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4 作者:风光
    「我……我叫书寒。」兰书寒本能地隐瞒了自己的姓氏,毕竟兰是国姓,而且也不是什么常见的姓氏,一说出来他的身分就泄露一半了。

    两人就这么视线交会着,不知道为什么,彼此都有些移不开目光,四周的热度也莫名其妙地上升了不少,一种奇怪的气氛开始在彼此之间蔓延着。

    「你能把手从我脸上移开了吗?」兰书寒陡然抓住了她的手。

    「呃……当然可以。」陆小鱼飞也似的收回了手,颊边依稀还看得见未散的晕红,「那个……舒寒,我告诉你,陆樽离开了的事,等会儿送药时你千万别告诉爹,知道吗?」

    说完,她便急匆匆转身走了,边走还边摀着自己发烫的双颊,低声嘟囔着——

    「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那张脸和陆樽一模一样耶,居然会让我心跳加速,这样太奇怪了……」

    留在原地的兰书寒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我一定要去吗?」

    「快进去!罗唆什么!」

    陆子龙的房间前,陆小鱼端着托盘,欲将兰书寒踢进房里,幸好兰书寒动作敏捷,一个闪身躲过无影脚,不过也不得已进了房间。

    一抬头,便看到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一副病弱的模样靠在床上,不过他的双目倒是炯炯有神,与他的虚弱形成很大的对比,不由令兰书寒本能的提防起来。

    这应该就是陆樽和陆小鱼的义父陆子龙了,看这模样,兰书寒心忖这名老者年轻的时候应该相当不凡。

    「呵呵,你们两个都几岁了,还这么打打闹闹。」陆子龙看着他们「兄妹情深」的模样,不由微微一笑。

    「爹啊,反正你也知道臭杯子顽劣不堪,我是替你教训他!」陆小鱼笑道。

    在陆子龙面前,她显然变得很活泼。

    「也是,这小子就是欠教训。」陆子龙点头附和。

    兰书寒瞄了陆小鱼一眼,虽没多说什么,内心却不由思忖,这陆樽究竟是顽劣到什么地步,居然连他义父都不否认?

    他突然对自己这太子在京师的形象捏了一把冷汗。

    为了转移陆子龙对陆樽的注意力,陆小鱼适时地插话进来,端着托盘走到义父身边,恰好挡住他注视兰书寒的视线。

    「爹,我今晚替你煮了鱼汤,很清甜的,待会喝完药你喝喝看。」

    陆子龙笑着接过药,一口喝尽后,注意力全放到了鱼汤身上,闻到这鱼汤的香味,他胃口好像更开了几分。

    「我们家小鱼煮的东西,哪里有不好吃的。」陆子龙连忙灌了口鱼汤,去除口中的药味,但话语之中仍不忘提到兰书寒,「倒是臭小子你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不敢让……」

    「呃,爹,臭杯子他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整个人感觉怪怪的,你不用管他,过一阵子他就好了。」陆小鱼笑着替他圆场。

    「是吗?陆樽,你过来一下。」陆子龙索性直接将人叫到眼前。

    兰书寒迟疑了一瞬,却也只能往前凑,在经过陆小鱼时还接收到她一记警告的眼神。

    陆子龙像是没看到两个晚辈的交流,只是迳自说道:「爹年轻的时候也学过几手医术,断断脉象还是可以的,把手伸出来。」

    兰书寒看了陆小鱼一眼,后者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兰书寒才默默地伸出了手。

    陆子龙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兰书寒的手,先不说那速度快到眼睛都看不清楚,这一抓的力气更是大到令兰书寒难以置信。

    他想说些什么,却是痛得说不出半句话,这陆子龙绝对不简单,都已经卧病在床了居然还这么有力气,他差点都要喊出护驾了。

    片刻,陆子龙松开兰书寒的手,淡淡地说道:「嗯,的确是有些不适。小鱼啊,你明天弄点百合猪肚粥给他喝,替他清清肺。」他又瞥了一眼兰书寒,「陆樽啊,你可要喝下一大碗,知道吗?」

