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5 作者:风光
    陆小鱼对此人非常反感,导致潘胖子无法由大门进出,要找陆樽时只能偷偷爬墙了。

    不过虽然潘胖子集吃喝嫖赌于一身,对朋友倒是很讲义气,也因为这样,其实陆小鱼对潘胖子诱拐陆樽的行为,很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潘胖子也没料到这么容易就见到陆樽,差点就尖叫出声,幸好他及时摀住了自己的嘴,好半晌才放手埋怨道:「你这家伙站在背后吓人做什么?胖爷被你吓得都瘦了!」

    兰书寒一听,就知道这潘胖子是个浑人,也不计较,反正他站在这里就是等着潘胖子来的。

    潘胖子自然不知道兰书寒在想什么,只是兴冲冲的直搓着手,露出诡异的微笑说道:「快快快,咱们来去摸两把,好久没看到来福了,怪想念的!」

    兰书寒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来福这个名字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想着八成跟小桃红一样也是狗,那么这摸两把应该就是摸狗吧?

    「好,要摸几把都没问题,来福应该喜欢肉,我会让它吃个够。」真没料到潘胖子这种浑人也爱狗,兰书寒不由正了正脸色,对他有些改观。

    讵料,潘胖子嘴歪眼斜地瞪着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风骚了?想对来福毛手毛脚也就算了,还想让来福吃你的肉?」

    「风骚?」不过是喂狗吃肉,很风骚吗?兰书寒不明所以,又自作聪明地加了一句,「可惜我义父不喜欢,不然我就把它带回来……」

    潘胖子狠狠吓了一跳。「人家来福是卖艺不卖身的,你可别乱来!」

    「等一下,卖艺不卖身?」兰书寒直觉自己又犯了一个很蠢的错误,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来福究竟是什么?」

    「你连来福都忘了?她是云翔赌场的琴师啊!那弹琴的技艺可是一流的,连怡红院的当家花魁都比不上。」潘胖子一脸莫名其妙地瞪着他。

    当初还是这臭杯子向他推荐来福的,也才多久没去赌场,居然自己都忘了?

    听到云翔赌场,兰书寒心一沉。「所以你说的摸两把是……」

    「摸两把天九啊!」潘胖子回得理所当然。

    兰书寒当下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悲凉感,对这世间的观感似乎整个被颠覆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小桃红是狗,来福居然是琴师?这里的人取名字都这么别具风格?还有那云翔赌场不好好开,搞个琴师出来做什么?不过就是个赌钱的地方,需要那么多噱头吗?

    「你搞什么鬼,怎么变得怪怪的?」潘胖子可不懂他的纠结,迳自走到他身边,抓起了他的手。「来来来,胖爷替你看看,看你究竟怎么回事……」

    兰书寒本能的想把手抽回来,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他若是动作太过,就怕被这胖子给一眼看穿。

    可是潘胖子不仅仅是抓着他的手,还顺势摸了两下,最后居然在他手心里画起圈来。

    兰书寒倒吸了一口气,另一手紧紧握拳,忍住一拳揍飞这死胖子的冲动。

    像是摸够了,潘胖子放下他的手,向后退离他一个身子远之后,才突然指着他,面色迅速转为凝重,「你是谁?你不是陆樽!」

    「你在说什么?我是陆樽啊。」兰书寒当然不会承认。

    「不可能!上回我这样抓那臭杯子的手,被他嫌恶心,差点没被他打死,这次我故意摸你的手,你居然没有反抗?而且你连来福都忘了,人家可是对你魂牵梦萦的。」潘胖子一口气说完后,提防地摸着上衣暗袋,里面有一把小匕首,是他用来防身的,「虽然长得很像,但你绝对不是陆樽!」

