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撒旦有个天使情人-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英国,泰国,架空 >> 不甘情动,却深陷情网,终难自拔 >>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第十章 作者:莫忧
    “拿铁!”安琪儿近乎要喜极而泣了。

    “小姐,你没事吧?”拿铁关切地问着,原来他假扮佣兵。

    “我没事,外公呢?”

    “我刚从城堡溜了出来!是乔·克雷滋勾结杰森律师以及胡笙王子……”

    “胡笙王子?”安琪儿似乎吓了一大跳!

    “乔·克雷滋和杰森律师是早有阴谋的,城堡里的所有佣兵早已就被他们收买,胡笙王子则是因为婚事受挫,恼羞成怒而临时加入挟持克雷滋先生的阴谋。”

    “外公一定很难过被自己的亲信背叛!”安琪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克雷滋在丧女之后,和他有血缘关系且亲密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乔·克雷滋可以说是除了安琪儿之外,他唯一的旁系血统,没想到,他在听闻克雷滋身怀绝症的消息,且将所有遗产都留给安琪儿后,他便勾结家族律师杰森趁此机会挟持克雷滋,想要一举杀害克雷滋和安琪儿爷女俩,好取得财产的顺位继承权。

    “克雷滋先生显得很坚强,似乎连开口大骂的念头也没有,看起来不怒自威!”

    “外公果然不是一般人。”安琪儿在听得拿铁的描述,才转忧为喜!

    戴蒙似有戚戚焉地点头着。“克雷滋先生绝不会在意志上输给他们的。”

    “戴蒙,解铐的雷射枪呢?”拿铁果然是行家,一眼看出铐住他们两人的手铐并非凡物。

    “在城堡里。”戴蒙转向安琪儿嘻皮笑脸着。“既然都是自己人,叫他不要用枪指着我。”

    “在城堡里。”戴蒙转向安琪儿嘻皮笑脸着。“既然都是自己人,叫他不要用枪指着我。”

    “谁跟你是自己人?”安琪儿露了一个挑衅的笑容,好像以看戴蒙爱威胁为乐似的。

    “喂,你这女人,不可理喻!”戴蒙收笑,绷起了脸。

    “我就是不可理喻怎样?”安琪儿变本加厉地用手中的枪指着戴蒙。

    “那只好这样!”也不过戴蒙说话的一瞬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戴蒙以鬼魅一般的快速手法将拿铁扳倒,且接掌他手中的枪。

    安琪儿自然也随着戴蒙矮下身形,跌坐在地,目瞪口呆地看着“沙昆罗”组织里的第一高手拿铁,轻易地被戴蒙制伏。

    “满意了吧?”戴蒙收枪,好使拿铁有空隙可以一跃而起。

    “你……”拿铁在大惊之余,忘了可以乘隙向戴蒙出手,以求扳回一城。

    “走吧,克雷滋一定不耐久候!”戴蒙双眉一扬,说有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拿铁,你没事吧?”被戴蒙硬拉着前进的安琪儿,频频回头去唤拿铁。

    “没事!”开始移动身子的拿铁,看起来还是十足地茫然!

    “来干一票轰轰烈烈的。”戴蒙在领着安琪儿巧妙度过沿途的所有难关,城堡已俨然在望。

    “你究竟是什么人?”安琪儿原想保持自若的,但声音里的不安彻底出卖了她。

    “男人。”戴蒙一心一意不想正经。“男人中的男人!你恰恰就会见识到。”

    “戴蒙!”

    戴蒙将由拿铁手中夺来的长枪挂上了肩,空出两手捧着安琪儿绝美的脸蛋。“给我一个幸运吻吧!”

    “少胡闹!”安琪儿出了克雷滋跟前,便不再是天使,而是带刺的野玫瑰,会咬人的猫。

    她用力地咬着戴蒙凑近的唇,使得戴蒙不得不苦笑出声,往后撤退,一脸莫测高深。

    “答应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戴蒙在说完这句话后,人便飘去无踪。

    “戴蒙!”安琪儿这时才发现,铐着她和戴蒙的合金手铐,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掉落在地上!

