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9 作者:风光
    陆小鱼毫不掩饰她对陆樽的信任,说道:「我不知道臭杯子会怎么做,但是他用的方法肯定会让那群人更痛,不仅不可能让他们有逃跑的机会,还会把他们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爬到我们蓬莱饭馆磕头谢罪。」

    听到她对陆樽的溢美之词,兰书寒不由心里有些不舒服。「你放心,那些人跑不掉的。」

    他虽然是自己一个人来到蓬莱饭馆,可不代表他在外头没有人马。他堂堂太子爷,要抓三个混混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陆小鱼可不知道这些,她还像是安慰兰书寒似的拍了拍他的肩。「别难过,要像陆樽那么下流无耻很难,你怎么也比不上的。」

    「是吗?我倒不觉得我比他差。」虽然比的是下流无耻,但兰书寒就是不希望自己被陆小鱼看扁了,心中那股酸溜溜的感觉越发强烈。

    「哈哈哈!」想像兰书寒这样严谨的人要变成陆樽那样,陆小鱼笑得更大声了,脸色红扑扑的,很是吸引人,连潘胖子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老实跟你说吧,你扮起陆樽来,真是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所以你还是别烦了,有些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要勉强自己,哈哈哈。」

    她笑得开心,兰书寒可不开心了,那句「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深深刺激了他,他多么想大声呐喊——本宫就是货真价实的太子!

    「哼,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兰书寒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但那难看的脸色可骗不了人。

    这时候,一直静静听着的潘胖子突然一脸狐疑地斜眼看着兰书寒,「喂!舒寒兄弟,你的话怎么听起来酸气四溢?你该不会嫉妒我们臭杯子吧?」

    被一语戳破,兰书寒断然否认。「怎么可能。」

    他回答得太快了,反而显得心虚,潘胖子嘿嘿地笑了起来。「难道你喜欢我们小鱼妹妹?」

    他不说则已,一说出口就好像当众揭开了什么遮羞布似的,兰书寒与陆小鱼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就这么僵了几息。

    「总之,陆樽是陆樽,我是我,我只是暂时假扮他,并不是要成为他。」说完,兰书寒便顺势朝着饭馆大厅走去。

    而一旁的陆小鱼瞪了潘胖子一眼,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支锅铲,狠狠敲了潘胖子一记。「死胖子,下次再乱说话就毒哑你!」

    在陆小鱼也转身往厨房而去之后,潘胖子却是无辜地直摸被打痛的地方,往左看看,再往右看看,最后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说要毒哑我干么敲我头?我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这两个人倒是都没有否认啊……」

    第三章  隐在暗处的势力(1)

    晚膳过后,陆小鱼与兰书寒极有默契的在陆子龙房外碰了头。

    晚上跟陆子龙请安一向是陆小鱼及陆樽的例行公事,只是现在由兰书寒代替罢了,有陆小鱼的掩护,兰书寒也屡次安全过关。

    可是经过了白天潘胖子那么一说,两个人见面时,居然有种微妙的尴尬在彼此间弥漫开来。

    陆小鱼手上端着药,透过药汤散发的氤氲雾气看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觉得两个人的距离又拉远了,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于是陆小鱼先故作酒脱地道:「那个……舒寒,潘胖子这个人说话就是口无遮拦,你就当他胡说八道好了。」

    兰书寒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似乎看出她的不自在,只是笑了一笑,并未说话。

    把话说开了,心里也舒里一点,虽然他的反应让她有那么一丝丝的失望……真的有一丝丝。

    陆小鱼敲了敲陆子龙的门,便推开进去,兰书寒则跟在她身后。

    每每见到这个病弱的老人,兰书寒都有种古怪的感觉,他总觉得老人那双眼似乎能洞察一切,其中必然蕴含着什么秘密。

    「小鱼,陆樽你们来了啊。」陆子龙习惯性地接过药,喝了一口后问道:「对了,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饭馆里是不是闹起来了?」

