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9 作者:风光
    「呼吸。」兰书寒微微离开了她,看着她小脸涨红,眼中出现了笑意。

    陆小鱼鼓起了脸,像是很不服气,接着扳下了他的头,同样一记火辣辣的吻覆了过去。她没有什么技巧可言,甚至可以算是拙劣,都撞到兰书寒的鼻子了,可是他的欲火却在这瞬间被她挑动了起来,让他沉醉在她的女人香之中,不可自拔。

    他回吻着她,大手在她身上摸索,最后索性将她抱了起来,扔上床,自己也欺了上去,与她四目相交。

    情欲在两人的眼神中流动着,彼此的心跳渐渐攀升,两具躯体又再次热情的交缠在一起。

    连衣服都还没脱,陆小鱼已然体会到了什么叫飘飘欲仙,光是他的气息,就足以让她迷乱,让她不能自已。

    现在,他们应该更进一步了,让彼此之间展开一种除了心灵交流之外更为亲密的关系,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对方,可兰书寒竟在这关头硬生生停下了动作,甚至痛苦地皱起眉,闭上眼平复内心的冲动。

    「你……」陆小鱼想摸摸他,兰书寒抓住了她的手。

    「今晚,就这样吧。」

    「你不要我?」陆小鱼眼眶含泪,难过极了。

    兰书寒摇摇头,他眼中情潮未退,眼神却是渐渐清明,「傻瓜,我不能真正要了你,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我岂可让你的清白毁在一个身分不明的人手上?」

    原来到了这个地步,他仍是为了她着想,陆小鱼不由极为感动。他没有要了她,反而让她更爱他了。

    「睡吧,我们只要待在彼此身边就好。」兰书寒低沉的嗓音像是种魔咒,让陆小鱼不由自主地微微点了点头。

    才上眼,她窝进他怀中,调整一个最舒适的姿势,过了一会儿,方沉沉睡去。

    听到她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平稳均匀,兰书寒张开眼,留恋地看着她清丽的脸蛋,伸出手将她脸上的几缕头发勾到耳后去。

    「等你知道了我的身分,只怕你反倒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

    他是堂堂金鹰王囯太子,照理说如果女人知道了他的身分,肯定会前仆后继的扑上来,只为了在他的后宫卡一个位置。

    可是陆小鱼不一样,她爱自由,不爱被束缚;她是单纯的,不爱斗争;她是坚强的,不爱依附。

    这样的性子要她当妃子,即使是最受宠的那个,她也不会愿意,兰书寒不用问也能确定。

    可是想到未来后宫之大,竟无一是真爱,他实然觉得极度的空虚,寂寞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让他对这太子、甚至是帝王的位置感到一阵排拒。

    光是想象未来的日子少了她,他就已经这么苦了吗?兰书寒苦笑起来。

    爱怜地替她盖上被子,他轻轻地搂住她,阖上眼与她一起入睡。

    然而他却没看到,他怀中娇柔的人儿睫毛几不可见地眨了一下。

    第六章  学艺不精出大糗(1)

    隔天,蓬莱饭馆并未能如期重新开张。伙计全围在大堂,看着两方人马互不相让地对峙着,一方是陆小鱼、兰书寒及潘胖子,另一方只有一人,是胡一刀。

    胡一刀冷冷地笑着,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陆小鱼、兰书寒和潘胖子则是面无表情,心知肚明这家伙肯定来意不善。

    本来蓬莱饭馆早该开门了,胡一刀却蛮横地把人全都拦了下来,光是这个行为,就知道他肯定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陆老板既然死了,那么有些帐我们也应该算清楚了。」胡一刀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还装模作样地喝了口茶。

    「什么意思?我爹并不欠你什么。」陆小鱼冷冷地盯着他。

    兰书寒站在陆小鱼身后,像她最坚实的后盾,并不说话。

    「我替蓬莱饭馆做牛做马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胡一刀眯起了小眼睛,终于吐露了他的用意,也彰显了他的图谋,「今天我也不贪心,这蓬莱饭馆未来的收益,我只要一半,那么大家就好来好去,蓬莱饭馆也能继续热热闹闹开下去。」