    她基于好奇心,忙不迭地矮下身去,将那副手铐捡起,赫然发现铐着戴蒙的那一块里竟然有微电脑晶片的存在,看来,这一副手铐除了可用雷射枪将之射断之外,戴蒙身上一定另有将之解开的遥控器。

    安琪儿的脑海又突然浮起,戴蒙临去前对也说道:“答应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她忘不了,在那一刻,戴蒙看她的眼神,他就像在宣誓用生命事保护她一般。

    “戴蒙!”安琪儿突然觉得恨不得回复到前一刻她和他死生相铐的时光,这样一来,她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他单身涉险。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她再也无法说,她能够忍受看着戴蒙遭遇什么不测,所以她当机立断地抡起手中的猎枪,紧追戴蒙的后尘。

    “我的天!”安琪儿气喘吁吁地爬到坡顶时,不敢置信地瞪望着眼前的景象。

    她原来以为,戴蒙一个人猛虎难敌猴群,只会将自己置之死地,但事实上,情形并非如此,戴蒙就像一只不死鸟一般,威风凛凛地冲锋陷阵着,所向披靡,只见对手在他的身后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死神谷!”拿铁冷不防地出声,在旁观战的他发出了如此的浩叹。

    “你说什么?”安琪儿因陷于过度的惊愕而显得口齿不清。

    “小姐,你记得泰国政府军曾有意找我消灭集结在泰国境内,死神谷里的叛军吗?”

    安琪儿点了点头,“这其中有什么关连吗?”

    “撒旦他在击败我之后,接下了扫平死神谷的任务,据组织里的线人描述,那城寨里被撒旦入侵后的影象,就如同眼前难以形容的景象一般……”拿铁说话的声音是抖的。

    “撒旦?”不知怎么的,安琪儿竟然对戴蒙兴起一种与有荣焉的感受。

    她知道拿铁向来自负,在戴蒙之前,能让拿铁折服的人只有撒旦,现在拿铁竟然把戴蒙和撒旦相提并论,可见他对戴蒙是多么的给予肯定。

    “该死!”眼尖的安琪儿突然瞄到,有一个佣兵躲在戴蒙照应不到的死角,而且随时准备开枪暗算戴蒙。

    安琪儿对自己的枪法向来自负,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可是在她出手的那一刻,她发现她在戴蒙生死交关的这一刻,失去了她向来奇准的“枪”感,在射击的一刹那,她就知道她开了无用的一枪。

    她救不成戴蒙,这样绝望沮丧的沉重念头,压得她登时跪坐在地上,形如槁木死灰,但,奇迹却出现了,那个躲在暗处,令戴蒙防不胜防的佣兵,竟然应声倒下,一枪毙命。

    “拿铁!”近旁地的硝火味和硝烟,使得安琪儿理燃希望地抬起脸来!

    “小姐,你的枪法不及格喔!”拿铁有的是调侃却宠昵的笑容!

    “拿铁!”安琪儿没说出口,却满脸呈现感激的光采。

    “小姐,来吧!就算戴蒙是撒旦的化身,他也支撑不了多久的!”拿铁观望着弹声隆隆的“战场”,说出了肺腑之言。

    “好!”安琪儿和拿铁在交相掩护下,一前一后冲进了战区之中。

    “有没有看见戴蒙?”在射倒数人之后,安琪儿发现戴蒙平空消失不见了。

    “没有!”拿铁回手一枪,轻轻松松地又射倒一人!

    就在他们两人以破竹之势,击退一波又一波的佣兵之时,空气之中,突来传来了扩音器的声音!那是佣兵对长狄伦的声音,他要他的手下在原地弃械投降,答案很简音,站在他身旁的戴伦的枪口,并指着狄伦的幕后老板乔·克雷滋以及胡笙王子。

    狄伦在佣兵里向来颇为众望,他一声命下,所有的佣兵兵都一致性地抛枪,不再挣扎了。

    “外公!”一见克雷滋由戴蒙的身后闪出,安琪儿便乳燕投林般向他奔去。

    “安琪儿,我的小天使!”克雷滋紧紧地拥抱住失而复得的外孙女。“谢谢老天,谢谢老天!”

    “外公,他们没对你怎样吗?”安琪儿不放心地挣脱了外公的怀抱,就是想把他端详个仔细些。

    “我没事,我没事!来!”克雷滋牵着安琪儿的手,向戴蒙走去。

    “伯父,我进冤枉,真的是冤枉的!”乔·克雷滋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克雷滋却是连看他一眼也不看。“胡笙王子,你要用多少钱来换回你的命?”

