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1 作者:风光
    知道他是飞奔去厨房看陆小鱼有没有剩下的食物还摆在里头,兰书寒和陆小鱼也没说什么,大大方方享受着美味的面条及多汁的肉块,只是在吃到一半时,陆小鱼突然嘟着嘴说道——

    「这次死胖子真的是胡说八道!」

    「你希望他不是吗?」兰书寒定睛望着她。

    陆小鱼一口面差点没喷出来,提防地回望着他。

    「呵呵,当然,这次胖子是胡说八道的。」兰书寒淡然回道,喝下了最后一口汤后,潇洒离去。

    只留下陆小鱼,不甘愿地瞪着眼前的大碗,恼羞地想着再也不煮东西给他吃了!

    第三章  隐在暗处的势力(2)

    万籁俱寂,几道黑影在月光下忽隐忽现,最后没入了蓬莱饭馆的后院。

    兰书寒起身了,可是他没有点亮灯烛,只是默默地待在黑暗之中,而他跟前,跪着两道全身黑衣的影子。

    「那三个闹事的人呢?」兰书寒低声开口,语气不怒自威。

    「启禀殿下,属下追踪那三人到镇外,他们却突然消失了。」其中一名黑衣人说道:「属下在镇外林中寻找数个时辰,最后在一隐密的树丛中发现了三人的尸体,而且均被削去一耳。」

    「竟死了?还被削去一耳?」兰书寒皱起眉,转而看向另一个黑衣人,「胡一刀呢?」

    第二名黑衣人随即回禀道:「那胡一刀整天都在家中,一整天只有一名访客,是个老农推着一车的菜送进了他家。」

    听起来似乎没有问题,但兰书寒却是立刻发现了疑点,「胡一刀并没有进饭馆掌厨,没有必要买那么多菜,那名老农的出现很是蹊跷。」

    他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问追踪那三名闹事者的黑衣人,「你发现三人尸体时,是什么时候?」

    「申时一刻。」他肯定地道。

    「那你看到那老农拜访胡一刀时,又是什么时候?」兰书寒转向另一人问。

    那人目光微凝,明白了兰书寒想问什么,「申时末接近酉时。」

    「如此一来,胡一刀今日就乖乖回到蓬莱饭馆的原因已经很明显了。」兰书寒沉吟一下,「陆子龙昨日说胡一刀会回来,今天胡一刀就真的回来了,要说这件事与陆子龙无关,本宫是不会相信的。」

    他面色一肃,索性下了命令给两名护卫。「你们给我盯着陆子龙,顺便查查他的背景,本宫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属下遵命。」两名护卫得令后,却仍跪在原地,没有离去的意思。

    兰书寒挑了挑眉。「还有什么事吗?」

    「殿下,最近属下发现,有一股势力似乎在盯着蓬莱饭馆。」其中一名黑衣人迟疑地道,他们一直都有人暗中保护着兰书寒,故而对四周围的变化十分敏感。

    「知道是谁吗?原因是什么?」

    「属下曾经试图追踪,但对方行踪飘忽,总是能够很轻易地摆脱我们,看来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尚不知道他们窥探蓬莱饭馆的意图。」

    兰书寒思忖了下,又回:「他们来的时间为何?」

    「任何时间都有。」

    这样的答案反而让兰书寒的心提了起来,「蓬莱饭馆只供餐,没有客房,既然那些人不分时段窥视,代表他们想找的对象不是客人,而是日夜都在饭馆中的人,就是不知道他们针对的是本宫还是其他人了……」

    两名黑衣人听着,觉得太子不愧有聪慧之名,一点点蛛马迹就能推论出很多,只是太子说的话也让他们冷汗涔涔。

    如果那股势力针对的是蓬莱饭馆其他人便罢,但若针对的是太子,他们到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身分,那就真的非常失职,罪该万死了。

