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6 作者:风光
    陆小鱼的眼神扬起了一股兴味。「你不会在跟踪我吧?」

    兰书寒没有否认,只是淡然地道:「我是担心你的安危。陆子龙……咳咳,你义父还叫了潘胖子一起跟着,不是吗?」

    陆小鱼看向了潘胖子。

    潘胖子嘿嘿一笑。「陆伯父只叫了我,可没叫他。」一句话拆了兰书寒的台。

    陆小鱼发觉抱着她的男人浑身僵硬,不由吃吃地笑了起来,一旁还在进行殊死博斗,她居然还有心情笑,也算是奇观了。

    此时,姜问天才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望着彼此相拥的两人,清咳了两声。

    「咳,感恩兄台相助,请问你是?」

    「我是……」兰书寒放开陆小鱼,硬生生把自己的名字吞了回去,有些别扭地说道:「我是陆樽。」

    姜问天眼睛一亮,「原来阁下就是蓬莱饭馆的少东家……那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什么意思?」兰书寒陡然警戒起来。

    「哼哼,原本我只想抓陆子龙的女儿,想不到连他的儿子也自己送上门来。」姜问天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欲对兰书寒出手。

    然而,他到死都想不到,对于这种如其来的攻击,陆小鱼与兰书寒已经十分有经验了。

    「铿」的声,姜问天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站都站不稳,而在他模糊的视野中,只看到陆小鱼手上拿着一支锅铲,而兰书寒手中是一支汤勺,两人都目露凶光地看着他。

    「你们……」姜问天不敢相信自己竟被两支厨具给袭击了,才想站正,又是「砰」的一声,害得他整个人昏死过去,软倒在地。

    而陆小鱼与兰书寒则是目瞪口呆,看着拿了一口锅子当凶器的潘胖子。

    「你……死胖子,你怎么会拿着锅子?」陆小鱼傻眼地问。

    「你们能拿锅铲和汤勺,怎么胖爷就不能拿锅子了?」潘胖子洋洋得意地将锅子转了两圈,「你们两个干不掉的,还不是被胖爷的锅子干掉了?」

    「我怎么没发现你带锅子?你藏在什么地方?」兰书寒纳闷地问。

    潘胜子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嘿嘿笑了一声,并不说穿,反倒质疑起他们两个人。「那你们怎么不说锅铲和汤勺是藏在哪里?」

    陆小鱼与兰书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这是家族机密!」

    「哼,还家族呢!八字根本都还没一撇!」潘胖子嗤之以鼻,指着地上的姜问天,「小鱼妹妹,这个人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绑了回去问话。」陆小鱼气呼呼地补了姜问天一脚。

    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太有魅力,迷得这个男人神魂颠倒,想不到都是装的。

    而兰书寒却是沉吟不语,正色地看向陆小鱼。「小鱼,如果你相信我,将这个人交给我。」

    陆小鱼想都没想就回道:「好啊!」

    兰书寒笑了,她对他的信任令他感到窝心,之前她差点被其他男人拐走的气闷顿时消去了大半。

    毕竟,她最相信的还是他。

    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却让兰书寒差点没被地上的姜问天绊倒。

    「你要帮我问出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是谁,我才不相信他真是什么异姓王之子,本姑娘一定会带人杀上门去,自己好好报仇。」

    第五章  陆子龙诈死引追兵(1)

    晚上喂完药给陆子龙后,陆小鱼便歇息去了,但兰书寒又折回去,敲响了陆子龙的房门。

    「进来。」陆子龙低沉地说道。

    陆子龙看见他,彷佛一点也不惊讶似的,只是淡淡地问:「小鱼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你知道?」兰书寒有些讶,但想想似乎又在意料之中。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叫了潘胖子跟着不是。」陆子龙深深地凝视他,「倒是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人马,小鱼就会落入歹人的手中了。」

    「你知道我不是陆樽?」兰书寒声音微冷。

    「你不也知道,我不单纯只是个乡下的饭馆老板?」陆子龙微微一笑,十分坦然地道,「当你踏进我房中时,我就已经知道你不是陆樽。我自己养的孩子,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虽然你跟他真的很像……当初我捡到他时,身旁恰好有个酒杯,所以替他取名陆樽,也是希望他性格能如同樽一般脚踏实地,想不到养出了个聪明跳脱、自由不羁的孩子,你倒是比他沉稳多了。」

    陆樽会取名为樽,是因为当时陆子龙身旁好有个酒杯?那陆小鱼……兰书寒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陆子龙像是读懂了他的心,居然点了点头,说道:「你想得没错,小鱼是在河边捡到的,叫小鱼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不是让我看到螃蟹或是虾子什么的……」

    兰书寒无语,这个陆子龙也太随兴了,幸好他没有在什么牛棚马厩捡到第三个孩子,否则那个叫陆马屎或陆牛粪的孩子长大后大概会恨他。

    两个伪父子对视了半晌,终于,兰书寒先开口问了,「你是谁?为什么要装病?」

    陆子龙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反问道:「我不确定你的身分,顶不顶得住让我说出自己的来处。」

    兰书寒吟了一下,方道:「我的朝服上有五龙。」

    朝服上绣着五条龙,仅次于皇帝的九条,必是当今太子!

    陆子龙眼中精光暴射。「既是如此尊贵的身分,为什么跑到我们蓬莱镇这个乡下地方来?」

    「因为陆樽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借他的外表有大用,剩下的你就不必知道了。」兰书寒沉声道。

    陆子龙没有考虑太久,甚至没有多问陆樽的安危,在他看来,以陆樽的个性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所以他也不担心。

    他娓娓道出了自己的身分,只是随着他的话声,气氛也渐渐变得凝重——

    「你听过『幽影』吗?」陆子龙问道。

    兰书寒皱起了眉。「那是金鹰王国中最神秘的情报杀手组织,势力之庞大,连皇室都无法掌握。」

    「没错。我以前便是幽影的第二把手,权力在我之上的只有一个人,也就是幽影的影王。」陆子龙边说边仔细观察兰书寒的神情,发现其并未因他的身分而稍有色变,不由赞许地微微点头,「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得到了一本秘笈,名叫『百珍谱』,原以为是什么练了可以独霸天下的武功秘笈,但当我细读后,才发现那根本只是一本菜谱,虽然那本菜谱中记录着许多早已失传的名菜,也教导了很多烹饪下厨的技巧,但对一个武者来说,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说到这里,陆子龙自己都忍不住讽刺地笑了。「如果是一般人拿了这本百珍谱,要成为一个远近驰名的大厨那是唾手可得,若是想练成武林高手则是妄想,可惜的是影主并不这么觉得,他认为百珍谱必然有什么蹊跷,因此逼我交出来。」

    「当我交出百珍谱,影主发现只是一本菜谱时,我得到的只是刑罚与威胁。」陆子龙慢慢的脱下了衣服,他的上半身可说是体无完肤,各式各样的伤痕遍布,怵目惊心,「他不相信那就是百珍谱,逼我交出真正的武功秘笈,问题是根本就没有他们要的东西,于是为了活下去,我带着百珍谱逃了,易名为陆子龙,收留了两个孩儿,就用那百珍谱的一招半式,在蓬莱镇开起了饭馆。」

    末了,陆子龙苦笑起来,「没想到我还是小觑了百珍谱,蓬莱饭馆竟因此火红了起来,我只能装病不出门,让小鱼和陆樽出面经营,否则我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幽影的人马上会找上门来。」

    兰书寒明白了,但他的心情也越来越不安,所以想要绑架小鱼的,就是幽影那帮人?」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