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7 作者:风光
    兰书寒看傻了,直到五菜一汤在很短的时间内放到了大桌上,他都还浑然未觉,痴痴地望着陆小鱼。

    「喂!呆子,你看够了吗?」陆小鱼佯怒地叉腰,但只有她知道自己张扬底下的那一抹羞怯。

    兰书寒回过神来,本能地说道:「你这手厨艺,简直出神入化了!」

    这真是对一个厨子最好的赞美了。陆小鱼笑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菜。「来,吃吧!」

    「你特地做给我的?」兰书寒双眼一亮,原来她忙和了老半天,竟是为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升起一股温暖,明明只是一桌菜,皇宫里的御厨煮得更华丽、更丰盛,却从来没有给过他这种感受。

    「不然呢?早知道你这挑食鬼不爱吃胡一刀煮的菜,你今天还和他起争执,那寒酸的早膳你更不会吃了,难道我要看你饿死吗?」陆小鱼皱了皱鼻子,「你既然帮我教训了胡一刀,这就当你的奖励吧。」

    她的贴心,使得兰书寒打从内心愉悦了起来,方才被那寒酸早膳弄得全消的食欲再度高涨了起来。他夹了一口爆炒牛肉,鼻腔闻着那香气,悠悠地送入口中。

    舌尖一尝到这牛肉的滋味,兰书寒眼睛随即张大。

    「这味道比胡一刀煮得还好吃……不,胡一刀根本比不上你,连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他断然说道,又忍不住夹起另一道菜吃了一口,很是满足地直点头。

    不过,也就是因为实在太好吃,兰书寒的疑窦也油然而生。「既然你有此等手艺,何苦受那胡一刀的气?」

    他可是知道那胡一刀仗着自己手艺好、是饭馆的招牌就嚣张起来,脾气之大还常常有伙计被他骂哭,这时候陆小鱼就会出来缓颊,可以说饭馆里还能做到现在的人,服的不是胡一刀,而是陆小鱼。

    因为这样,胡一刀对陆小鱼也很是不满,但她是老板的女儿,他有气也不能撒在她身上,而陆樽就更不用说了,他根本懒得理会胡一刀,于是就形成了现在这种微妙平衡,谁也管不了谁。

    第二章  胡一刀找人来闹事(2)

    「还不是爹说什么女孩子要干干净净,当了大厨浑身油腻哪里还嫁得出去?」陆小鱼也很无奈,她特地走到兰书寒面前转了一圈,「你说,我现在看起来油腻吗?每回煮菜后会搞成胡一刀那么狼狈的样子,那根本是个人的问题嘛!」

    兰书寒眼带欣赏地看着她窈窕美好的身段,过去也不是没有宫女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却没有一个如陆小鱼这般自然可爱,这般吸引他。

    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对这一汪清泉似的女孩很有好感。

    陆小鱼不知道他的心态转变,只是迳自得意地道:「何况有一件事你说错了,我可没受过胡一刀的气,他要敢向我撒气,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自己。」

    「为什么?」

    陆小鱼还来不及回答,厨房里忽一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潘胖子是也。

    原来这家伙因为答应要帮陆樽,又贪图蓬莱饭馆饭菜好吃,索性每天一早就来蓬莱饭馆报到。

    这潘胖子睡眼惺忪,鼻头却不断动啊动,一路朝着厨房直行,分明是循着香味而来,简直跟条狗没两样。

    「我说嘛!一早就闻到了香气扑鼻,原来是小鱼妹妺亲自下厨了,这么好的事,怎么能忘了我胖哥哥呢?」潘胖子熟门熟路地自己拉了把椅子坐好,同时连碗筷都已经拿在手上。

    「死胖子,你的鼻子还是一样灵。」陆小鱼哭笑不得地道。

    「那可不。」潘胖子废话不多说,先塞了一口爆炒牛肉,满足地叹了口气,才笑嘻嘻地对着兰书寒道:「嘿嘿,舒寒兄弟,你不吃,我吃了啊。这小鱼妹妹煮的菜才真的是蓬莱饭馆的经典,胡一刀那几手骗人的把式根本是小鱼妹妹教他的,要知道,他一开始只是陆伯父收容的一个流浪汉而已。」

