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6 作者:风光
    「做好了,你尝尝看。」她将盘子推到兰书寒眼前。

    兰书寒夹起一颗吃了一口,双眼一亮,衷心佩服,「厉害!和我们在黄沙镇吃到的味道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小鱼得意地笑了起来。「嘻,我们致胜的关键应该就在这一小瓶醋上头了,真希望明天快点到来,我好想看胡一刀那浑球吃瘪的表情。」

    「会的,夜深了,你不要练习了,早点回去歇息,明天才不会没精神。」兰书寒对她谳皮的微笑有些没辙,提醒她抬头看一下月色。

    陆小鱼目光透出窗外,心头一动,「啊!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这么晚了,那我们快回去休息吧。」

    说完,两人便相偕出了厨房,身影慢慢消失在后院。

    在他们离开之后,厨房外冒出了一个矮胖的人影,他俐落地从窗子跳进厨房,闻到还放在桌上的那盘食物的香气,得意的冷笑起来。

    「那个臭丫头一定没想到我在外头吧?现在你的招式都让我学去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什么赢我!」

    来者正是胡一刀,他已经在外头待了很久,身为蓬莱饭馆的前任大厨,要怎么进来、怎么躲能让别人无法发现,他自然十分在行。

    自从新蓬饭馆变得门可罗雀之后,那群原本说要帮他复仇的人显然对他冷淡了很多,要不是他还有一点点利用价值,说不定早就被杀了,可他胡一刀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自然要找机会求生,而跟着廖卸厨走就是他找到的好机会。

    看着桌上那道刚煮好,还冒着白烟、酸咸甜香令人食指大动的糖醋丸子,胡一刀阴着脸,朝着丸子伸出手,拈了一颗吃下。

    「还真好吃……要不是我早有准备,只怕还真比不上。」胡一刀嫉妒得眼睛都红了,这个味道,如果没有偷听陆小鱼做菜的步骤和秘方,他自认做不出来。

    突然,外头传来了脚步声,胡一刀一惊,连忙躲到桌子底下,一个不小心还撞到了头,不禁眼冒金星,差点没晕过去。

    陆小鱼回到了厨房,一边走一边说道:「哎呀!我都忘了,那盘丸子还热腾腾的,干脆拿去给大伙儿分了吧……咦,怎么好像少了点?」

    「怎么可能?」兰书寒眼角余光瞥到地板上有一个模糊的脚印,却不以为意,「我们快拿去吧,否则伙计们也要睡了。」

    待两人离开,胡一刀一脸狰狞地抚着额头由桌下出爬来呸了一声,恶狠狠地低声咒骂,「该死的女人,明天老子一定要你好看!」

    不再浪费时间,打开了橱柜,开始找陆小鱼所说的那一小瓶十分重要的醋。

    他自己也是厨子,知道醋这项调料在这项考验里的重要性,可说只要找对了醋,廖御厨的考验就赢一半了。

    可是他翻遍了橱柜,竟找不到那瓶醋,正一筹莫展之际,兰书寒的声音竟然又从外头传来——

    「你呀,怎么这么胡涂呢……」

    胡一刀差点没吓飞了魂,左右盼之后,索性跳入了装水的大缸里,幸好水都是早上打满,一天下来缸里的水只剩下还不到一半,还容得下他,他那庞大的身子硬挤进去后,缸里的水位立刻满到快溢出来。

    不一会儿,陆小鱼和兰书寒又推门走了进来。

    只听到陆小鱼说:「这瓶醋我忘记放进橱柜里了,还好有记起来,否则很有可能会被偷走。」

    「也只有鼠辈会偷你的醋。」兰书寒轻笑道。

    胡一刀虽然泡在水里,还是隐约听得到他们的对话,听到自己被称为鼠辈,差点没跳出去和两人对扛,好在他硬生生忍住了,只是一张胖脸憋得通红,就不知道是因为在水里无法呼吸,还是被兰书寒气的。

    「这瓶醋很重要,我不放心嘛!」陆小鱼也笑回。

    「不然你在这里守一晚?」兰书寒像开玩笑似的说。

    水缸里的胡一刀听了差点没昏倒,陆小鱼要在这里守一晚,那还不憋死他?

