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采凝言情小说-是否变心-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强取豪夺 >> 是否变心作者:楼采凝 | 收藏本站
是否变心 第十章 作者:楼采凝
    终于,三天过去了。

    当裴心亲耳听见孟席告诉她要带她回去看章世擎夫妻时,她内心是又惊又喜,一方面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新父母,另一方面,对于自己那位姊姊,她更不知道再次碰面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准备好了吗?」孟席体贴地看着她有丝局促的模样。

    「我可以了。」她深吸一口气。

    「好,那我们可以走啰?」他笑望着她。

    「嗯!」裴心握住他的手,让他温暖的大掌心紧紧捆住自己,好由此壮大自己的勇气。

    两人一道坐上车,他体贴的打开音响,放着悠扬定心的水晶音乐,好安抚她紧张的心情。

    当到了章家门外,令她意外的是章世擎夫妻居然已经站在门外等着她了!

    「心,妳来了?」林雁之立即迎上她。

    「爸、妈。」再次见面,裴心内心已有着说不出的激昂,眼眶也忍不住地泛红了。

    「你们终于来了,快,进屋坐。」章世擎也不禁老泪盈眶。

    「嗯!」进入屋里,她四处看了看,「怎么没看见姊?」

    「她人还在看守所,不过她现在已经彻底后悔了,还要我告诉妳,她这个姊姊错待了妳,欢迎妳回来。」林雁之安慰地一笑。

    「希望她能赶紧回家,我想我们一定有机会培养感情。」裴心点点头。

    这时屋外又响起车声,孟席笑着走了过来,「心,妳看谁来了?」

    裴心回头一看,竟看见爷爷坐在轮椅上,让美丽推了进来,「爷爷!」

    她奔了过去,蹲在爷爷面前,握住他的手,「您怎么来了?」又看向孟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爷爷接来美国彻底治疗,因为我想妳一定希望守在他身边照顾他,对不对?」孟席也蹲在裴雄面前,「爷爷,让我一起来孝顺您吧!」

    「好、好,心呀!原来妳说的朋友是这么优秀的男人,我喜欢。」裴雄天真表现自己的喜好。

    「裴老先生,我为亚莉的行为向您道歉,她不该对您做出这么可恶的事,她--」

    「好了好了,不怪她,再怎么说她也是心的姊姊。」这一切,他早在来到纽约的路上听阿特说了。

    「谢谢您裴老先生,对了,裴小姐呢?」林雁之记得当初护士曾告诉她孩子是送给一位裴小姐。

    「妳口中的裴小姐是我女儿,因为她很喜欢小孩,却不想结婚,这才会在前往纽约念书的机会认养了心,只可惜她在心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所以心是我一手带大的。」裴雄直拍着裴心的手背。

    「爷……」裴心激动的趴在他身上哭泣。

    「别哭了,爷爷这次来美国除了治病外就是要参加妳的婚礼呢!」裴雄笑着,露出他一口无牙的可爱模样。

    「婚礼!」她一愣,因为她从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婚礼,她偷瞧了孟席一眼,只见他看着天花板像没听见爷爷的话,而她只好干笑了。

    「爷爷,可以吃饭了,您饿了吧!」孟席这才向前说:「明天您就得前往医院,医生要为你做彻底的检查。」

    「哦!好,那我要多吃点儿,医院里的伙食难吃死了。」裴雄笑了笑。

    「爷爷放心,这次伙食不吃医院,全部由我负责依您的口味来选择,好不好?」裴心很意外地看着孟席,没想到他还真会逗老人家开心。

    「真的,你这个孙女婿我愈来愈喜欢了。」裴雄又开心的笑了。

    「裴爷爷饿了,快吃饭吧!」

    林雁之接过轮椅,推着他进入餐厅,一群人……真的是全家人首次一块儿用餐,这样的气氛让裴心心头暖洋洋……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唯一的遗憾是姊姊不在,若她也在,那该有多好!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将爷爷平安送进医院,也见他老人家在看护的照料下安心入睡后,裴心才在孟席的陪伴下离开医院。