    「你说的是真的?」兰书寒有些意外。

    「唔唔……」潘胖子忙着进攻桌上的菜,可没那闲工夫解释,只用没拿筷子的那只手胡乱指向陆小鱼,「你可以问小鱼妹妹。」

    兰书寒望向陆小鱼,陆小鱼耸了耸肩,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的确如此,所以我才说胡一刀根本不敢对我撒气,他跟我学的,还不到我会的十分之一呢!」

    「难怪……」兰书寒立刻明白了,难怪他一直觉得胡一刀像在顾忌什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只是根据他的经验……兰书寒仍是正色提醒了下陆小鱼。「所谓骄奴欺主,也不是罕见的事,我见那胡一刀很有潜力成为一个骄奴,你也别小觑了他。」

    「他要真敢忘恩负义,我也不是没法子治他,你放心好了。」陆小鱼朝他挑挑眉,示意他看向旁边的潘胖子,「喂,你还不吃吗?那死胖子都快吃完了。」

    「什么?」

    兰书寒转头一看,才两、三句话的时间,潘胖子居然已经扫光了一半的菜肴,甚至把他碗里的白米饭都倒走了。

    他顿时没了工夫继续再问陆小鱼,连忙加入抢食的行列,像他这种对食物如此讲究的人,难得遇到喜欢吃的口味,岂可就这样拱手让人?

    然而,即使兰书寒自认为已是抛开形象,不顾一切的抢食了,但看在陆小鱼眼中,这个男人的吃相优雅,不疾不徐,眼神中带着锐气,一般人家养不出这种尊贵的气质,他真实的身分绝对不凡。

    这样的男人居然吃她煮的菜吃得津津有味,陆小鱼除了觉得有些骄傲之外,更有种意料之外的悸动,她突然有种冲动,想为这个男人煮更多好吃的菜,只为了看他这种无伪自然的表情。

    意识到自己对他多的那点心思,陆小鱼连忙甩了甩头,明眸中透出几许困惑。

    这家伙明明长得像陆樽,但她对陆樽一直只有兄妹之情,可是对这个男人,却好像多了很多兄妹之情以外的情绪啊……

    不一会儿,一桌子菜被两个大男人全扫光了。

    兰书寒虽觉得吃不够,但长久以来的教养令他平和地放下了碗筷,不过这潘胖子可就不同了,他虎视眈眈地望向陆小鱼,口水几乎要从眼睛里流出来。

    陆小鱼没好气地走到了蒸笼旁,揭开那布满蒸气的笼子。「早知道你这死胖子食量惊人,我还蒸了包子,保证撑死你!」

    「我就知道小鱼妹妹最疼我了!」潘胖子扑了过去,一手一个,边喊烫边吃起肉包子来。

    不过他还算讲义气,顺手抛了一个给兰书寒。

    当两个男人开始大嚼包子的时候,陆小鱼不怀好意地一笑,又说话了——

    「吃了我的包子,就是我的人了,你们一个气走了我的大厨,另一个跑来吃白食,所以接下来胡一刀不在的几天,你们就是我的跟班啦!死胖子你负责扛东西,至于舒寒嘛……就当二厨好了。」

    「老子堂堂潘家少爷,你个小妞叫我扛东西?」

    「本宫堂堂……那个,你叫我当二厨?」

    「不要?那把包子还我,以后我煮的东西都不准吃。」

    两个男人吃包子的动作同时停顿,沉默了须臾。

    「其实扛东西也没什么不好,老子这身膘是该减一减了……」

    「二厨我还没做过,体验万事万物亦是经验……」

    稍晚,蓬莱饭馆正常开业,食客人来人往,似乎没人察觉大厨不见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陆小鱼的厨艺。

    她动作快,用料精准,重点是更好吃,居然有人吃完之后意犹未尽,又马上跑回来排队吃第二轮,看得兰书寒与潘胖子啧啧称奇,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