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手拿锅铲打太子-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手拿锅铲打太子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手拿锅铲打太子 page 1 作者:风光
    序言  平凡欢乐的幸福

    前阵子在电视上看了《神奇侠侣》,男女主角原本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侠,结婚后决定退出江湖,隐居在一个小村庄里,直到一次武林大会的召开,夫妻俩发现了其中隐藏的阴谋,遂复出拯救所有人,展开一场正邪较量。

    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发现主角们明明过着平凡的生活,却因为加上了一点搞笑元素,整个故事立刻变得欢乐有趣——不夸张,我一度笑到停不下来,我妈还用「你有事吗」的眼神看着我,大概觉得我疯了吧,哈。

    而在《手拿锅铲打太子》中,我也感受到了同样的感觉。

    故事本身并不复杂,男主角兰书寒身为太子,却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假扮成饭馆少东家以躲避危机。

    他伪装后的生活很简单,做为跑堂小二帮客人点菜、结帐,渐渐和朝夕相处的女主角,也就是饭馆的女掌柜陆小鱼产生情愫,不过在风光老师的巧手安排下,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走很搞笑的。

    陆小鱼总是挥舞着一柄锅铲,不只入得厨房,还能重击敌人,受了她的影响,兰书寒也开始随身携带一把汤勺,还说这是防身进攻两相宜的必备自卫工具,只要遇到危机,他们便会利用这两样东西打得坏蛋眼冒金星、抱头鼠窜,光是想像就觉得场面十分滑稽。

    我们有时会抱怨生活太无聊、没有新鲜感,其实日子是过出来的,百无聊赖是一天,充实精采也是一天,要相信即便平凡也会有让人惊艳的瞬间,希望各位看完《手拿锅铲打太子》,能够感受到他们平凡却欢乐的幸福。

    楔子  太子找人假扮自己

    几名英姿飒爽的骑士骑着骏马,在炎夏的正午快马加鞭的来到了蓬莱镇,他们并未策马入镇,而是在镇口一里处就下了马,将马随手拴在路旁的树上,低调地步行进镇。

    蓬莱镇位于金鹰王国的北方,是进入烈熊王国前的最后一个城镇,几乎就倚着边界驻军处。镇子不大不小,原是作军事补给之用,后来商人进驻,当地百姓乐得做起士兵和商贾们的生意,尤其在与烈熊王国休战后,两国也有不少往来,让蓬莱镇发展得更加繁荣。

    而来这蓬莱镇一定要参访的,便是位于镇中央的蓬莱饭馆。

    蓬莱饭馆只有一层楼十几张桌子,也不提供住宿,来的人纯粹就是吃饭喝酒,但是到了中午却总是人满为患,没法儿进去吃饭的就站在太阳底下等。四周的食坊则是都静悄悄的,就算有不耐等候的客人转投其他地方用餐,也不过小猫两三只。

    会造成这种现象,就是因为这蓬莱饭馆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

    一道平淡无奇的炒豆芽,蓬莱饭馆做起来硬是能香气扑鼻,引人食指大动,那清脆多汁的口感,彷佛豆芽是由天山雪水种出来的那么神奇。

    因此,即使每逢商旅旺季,或是行军调动的时节,到了蓬莱饭馆要等上一个时辰才有得吃;即使那掌勺的大厨胡一刀脾气又臭又大,人也不是很和善,想吃的食客们依旧是耐心等候。

    幸好饭馆老板的女儿陆小鱼长得清秀水灵,动作轻巧伶俐,看上去赏心悦目,多等一阵子火气也不是那么大。

    那群显然与镇内商旅格格不入的骑士们很低调地进了蓬莱饭馆隔壁的茶楼,还挑了一个二楼靠窗的座位,恰好能将蓬莱饭馆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坐于正中主位的,是一名年约二十出头的青年,剑眉星目,气质高雅,平民装束之下隐含一股说不出的贵气,举止也是优雅讲究。

    「苏先生,你所说的蓬莱饭馆便在隔壁?那名年轻人陆樽呢?」青年一眼望向自己身边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