    「是……」兰书寒正想答应,腰间却传来一阵痛楚,是那小妮子狠狠地捏了他一记。

    「爹啊,你老糊涂了?陆樽又不吃内脏。」陆小鱼笑嘻嘻地道,替兰书寒闪过了一次穿帮的危机,「我还是弄百合猪肉粥给他吧。」

    这记偷袭还真是痛得不亏啊,兰书寒立刻顺着陆小鱼的话说道:「是啊,我吃猪肉就好了,什么猪肚的还是算了吧。」

    「唉,瞧我这记性。」陆子龙轻拍了下自己脑袋,呵呵笑了起来,「陆樽,好好养身子知道吗?年纪轻轻的就气虚,这是人家书呆子在犯的病,忧国忧民忧成病,你跟着犯做什么?」

    「我知道了。」兰书寒硬挤出一个笑,心中却是大惊,这些症状太医也曾经和他说过,只是他从没放在心上。

    他越来越相信自己的推断,陆子龙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早点睡下,明天店里还要忙呢。」陆子龙终于认真喝起了鱼汤,一边挥手像赶苍蝇似的赶人,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又加了一句,「对了,陆樽,那小桃红……」

    这次,兰书寒很快地回答了,快到连陆小鱼都来不及反应。

    「我会记得去喂的!」

    「嗯……那就好。」陆子龙看都没看他,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待兰书寒与陆小鱼走到了室外,确定陆子龙听不到了,她才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模样瞪着他。

    「你没事喂什么小桃红啊!」

    「你不是说小桃红是陆樽养的野狗?」兰书寒挑眉,难道喂狗又错了?

    陆小鱼却是双肩一垂。「唉,但是我爹最讨厌狗了,说什么狗鼻子太灵光很麻烦,他从来不喜欢陆樽养小桃红,所以陆樽才会偷偷的去喂狗啊……」

    「这……」兰书寒闻言,俊脸不由抽动了两下。

    为什么只是一只狗,会有这么多门道?

    所以,他又再一次栽在一只狗上面?

    两人无语对视了几息,最后陆小鱼无奈地道:「臭杯子当初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有自信,觉得不会被看穿?外人或许不太清楚,但与你相熟的人没多久就能察觉。在我看来你除了长得和臭杯子一样,其他根本处处是破绽,每天还板着个死人脸,你到底哪里像陆樽了?」

    兰书寒皱起眉。「我不认为我有那么大的破绽。」

    过去他不管做什么都没有人敢质疑,他也习惯了被人认可,如今受到陆小鱼的质疑,他自然无法接受。

    陆小鱼瞪大了眼。「这样你还不认为破绽百出?好,本姑娘明天就找来一个人证明你是错的!」

    说完,陆小鱼想了想,眉头一挑,对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夜风吹来,明明有些闷热,兰书寒却觉得背脊一凉。

    第二章  胡一刀找人来闹事(1)

    隔日,在比较清闲的下午,蓬莱饭馆后院的围墙上出现了一个圆滚滚的身影,他在墙头调整了半天姿势,最后往下一跃,居然出乎意料地灵巧,双脚着地后很快维持住平衡。

    「呼呼,还好胖爷平时有练过。」那个人拍了拍肚子,肚子还震动了两下,「只是要找臭杯子去玩两把,简直要了胖爷的命啊!这时间他老兄应该在午睡吧?成天只会睡睡睡,看胖爷不把他挖起来……」

    才刚说完转过身,差点一头撞上站在他身后的兰书寒。

    原来从这人的大头自围墙上冒出来时,兰书寒就注意到他了,据他了解,这个胖子姓潘,是蓬莱镇里一户富贵人家的纨裤子弟,也是陆樽最好的猪朋狗友,每次来找陆樽都是吃喝玩乐,连潘家的人对他都已经放弃教化了。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