    「席。」在车里她突然喊着。

    「什么?」孟席回头望着她。

    「医生有没有说我爷爷哪时候动手术?看他老是不能走动,我心里真难受。」她敛下眼,满腹忧恼与担心。

    「放心,我给爷爷找的这位医生是骨科权威,一定可以治好爷爷。」他挑眉一笑,「我听他说--」

    「说什么?」裴心望着他。

    他回头魅惑的眼漾出一道弯弧,「他说他看过爷爷的片子以及伤势,所以拍着胸脯给了我一个时间,告诉我爷爷在这期限内一定可以走路。」

    她急问:「那要多久?」

    「三个月。」他瞇起眸。

    「三个月啊!」放在心底算了算,「那还得九十天呢!不过,既然医生保证了,那我就安心了。」

    他伸手把她揽过身,「对了,今天有个很特别的节目,妳陪我去好吗?」

    「哦!什么节目?」

    「是我秘书结婚的日子,中午的喜筵我希望有妳作陪,怎么样?」

    「中午?!」她看看表,噘起小嘴,「可我都没准备呢!瞧我妆没好好化,衣服也没好好穿。」

    「妳已经够美了。」他扯笑。

    「才怪,不要啦!人家要回去换衣服。」就算只是配角,她也不希望丢他的脸。

    「嗯……好吧!不过现在折回家太晚了,我现在就带妳去买一件,妳说怎么样?」他眉宇轻扬,似乎在询问她的意思。

    「好呀!就依你。」想了想,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那就走啰!」他立即掉转方向,朝另一条路直驶而去。

    过了约莫五分钟的车程,裴心见他把车子停在一家礼服公司门外。她缓缓步出车外,疑问着:「席,这里是礼服公司,难道你要我穿礼服参加?」

    「不是,妳又不是伴娘。」他锁上车门,上前揽住她的身子,「因为老板娘本身也非常喜欢一些时尚流行款式的女装,因此有附设贩卖部门。」

    「哦!原来如此。」她点点头。

    「进去吧!」于是在孟席的带领下,裴心走进了这间礼服公司。

    一进门,她便被挂在里头琳琅满目的婚纱给弄闪了眼,可瞧着这一件件圣洁的白纱,她心底却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如果我也能为自己挑一次白纱,以裴心的身分穿著它与他一块儿走向地毯的那一端,那该有多好?

    「孟席呀!还真是稀客。」老板娘爽朗的声音立即唤醒裴心的注意。

    「莎拉,这位是我的妻子,她待会儿要与我一块儿参加朋友婚宴,一切的行头就交给妳了。」说时,他还不忘对她眨眨眼,两人像是打着什么暗号。

    「没问题,请孟夫人跟我来。」裴心回头看了孟席一眼,在他鼓励的眼神下与莎拉一块儿步进另外一区。

    哇……果然这里有好多流行时装,每一件都美得让她移不开眼。

    「孟夫人,找觉得这款不错。」莎拉拿出一件可以将她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的及踝米色珍珠所缀的紧身衣。

    「好美……」她喜欢,但随即眉儿一皱,「可是,好象太暴露了。」瞧那胸口低得太过分。

    莎拉一笑,经过这一试,她已经知道裴心的品味,于是又拿出一件深蓝如海的薄纱洋装,同样贴身,然削肩的设计却能将主人完美的颈部线条与肩部的美表现出来。

    「这件更好看,可是……我的骨架小,很怕撑不起来。」

    「不会的,妳试试吧!」莎拉将她带进更衣室,数分钟后,当裴心从里头走出来的时候,还真是让莎拉看傻了眼。

    「天……好贴身,就像为妳订做的。」她张嘴瞠目地表示。

    「妳觉得好看?」裴心对自己倒没这么有信心。

    「太好看了,我看就决定这件怎么样?」

    「嗯!谢谢妳介绍那么好的衣服,」裴心客气地说。

    莎拉瞇起眸看着她慧黠中带着天真的纯柔,不禁佩服起孟席的眼光,他终于在千挑万选后,遇上了一位好女孩了。

    「是妳身材好。」她接着将裴心带到另一边坐下,「我来为妳化妆。」

    「谢谢。」裴心被她说得怪不好意思的。

    就在这时候,莎拉放了本婚纱杂志在她面前,「怕妳无聊,翻翻解闷,这是今年婚纱最新的流行款式。虽然现在给妳看太迟了,但真不好意思,我这里就只有这种杂志。」

    「没关系。」裴心甜笑地接过手,在她为自己化妆的同时慢慢翻阅着它。

    翻着翻着,她竟被其中一件百合色系,但线条简单的礼服给吸引了目光,它真的好简单,上头无任何缀饰,但是穿在模特儿身上的感觉就是这么的柔……柔到像风一般,穿著它都会跟着风儿起舞……

    她心想:如果能穿著它再去一次教堂那该有都好!