    「怎么可能?我还要睡觉呢,我就把它放在橱柜第二层,记得,是第二层哦!」陆小鱼强调了下,像是在提醒自己,接着便听到她的话语声与兰书寒两人的脚步声一起远去:「明天可要提醒我,不要拿错了……」

    第七章  御厨考验谁得胜(2)

    待到两个人的声音听不见了,胡一刀才湿淋林地从水缸里爬出来,一边骂着粗话,一边说道:「第二层是吧?害得老子如此狼狈,陆小鱼,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才好呢?」

    胡一刀打开了橱柜,从第二层拿出了醋,闻了闻确定无误,便小心翼翼地放下,接着他将橱柜里的调料更动了一番后,才悄悄地推开厨房的门,扬长而去。

    不多时,陆小鱼与兰书寒又回到了厨房里,陆小鱼一副抱歉的模样打开厨房的门,一边说着,「哎呀!我又忘了……」

    当她打开橱柜,看到里头显然被动过的调料,不由一呆,接着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老鼠走了吗?」

    「应该是走了。」兰书寒点了点头。

    陆小鱼指着地上的一大片水渍又指了指橱柜。「那老鼠真可恶,吃我做的丸子,把水洒了一地,还乱了我的橱柜!」

    「那只老鼠终究会付出代价的。」兰书寒面不改色,好像厨房遭窃他一点都不紧张似的。

    很显然的,陆小鱼也不紧张,甚至嘻嘻笑了起。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在丸子里放了巴豆。」

    「……我也吃了。」

    「哈哈哈,当然是你吃了之后我才洒上巴豆粉啊!」

    隔日,廖御厨再次光临,而胡一刀与陆小鱼的对决早就传遍了整个蓬莱镇,蓬莱饭馆与新蓬莱饭馆外的巷子可是挤得水泄不通,众人都想来看热闹,逼得兰书寒只能把对决的场地搬到外面来,让所有人能看得到,否则那人潮不挤爆蓬莱饭馆才怪。

    人群之中有支持陆小鱼的,也有支持胡一刀的,毕竟胡一刀成名多年,也是以前蓬莱饭馆明面上的主厨,虽然后来传出了一些不好的谣言,但很多人只在意他做的菜好不好吃,人格优劣并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所以两方的支持者可说是势均力敌。

    巷子中央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有两盘糖醋丸子,廖御厨坐在当中,兰书寒及陆小鱼站在左侧,今日她特别打扮过,穿着简单利落,看上去十分清爽,让人心生好感。

    至于胡一刀则是站在廖御厨的右侧,他的模样就惨了点,两个黑眼圈像是十天没睡一样,脸色很是不好,不清楚的人还以为他是为了这个考验殚精竭虑,天知道他是因为昨晚拉了一夜,才会看起来这么憔悴。

    双方各据一方,互不相让,而那两盘菜的香气飘得很远,每个人都闻到了,口水差点忍不住流下来。

    廖御厨一动筷,每个旁观者都吞了口口水,当他夹起胡一刀做的丸子吃下肚,旁人甚至忍不住倒抽了口气,紧张不已。

    放下筷后,廖御厨微微点头,微笑道:「这道菜很不错。丸子的焦香有出来,肉的比例正确,所以肉汁满溢,芡汁浓厚均匀,最重要的是这糖醋芡汁,用的是镇江吧?」

    「廖御厨英明。」胡一刀巴结了一句。

    「不错不错,与我记忆中母亲所的糖醋丸子已经有七分像了。」廖御厨一直保持着笑容,显然很满意。

    他满意,陆小鱼可不满意了,她与兰书寒始终绷着脸,她甚至恶狠狠地瞪着胡一刀,好像察觉了什么。

    看她这模样,胡一刀可得意了,甚至语出嘲讽,像是刻意要激怒她般,「陆小鱼,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做的这道菜可是黄沙镇的味道,那里离御厨的故乡满近的,我的丸子是瘦肉七分肥肉三分,大火炸肉丸后立刻减火,特别是我使用的醋可是精心得来,你没有这些材料,想赢我只怕很难。」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