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3 作者:风光
    原来,那份喜欢,早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爱!

    「跟我走。」兰书寒依依不舍放开了她,转而握住了她的柔荑。

    「好。」陆小鱼小心翼翼地跟在了他身后,快步朝外逃,「你怎么知道我被人抓到这里来?」

    「有人看到了。」兰书寒避重就轻地道。

    「那些人是你找来帮我们的吗?」陆小鱼又问。

    兰书寒这次却是没有回答,不然再说下去,他的身分迟早会被问出来,他身分被揭穿的那日,只怕两人的缘分也就走到了尽头。

    他现在只想好好爱她,不想去触碰任何可能造成彼此分离的禁忌。

    见他没有回答,陆小鱼也没有再问,他不说,必然是有他的苦衷,他愿意来救她已经很好了,她还能强求什么?

    两人心照不宣地不再交谈,但彼此牵着的手又更紧了一些。

    趁着那群歹徒被人缠住,兰书寒带着陆小鱼要逃,偏偏前方赫然发现一名歹徒持刀朝着他们走来。

    「想逃?没这么容易!」这名歹徒恶狠狠地瞪着兰书寒,看都没看陆小鱼一眼,大概是觉得她不过是一名弱女子罢了,不足为惧。

    下一瞬,「铿」的一声,那名歹徒只觉头部一阵剧痛,都还来不及把刀举起,自己的左额已经流下了浓稠液体,他本能的摸了摸头,拿到鼻前一嗅,是血。

    这一击激起了他的凶性,他猛地转头,便看到陆小鱼吓得脸色苍白,手上拿着一支锅铲,俨然便是暗算他的武器。

    「臭女人,居然敢暗算老子,真以为老子不敢杀你吗?!」歹徒暴怒,刀锋转向了陆小鱼,就要劈下去。

    「铿」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这次歹徒可没有那么好受了,他当下觉得满天星星乱转,头昏眼花之时,只看到兰书寒手上居然拿着一支汤勺,而且还是特大号的那一种。

    「你……你们……」

    歹徒极力想保持清醒,可陆小鱼与兰书寒才不给他机会,两人一铲一勺如下雨般痛击着他的头,直到歹徒终于失去意识倒下。

    陆小鱼与兰书寒喘着气,却也松了一口气,两人相视了下,同时笑了出来。

    两人在月光下,手牵着手逃离了这个地方,至于之后的事情,陆小鱼知道自己不用问,有人会收拾的。

    「你太鲁莽了,怎么会拿锅铲对付他?」

    「难烦要我看着他劈死你吗?你又怎么会带着一支汤勺?」

    「你能带锅铲我就不能带汤勺?来救人总要有些武器……」

    「那你就不会带菜刀吗?你这傻子……」

    陆小鱼消失了一个晚上,自然没有去替陆子龙送药,兰书寒先吩咐让另一个伙计去送。

    而在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之后,当然更不可能告诉陆子龙她被掳走的事,只能和兰书寒串供,用一个她到外地买食材的理由,随便搪塞过去。

    陆子龙没有追问,但在陆小鱼拿药给他的时候,他眼尖地看到了她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绑痕,顿时眼神一暗,只是很快地又恢复了正常。

    他将空碗递给陆小鱼后,发现她与兰书寒频频交换着眼色,两人不仅站的距离比以前近,连说话的神情都比以前亲密,甚至不避讳一些肢体的触碰……

    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陆子龙顿时心里有数。

    「陆樽,小鱼,你们听爹说,」他突然一阵语重心长。「爹这身体撑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爹,你会长命百岁的!」陆小鱼连忙说道。

    「长命百岁那不成了妖怪吗?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中必经的过程,小鱼你必须看开。」陆子龙微微一笑,「不过爹今天要说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陆小鱼呆问。

    「爹最牵挂的就是你和陆樽了,陆樽我还不怕,他性格洒脱,脑筋灵活,就算把他丢到沙漠里他都能生存。可是小鱼你不一样,你够坚强独立,但那是因为你心中有寄托,万一哪天爹突然走了,你的寄托没了,那么你的坚强独立就会跟着垮了。」

    陆小鱼沉默不不语,爹果然非常的了解她。

    「所以我想问……」陆子龙突然看向兰书寒,「在我死后,你愿意替我照顾小鱼吗?」

    「那当然。」兰书寒回答得毫不犹豫,也让陆小鱼的心失序了一拍?