    眼尖的莎拉笑了笑,瞧她化妆的一个多小时里就只看着这套礼服,心里已有了主意。

    「好啦!瞧美下美?」莎拉请她抬起脸看看自己。

    裴心这一看还真吓了跳,「妳把我化得太美了!」

    「那是妳天生丽资。」莎拉请她站起,「走吧!到外头让孟席瞧瞧,看他会用什么眼光看妳。」

    裴心也还以一笑,跟着带点紧张的心情走出去,可以想见当孟席看见她的瞬间,彷似眼神中就只有她而已,是如此专注、入神、忘我……

    「孟席、孟席……」莎拉一声轻唤。

    「哦!」他猛然转醒,这才尴尬一笑,「瞧,我都看傻了,我说心,妳真想把新娘子比下去吗?」

    「我……」她一脸无辜地看着莎拉。

    「孟席,夫人本就美,除非妳别让她参加,否则薄施淡粉,都能够表现出她的雍容美丽。」她赶紧替裴心说话。

    「妳嘴巴真甜。」孟席眉一蹙。他怎会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有多美,只是待会儿要对付那些眼巴巴的苍蝇,那是很累人的。

    「对了,你交代的事已有结论了。」莎拉对他眨眨眼。

    「真的?好,那就记下来,知道吗?」点点头,孟席便衔着抹笑,将美丽的妻子送上车。

    「你刚刚说什么交代的事?」在路上裴心突然问。

    「呃……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他敷衍着。

    「哦!」裴心不再多问,只是美丽娴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路旁川流不息的车阵。

    孟席看着她的妍美、她的静谧,内心满载幸福。

    到了婚宴地点,果然在新郎新娘未到达之前,裴心可成为众所注目的焦点,不仅仅她是天旗的总裁夫人,更因为她的美有如闪亮水钻般,足以让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这些现象还真是让孟席疲于应付,想挡,却怎么也挡不住裴心此刻耀眼光芒,而他也只好接受,让自己与有荣焉了。

    「喂!那人就是孟席刚新婚不久的妻子吧?」这时他们都听见背后的窃窃私语。

    「是呀!好象叫什么……什么……我只记得她姓章。」

    「对了,叫章亚莉,不过我怎又听说她跑去百货公司当小偷呢?」这人嘴巴还真大。

    裴心一听,整个背脊绷紧了,而孟席却技巧地住那两个嘴碎的女人脸上一望,可吓得她们闭上嘴不再说话。

    可是他看得出来裴心的心情就此低落了,不久她终于开口问:「姊姊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这我就不清楚了。」

    「帮帮她,请最好的律师,早点儿让她回家。」她紧握住他的手,殷切地说。

    「妳不恨她?」这女人难道就没一点儿脾气或私心。

    「恨过,但早散掉了,况且她也祝福我们了不是吗?」她微微一笑。

    「好,看在妳的面子上我帮忙。」用力抱紧她,她的温柔、善良,足以成为他这一世最珍贵的宝贝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很快的,三个月过去了!

    裴雄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到最好的程度,不但能走、能跑,还能跳呢!

    为此裴心直感谢主治医师的用心,而后满怀欣喜地将爷爷送进家中安养。可到了家里,裴雄直吵着要到附近走走,于是孟席便吩咐美丽牵着爷爷到后面庭院散步,他则将裴心给带进卧房。

    「你做什么?人家要陪爷爷散步,你把我带回房里做什么?」裴心一脸不解。

    「这机会以后多的是,但今天我要好好跟妳说句话。」他多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瞧。

    「什么话嘛!」她噘起唇儿,不依地说:「咱们天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又不差这一时半刻。」

    「偏偏这一时半刻最重要了。」

    说着,他便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别致的粉色请帖,「看看。」

    「这是……」她笑着打开,「又是谁结婚呢?」

    可是当她看见里头新郎、新娘的人名竟是「孟席」和「裴心」的剎那,声音竟然哽咽了。

    「怎么样?」孟席深邃的眼直望着她。

    「这……这是真的吗?」她抿唇,激动得脸儿微红,「有必要那么麻烦,再结一次婚吗?」

    其实这是她天天梦寐以求的,但又不敢说出口,毕竟结一次婚得费不少工夫,孟席又那么忙……她有怎能再那么麻烦他。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已经设计了请帖。

    「当然有必要,我不想再听见某人说我的妻子是章亚莉,而我希望以后人家嘴里津津乐道的是我真正的妻子裴心。」

    「席……」她心一动,粉嫩细致的小脸上闪现的净是喜悦与快乐,「可是日期……就是明天,那么快!」

    「妳忘了吗?爷爷上回说了,他来这儿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参加妳的婚礼吗?」他低柔的嗓音温柔得让她心都酥了。