    其实,胡笙王子仗着他在中东的力量,大可无视于克雷滋的威胁,克雷滋为了怕引起中东的报复,是绝对不可能杀他的,但他生性怕死,一经克雷滋恐吓,便三魂少掉七魄,当下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克雷滋的所有要求!

    只见克雷滋一拍手,里头的仆人便拿来了一支行动电话。戴蒙在克雷滋的示意下,将话筒抛给了佣兵队长狄伦。

    “狄伦,你收了他们多少钱?”戴蒙自若地问着。

    “五百万美金!”

    “我们可以给你一千万美元!”戴蒙这是时将目光扫向了胡笙王子。“你知道狄伦的瑞士银行户头吧?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的经理人,教他立刻汇一千万进狄伦户头!”

    狄伦一听,立刻将手中的话筒递给受制于人的胡笙王子,王子为求保命,立刻拨了电话。约莫十分钟之后,狄伦藉由笔记型电脑上的网路确认,一千万已汇入他的户头。

    “狄伦,现在你效忠的对象是谁?”戴蒙直视着狄伦,不怒自威。

    “是克雷滋先生和戴蒙先生!”

    “很好!”戴蒙将不寒而粟地胡笙王子推向了狄伦。“先派手下送王子回国。”

    “伯父、伯父,念在我爸爸是您唯一的弟弟的份上,饶了我吧!”乔·克雷滋像只狗般,抱住了克雷滋的腿。

    “戴蒙,我这一辈子不想于看见他们俩!”克雷滋口中的他们,指的自然是在一磅奄奄一息的杰森律师,及脸部被戴蒙打肿、讲话漏风的乔·克雷滋。

    “狄伦,你听见克雷滋先生的吩咐了吧?”戴蒙将手中的长枪抛给了狄伦!

    "Yes,Sir!”狄伦双手一摆,他的手下合力抬走了发出杀猎般求饶叫声的乔·克雷滋及根本没有抵抗能力的杰森律师。

    “戴蒙,做得很好!”克雷滋欣慰地捉着戴蒙的双手。

    “克雷滋先生,我遵守承诺带回了安琪儿!”戴蒙一把将安琪儿拉向了自己。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安琪儿竟然主动地扑入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颈项,戴蒙则是又惊又喜地回搂着她,双手将她抱得极紧极紧,仿佛她已是他身上的一部分!

    克雷滋则满心感动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想起了爱女临终前,要他让安琪儿幸福的最后要求!

    “莫妮卡,你可以安息了!”克雷滋老泪纵横地对着湛蓝的天空大叫。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克雷滋大宅

    大厅里是宾客云集、衣香鬓影的上流宴会,空气中却弥漫着玫瑰花香及抒情悦耳的钢琴演奏声,大明星艾尔顿·强的歌声扣人心弦,她可是克雷滋的少年时期的挚友之一,特地前来主唱戴蒙和安琪儿的定情之夜。

    而有两条迅捷的身影,却悄悄地抛却了大厅的金碧辉煌,一前一后地偷偷地潜上了二楼,直奔安琪儿的闺房,透过射进屋内的皎洁月光来辨识,这两抹立刻交缠成麻花瓣的热情人儿,正是戴蒙及安琪儿!

    他们的双唇胶合,姿享着情欲与感官合而为一的销魂感受,他们的手也没闲着,基于对彼此的欲求,相互地解着对方身上的束缚物,以便完全地占领对方。由于热情高燃的原因,使得他们探索彼此的动作疯狂且粗暴。

    “你怎么知道我上楼来了?”安琪儿吃吃地笑着,媚眼如丝。

    “我今晚的目光没有离开过你。”戴蒙用着令女人无法不脸红的炙热眼神。

    “少来!”安琪儿千娇百媚地掩住他性感的双唇。“我看你周旋在众美女之间,快活地很。”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戴蒙突然执起了她的手,放在唇边一吻。“你该明了的。”

    “抱紧我一点,让我确定你的爱。”安琪儿的目光显得是那么无助、那么迷惘!