    这下兰书寒真是死了的心都有了,被个死胖子牵手他也觉得很恶心好吗!只是他以为陆樽和潘胖子是好友,这点触碰应该会忍耐才对,早知道陆樽会爆发,他也就跟着爆发了。

    就在他们僵持着的时候,陆小鱼笑吟吟地出现在后院,解开了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僵局。

    她好笑地觑着兰书寒,「我说过,要假扮成陆樽,你还差得远呢,连死胖子你都瞒不过。」

    「小鱼妹妹?」潘胖子被她的笑容搞得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

    「死胖子,我告诉你,眼前这个人虽然跟臭杯子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是陆樽,陆樽到京师去寻神医了,为了不让义父担心,所以请了这个人顶替一阵子。」陆小鱼好心地解释着。

    「原来如此。」潘胖子点了点头,绕着兰书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看得后者浑身发毛。「难怪我总觉得他说话正经八百,怪里怪气的,一点也没有臭杯子的大爷风范。」

    「臭杯子那叫大爷风范,那姑娘我就是大家闺秀了。」陆小鱼白了他一眼,又继续说起兰书寒,「他虽然长得像,伪装的技巧却是奇差,臭杯子哪里像他这样古古板板,咬文嚼字的?我说随便来一个熟人都能把他认出来,他不信,我早就料到死胖子你会来,干脆就让他试试,果然没两下就穿帮了。」

    原来陆小鱼早就知道他会爬墙?潘胖子接收到她不善的目光,讪笑了两声,立刻转移了话题。

    他走到兰书寒身边,原想搭他的肩,却被他闪开。

    「至于这么敏感吗?那个……呃……你叫什么名字?」

    「书寒。」兰书寒小心翼翼地躲过了潘胖子的另一次搭肩。

    「果然人如其名,连名字都文诌诌的。舒寒兄弟,我告诉你,要学臭杯子呢,首先你说话得带脏字,太文诌诌是不行的。」说到这个,潘胖子可内行了,他一脸贼笑地觑着兰书寒,朝他挑眉示意,「来,说句他奶奶的!」

    兰书寒的表情却是凝肃了起来。「这是对贵祖母的不敬。」

    「什么贵祖母……好吧,那来一句他娘的!」

    「这是对令堂不敬。」

    这下不只潘胖子,连陆小鱼白眼都快翻到后脑杓了。这个人这么古板,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扮好飞扬跳脱的陆樽?

    「你……唉,你怎么教不会呢?」潘胖子摇了摇头,转向了陆小鱼,「小鱼儿,这家伙我无法教了,你另请高明吧,我走了。」

    「等等!」陆小鱼拦住了他,「你得留下来帮他圆事,教他怎么演好陆樽,否则我就把你又偷偷来拐我哥去赌场的事告诉义父,让你再也吃不到蓬莱饭馆的菜!」

    这对潘胖子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打击,他可以接受人家打他,可以接受人家骂他,但绝对不能接受人家饿他!

    尤其这蓬莱饭馆的菜吃一次就上瘾,要是以后吃不到了,叫他怎么活下去?!

    在这种威胁之下,潘胖子很没骨气地屈服了。「好好好,我帮,我帮还不行吗!真是去他的贵祖母啊……」

    横了那死胖子一记之后,陆小鱼又转向了兰书寒,说道:「喂,我可是帮你找了帮手,你自己也要多和其他人接触,了解一下别人的脾气什么的,免得一说话就漏馅。」

    兰书寒微微地点头,虽然陆小鱼语气带着点责备,但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帮了他,让他不由有些动容,一向严峻的目光也柔和了一些。

    而陆小鱼又何曾被个男人用这种温柔的眼光注视呢?她心头狠跳,就这么和他对视着,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也都说不出来了。

    只有潘胖子旁观者清,看着兰书寒与陆小鱼相互凝视,心中突然起了一种奇怪的预感。

    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怪怪的啊……

    蓬莱饭馆的伙计们,三餐都是在饭馆后堂解决,而负责烹调的自然就是大厨胡一刀。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