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2 作者:风光
    「本宫明白,简单的说,他就是个替死鬼。」兰书寒观察着陆樽,凝重的表情微微一变。

    因为他看到陆樽之妹,那位名叫陆小鱼的清丽少女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支锅铲,用力往打瞌睡的陆樽头上敲了下去,吓得后者跳了起来。

    她不知和陆樽说了什么,可能是骂他偷懒,陆樽调皮地笑了笑,便无精打采的前去招呼客人了。

    对从小就接受严格教导的兰书寒来说,这种兄妹互动是他从来没体验过的,不由觉得新鲜,顿时不希望他们就此天人永隔。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望着陆樽对苏良说道:「虽然他假扮成本宫会有生命危险,但若因此死去,本宫也于心不忍,届时保护本宫的人,也拨几个保护他吧。」

    苏良皱起了眉。「殿下,这妇人之仁不应……」

    伸出了一只手,兰书寒止住苏良劝阻的话。「苏先生你和部份幕僚会留在京师,你们都是本宫的重要臂膀,同样不能有失。」

    知道太子殿下这种态度代表没得商量,同时也说明他的心意,苏良感动地道:「谢殿下,属下愧受了!」

    「届时,本宫还需要借陆樽的手让那些人自相残杀,到最后不管谁胜出,对本宫而言,对付一个总比对付三个来得简单。而且本宫在这里还能发展自己的势力,如此才有反击之力……」兰书寒说着,眼神变得有点复杂,「就是不知道这陆樽够不够聪明,能不能在皇宫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自保了。」

    话说到这里,就见到陆樽正在替某桌食客结帐,突然大声说道——

    「客官,你们这桌菜一共四两五钱,咱们蓬莱饭馆有个规矩,如果自己收拾桌面的,便可以少收五钱,算你们四两就好!」

    这嗓门之大,不仅整间蓬莱饭馆听到了,连隔壁二楼的兰书寒等人也听到了,而当他一嗓子吼完,那桌客人还真的就动手收拾起自己的桌面,甚至笑嘻嘻地与陆樽谈笑起来,好像这店小二叫客人收拾桌子是应该的。

    而陆小鱼原本还赏了陆樽一记白眼,但瞄了眼那桌菜后,便扁了扁嘴,回到柜台后头去了。

    兰书寒眯眼看了一阵,一向古井无波的眼神居然也隐隐起了点兴味。「只怕那桌菜,原本就是四两吧。」

    众人彼此看了一眼,立刻会意过来陆樽究竟在搞什么鬼,那家伙为了偷懒简直是花招百出,被骗的人还看不出异状,简直令人哭笑不得。

    「那么,让陆樽假扮殿下的事……」苏良试探性地问。

    兰书寒的指头曲起、轻轻地往桌面一敲。「他,合格了!」

    第一章  功夫未做足被识破(1)

    「鱼香茄子,上菜罗!」

    蓬莱饭馆厨房里跑出一个小伙子,将一盘香气四溢、酱色油亮的菜肴放到了陆樽手上。「杯子哥,交给你了!」

    说完,那名小伙子又一溜烟的钻进了厨房里,留下微微发愣的陆樽。

    陆樽——事实上应该是兰书寒呆望着手上的菜肴,接着将它搁在了旁边。

    他哪知道这盘菜是哪桌点的?

    饭馆里一共十二张桌子,但他就是想不起来谁点过这道叫什么茄子的菜。亏他自幼读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还颇为沾沾自喜,但这一套到了蓬莱饭馆却是狗屁不通。

    来到这里十天了,前五天借口得了风寒没出现,后四天再来个扭伤了腰,直到陆小鱼到他房里语出威胁,要他就算只吊着一口气也得出来帮忙时,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没想到只做了一个时辰,他就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他贵为太子,做这种低三下四的工作已经够委屈了,居然还做不好,简直令兰书寒引以为奇耻大辱。

    懒得再看一眼鱼香茄子,他靠着墙想继续闭目养神,眼角余光却看到在柜台的陆小鱼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支锅铲,龇牙咧嘴地朝他挥了挥。