    “戴蒙依言做了,给了安琪儿一个足以证明他爱意的强力拥抱。他这辈子从没有以现在的心情、这样的温存及温柔抱过一个女人,是爱意而非情欲。

    “戴蒙,不要让我因爱你而软弱。”她口气幽幽。

    “傻安琪儿,我会保护你的。”戴蒙笑得极为灿烂。“再说,世界没几个人能伤害得了你。”

    “对你的爱就足以教我毁灭!”安琪儿抬起一只迷蒙而动摇的眸子看着戴蒙。

    “傻瓜,相信我,爱也能教人坚强的,相信我!”戴蒙急着表达心声。

    “你还不知道我的许多事!”这是安琪儿的隐忧,她担心戴蒙无法接受她即将接掌暗杀集团的事实。

    “安琪儿,我只要确定你愿意一辈子留在我怀中好就足够了!”戴蒙说了肺腑之言。

    “可是我是沙昆罗的女首领……”安琪儿无法承受戴蒙眼底的浓情蜜意,所以一鼓作气地说出自己的来历。

    早在之前的餐宴上,安琪儿就在反复考量说出真相的利害。但她最后还是决定坦白,这样一来,要烦恼的人是戴蒙而不是她!她屏气凝神静待戴蒙的反应!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戴蒙的反应是出奇地平静,好像他早就知这一惊人的秘密似的。

    “小姐!”在此紧张时刻,拿铁突然像一阵风般地冲进了房间之内。“小姐!”

    拿铁顾不得逾越他和安琪儿之间的身分,由于事态紧急,他一把将安琪儿拉开了戴蒙!

    安琪儿和拿铁默契非凡,知道他之所以会有如此莽撞的举动,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她也不顾自己身上衣不蔽体的窘态。“拿铁,出了什么事?”

    “他是撒旦!”拿铁用手指着戴蒙。

    “你说什么?”安琪儿的血液瞬间冻结。

    “我复查过他在泰国境内的行踪,他在撒旦灭死神谷叛军的那天行踪不明,加上他在绿望岛上,对付佣兵的手法,唤起了我和撒旦对峙时的记忆,小姐,我记起他恶魔一般的气味。”拿铁再次奋力指认戴蒙。“他就是撒旦!”

    “你?”安琪儿全身战粟地望向戴蒙,惊恐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戴蒙平静地向安琪儿点了点头,亲自证实了拿铁的揣测,他就是撒旦,那个传谈中的恶魔,浪子杀手!戴蒙向安琪儿伸出了手,期待她伸手来交叠。

    “安琪儿却是反向退缩了一步,花容失色。“你早知道我的身世是不是?”

    戴蒙飞快地点了点头,他原想出口安抚安琪儿的不安,但安琪儿脸上十足的戒备神情,却教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安琪儿生平第一次感到不能承受的惊慌,喔,老天,她怎么会爱上她组织的仇敌!

    “那天我假装被你击错的浴室,当我撞见拿铁潜入你的房里,我就知道你是沙昆罗的人。”

    拿铁向来自负,平日和人决战时,从不蒙面,原因在于他认为他只会赢不会输,对手永远没有活着说出他真面目的机会,所以,戴蒙在决战时,见过拿铁的庐山真面目,拿铁却没有见过戴蒙的真面目。

    “你不要再靠过来!”安琪儿歇斯底里地叫了出声。

    “安琪儿,我是谁有重要的差别吗?”

    “你是谁都可以,就不能是撒旦!”安琪儿在气急败坏地道出心声后,便一鼓作气地冲出房间。

    “安琪儿。别走!”戴蒙急着想将她挽留,却发现拿铁挡在他的面前。

    “让开!”拿铁有着“觉悟”的泰然。“即使会再度败在你手中也不让!”

    “我不客气了!”戴蒙假意向拿铁做出攻击,事实上却是往后急奔,冲向落地窗外的阳台,凭藉着自己艺高人胆大,一鼓作风地往下跳,以争取时间。

    “戴蒙!”拿铁也紧跟着其后,由阳台往下跳。

    就在同时,安琪儿已凭藉高超的开锁手法,偷得一辆跑车,飞驰而去,消失在克雷滋大宅中。

    戴蒙愿想如法炮制,飞车追赶,可惜拿铁对他纠缠不休,两人扭打成一团,好不容易,戴蒙捉住了拿铁的一处破绽,将之一拳击倒在地。

    只是,安琪儿的行踪也不再复存。

    戴蒙察觉拿铁准备再度向他扑击,于是敏捷地往旁一闪,避过了拿铁的凶狠的攻势。

    “回去告诉安琪儿,不管如何,不论她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对她的。”戴蒙这辈子没这么认真过。

    拿铁却回敬他一个令人不寒而粟的冷笑。“沙昆罗组织不会放过你的,撒旦!”

