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2 作者:风光
    「说得好啊!」潘胖子拍起手来,「我就说很难吃吧,胡一刀你真该反省反省,打着蓬莱饭馆的招牌却做出这么难吃的菜,怎么对得起往生的陆老板?」

    他这么一说,客人们才恍然想起,好像真是蓬莱饭馆前任老板往生后,胡一刀才另起炉灶,这么说起来这家伙真的不怀好意。

    「你们……」面对着食客们质疑的眼光,胡一刀狠瞪着他们,当他的目光不小心与兰书寒交会时,只见后者面无表情地朝满桌子的菜冷冷瞥了一眼,微微摇头,连动筷都没有。

    对一个厨师来说,这简直是比言语品评还大的侮辱。

    胡一刀哪里忍得下这个,刀子往前一挥。「你们说难吃就难吃了?别人都没有说话,就你们挑剔,我看你们根本是来找碴的!」

    「你的刀是拿来做菜的,还是拿来杀人的?」兰书寒锐目望向他,冷声问。

    这话让胡一刀突然想到惨死在镇外树林里的那三个人,不由忌惮地退了一步,这一退,什么气势都没了。

    满屋子的人听了陆小鱼和潘胖子的话后,思考了一下,也越来越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

    第六章  学艺不精出大糗(2)

    突然间,蓬莱镇的纨裤之一邱少爷呸的一声,把口中的肘子吐掉。「不只她说难吃,我也觉得不好吃!」

    「你……」胡一刀恶狠退地转向他,那刀锋自然也偏过去了。

    邱少爷财大气粗,整个镇上横着走,吃准胡一刀不敢对他动手,那不屑的表情更是明显。「我没说错啊,你这肘子说是炖肉又太软烂,酱汁的味道都盖过食材本身了,若说是酱烧却一点口感也没有,吃了恶心。」

    看自己成了满屋的焦点,邱少爷有些得意,把自己面前的酱烧时子往前一推。「不相信的可以自己来吃吃看,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有些好奇的客人真的伸过筷子想夹,可是这肘子炖得实在太烂,居然连夹都夹不起来,直接断在了盘里,逼得他们只能用汤匙来盛,吃下去的时侯也不由同意邱少爷的说法。

    虽然不到恶心,但的确不怎么样,他们自己在家中烹调,精心一些说不定都能胜过这道菜。

    「太葱熇鱼我也有点,差点没被鱼刺给鲠到!整个烂到都看不出是鱼了,完全没法子吃啊这个。」

    这时候,某一个角落又响起了说话声,像要抢邱少爷的锋头似的,原来是布庄的高少爷。

    众人又看过去,果真高少爷那盘里的大葱熇鱼已经烂成了一团,而且显然还没吃掉多少,看起来像厨余似的,令人倒尽胃口。

    「哼!你们都是陆樽的朋友,当然会替他说话。」胡一刀硬着声道。

    第三个出声的是蓬莱饭馆的老主顾沈公子,今天是冲着胡一刀的名声前来新蓬莱饭馆撑场,觉得相当失望。

    「我可不是陆樽的朋友,我也觉得小鱼掌柜说的有理。这干烧鸭头只有颜色还可以,吃起来干巴巴的味道,连辣椒的香气都没炒出来,不瞒大家说,我两天前才在蓬莱饭馆吃过同样的一道菜,那美味让我差点把舌头给吞下去,至于胡大厨你的……唉,实在是不符期待啊。」

    胡一刀脸色铁青,此人他也认识,的确是老客人,和陆家人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因此对于他的批评,胡一刀竟是无法反驳。

    陆小鱼看着胡一刀节节败退,便趁胜给了他最后一击。「胡一刀,你可知道我为什么点这几道大菜?我就是要指出你在饭馆学艺不精,只学了一项红烧就以为自己厨艺无敌了?要知道厨艺这门功夫可是博大精深,内里门道可多着呢。」

