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4 作者:风光
    由于求亲者众,故而陆小鱼只留了他们的画像以及身家介绍,至于诸多礼品则是全部退回,可千万别让人觉得他们陆家贪财。

    饭馆后堂内,诸多画轴堆栈在那里,因为实在太多,陆小鱼的房间根本放不下,只能拿到这里来。

    她津津有味地看着每个前来求亲的人的介绍,一旁兰书寒脸色沉凝,不发一语,而那些伙计们也不乏来凑热闹的,连潘胖子都蹭了个位子,一边瞪着桌上的好菜流口水,一边看好戏。

    他只消瞥一眼兰书寒,就知道这家伙心里明明在意得要死,不由在心中暗骂一声活该。

    听说这舒寒拒绝娶陆小鱼,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干瞪眼,总不能他自己不娶人家,还不允许她嫁给别人?

    「嗯?这个不错。」陆小鱼笑吟吟地举起了一张画像,画里的男人蓄着短须,看上去很是精明,「是盛元银楼的少爷啊,这家伙什么没有,就是有钱,嫁给他应该不错吧?」

    听到钱,屋里的伙计们眼睛都亮了,频频点头附和。

    潘胖子也笑嘻嘻地道:「有了钱什么没有?就是这猪脚每日一锅,吃也吃死你。」

    「小鱼天天吃猪脚做什么?吃成胖子你这身材,还嫁得同去吗?」兰书寒冷冷地插口,指着画像上的男人,「这盛元银楼虽大,但背后真正的金主却是莒王。莒王只是皇室旁支,不被看重,开这银楼也是为了养家糊口,若是期待嫁给这小胡子有挥霍不尽的金钱,那是妄想,一切都还得看莒王的脸色。」

    他若有所思地望着陆小鱼,一边把一盆猪脚推到潘腰子面前,堵住他的嘴,一边道:「所以如果想要找夫婿,最好还是找能够自己控制金钱的好。」

    潘胖子一听,连忙附和,双手各拿起了一只猪脚。「对对对,自己能管钱、生钱的最好了。」

    连盛元银楼背后的金主是谁他都知道?陆小鱼白了兰书寒一眼,撇嘴放下了盛元银楼少爷的画像,挑挑拣拣一番后,又拿起了另一幅,画像上是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气质温文儒雅。

    「这个也不错!县太爷的儿子呢,才二十就已经是秀才了……」

    说话的同时,她拿走了潘胖子眼前的猪脚,在潘胖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时候,把另一盆卤得油亮的牛肉推到他眼前,使了个眼色。

    「不错不错……县太爷的儿子表表人才又学富五车,肯定不会觊觎小鱼的蓬莱饭馆。」潘胖子见到美食马上见转舵,天知道他口中的不错,说的是眼前的卤牛肉还是那名秀才。

    然而,兰书寒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又开口了,「县太爷的儿子又如何?都二十岁了还只是个秀才,未来进仕之路只怕渺茫,泯然于众人之中。若是要找个读书人当夫婿,最好找已经有官职在身的,当然这官职是越高越好,否则不如不嫁。」

    兰书寒替陆小鱼下了结论,也不想想自己的要求有多么不合理。

    与此同时,他搬开了卤牛肉,在潘胖子不舍的目光之中,将一盘烤得香喷喷的鸡推了过去。

    烤鸡啊!潘胖子迅雷不及掩耳地拔下了鸡腿,咬了一口,才用那油腻腻的嘴巴说道:「对啊对啊,官位当然是越高越好,县太爷的儿子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平民,要嫁就要找个高官嫁!」

    陆小鱼怒瞪着潘胖子,最后还是把县太爷儿子的画像放下,又是一番精挑细选后,她又拿起了一幅,上面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壮汉,画像上的他甚至还是骑在马上。

    「这个总可以了吧?样貌威武,又是归林军的副将,武功一定不错,可以保护我。」她边说边不悦地将潘胖子的鸡腿抢走,换上了清蒸螃蟹。

    海鲜在北方可是稀罕货,潘胖子馋得眼睛都弯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连忙不怕烫地抓来一只,剥成一半,吸起里的蟹黄。

    「螃蟹啊……不是,武将啊?听起来好像不错。」

    兰书寒还是播头,「小鱼,这个人已经四十岁了。而且所谓的归林军,就是把那些归顺的山匪强盗编成一军,此人能做到副将,代表他以前可能是寨主之类的。你确定你要选一个年纪能做你爹的土匪头子当丈夫?」

    陆小鱼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她怎么会知道这人背后还有这段故事啊?