    拿铁在撂下狠话之后,便消逝在夜色中,有如鬼魅一般的身手。

    “老板?”池尧好像暗中察觉了有事发生,由衣香鬓影的宴会中抽身而出,来至戴蒙跟前。

    “池尧,有我找不到的人吗?”

    “没有,老板,你没有办不到的事!”池尧的言语及笑容都是充满崇拜的。

    戴蒙笑了笑,心里却泛生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不踏实感受,那是因为安琪儿,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如眼前一般患得患失过。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中东·叶门·沙昆罗组织的议会厅

    “首领,这是撒旦这个月以来第十五次的破坏行动了。”拿铁的脸以看到了极点。

    “组织的行动是不是有疏失?”约克笙不敢置信地摇头。

    在约克笙的领导下,沙昆罗组织之严密是出了名的,没想到,撒旦,这个比传说中还可怕的男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中破坏沙昆罗组织的行动。就不得不让约克笙刮目相看的。

    “首领,弟兄们已经反覆检讨过,只能说,撒旦真的有三头六臂!”拿铁不得不发出感叹。

    “他是冲着安琪儿来的?”约克笙脸色开始显得凝重,他绝不让他的唯一爱女受到任何威胁。

    安琪儿·克雷滋从订婚宴上神秘失踪的消息传遍全球,约克笙自然也有耳闻,所以当安琪儿和拿铁返回组织,约克笙还特把女儿召来一问,才得知资讯业巨子戴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浪子杀手”一一撒旦。

    “爸爸,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安琪儿眉宇之中有着沉重不已的疲惫。

    “什么事?”

    “从此以后,不要追问我和撒旦之间的经过!”安琪儿的脸上第一次柔弱给占满,仿佛风吹就倒。

    约克笙不忍心再追问她过程,于是一口答应下来,绝不在安琪儿面前再提撒旦,也不会派手下去教训撒旦。

    可是,这样一再从容的结果,只换来撒旦连续不断的挑动破坏举动。孰可忍,孰不可忍,约克笙怜女儿的处境,也无法坐视不管。

    “撒旦大概是想逼出小姐吧!”拿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未免也太低估沙昆罗了吧!敬酒不吃,他偏要吃罚酒!”约克笙戚起他浓黑的大眉。

    “首领的意思是……”

    “把罗立给我找回来!”

    “首领?”拿钱脸上露出了喜色,他早就看不惯戴蒙(撒旦)的嚣张行径。

    “罗立是亚洲老千集团的少盟主,童年至少年时期,因着特别的缘分,拜约克笙为师,在沙昆罗组织里,习得各项技巧,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搏斗人才!”

    拿钱曾这样分析过罗立和撒旦两个人。他认为撒旦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对手,而罗立则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异类。和罗立交手,会以为他和你是在伯仲之间,不足为惧,但真正交手起来,罗立就是会赢。

    所以,要是由罗立来和撒且交手,精采的绝对可期,胜负是未定之天。

    “寄生死贴给撒旦!”约克笙闭着眼做出最后的决定。

    不动撒旦一根汗毛,原本是约克笙和女儿之间的约定,但撒旦的所作所为,严重地危害到组织的生存,身为首领的约克笙实在无法再隐忍下去。

    “爸爸!”听到风吹草动的安琪儿正好赶来,听见父亲要找回罗立,并寄出生死帖给撒旦,险些吓晕当场。

    “安琪儿,你该明白组织的规矩。”约克笙沉重地看了虚弱的女儿一眼。

    安琪儿原本想出口试图挽回,没想到,一阵反胃的恶心冲到了喉端,呕吐的不适使得她一时之间无法开口,去替戴蒙辩解。

    拿铁却在这个时候领命而去,与匆匆地要去对戴蒙寄出挑战的生死帖,然后再去台湾找回久久未见的师弟罗立。

    “安琪儿,你没事吧?”约克笙轻拍着女儿纤弱的背脊。

    “拿铁呢?”酸呕感好不容易过去,安琪儿四下搜找拿铁的踪影。

    “他走了!”