    到这里,陆小鱼的戏分算是完了,换兰书寒上场了。

    他站起身,朝四周的众人拱手,朗声说道:「这家新饭馆同样冠蓬莱之名,让我们觉得很丢脸,所以特来正名,这儿只是我们蓬莱饭馆一个学艺不精的厨子擅自与人合作开设,并不是我们授意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兰书寒说着向前走了一步,冷冷地面对着胡一刀的刀锋,「还有我想告诉大家,胡一刀原本只是个流浪汉,受我义父收留,之后教授厨艺,令其有谋生之能,但蓬莱饭馆的菜色都是我义父及小鱼精心思索出来的,胡一刀只是照本宣科罢了,他厨艺不精并不奇怪。

    「他若只是纯粹另谋高就,我们蓬莱饭馆绝不为难,可是他离开时,卷走了饭馆里的贵重食材,还威胁要让我们经营不下去,现在光是这家新饭馆的名称,就能看得出胡一刀此人的品性如何。」

    兰书寒话声一落,众人议论纷纷,胡一刀面色如土,手都在发抖,那新蓬莱饭馆的掌柜及护卫们更是个个神情阴沉。

    「真的是这样吗?」

    「胡一刀这个人也真是够无耻了……」

    胡一刀再也受不了,举起菜刀指着兰书寒等人,「你们还不给我出去!我新蓬莱饭馆不欢迎你们!」

    「不用你说,我们在这个地方也待不下去了,物难吃人心丑,这种饭不吃也罢。」兰书寒仍是那种不疾不徐的模样,还朝四周环视了一圈,「诸位还愿意在这里用餐的自可留下,若是不屑吃此人做的菜,欢迎到我们蓬莱饭馆去,我们饭馆菜色真正的设计者是小鱼,味道保证比胡一刀煮的好吃百倍。」

    说完,他便带着陆小鱼及潘胖子回到了对面的蓬莱饭馆,就站在大堂往外看着。

    果然没一会儿,新蓬莱饭馆的客人就走得差不多了,后来再进去的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

    「看来要击垮他们的生意,还需要一阵子呢。」陆小鱼长吁了口气,别看她刚才表现得十分镇定,其实她紧张死了。

    「等今天的事情散播出去,他们也就差不多了。」兰书寒倒是很笃定,「只不过这阵子一定会有影响,大家就多担待些。」

    陆小鱼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也明白胡一刀的恶行要让众人皆知,的确还需点时间,所以只能忍下这口气。

    同时,她也对方才助阵的几位少爷好奇起来,忍不住问潘胖子:「喂,潘胖子,那邱少爷高少爷什么的是你请来助阵的?」

    「不是我,是舒寒那家伙以陆樽的名义请来的。」潘胖子笑觑着一脸镇定的兰书寒,那眼神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原来兰书寒还事先做了这些事?陆小鱼对他提出的计策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初他让蓬莱饭馆推岀几道新菜色,并预言胡一刀必然会仿效,偏徧这几道菜都是有陷阱的,不仅胡一刀没学过,烹饪方式也都各有特殊技巧,不是胡一刀那半吊子仿效得来的,果然,陆小鱼轻而易举的就挑岀了胡一刀的失败之处。

    她本以为兰书寒的计划只到这里,想不到他还找了其他人来,让胡一刀的失败借由众人之口传出,如此便更有公信力,也能更快让胡一刀身败名裂。

    「但最后那个沈公子并不是陆樽的朋友啊。」陆小鱼突然回想起来,问道。

    「他是陆樽朋友的朋友,」潘胖子邀功似地指了指自己,「也就是本人的朋友。」

    陆小鱼不禁啼笑皆非。

    其实胡一刀的菜不是真的那么难吃,毕竟他在蓬莱饭馆磨练了那么久,基本功夫还是有的,但经那些公子哥儿一宣传,新蓬莱饭馆菜色不好、厨艺不精的印象便会深植人心,再难去除了。

    她忍不住望向了兰书寒,打趣地道:「你不是说,你不必用陆樽的办法也能解决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