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2 作者:风光
    这下换陆小鱼一脸兴味了。「怎么?你担心我?」

    「这只是防患于未然。」兰书寒当然不会在口头上落了下风,即使他真的担心她。

    陆小鱼做了个鬼脸。「喂,你知不知道本姑娘的梦想是将蓬莱饭馆开在京城的大河畔?而且我还要成为金鹰王国厨艺界的第一人,证明我的厨艺胜过御厨。既然如此,我哪可能不出去呢?闭门造车可不是本姑娘的风格。」

    听到她的愿望,兰书寒啼笑皆非。「就凭你?你这模样进后宫当嫔妃勉强可以,要当御厨嘛……」

    他刻意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光论外貌她绝对够格入宫,只要别时不时就拿把锅铲出来打人,让人以为她要弑君就好。

    不消说,当他半是调侃地这么对她说时,他的心还真有些悸动。

    想不到陆小鱼却是自嘲地一笑,「怎么可能?我这种脾气进后宫,不是揍皇上就是揍其他嫔妃,迟早是被赐死的分。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或有权有势人家出身,那些什么皇子王爷根本不会看上我。」

    「那可不一定。」兰书寒脱口而出,等他察觉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时,连他自己都惊了,接下来的话竟说不出来。

    陆小鱼却很有自知之明,说得十分坦然,「唉呀,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我很明白,就算真的有好了,皇家也容不下我这种对他们的权力毫无帮助的女人?总之我是不会自找麻烦的,还是当我的厨艺第一人就好。」

    兰书寒沉默了,她说的一点也没错,即使他再怎么喜欢她,没有背景的她注定不会被皇家接受,就算他豁岀去硬娶了她,那也只是害了她,让她在权力的斗争之中枯蒌,在皇宫里凋谢。

    而那绝对不会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知怎么,兰书寒突然觉得有些惆怅,第一次不满意起自己太子这个身分,可是他却无可奈何。

    他所背负的是许多人的期待及希望,不是他想不干就能不干的。

    这一段谈话原该是交心的,但在阴错阳差之下,却反而在已经极为靠近的两个人之间划下了一条深深的鸿沟,谁也跨不过去。

    兰书寒定定地望着陆小鱼,一向心志坚定的他突然迷惘了起来,他究竟要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呢?

    第四章  为全心愿办招亲(1)

    陆小鱼并没有听从兰书寒的建议,隔日依然如往常一般,去和菜贩和肉贩结清一个月食材的帐款。

    对她来说,蓬莱饭馆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这些商贩稳定且质量俱佳的供应食材,所以她一向与他们保持着良好关系,从来没有拖欠过帐款,商贩也乐得继续与她合作。

    当她准备进入肉铺时,眼前忽然出现几道影子,她抬起头,对方冰冷的神色摆明了来意不善,她猛地想起兰书寒对她的警告,连忙转身想走,却已经来不及了。

    后脑杓传来一阵剧痛,陆小鱼只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位在一处破屋子里,天色已经暗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也不知现在什么时辰了。

    「醒了?」一名男子居高临下地站到陆小鱼身前,还拎着一盏油灯。

    「你们是谁?抓我究竟想做什么?」受到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陆小鱼眯了眯眼,好半晌才看清四周情况。

    这破屋子里一共有四个身着劲装的男人,个个横眉竖目,神情阴沉冰冷,想必不是什么好人。

    「我们只是要拿你去换一样东西。」那名提着油灯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着:「你只要乖乖的,不要试图逃跑,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陆小鱼嗤之以鼻,「本姑娘要是信你才有鬼!等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们还不是会把我一刀宰掉,我说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又不是什么有钱有势人家的闺女,抓我根本换不到什么东西。」

    她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是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有什么好令人图谋的,居然能用她的命去换?

    「哼,有没有抓错人我们心里有数,你最好在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闭上嘴,否则你连死都不会太快活。」那名黑衣人邪恶地瞥了她清秀的脸蛋一眼,「毕竟你这张脸长得还算是标致……」

    「无耻!」竟然用她的清白来威胁她,这下陆小鱼即使不甘也只能闭嘴。

    抬起头,经由屋顶的破洞,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半圆的月亮,不知为何,陆小鱼突然兴起一种孤寂的感觉,直接压过了害怕。

    她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义父又卧病在床,义兄不知所踪,想了想,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来历不明的兰书寒。

    但是就算他知道自己出事了,又要到哪里救她?毕竟连她都不晓得自已在哪里,更不用说眼前的凶徒看起来似乎很不简单,兰书寒他有办法找到厉害的人一起过来吗?

    她突然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她还有太多事没有完成——她没来得及在京城的大河畔开一家蓬莱饭馆,没来得及证明自己胜过御厨,是厨艺第一人,甚至……甚至她都还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

    要是她能逃出生天,她一定不再逃避,她就是喜欢兰书寒又如何,就算知道不会有结果,她也要和他好好爱一场,总比现在这样后悔来得好。

    也不知道过了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原本在头顶上的月光偏斜了,陆小鱼再没有办法从屋顶那个洞看到月亮,屋里也变得阴暗,油灯的火花更增添了可怖的气息,连夜风吹来都有种刺进背脊的冰凉感受。

    她,会死在这样的黑暗与孤寂里吗?

    就在她心生绝望的时候,破屋里突然灌进了一道强风,油灯瞬间熄灭,那几名看守她的男子也警戒起来,持刀走向了窗口与门口。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窗户「砰」的一声爆开来,有人从外头强袭而入,窗口那名男子瞬间倒下,其他人一拥而上,与从窗口闯进来的人战成了一团。

    陆小鱼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来救她的,但她很清楚这绝对是自己逃跑的大好时机。

    由于她手脚被绑住,于是她扭着身子往门口的方向移动,她辛苦的让自己一步步靠近门口,动作却又不敢太大,以免被其他人发现,光是这短短的距离,她已经觉得汗水浸湿了整件衣服。

    然而下一瞬,她根本还搞不清楚状况,一只手忽然由门外伸了进来,将她一把拖出去。

    「啊!」陆小鱼忍不住大叫,但才发出了一个音,嘴就立刻被人捂住。

    「是我。」兰书寒边一捂着她的嘴,一边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要她正视自己。

    陆小鱼一见是他,泪水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口中咿咿唔唔地不知想表达什么,

    「别说话,我马上帮你解开绳索。」兰书寒由怀中取出一把匕首,将她手脚上的绳索割断。

    陆小鱼好不容易重获自由,但她第一时间却不是快快逃跑,而是转身紧紧抱住了兰书寒,无声落着泪。

    她好怕,所以看到他出现,她的感动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这一刻,她承认自己爱上他了。

    兰书寒被她这么一抱,有着瞬间的怔愣,但立刻就回过神来,同样用力地抱了回去,她怕,他又何尝不怕?当他接到护卫的消息,说陆小鱼被人掳走时,他的心跳几乎为之停止。

    他多么害怕就此失去了她,她的娇俏,她的顽皮,她的坚强,她的努力……所有关于她的一切狠狠席卷了他的生命,若是她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兰书寒知道自己肯定会受不了。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