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4 作者:风光
    「你是……」廖御厨疑惑地问。

    「在下胡一刀,听闻廖御厨大驾光临蓬莱镇,在下身为蓬莱镇第一的厨子,自然要来拜会。」

    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只有胡一刀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闻言,潘胖子突然插口道:「是啊是啊,你的确是蓬莱镇第一。」

    胡一刀对潘胖子会为他说话感到有些诧异,但也随即问道:「你也承认我是蓬莱镇第一对吧?」

    「对啊,第一无耻嘛!你知道吗?胖不是问题,但是又胖又无耻那就是大问题了,胖爷我要是你,跳河时从倒影看清自己的嘴脸都会觉得恶心。」潘胖子刻薄地道。

    胡一刀正想反驳,陆小鱼抢先说道:「廖御厨,这个人原是我们蓬莱饭馆的大厨,受我父亲的恩泽教授厨艺,但是我父亲往生后他却径自在对面开了另一家新蓬莱饭馆与我们打对台,此等无情无义之辈,不用理会他。」

    胡一刀一反平时无赖泼皮的样子,话说得很漂亮,「我承认我的厨艺传自你父亲,但你们经年累月利用我替陆家赚取银两,待你父亲死后我也算报完恩了,我只是拿走属于我的那份,有什么不对?」

    他说着,用手指向陆小鱼,「至于你有天分又如何?廖御厨可以去问问,将这蓬莱饭馆撑起来的可是我胡一刀?」

    胡一刀说得天花乱坠,因为他笃定廖御厨不可能知道蓬莱镇的详细情形,也不太可能花太多心思去调查,就算真的去调查好了,他隐瞒的都是别人不可能知道的秘辛,谁又能理清?

    看到廖御厨若有所思的模样,胡一刀认为自己说动他了,立刻趁胜追击。「方才听到廖御厨欲带陆小鱼前往京城,我胡一刀与陆小鱼的厨艺都是师承陆子龙,也就是说她会的我都会,所以我希望向廖御厨争取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我若是能胜过陆小鱼,那么前去京城的机会就归我了。」

    陆小鱼想不到有人能无耻至此,气得大骂,「胡一刀,你鬼鄙!你会的那些菜色可都是我研制出来告诉你的,如今你竟颠倒黑白!」

    「是谁颠倒黑白,到时候就知道了,我现在就是向你挑战,你敢不敢?」胡一刀冷冷一笑,使了个激将法。

    「有何不敢?」陆小鱼直视他,她有自信,根本不怕他挑战。

    但在她冲动应了这一句之后,兰书寒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小妞果然禁不得激,陷入胡一刀的圈套里了。

    廖御厨有些茫然,他偷偷觑了一眼兰书寒,满脸疑惑。

    「廖御厨,这胡一刀的要求,自然是以你的意愿为准。」兰书寒注意到廖御厨的视线,淡然的开口。

    廖御厨思索了一下,决定按自己的方法来决定。

    太子殿下虽然召他前来品评这蓬莱饭馆所做的菜,但如今又跑出个师出同门的胡一刀,他不如也给胡一刀一个机会,毕竟他这回可是要找传人,不得不谨慎选择。

    「好吧,厨艺这条路并不简单,有点竞争也是好的,那么老夫便为你们两人出一道题,为期一个月,谁办得到,谁就和我去京城。」廖御厨朝两人微微一笑,对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视而不见。

    「好!」陆小鱼与胡一刀同时回道。

    廖御厨点了点头,幽幽说道:「老夫小时候在太原长大,家母时常做一道糖醋丸子给我吃,只可惜家母过世后我就再也吃不到那个味道了。即使老夫自己也厨艺过人,可就是做不出一模一样的口味,我在想,或许是当局者迷,所以有了盲点吧。

    「老夫对你们的要求,就是一个月后各做岀一道糖醋丸子让老夫试吃,谁做得最像我母亲的口味,谁就获得和老夫去京城的资格。当然,稍后老夫会告诉你们那糖醋丸子吃起来的味道及口感,但其中材料火候等等就要你们自己去琢磨了。」

    「没问题。」陆小鱼与胡一刀又是同时回答。

    倒是兰书寒看出了蹊跷,这胡一刀出现的时机太刚好,而且他明明知道自己厨艺不如陆小鱼,还敢接受这个挑战,不知道他的底气在哪里?

