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7 作者:风光
    「应该没错。」陆子龙长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们发现了蛛丝马迹,查到这里来,而我这个昔日的幽影二把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然有我的人马,偏偏这些人暂时无法暴露,同时我安排保护蓬莱饭馆的人也快要顶不住了,幸好你出现了,你的护卫不愧是皇朝精英,逼得他们行事只能越来越谨慎,甚至想用绑架小鱼的方式迫我出面。」

    兰书寒闻言,内心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

    他一直觉得除了自己的护卫,还有第二波人在保护陆小鱼,现在想来必是陆子龙的人手,而当初胡一刀撂话要离开,最后却又乖乖回来,受胡一刀指使闹事的人也死于非命,约莫也是陆子龙的手笔。

    「那你想怎么办?只要你一天在,小鱼就随时存在于危险之中。」兰书寒严肃着脸问。

    陆子龙沉默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看向了兰书寒,「你会这么问,想必是有么办法?」

    兰书寒点了点头,石破天惊地道:「我要你死。」

    陆子龙眼中精光一闪,但很快又冷静下来,光是他死无法解决这一切,幽影得不到所谓的武功秘笈是不会罢休的,兰书寒必然有未竟之语。

    果然,兰书寒幽幽地接下去道:「我要你诈死,引走那些觊觎百珍谱的人,至于你逃走期间需要的资源与人手,我会帮你。」

    陆子龙陷入了思索,兰书寒所言的确是最好的办法,可是他仍没有直接答应,反而问道:「你会如此帮我,是为了小鱼?」

    想到那个娇俏的可人儿,兰书寒心头悸动,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要的是你,你若成功逃离,先潜伏起来,我会帮你拿下整个幽影,若是我办到了,你以后便替我做事。」

    这便是以他的性命,还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为代价,换取他的效忠?陆子龙深深地望着他,末了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当初我看出你不是陆樽,却没有立刻将你拿下,就是因为我发现你对小鱼的感情并不一般。」陆子龙径自说着,并不给兰书寒反驳的机会,「你后来拒绝娶小鱼,说真的令我有些惊讶,不过现在知道了你的身分,或许小鱼不嫁给你也是好的。」

    兰书寒静静地望着他,他对陆小鱼的感情只会比陆子龙看到的多,可惜他与她始终无法走在一起,这感情他只能深深埋藏起来。

    即使埋得太深,都有些疼痛了。

    「我答应你。」陆子龙说道。

    兰书寒微微一笑,离开了陆子龙的房间。

    他很清楚自己今晚来必然能有些收获,但他却没想到,也是从今晚起,他与陆小鱼的感情不再那么纯粹,越发的曲折坎坷了……

    从那天起,陆子龙的病情逐渐加重,到最后连药喝不下了。

    陆小鱼很担心,她让蓬莱饭馆暂停营业,镇日守在陆子龙床边,只偶尔在兰书寒的要求下出房用点东西,让自己不倒下去。

    然而十日后,陆子龙依旧撒手人寰,在陆小鱼与兰书寒的陪伴下阖眼而逝。

    陆小鱼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哭得呼天抢地,只是很平静地替陆子龙办后事,替他穿戴好寿衣,替他烧纸钱诵经,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但其实她整个人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凭本能动作。

    一大早起来,她就先去替陆子龙的灵堂更换鲜花,替他诵念一段经文,然后她就呆坐在那里,脑子里不断怀想父女俩相处的片段,天黑了,她现替陆子龙诵念一段经文,回到房里,继续下一个无眠的夜。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天,兰书寒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却是无能为力为她做什么。

    见到她硬撑岀来的坚强,让他几乎要放弃所有原则,告诉她陆子龙只是诈死,只希望抹去她的悲伤。

    可是他不能,他只能见她如行尸走肉的度过一日又一日,他叫她吃她就吃,可是显然食不工咽;他叫她睡她就睡,可是她日渐加深的黑眼圈告诉他,她从来就没有睡好。

    原就纤细的她短短几日已经瘦了一圈,白衣素缟的模样更添了楚楚可怜的感觉,让兰书寒连拥她入怀都怕伤了她。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会好的,爹生前最担心我,怕我承受不住他的逝去,我当然不能让他失望。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这一晚,兰书寒同样端着晚膳来劝小鱼进食,她乖巧却茫然地吃了两口,突然抬起头朝兰书寒一笑,那笑中的凄楚几乎要撕裂兰书寒的心。

    兰书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靠过去将她拥入怀中。「你可以哭的。」

    「可是……」小鱼仍然维持着笑容,声音却已开始哽咽,「可是爹不喜欢看到我哭。」

    这句话像是冲破了陆小鱼很努力很努力架起来的围墙,让她的眼泪瞬间溃堤,再也忍不住趴在兰书寒的胸前,号啕大哭。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泄痛苦与悲伤,可她抓着兰书寒衣襟的那双小手却是那么苍白无力。

    兰书寒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真实的感情,他在一个充满虚伪的地方成长,那里的喜怒哀乐都是假的,他直到此时,才真真实实的看到了什么叫像最沉痛的悲伤。

    他的痛并不亚于她,他因她的痛,而痛。

    「爹是在河边捡到了还在襁褓中的我,替我取名小鱼,除了看见河里的鱼之外,也希望我这一生如鱼儿般自由,无忧无虑。」陆小鱼突然幽幽地倾诉起来,一言一语都带着浓浓的思念与缅怀。

    「他教我读书识字,教我厨艺,让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生活,却不要求我一定要像那些大家闺秀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很感谢爹,虽然他给我的不是大富大贵的生活,却更有意义,只可惜臭杯子不在,他要是知道爹逝去了,只怕他的反应会比我更大。」小鱼意有所指地道。

    兰书寒静静地望着她。「我会让他知道的。」

    「可是再怎么样,从京师赶回来也要近一个月吧?」陆小鱼摇着头,满心惆怅,「爹生前虽然气陆樽淘气,依然对他疼爱有加,如果爹知道陆樽没能来送他最后一程,应该也会觉得遗憾。」

    「不会的,」兰书寒像是鬼使神差地道:「我会代替他,毕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

    陆小鱼瞪大了眼,一时间忘了哭泣「你……」

    她可是知道兰书寒身分不一般,这样的他竟愿意替陆子龙披麻戴孝?

    兰书寒其实也被自己说的话震慑了,但很快地便想开了,「我无法跪拜他的灵位……这以后你会明白,但以陆樽的名义送他一程,还是办得到的。」

    陆小鱼闻言,终于破涕为笑,即使那笑容仍掩不去她的痛苦。「谢谢你,这样已经很够了。」

    「我不是为了他,」兰书寒深深地凝视着她,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我是为了你。」

    陆小鱼一颗心狂跳,这已经是他说出来最接近告白的一句话了。

    两人的暧昧原就不是他的一厢情愿,那种强烈的吸引力谁都无法视而不见,当他主动戳破一个洞之后,整张窗纸就势不可挡的被摧毁了。

    陆子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凑上前,在他的唇畔印上一吻,如同秋夜一般沁凉如水,牵引着兰书寒的心。

    接着,陆子鱼飘然而去,兰书寒只能抚着自己的唇,久久无语。

    第五章  陆子龙诈死引追兵(2)

    过了几日,蓬莱饭馆大门大开,不是为了营业,而是陆子龙要出殡了。

    兰书寒果然履行了他的承诺,以陆樽的名义送了陆子龙最后一程,即使他没有行跪拜之礼,但以他真实的身分而言,这份情不能说不重。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