    这个房间虽然是饭馆后堂最幽静的一处,但还是听得到一点店里的声音。

    陆小鱼连忙抢着说道:「没什么,店里的客人彼此间起了口角,一下子就没事了。」她说着频频向兰书寒使眼色,「臭杯子,你说对吗?」

    「对。」兰书寒自然不会拆她的台,也很明白她淡化白天那场冲突的原因。

    「还有,小鱼啊,我不是叫你不要进厨房吗?你怎么又进去掌厨了?」陆子龙又问道。

    陆小鱼一呆。「爹你怎么知道?」她自认掩饰得很好,来之前甚至沐浴了一遍,怎么会被看穿?

    「晚膳的菜有一道酱烧排骨,那没有一整天的时间是不出来的,如果不是你早就进厨房做菜,哪里能有呢?」陆子龙摇摇头,「胡一刀跑那里去了?」

    「连他不在爹你也知道?」陆小鱼眼睛都快凸出来。

    「他若在,一大早厨房里至少也会带五个人进去帮他的忙,胡一刀就是懒啊,厨艺才会一直不上不下的。」即便是蓬莱饭馆里人人吹捧的大厨,做的菜陆子龙吃起来也不过尔尔,因为他的每日三餐可都是厨艺更精湛的陆小鱼亲自烹调,「六个大男人挤在厨房,哪还会有你的位置?所以胡一刀去哪里了?」

    「胡一刀啊……我放他假啦,因为最近生意太好,他挺辛苦的,就让他去玩几天。」陆小鱼又拼命暗地里向兰书寒眨眼,「臭杯子是这样吧?」

    兰书寒在心中暗叹了口气,表面上仍说道:「是。」

    就他看来,陆小鱼善意的谎言十分拙劣,但报喜不忧是为了不让陆子龙担心。这份心意才是最可贵的,虽然其实他有种感觉,陆子龙根本已经看透了一切。

    能够从一点蛛丝马迹就推论出胡一刀不见了,由陆小鱼代为掌厨,这陆子龙心里通透,根本不可能被陆小鱼给骗倒。

    可是陆子龙却只是淡然地笑了笑,「胡一刀放假去了啊?小鱼你辛苦了,我想他明天就会回来的。」

    「是啊是啊……」陆小鱼干笑着。

    兰书寒默默地看看他们交谈,这陆子龙竟能如此笃定胡一刀明天回来?他不由多看了老人家一眼。

    而这一眼也引起了陆子龙的注意,他笑吟吟地看向兰书寒,说道:「陆樽啊,你这小子最近怎么都不说话?身体还没好吗?」

    兰书寒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快好了。」

    「好久没听到你说笑话了,来,说个笑话给爹听。」

    陆子龙同样是一脸关怀地看着他,可兰书寒总觉得他眼中及话里似乎有些别的什么。

    这时候,他感受到自己的袖子从背后被狂扯着,低头一看,与陆小鱼请求的目光对个正着。

    看来这笑话非说不可了,但是他过去都待在皇宫中,遇到的人不是严肃就是呆板,哪里有什么笑话可以说?就算是那些会说笑话的人,见到了他的威仪八成也是不敢笑的。

    思索了下,他只能硬着头皮道:「京城里有宵禁,一回禁军统领在夜巡的时候,逮到了一名宵小,那名宵小自称是秀才,只是与同僚一起读书晚了,所以才会这么晚还在街上。禁军统领不信,便想岀个对联考考他,若对方是秀才必能答得岀来,结果最后那名宵小被释放了。」

    「为什么?」陆小鱼都听傻了,这什么笑话?

    「因为禁军统领是武将,哪里会什么对联,只能放人了。」兰书寒面无表情地说完。

    当这个笑话告一段落,房里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笑,房里甚至像是刮进了冷风,让人心头都凉了半截。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