    看来这件事可不只是厨艺对决那么简单。

    第七章  御厨考验谁得胜(1)

    廖御厨的考验,是陆小鱼必经的一个关卡,即使胡一刀不出现,这道考验以后也会出现。

    廖御厨虽是奉兰书寒之命前来,但兰书寒却不好强迫他一定要重用陆小鱼,相信这也不是陆小鱼要的,一切都看自己怎么表现。

    胡一刀这么一插进来,廖御厨索性顺水推舟考验两个人,仔细斟酌其中意涵,只怕不仅仅是考验厨艺,更是对于心性的考验。

    糖醋丸子可说是北方的家常菜,人们到馆子里也常点上桌享用,做法并不困难,但也是因为这样才是极大的难题。

    因为太过普遍,每一家做出的糖醋丸子味道都有些差异,可以说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像糖醋丸子的秘方,所以即使廖卸厨已经很仔细的形容了记忆中的口感和味道,但对于陆小鱼来说仍是有些不着边际,甚至她自己试做了几次都不满意,心里头隐隐有些烦躁起来。

    兰书寒自然不可能任她独自烦恼,虽然他无法提供什么秘方,对于食物的品评也不出好建议,但他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地。

    于是,他让人弄来了一辆车,开始带着陆小鱼在北方游历,一个月内能去得了的城镇他们都踏遍了,而且必定光顾当地最有名的饭馆,一定会点的菜就是糖醋丸子。

    而硬要跟上来蹭饭的潘胖子也跟着美滋滋的吃了一轮,每天巴巴的等着下一顿要去哪个城镇哪家饭馆吃,看得兰书寒及陆小鱼好气又好笑。

    这一日,众人来到了黄沙镇。

    这里已近漠原,天气有些干,再加上入冬天气转冷,冷风刮面十分难受,兰书寒等人很快进了镇上一家知名的大酒楼。

    这时节不是商旅频繁的旺季,因此大酒楼里客人不多,倒是让兰书寒等人赚了一个清净,他们很快地点了几道当地的名菜,当然也少不了糖醋丸子。

    菜很快上桌了,三人齐齐动筷,都是夹向糖醋丸子。

    当丸子一入口,潘胖子与兰书寒还没什么反应,只觉得和这一路上吃过的丸子比这味道算中上,倒是陆小鱼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味道……跟廖御厨的形容有些相像,丸子外焦里嫩,微微挤压就能看到带有油花的肉汁,清爽不油腻。尤其是店家用的醋有种特殊的香气,酸味柔和,口感绵长,吃到后来甚至带点微甜,必然不是一般的醋。」

    「我们叫大厨来问问,这用的是什么醋。」兰书寒见她有了灵感,不由微微一笑,挥手叫来店小二,说明意图,让他去请厨子。

    这阵子吃了很多丸子,她都不满意,总觉得差了一点,现在终于有了眉目,他自然为她高兴。

    不多时,店小二回来了,却是一脸歉意地道:「抱歉,几位客官,我们厨子说这店里的菜全是他的独门配方,想吃请上门来,这秘方不透露。」

    「没关系的,我自明白,你下去吧。」陆小鱼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同样身为厨子,却也能理解。

    待店小二离去,陆小鱼也不执着知道这菜的秘方,只是眼中仍有着掩不去的遗憾。

    她有种感觉,这道菜的用料与廖御厨的考验十分相关,那种差几步就能得到答案的失落让她心痒又无奈。

    这时,她目光落到旁边某一桌,那是一对夫妻,桌上的菜色简单,但两个人却都吃得津津有味,笑容满面。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