陆小鱼,你在菜里加了什么?为什么廖御厨会成这个样子?」

    这番话令旁观的百姓议论纷纷起来,因为廖御厨的表情确实太反常了,除了丸子有问题之外,似乎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这一切。

    陆小鱼也是一脸茫然,她自认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心力煮出这一道菜,廖御厨这种反应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片刻后,廖卸厨才终于回过神来,但他眼眶却渐渐红了起来,他颓然地放下了筷子,双手捂住了脸。

    究竟是怎么回事?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连兰书寒都与陆小鱼交换了一记疑惑的眼神。

    胡一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又大喝道:「陆小鱼!你想害死廖御厨吗?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的话才说完,便见到廖御厨由椅子上站了起来,旁边的议论声也嘎然而止。

    廖御厨转向了陆小鱼,朝着她郑重地行了个礼。

    「廖御厨,你不必行如此大礼……」陆小鱼吓了一大跳,连忙侧身避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陆姑娘你做的糖醋丸子与我母亲所做的在味道上别无二致。让我又重温了一次母亲的味道,我方才失态,就是因为想起了母亲及过去的生活,一时情綪激动无法自抑,请陆姑娘见谅。」廖御厨一脸感动地解释道。

    此话一出,群众哗然,陆小鱼的厨艺竟然精湛到连廖御厨都动容,这次的胜负似乎不言可喻了。

    「所以这次考验……」兰书寒插口,也算是替众人问了。

    「自然是陆姑娘胜出。」廖御厨断然说道。

    「我不服!」胡一刀大喝一声,不敢相信自己花费了这么多苦心,又偷师又偷听,到最后居然还是输了。

    他趋前一步,拈起陆小鱼做的糖醋九子吃了一口,而后脸色一沉,质问道:「明明我做的比较好吃,凭什么陆小鱼的糖醋丸子胜出?还是廖御厨你早就跟陆小鱼勾结,既然如此还设这个考验做什么?我告诉你,我胡一刀绝不做人家的垫脚石!」

    「闭嘴!」陆小鱼喝道,廖御厨德高望重,是她十分尊重的人,她绝不允许别人污辱他。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这是合理怀疑!」胡一刀一脸不满。

    陆小鱼冷冷望着他,「那好,我问问你,这次的考题是什么?」

    「当然是做出廖御厨母亲所做的糖醋丸子。」胡一刀直觉回道。

    「没错,所以这次比的根本不是谁做的最好吃,而是谁做的最像廖御厨母亲的味道!」如果只是比谁的好吃,她闭着眼睛做都可以甩开胡一刀好几条街,「你若有注意廖御厨形容的丸子味道,仔细钻研,那么你至少也能做出我这种味道,而不是像馆子里做出来的味道。」

    闻言,胡一刀顿时说不出话来,他这才发现似乎真是他误会了,更进一步说,是他忽略了这项考验的真义,一心只想偷陆小鱼的秘方,做得比她更好吃。

    陆小鱼见他一险受到打击的模样,又补上了一刀。「别忘了廖御厨是平民出身,百姓家中做出的糖醋丸子可能用上等肉和珍贵的佐料吗?你做的是黄沙大酒楼的味道,但我做的,却是廖御厨母亲的味道。」

    「这……」胡一刀越听越不对劲,总觉得有种落入陷阱的感觉,可一时半会他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小鱼见他眼神闪躲,更变本加厉地刺激着他,「而且,你还用了镇江醋对吧?但廖御厨形容的那种香味,你不觉得比较像太原醋吗?你知不知道,为了试出廖御厨所说的酸香,我吃了多少种醋?」

    最后,她直接在众人面前,指着胡一刀的鼻头骂道:「如果有人以为到别人的厨房里偷调料,就能偷走别人精心研制的味道,那只能说太天真了,要傻成那样我也没办法。」

    「你设计我?!」胡一刀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里,脱口而出。

    昨晩陆小鱼在做糖醋丸子时明明不断提到廖卸厨,现在却做岀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说明她那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又想起自己躲在水缸里时,陆小鱼再三强调镇江醋放置的地方,根本就是放着要让他偷。

    陆小鱼掐着他的话指控道:「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你大半夜跑到我们蓬莱饭馆的厨房外,偷看我如何做糖醋丸子,你以为不知道吗?所以我特地做出黄沙大酒楼的味道,还将黄沙大酒楼的秘方醋放在显眼的地方引你上勾,果然今天早上起来醋就不见了,你今天做出来的也是黄沙大酒楼的味道,只能说是你自己傻到中招,可不是我请你来的。」

    此话一出,群众哗然,没想到胡一刀竟是这种人,而原本支持胡一刀的人也很快地倒戈,胡一刀一下子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

    「胡一刀,你的人格卑劣可见一班,你还有什么话说?」兰书寒寒着声道

    「我……我……」胡一刀倒退了好几步,竟是无言以对。

    廖御厨更是皱起眉头,厉声说道:「胡一刀,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卑劣之徒,老夫还给了你机会,简直乱来!」

    他没有按照太子的建议,直接点名栽培陆小鱼,反而让胡一刀和她进行比试,本来是不想错过人才,想不到差点铸成大错,错将庸才当天才也就罢了,若把恶人当好人还大力栽培,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知府一直在旁看着,谁教廖御厨出现在公众场合,他不得不作陪,否则这个在皇宫也有一定地位的厨官万一有什么闪失,他如何向皇上交代?

    现在这情况知府刚好能派上用场,他立刻喝道:「将胡一刀拿下!从此之后,胡一刀在金鹰王国内不能再为厨子,若有违背,判斩刑、财产充公!」

    「知府大人英明!」百姓纷纷叫好。

    胡一刀现在四面楚歌,左右看了看,他红着眼,恶狠狠地瞪向陆小鱼,「哼!这还不都是你们逼我的!陆小鱼,我诅咒你和你那个爹一样,都不得好死!」

    「胡一刀,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兰书寒皱着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胡一刀想起了支持他开新蓬莱饭馆的那股不明势力,当初他向廖御厨毛遂自荐并没有先征得他们的同意,事后他们可是好好的「劝」他一番,要不是他天花乱坠的说尽了成功之后的好处,能不能活到现在还很难说。

    如今他失败了,除了死还有别条路可走吗?

    想到这里,胡一刀像是疯魔一般,哈哈大笑起来,「陆小鱼,我一走,新蓬菜饭馆会关门大吉,可是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哈哈哈……」

    衙役一拥而上,将胡一刀带离现场。

    廖御厨整理了下心情,对着陆小鱼说道:「陆小鱼,既然今日你胜出了,代表你在厨艺上的天分无与伦比,也相当令我惊艳。那么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愿意到京城里,接受我的栽培?」

    他说的是栽培,而不是教授,因为在这次考验后,他发现这女娃儿的厨艺及天分不下于他,所以他已经没什么好教她的了,只能支持她在厨艺这条路发光发热。

    想不到,陆小鱼的回答竟令所有人傻眼。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