    一半?!店里的伙计你看我、我看你,俱是愤愤不平。

    一旁听着的潘胖子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你家胖爷也只是偶尔来蹭顿饭不付钱,你倒是有胆,在人家这里做事,直接把钱搬走一半?早知这么好,胖爷我也来当个店小二,兄弟你记得收入分我一半啊!」他朝着兰书寒嘻嘻一笑,又转头向胡一刀摇了摇头,「你不去当官真是可惜了,肯定可以光宗耀祖,为金鹰王国做事,这金鹰王国的土地也要分你一半啊!」

    兰书寒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分走金鹰国一半的土地,可是犯了他的忌讳,让潘胖子乱讲话。

    陆小鱼闻言则是差点没笑出来,只是硬生生忍住,比起揍这个死胖子,她还有更讨厌的人要对付。

    「胡一刀,你凭什么提这种要求?」陆小鱼真不知他有什么脸这么说。

    胡一刀突然哗一声的站起来,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动。「我凭什么?凭现在蓬莱饭馆就是我胡一刀在撑着!若没有我,谁还要来这个小不拉几的破店吃饭?我只取一半的收益是很合理了。」

    「哼!究竟是要有多狼心狗肺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话?」陆小鱼才不怕他人高马大,要比凶她在蓬莱饭馆还没输过!

    「胡一刀,你原本是个街头的流浪汉,是我爹好心收留你,你才有一片屋顶遮风避雨,后来能当上大厨,是我苦心教会你,替你磨出来的,这蓬莱饭馆的每一道菜都出自我陆小鱼之手,也是我将菜谱教给你,亲自教你做的,你敢说这家店是你撑起来的?」

    一旁的伙计们闻言哗然,窃窃私语起来。

    资格比较老的,对陆小鱼说的这段历史还算清楚,资历比较浅的这才知道原来胡一刀的身分背景是这样,陆小鱼还算是他的师父呢!

    受人如此大恩,竟还敢在陆子龙一过世就妄想谋求蓬莱饭馆的利益,如此忘恩负义令众人所不齿,伙计们不由七嘴八舌地指责起他来。

    「小鱼妹妹说的对!怎么看,你胡一刀才是借此出名的人吧?居然还过来咬陆家人一口了?」

    「如果当年陆老板不理你,你到现在还流落街头呢!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现在还来要钱?」

    胡一刀被众人骂得退了一步,他是猜到自己会激起众怒,却没想到姓陆的一家这么得人心,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相信自己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不过既然已撕破脸,他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何况他也是有备而来,才敢豁出去做这种要求。

    于是胡一刀蛮横地说道:「那又怎么样?我替蓬莱饭馆掌厨这么多年,该还的也都还了,我现在只是争取我应得的。」

    「你以为爹不在了,就能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吗?我告诉你,不可能!」陆小鱼昂起了下巴,虽是一介女流,但气势可一点都不输人。

    「陆小鱼,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胡一刀见状,面目狰狞地哼了声,卷起袖子就要冲过来。

    兰书寒冷冷地看着胡一刀,若是只耍耍嘴皮子倒也罢了,要敢动手,那么就别怪他出面了。

    他上一步,挡在胡一刀与陆小鱼之间,冷冰冰地道:「闹够了吗?如果闹够了就给我滚!」

    「陆樽,你不过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敢这时逞英雄?简直是找死!」胡一刀一向就瞧不起惫懒的陆樽,一脸嗤之以鼻。

    结果当他要朝兰书寒挥拳时,突然头顶一阵剧痛,他矮胖的身子痛到蜷缩在地,好半晌才能喘过气来。

    当他熬过了这阵痛苦,定睛一看,赫然看到自己头顶上出现一支锅铲,一把汤勺和一口大锅子。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