    安琪儿蓦地心头一惊,知道什么都来不及挽回了,罗立和戴蒙的生死对立势在必行,她不安地抚向她的腹间,按在那依然美好,却已有不同的腹部之上。

    一场悲剧注定要上演,一想到这,安琪儿就觉得摇摇欲坠,胆战心悸起来!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七天后

    “为什么不让我见他?”安琪儿心急地质问着拿铁,她口中的“他”自然是远自台湾而来的师兄罗立!

    “再过一个时辰,他就要和撒旦决一死斗,他现在必须静气凝神,否则,只会便宜了撒旦。”

    “这?”安琪儿原本想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罗立不要参加这一场无谓的决斗,但拿铁的一番实话,又使得她进退不得。

    罗立是她的师兄,安琪儿一样不愿他有任何损伤。现在,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安琪儿举棋不定的时候,组织里的几个弟兄神色张惶地跑了过来。

    “撒旦到了,撒旦到了!”

    一时之间,人声沸腾,一听到戴蒙已来至谷中,安琪儿方寸为之大乱,一颗怦怦然的心仿佛要夺腔而出似的,眉宇之间尽是期待的光彩,但当激情过去,她又回想到戴蒙是入谷来决一死斗的,生死未卜,她便仿佛由云端摔到泥堆里一般。

    “他一个人来的吗?”

    “没错,一个人来的。”大伙好像都为见识传说中的撒旦而兴奋不已,一大票人簇拥着拿铁去见撒旦。

    安琪儿根本就没有跟上的念头,组织弟兄不知她和戴蒙的瓜葛纠缠,也应当特别留心到她的反应,毕竟他们的心情已因撒旦的到临而沸腾。

    “天使?”罗立不知什么时候由房间里步出,吓了沉思的安琪儿一大跳。

    “罗立哥?”安琪儿在激动之余,已经神经衰弱七天的身子再也装强不得,往前就倒。

    幸亏罗立反应可是敏捷地吓人,一把抱住了安琪儿,才没让安琪儿摔伤。

    “不要和他决斗,不要伤害他,罗立哥,我求你快走,他是不可能走的……”安琪儿控制自己好几天的理智,此时已全然崩溃,她无法再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默默地坐视戴蒙的生死不管。

    “天使?”罗立足足地大吃一惊,老天,他这辈子从未见过好强的天使热泪盈眶的模样?

    他一直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绝不会哭的女人,一个是他的梦中情人桑雅;另一个就是自尊高于一切的小师妹天使!

    她们两人都是他这一生中最珍爱欣赏的女子,他作梦也没想到,天使竟会倒在他的怀中哭诉请求?

    “罗立哥,不要和他决斗!”察觉自己流泪的天使感到更加心慌,更加不能自己。

    “天使,一切有我。”罗立虽然没开口问,但也看出撒旦和天使之间一定有什么牵扯,否则天使绝不会为他求情若此。

    罗立当场在心里有了打算,他想,只有“情”这一字能让人脆弱至此吧?他坚执的一颗心,不也被桑雅磨得志气消沉?因为理解,他也就对天使更加怜惜,他趁着天使一个不注意,点了她的昏穴,让近乎歇斯底里的她,好好睡一觉。

    有时,睡着是比醒着幸福的,罗立对着天使熟睡的美丽面容,笑了一笑。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戴蒙……”安琪儿是由冷汗涔涔的恶梦中惊醒过来的,很快的,她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她记得她在情不自禁之下,不顾羞耻地向罗立提出过分的要求,临阵脱逃可是懦夫的表现,她怎么可以要求罗立做出懦夫的行径?

    接下来的事,她便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现在细细回想起来,她一定是中了罗立的道,她才会昏迷不醒,被送回自己的房间。

    糟了,决斗已经开始了,一想起决斗已经开始,安琪儿全身的血液都为之冻结,她慌乱地奔下床,连鞋都来不及穿,便匆匆忙忙地奔向了竞技场。

    竞技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日沙昆罗组织里,成员们相互比试及组织里处决叛徒及入侵者的所在,场外的观赛度建得当尘堂皇,一点也不亚于罗马帝国全盛时期的,建筑物!