    「殿下,那陆樽的性子很是惫懒,应该要等一下才会出现。」

    被称为苏先生的中年文士名叫苏良,若有人听到他口中对尊贵青年的称呼,应该会吓到眼珠子都掉出来。

    此人正是金鹰王国的太子,兰书寒。

    按理说他出门一趟该是前呼后拥,阵仗浩大,然而他却出现在这个偏远的城镇,行事还如此低调隐密,对他来说也着实是十分无奈的一件事。

    「如果这个陆樽真的适合假扮本宫就好了。」他轻抿了一口茶,眼睛虽然还是盯着蓬莱饭馆,目光却变得幽远。「父皇多疑,病重后仍迟迟不愿将大权交予本宫,却是由丞相师效平、平南王和母后共治,而母后最疼爱的是八皇弟书殷,此三大势力相互制衡,不仅阻挠了政事发展,若有重大决策还需由父皇许可方能实行……如此彻底架空了本宫,本宫着实想不透是为了什么。」

    听出主子的苦脑,身为首席幕僚的苏良立刻接口道:「必然是因为太子殿下太过优秀,皇上怕这权力一交出就收不回去了,何况……」他咬了咬牙,声音放低地说出了几句大逆不道的话,「何况皇上怕殿下您会做出什么弑君叛乱之事……唉,这种事历史上也不是没发生过,所以皇上才会对殿下忌惮非常。」

    兰书寒肃着脸道:「本宫从无谋害父皇之意,倒是父皇一直提防着本宫,着实令人心寒啊……」

    话声至此,那苏良的双眼突然一亮,指着蓬莱饭馆内刚走出来的一名店小二,「殿下请看,那人便是陆樽。」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往苏良指的方向看去,便见一名神情懒散的青年由蓬莱饭馆内间行出后,好似没看到满室的客人,既不上前招呼,也不过去收拾,就这么大剌剌地走到了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打了个呵欠后,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竟是靠着墙又闭眼睡去。

    一见到这个名叫陆樽的青年,众人的目光都变得惊讶,而兰书寒的表情更是相当的不自然,久久移不开目光——因为那陆樽居然跟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有发式和衣着不同,陆樽的皮肤也稍稍黑了一点。

    前两年,苏良因缘际会来到蓬莱饭馆,看到陆樽时简直惊为天人,只不过当时没有张扬开来,只是心上记下,直到此次兰书寒情势严峻,急需一个人暂时假扮他,苏良马上就想起陆樽来。

    这也是兰书寒纡尊降贵、一定要亲自前来看一眼的原因。

    要不是父皇病重到禁不起惊吓了,兰书寒真想冲回宫问问,看父皇年轻时是不是曾来过蓬莱镇,欺负过这里的良家妇女……

    「这陆樽的确与本宫极为相似,就外表看来是过关了,可是他一个乡下青年,见识不多,如何能扮演好本宫?」兰书寒忽然有些不愿把自己尊荣的位置借给这个土里土气、邋里邋遢的乡下人坐。

    「属下自然会留在朝中为其掩饰,只是委屈殿下得先留在这里,以陆樽的身分生活一阵子了。」苏良能够理解兰书寒一时放不下架子,毕竟是从尊贵的太子变成平民百姓,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兰书寒不语,他自然也明白,找人假扮成他就是想吸引那些敌人的注意力,在这个时机点,陆樽绝不能失踪,虽说一个饭馆的小老板不见了不至于会引起轩然大波,但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引起怀疑,他的计划很可能就会告吹,行踪也会暴露出来,因此他也只能假扮成陆樽了。

    苏良深深地叹了口气,「若不是到了生死关头,属下们也不希望殿下受这等委屈。师丞相步步相逼,要殿下娶他的女儿师青青;平南王私下募集军队,名为垦荒,事实上是针对殿下而来;八皇子在皇上及皇后面前力求表现,在朝中声势已然快超过殿下,如今殿下被架空,手上没有任何实权,能动用的私兵也不过就一千人左右,不管那三方谁先起事,殿下都是有死无生的局面,我们真是不得已才需要陆樽假扮殿下……」

(快捷键:←)上一章  手拿锅铲打太子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