    「给本宫查清楚,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兰书寒朝他们挥挥手。

    黑衣人领命,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兰书寒走出房间,站到了月光之下,凝视着远处那深不见底的黑暗。

    前面有什么危脸,他不知道,不过他现在要保护的,可不是只有他自己。

    兰书寒的视线移到了陆小鱼的房间,眼神不知不觉变得温柔了。

    蓬莱饭馆在胡一刀回来后便恢复如常,一样的忙碌,一样的宾客如云,但坐在柜台的陆小鱼却是有些不一样,时常恍神。

    因为她的注意力全被那个明显与店小二气质不符的男人给吸引住了。

    兰书寒不像陆樽那样惫懒,虽然动作并不熟练,甚至可以说有些生疏,可是他却很谨慎,举手投足透出一股优雅与高贵,好像被他服务的人都是接受他的恩泽似的,令人不得不侧目。

    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做的事也并无二致,但陆樽的痞气只让她想把锅铲射过去,兰书寒却是散发着令她倾倒的风采。

    她不得不说,自己被迷住了。

    陆小鱼知道兰书寒的真实身分应当很不得了,只是她从来不问,因为她怕问了之后,两人之间那点模糊而脆弱的暧昧就会被戳破,陆小鱼隐约觉得那结果不会是她想要的。

    如果他能永远像这样和她在一起该有多好?两个人互相陪伴,微微靠近就会心跳加速、会兴奋,在在都让人沉醉迷恋。

    这的确是一种妄想,可是想想又不会痛,如果真的两人间发生了什么,最后却被迫分离,那才真的叫撕心裂肺,而陆小鱼并不想尝到这种痛。

    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陆小鱼的目光几乎没有一瞬从兰书寒身上离开,原本只是偷偷觑着他,到最后几乎是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看,连客人已经来来去去好几组了她都没有察觉。

    直到兰书寒走到她面前,敲了敲桌子。

    「好看吗?」他好整以暇地问。

    「你想看,我可以另辟密室让你看个够。」兰书寒低下身,用不符他高雅气质的邪恶语气低语,「但是现在……」

    那种近似呢喃的诱惑,令陆小鱼的心狂跳了起来。

    「你可以先替客人结账吗?」兰书寒站起身,立刻就恢复了原本严肃呆板的样子。

    陆小鱼怔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俏脸不禁犹如火烧,她杏眼圆睁地瞪他一眼,这家伙摆岀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但明明就是在欺负她。

    「谁在看你了!」陆小鱼撇过头,很快替人结好了帐。

    「我有说你在看我吗?」兰书寒淡淡地反问。

    「你……」陆小鱼想不到自己居然说不过这个假正经的男人,只能转移话题,「我是在看饭馆里的客人好吗!」

    「客人有什么好看的?」兰书寒打趣地问。

    「你不觉得最近的客人很奇怪吗?」陆小鱼虽然偶尔会被兰书寒夺去注意力,但她也不是完全没有觉饭馆里的改变,「以前都是些军士、商旅来我们这里用膳,但最近似乎多了很多来历不明的江湖人,还都是外地来的,虽然他们没拿刀剑,不过那种气质是骗不了人。」

    「是这样吗……」兰书寒表面上不置可否,心中却为陆小鱼出众的观察力赞叹。

    在下属禀报有人窥视后,兰书寒也发现越来越多来历不明的人出现在饭馆里,虽然那些人极力掩饰,但既然他已经有了戒心,自然不难发现。

    现在又不是什么商贩或行军的旺季,会多出这么多奇怪的人而且有两、三组人几乎天天来报到,绝对事有跷蹊。

    何况兰书寒还察觉那些人偷偷观察的不是自己,反而是几乎与世无争的陆小鱼。

    他想不出陆小鱼到底得罪了谁,又或者这蓬莱饭馆与谁有了恩怨,他只能肯定那些人不是皇室中人,不是冲着他来的。

    「你最近好好待在饭馆里,不要随便出去,知道吗?」兰书寒突然正色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