    安琪儿在原始情感的带动之下,想也没多想就冲进竞技场中,说巧不巧,就在她奔入竟技场的那刻,撒旦和罗立各中了彼此一刀,不约而同地往地上倒去!

    “戴蒙!”安琪儿当下放下了所有的矜持以及自尊,奔向她爱人的身边。

    “天使!”戴蒙好像在绝望中看见一道曙光,天晓得,他是多想念安琪儿那一头闪亮耀眼的金发。

    “你要不要紧?”安琪儿原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对血怵目惊心的,但她现在就是。

    而且惊慌的程度远高于她的想象,她好怕、好怕戴蒙会有万一。

    “不要紧,他手下留情,没刺中要害!”戴蒙自己都不敢置信。“他没杀我的意思。”

    “罗立哥!”安琪儿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再也不觉得放弃自尊去向罗立求情,是一件错事。

    毕竟,放弃自尊让她救回了她的爱人,她还能说自己错了吗?喜悦使得她泪流满面。

    “天使,是我的错!”戴蒙真真挚挚地瞅着她看。

    “不,你没错,一直以来,都是我太骄傲!”

    “我也太偏执了。”戴蒙伸手去贴她柔嫩的脸蛋,不忍她憔悴伤心。

    “天使!”约克笙冷不防地出现,将他的女儿一把拉离了传说中魔鬼一般的杀手撒旦。

    “爸爸,别伤害他!”安琪儿情急地求情着。

    “说,”约克笙却对安琪儿的求情视若无睹,他不管撒旦的身上负伤,依旧粗暴地促住了他的颈项。“快说,你的刀法及肉搏技巧是谁传授给你的?”

    撒旦却仍是一脸色无畏颜色。“约克笙,我会因为你是安琪儿的父亲而尊敬你,但我不可能屈服于你。”

    “你不说,我就杀了你!”约克笙的刀锋已抵上了撒旦的颈项,志在必得。

    “爸爸,别伤害他!“安琪儿试着安抚父亲,以救爱人。

    “只要说出我想要的答案,我或许还可以考虑不追究他破坏组织行动的行径,饶他一命!”约克笙的刀尖已刺进了撒旦的皮层,血汩了出来。

    “撒旦!”安琪儿以恳求的眼神望向了情人,却得到她早该了然于胸的答案。“爸爸,要是你期望在刀口下,就能逼他说出答案,不如一刀解决了他,还不会浪费您的时间好些?”

    “天使!”连老谋深算的约克笙不免也为安琪儿的大胆言论,而楞在当场。

    “爸爸,我怎么可能会爱上那种懦夫?如果他因畏惧说了答案,就不配当我心中的男人!”这是安琪儿高竿的地方。

    她知道,要父亲平白放了撒旦,是缘木求鱼,而是撒旦向她父亲认输松口,也是白费力气,基于两难的情况,睛,她只好一肩担起了所有罪过,当下,她的言论一出,撒旦的坚不吐实,反倒是对安琪儿爱情的挚诚表现。

    “他本来就不配!”约克笙在恼羞成怒之余,高举了手中的刃。

    撒旦岂是坐以待毙之徒,趁着约克笙和安琪儿交谈分心之余,他奋力一扑,便将约克笙扑倒在地,两人在地上翻滚纠缠,由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滚翻动作实在太快,以拿铁为首的沙昆罗线织成员迟迟不敢射出手的飞刀及枪弹,怕的就是误伤的约克笙。

    “住手,撒旦,住手!”安琪儿心慌意乱地高声呼救着。

    “我的老天,”拿铁不由得再度承认他的走眼。“撒旦在刚才的比武没有尽全力!”

    撒旦在先前的比武保留实力当然是有道理的,主要是他一个人深陷险境,唯有敌人对他的防备少了一分,他的生机才会多一分,他保留实力,就是为了让对手降低对他的戒心,约克笙果然上当……

    “撒旦,放开我的父亲!”安琪儿在发现撒旦技高一筹,以刀制住了父亲的颈部要害时,她恨死了自己的两面不是人的立场。

    “天使,等我们安全离开时,我就会放开你的父亲!”撒旦冲着她个灿笑。

    就在这个时候,直升机的轰然声响由远而近破空而来,停在竞技场的上空,垂下了一条绳索。

    “不,撒旦,我们逃不了的,我不能背叛我的父亲我组织,我父亲会杀了你的。”

    “天使,现在受制的人可不是我!”撒旦用最深刻的眼神投向了她。“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走,快走!难道你想看我因不忍抛下你独自离开,而被你的父老兄弟们剁成肉泥吗?”