    「我的意思是,你愿意娶小鱼为妻吗?」陆子龙深深地望着他,「反正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又相处了这么久,应当感情不错。」

    这回,兰书寒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陷入了沉默。

    他注意到陆子龙在提出这个要求时,并没有说出陆樽的名字,所以他针对的是他兰书寒,而不是陆樽,那个小鱼名义上的兄长。

    陆子龙是不是已经看出什么了?

    也是,陆小鱼都能在几个照面之间就察觉他不是陆樽,陆子龙这般心思缜密的人不可能没有任何发现。

    他能娶陆小鱼吗?如果今天他不是太子,没有背负着皇室的责任,那么他的回答或许会极为干脆,可是显然现实不允许他答应。

    他来到这蓬莱镇,有比和女人风花雪月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也不能昧着良心用陆樽的名义娶了陆小鱼,之后拍拍屁股回宫,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兰书寒吸了口气,有些歉意地望着陆小鱼,「没有办法娶她。」

    其实陆小鱼已经预期会是这个答案了,她极力想让心情平静,但是这句话掀起的心绪波涛仍是让她有些难承受,眼眶都有些红了,她只能用尽全力不让眼泪流下,不让自己在他和陆子龙面前出糗。

    如果是陆樽,她陆小鱼压根不会有受伤的感觉,因为她视他为长兄,他们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

    可他是舒寒,是真真正正得到她的心的男人,被他拒绝她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酸,一股股的痛。

    「爹啊!你不要乱点鸳鸯谱好不好?我才看不上陆樽,你要他娶我,我还不愿嫁呢!」陆小鱼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用力,笑到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再顺手擦去。

    这滴泪真真切切地刺了兰书寒一下,他忍不住心疼地想,她的心究竟被他的拒绝伤成什么样子了。

    陆子龙看着两个孩子的互动,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嘴上却也只能说道:「小鱼,爹也是希望能有个好归宿。」

    「爹,你难道觉得我会嫁不出去吗?」陆小鱼像是挑衅般斜睨了兰书寒一眼,「又不是一定要他娶,外头多的是想娶我的男人呢!」

    此话一出,兰书寒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好,爹不勉强你,如果你真有了喜欢的人的话,就带来让我看看吧。」在说这话的时候,陆子龙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岁。

    陆小鱼见状不禁难过起来,她有种不详的预感,恐怕她的义父真的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她了。

    于是,陆小鱼做下了决定。「爹你放心吧,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尽快替你达成的!」

    她的意愿、她的爱情都先抛到一边去,爹的心愿才是最重要的。

    兰书寒不敢枏信,陆小鱼为了达成陆子龙的心愿,选择的方式居然是招亲!

    不多时,蓬莱饭馆女掌柜陆小鱼择婿的消息以蓬莱镇为中心传了岀去,不仅仅是周围城镇,连距离几百里的大城都得知了这消息。

    陆小鱼样貌清丽、气质出众,兼之能力不凡、手腕高超,许多对她有兴趣的青年才俊皆遣媒婆前来说媒,其中不乏名门世族子弟,足见陆小鱼有多抢手。

    只要娶了她,等于附带了蓬莱饭馆当嫁妆,要不是陆小鱼为了照顾陆子龙的病,没有心思顾店,依蓬莱饭馆火热的势头,开到京城都有可能,说是金鸡母也不为过。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