    「我还以为你没听见。」她欣喜的垂颜低泣。

    「拜托,不能哭。」他掬起她纤细的下巴,看着她微润的眼眸。

    「人家是喜极而泣嘛!」她不好意思极了。

    此时,他唇角荡出一丝诡笑,「如果……我有件让妳更开心的事,妳可不是要哭瘫了,所以不许哭。」

    「好,我不哭就是。」她赶紧擦掉泪,好奇地问:「还有什么能让我更开心的事呀?」

    「妳把眼睛闭上,」他咧嘴一笑。

    「那么神秘!」

    「想看就快闭上。」孟席邪魅的对她眨眨眼。

    「好,我闭上。」裴心立刻听话的闭上眼,皱起一张可爱的五官表情,让孟席忍不住直想一亲芳泽。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然后走到大衣橱将门打开,从里头拎出一件拖着长长尾巴的新娘婚纱。

    「好了,我说到三就把眼睛张开。」

    孟席绽着一抹笑痕,「一、二、三。」

    裴心早已迫不及待了,当一听见「三」就立即张开眸子,但眼前的一切又一次让她心口泛着喜悦的酸气。

    老天,这男人拋来一个意外还不够,居然又拋给她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差点儿让她承受不起呀!

    眼看那套从杂志中所看见的婚纱如今已跃上眼前,而且是真真实实的展现着,她怎能不悸动?

    伸出手轻抚那质料,就如她所想的一样,是这般滑软如丝,好舒服……好舒服呀……

    「席,你怎么知道……」她捂住嘴,已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怎么知道我……」

    「怎么知道妳喜欢这款礼服是吗?」他将它挂上墙面,然后上前搂住她娇小的身子,「自从我娶了妳之后,学会了如何逗一个纤细易感的女孩开心,也学会观察,还记得那天到莎拉那儿选购衣服吗?」

    「我记得。」她突然张大杏眼,「我懂了,那天……你们在那儿眉来眼去的,就是为了观察我是不是?」

    「哈……妳总算变聪明了。」孟席性感的笑了。

    「厚,你的意思是我本来很笨啰!」她紧皱起双眉。

    「我没这么说,我只能说妳好天真……好憨傻,让我爱妳爱得无法留一丝丝缝隙。」他心悸地抱紧她。

    「那……我父母还会参加吗?」她俯在他肩上,小声地问。

    「当然,不单单是妳父母,连妳的姊姊章亚莉也会到场。」他瞇起眼笑,话语柔得直让她想哭。

    「她已经出来了?」

    「对,妳不是要我帮忙吗?」他笑说。

    「席,你让我不知道要怎么爱你才够。」她主动吻了他。

    「现在她和一位叫麦可的男人处的不错,人家不计前嫌的愿意娶她,所以我想,她应该是很幸福的。」他一边回吻她,一边玩弄着她鬓边的发丝。

    「可我更希望孟凯能原谅她。」她就担心孟凯再遇到姊姊时又会出现上次那样的举动。

    「他去法国了,就因为想遗忘,所以我相信当他再回来时,一切已云淡风轻。」接着,他的吻愈来愈激狂。

    「席,你要做什么,我……我得去跟美丽换手。」她羞窘着双腮,试着推开他的身体。

    可他的身材好硬实,任她怎么也推不开,「孟席……」

    「嗯?」

    「晚上啦!」现在大白天的,任何人都有可能闯到楼上来。

    「我才不管。」他已经开始解着她的衣扣了。

    「哪有人像你这样的,对了……你该上班去了,你不是公事很多。」她开始找着理由。

    「偏偏我今天不忙。」他扯笑。

    「那你可以--」

    「嘘!妳就非要赶我走不可?」他的眸光一顿,粗嗄地说:「妳刚刚说不知要怎么爱我才够,我现在就告诉妳……」

    「席,我是真的好爱你。」

    「我知道。」孟席笑颜中揉入一抹兴味,望着她绯红的媚脸,天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就是要她要不够呢!

    外头,阳光舒柔;屋里,热情荡漾……

    【全书完】

    编注:

    1敬请期待「乱点鸳鸯谱」系列之后续之作--《假装淑女》、《入戏太深》、《调戏圈套》。

    2别忘了看楼采凝在【玫瑰吻】的新系列「爱神不见了」之一《预谋X心动》。

(快捷键:←)上一章  是否变心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