    撒旦声音表情十足的诱惑方式,加上现场混乱场面的压迫,使得安琪儿不再多想地攀上绳索,撒旦在见安琪儿已被自己说动之后,便将约克笙推向了蓄势待发的群众,反身跳上绳索,扬长而去。

    “快追,设定追热导弹!”约克笙瞪着藉着直升机凌空而去的撒旦,怒不可抑。“射下直升机!”

    “可是首领,天使也在机上!”拿铁虽然也气愤撒旦,却更顾虑安琪儿的安危。

    “安琪儿会跳机的!”这是约克笙对女儿的信心。“快派车队在堕机现场拦截他们。”

    “约克笙,死了老婆,连唯一和女儿也不放过啊!”在一片混乱之中,突然发出了一个宏亮的声音。

    “你是谁?”拿铁为首的沙昆罗成员立刻包围那不知何时混人的奸细。

    “师兄,果然是你……”约克笙的表情可说是又惊又喜的。

    “小子,客气点,我可是你的师伯。”撒旦的养父老戴蒙以神出鬼没的身手,一巴掌打上拿铁的大光头。

    拿铁只觉得脑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更加令他心惊的是,他连老者是何时出手的,都没能看清,就在拿铁恼羞成怒地想要扑向老戴蒙时,约克笙制止了他。

    “约克笙,我刚才看你和我的爱徒过招,才发现你真的老了,不中用了。”老戴蒙的嘴可是不饶人的。

    “撒旦是师兄的徒弟?”约克笙此地时才有恍然大悟的神色。

    “不然你以为我们沙昆罗的人有这么好摆平吗?”老戴蒙似乎以身为沙昆罗一员为豪。“他和一身绝技,可是我费了十数年心血,专门调教出来,克制沙昆罗招术的。”

    “师兄,您为什么要这么做?”约克笙面露不解之色。“难道你还在怨恨我吗?”

    “我当年在离开沙昆罗时,曾向你说过,你从我的身边夺走莫妮卡(安琪儿之母),将来,我要你身边盗走一项至宝!”老戴蒙娓娓道来往事,“这二十称多年来,我虽然化身路兹·戴蒙,却从没忘过这桩誓言,所以,当我得知你和莫妮卡生了一个女儿后,我立刻在柬博寨收养一个男孩!”

    “师兄,难道这切都是你的安排?”约克笙虽敬爱师兄,却更怕他伤害自己的女儿。

    “这是凯文·克雷滋的意思,我乐观其成而已!”老戴蒙笑呵呵地耸了耸肩。“你抢了我的爱人,我的儿子抢了你的女儿,合理的生意!”

    “师兄,撒旦让沙昆罗蒙羞了!”

    “别说得这么严重嘛?”老戴蒙胸有成竹,“只要撒旦加入沙昆罗不就成了。”

    “他肯加入吗?”约克笙似有软化迹象。

    “老戴蒙却出人意外的摇了摇头……“撒旦是不可能受命于人的,即使是你!”

    “那我……”约克笙大有被耍之感。

    “稍安勿躁。”老戴蒙似以激怒约克笙为乐。“我说的是他不肯加入,而不是撒旦这个名讳不肯加入,反正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撒旦的真面目,今天就由一手打造撒旦这个名号的我,决定撒旦今后是隶属于沙昆罗的杀手!今后你要你哪一个手下当撒旦都可以!”

    “师兄!”约克笙还是有上当的感觉。

    “约克笙,沙昆罗多了撒旦这个名号之后可以说是如虎添翼,这绝对是赚钱的生意!”

    老戴蒙在脱离暗杀世界后,闭口开口都是生意经。

    “这?”约克笙叹了很深的一口气!

    “莫妮卡会感谢我将她的女儿及女婿带离暗杀世界的,现在你只要点个头,就可以当现成的功臣,你还在怀疑些什么?”老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师兄,你主要的阴谋还是在拖延我的时间吧?直升机现在已经飞出了沙昆罗势力范围。”

    “算你还不笨!”

    这两个年过半百的大男人突然相拥大笑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