    是说兰书寒究竟是什么背景,怎么连归林军都熟?

    她忍不住瞪向潘胖子,见他嗑螃蟹嗑得欢,气得抢走潘胖子桌上的螃蟹。「死胖子!你答应过吃了我的东西,要替我说话的!」

    潘胖子一听,差点没噎到,只能脸色僵硬地打着哈哈。「这个……那个……」

    「胖子,你也答应过吃了我的东西,要站在我这边的。」兰书寒同样淡淡地道,语气中有着威胁。

    这下潘胖子糗了,原来他收了两边的好处只是为了饱餐一顿,才会像株墙头草一般两边倒,他嘿嘿干笑两声,眼捷手快地左手抓了只螃蟹,右手抢了只鸡腿,立刻逃之夭夭,毫无气节可言。

    第四章  为全心愿办招亲(2)

    而陆小鱼与兰书寒发现自己居然和对方一样,找来一点屁用都没有的潘胖子助阵,一时之间都尴尬了起来,最后低哼一声,各自别开头。

    陆小鱼不由在内心腹诽,这臭舒寒又不打算娶她,现在来干涉她的婚事做什么?

    兰书寒却是一口气憋在心中,有苦说不出。他何曾希望她嫁别人了?他不能娶她是有苦衷的,要他眼睁睁看着她急就章随便找个人嫁了,他绝对做不到,至少那个人要符合他的要求。」

    可是兰书寒却没发现,他为陆小鱼的夫婿设的条件,简直是以自己作为模板:要有钱、年轻、官位高、有才能,还不能是个兵匪。

    如此即使金鹰王国之大,又有多少年轻男子的条件能胜过兰书寒这个太子?

    这时赌气般翻看画轴的陆小鱼突然间眼睛一亮,翻出了一张画,像是胜利般地望向兰书寒。

    「姜问天,异姓王之子,今年二十有二,自己开了数家商行,绝对是个有钱人,也能掌控自己的金钱。他们家的王位是世袭罔替的,未来姜问天也会是王爷,比起官位,这爵位更实在,更不用说他自小聪慧,读书一目十行,除此之外武术也没落下,传闻射箭可以百步穿杨,挥刀可以力破坚石,怎么样?这个人你没话说了吧?」她越说嘴角翘得越高。

    兰书寒俊脸抽动了下,本来还想鸡蛋里挑骨头,却发现就眼前的条件,自己竟是找不到这姜问天的缺点。

    「这个人……」兰书寒做着最后的挣扎,「只怕配不上你。」

    「这位公子,我是个平民,人家还是王爷之子,是谁配不上谁啊?」陆小鱼杏眼圆睁地瞪着他。

    兰书寒多么想大叫,他是堂堂太子,那姜问天遇到他都要退避三舍,可是这话不能说,因此他只能把这个气闷在心里。

    「为免夜长梦多,我明日便请媒婆约他出来一叙。」陆小鱼下定决心了。

    「需要这么急吗?」兰书寒皱起眉。

    陆小鱼接下来的一句话便让他毫无招架之力。

    兰书寒无语,明明彼此有意,却闹成现在这种局面,还不是他自找的?

    媒婆传话给姜问天,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他诚心邀请陆小鱼前往蓬莱镇的后山一游,观览这北国小镇秋日的苍茫风光。

    蓬莱饭馆因此关门歇业一天,足见陆小鱼对此事的重视。

    她刻意装扮了之后,在兰书寒及潘胖子惊艳的目光之下,施施然走出了大门,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