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8 作者:风光
    后来陆子龙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由为之心惊。

    送行的人并不多,也就是兰书寒与陆小鱼,以及店里的几名伙计,加上前来致意的潘胖子,不过寥寥十数人,甚至连胡一刀都没来,对比起蓬莱饭馆平时的宾客如云,可以知道陆子龙生前究竟是如何的低调行事。

    这一次,陆小鱼依然没有哭,却也不再浑浑噩噩,或许是兰书寒的陪伴给了她坚实的支持,让她能哀戚却平静地完成这一切。

    可是当他们回到蓬莱饭馆,在饭馆发生的一件事让陆小鱼及兰书寒震怒了。

    「什么?饭馆遭窃!」陆小鱼踉跄了下,居然有人这么缺德,趁着陆子龙出殡,蓬莱饭馆内空虚的时候潜入行窃。

    兰书寒由后头扶住了她,免得她在一再的打击之下会因力受不了而晕过去。

    陆小鱼深吸了口气,站直了身,一股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情绪,让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什么时候遭的窃?掉了什么东西?」兰书寒淡然地开口,但每个人都能听出他平静语气下的怒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陆樽变得好有威严。留守的伙计们想着,冷不防打了个哆嗦。

    「你们出去之后,我们几个都坐在大堂等你们回来,后院……后院自然就没多注意,直到你们回来前,我们去巡视了下,这才发现有宵小闯入。」说到这里,几名伙计都面露惭愧,「主要是老扳的房间被翻了个遍,至于其他地方似乎没有被闯入,至少我们看起来是这样。」

    出殡的时候,兰书寒的那些护卫自然也暗中跟随他们一起去了,根本没有注意蓬莱饭馆这头的事情,就在这个空档被人侵入,兰书寒不由暗叹自己有些失算。

    幽影不愧其名,来无影去无踪,每次交手只要敌不过就逃得不知所踪,若是被擒就服毒自杀,比如那个假扮姜问天的家伙,最后也是服毒自尽。

    兰书寒事后调查确实有姜问天此人,只是他在数年前就失踪了,那姜姓亲王也不知道儿子去了哪里,更否认服毒身亡的「姜问天」是自己的儿子。

    事情到这里成了悬案,要不是有陆子龙坦白,兰书寒大概永远都无法查明这一切是幽影搞的鬼。

    「小鱼,我们过去看看。」兰书寒命众人等着,独自带着陆小鱼前往后院。

    首先调查的是陆子龙的房间,果然就如同伙计们所说,里面一片凌乱,而伙计也聪明地没有移动现场任何的东西。

    陆小鱼自然也在调查的行列,当她见到父亲的遗物被翻得乱七八糟,立刻就红了眼眶,但这并非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愤怒及不安。

    父亲一走,马上就有人来搜找他的遗物,这背后是否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阴谋在进行着。

    兰书寒突然问道:「小鱼,这些衣服原本是摆在哪里的?还有书本杂物,我似乎从未没在这房间里看过这些东西。」

    「衣服是放在箱里,搁在屏风后头,你自然不会看到了。」陆小鱼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还有那些书本杂物,是放在墙后头的暗柜,这是爹设计的,只要一压就会出现一个空间,爹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放在里头,说什么这样比较不会乱。」

    「我明白了。」他问这些只是想确定对方的确是搜查的能手,来行窃的人是谁已经非常明显了,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他动手去翻陆子龙的枕头,在枕下翻出一个暗格。

    这个暗格连陆小鱼都不知道,猛一看不由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暗格?」

    「别忘了我是陆樽。」兰书寒没有多解释。

    这个暗格是陆子龙告诉他的,他也刻意引导陆小鱼往那个方面想,义父向义子说出一些秘密是理所当然。

    先前兰书寒在暗格里头放了一些东西,引导幽影相信陆子龙是诈死逃亡,如今那些东西已不翼而飞。

    「你放心,那些人不会再回来了,至少……不会以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兰书寒在心里冷冷一笑,陆子龙没有白演这场戏,他达到了他的目的。

    虽然兰书寒不敢确定幽影的人已全部被陆子龙引走,但要是真的有留下来的也只是少数,他不认为那些人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搜查结束,在兰书寒带着陆小鱼走出陆子龙的房间时,陆小鱼不由唤住他,拉住他的衣袖,面露迟疑。「你是不是……知道这是谁干的?」

    兰书寒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他不想瞒她,即使他无法说出对方是谁。

    陆小鱼也不是笨蛋,她很快就联想到了,表情更为不安。「是不是想要绑架我的那群人?他们想从我爹身上得到什么?」

    兰书寒脸上露出了几丝为难,「小鱼……」

    「你不用瞒我,都这么明显了,我还猜不出来吗?」陆小鱼摇了摇头,「你不告诉我是为了我的安全吧?那么我不会为难你。」

    「你放心,我保证他们没办法再动你一根寒手。」兰书寒只能这么说。

    「舒寒,我知道你原本是很厉害的人,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不求替我自己讨回公道,但我一定要替我爹出这一口气!连死了都不让人安心,这太过分了!」

    看她眼里闪着恐惧不安,却仍坚定地想为自己的父亲尽最后的孝道,兰书寒心都软了,这丫头,明明很害怕的啊!

    「好,我答应你!」

    今晚,注定是个无眠的夜。

    蓬莱饭馆明日就要开张了,就算少了陆子龙,一切还是得回到正轨,横竖他的存在感本来就很低,对于一些新来的伙计,甚或是上门吃饭的客人根本没有影响,唯一感到天地被翻覆了的也只有陆小鱼一人。

    她静静思索着兰书寒到来之后的一切,他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感受,让她每日早晨一睁开眼,想看到的就是他;只要一有闲暇,心头闪过的影子是他;当她遇到危险,替她遮风挡雨的是他;当她悲伤难过,展开臂弯让她依靠的也是他。

    她的心,满满的都是他。

    这让一直迷惘着不知道怎么处理两人关系的陆小鱼总算有了答案。

    她与他的确有身分地位上的差距,但是那又如何?她只知道她这辈子只怕不会再这么喜欢一个男人了,如不把握机会留下一点记忆,那么她与这个男人就真的只会是彼此人生的过客。

    于是她脚步轻巧地来到了兰书寒的房门口,即使里头已经一片漆黑,但她就是确定,他尚未入睡。

    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她等了一会儿,听到他的脚步声,接着房门打开。

    兰书寒看到她有些意外,也只有她会在这个奇怪的时间来了。

    陆小鱼紧紧凝视着他,数度欲言又止,最后深吸了口气,在勇气尚未完全消失之前,飞快地道:「我今晚,可以留在这里吗?」

    兰书寒心一跳,下腹不由自主的窜起一股火热,他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平静地说道:「你放心,不会再有宵小闯入了,我的人就守在外面……」

    陆小鱼打断他。「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兰书寒确认自己没有会错意,于是他的目光也深邃起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陆小鱼往前朝他伸出了手。

    她都做到这样了,自己再没有反应的话就称不上男人了!于是兰书寒执住了她的手,将她一把拉了进来,在她扑进他怀中的同时顺势关上门,落锁。

    兰书寒低下头,火热的吻覆上她,让未经人事的她几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