    这粗鲁的女人……兰书寒皱了皱眉,亏他还觉得她第一眼看起来颇清秀可人的,真正相处起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要不是他不想泄露身分,就凭她这种威胁的动作,她那颗头都掉了几百次了。

    可惜,现在他是陆樽。

    无奈的兰书寒只能又将鱼香茄子端了起来,心不在焉地瞄了瞄饭馆里的情况,二话不说选了一张只上了一道菜的桌子,将菜往上头一摆,转身就走。

    「欸!等一下。」果不其然,兰书寒毫无意外地被客人唤住了,「咱们没叫这道啊!」

    「没点?」

    「是啊,店小二你上错菜啦!都干这么多年了怎么还犯这种错……」那客人居然嘲笑起兰书寒来。

    一向尊贵的兰书寒何曾受过这种质疑?就算是陆樽帮他背了这个黑锅也不行!于是他板起了脸,一股威严油然而生。

    「你看看这店里有多少人。」兰书寒沉声道:「你不吃我就端走,下一道菜看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客人被他的气势唬住了,再看看这宾客如云的景象,若是撤了这道菜,下一道说不定还得再等一刻钟,反正这蓬莱饭馆每一道菜都好吃。想了想,那客人连忙挥起手来,「行了行了,我们吃就是了,你可别端走!」

    兰书寒淡淡地瞄了他们一眼,又默默地回到了陆樽常打瞌睡的那个位置。

    不消说,那懒洋洋的陆樽真会选地方,这里既能清楚看到店里的景况,又不容易被人注意到,替他躲过了好几次尴尬。

    只是在人这么多的情况下,要全身而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二,来壶麦子酒!」其中一桌又嚷嚷了起来,根本也不管店小二在哪里。

    兰书寒充耳不闻,只是闭上眼假寐。他知道这店里卖了酒,但天晓得麦子酒是哪一种,反正多做多错,不如不做。

    他越来越能明白,陆樽为什么那么爱偷懒了。

    「小二!来壶麦子酒是没听到吗?」那桌客人似乎有点火气了,开始拍起桌子。

    兰书寒仍想置之不理,只是柜台方向突然传来锅铲的闪光,他马上睁开了眼,无奈地走到柜子旁,随手拿了一瓶酒便放到客人桌上。

    那个客人忙不迭地倒了一杯啜饮起来,这蓬莱饭馆菜好吃,酒可也不俗……

    「等一下!小二,这不是麦子酒啊,倒像是烧刀子!」

    「难道不好喝?」

    「是好喝啊,可是我要的是麦子酒……」

    「反正都是酒,你喝就对了,本……我是为你省银子!」兰书寒瞪了他一眼。

    「烧刀子不是比较贵吗?」客人呆了一下,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酒的价格他还是识得的。

    兰书寒没好气地说道:「能用麦子酒的价格喝到烧刀子,你还嫌什么?不喝就还回来!」

    「我喝我喝……」那客人捡了便宜,自然笑吟吟的,也不在乎兰书寒看起来根本不像心情好的样子。

    而那慷了他人之慨的始作俑者又是慢吞吞的转身想走回他的打盹之位,一点都不想理会这饭馆里忙得热火朝天的模样。

    想不到他才刚转身,脑前一道黑影袭来,接着便是「锵」的一声打在他脑门上,痛得他头昏眼花,眼泪都快飙出来。

    「大胆!是谁竟敢袭击本宫?看本宫不处你个满门抄斩……」一个不经大脑的喝斥,就这么从兰书寒口中飙了出来。

    「你戏听多了脑子坏了?把我满门抄斩连你自己都要掉脑袋!」

    兰书寒定睛一看,竟是来势汹汹的陆小鱼,拿着凶器锅铲恶狠狠地瞪着他,让他满肚子的怒火硬生生忍住了。

    她瞪大了明媚的眼,锅铲在桌上敲了敲。「很大方嘛?烧刀子当成麦子酒卖,你知不知道这是一倍的价差?」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