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撒旦有个天使情人-第九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英国,泰国,架空 >> 不甘情动,却深陷情网,终难自拔 >>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第九章 作者:莫忧
    “什么,小姐不见了?”久久未见安琪儿下楼踪影的克雷滋,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他正打算破口大骂眼前办事不力的仆役时,这时他雇用的佣兵部队队长狄伦正一脸不对劲地向他快步奔来。

    “克雷滋先生!”

    “出了什么事?”

    “安琪儿小姐‘诱拐’我一个手下驾着一架直升机走了!”狄伦的表情显得很沮丧。

    “诱拐?”克雷滋听了大吃一惊。

    “在旁的另一名手下告诉我,安琪儿小姐红着眼睛走出大宅子,向我那名手下不知在哭诉些什么,那该死的兔崽子就该死的违背军纪,领着安琪儿小姐进入直升机,扬长而去!”

    “他们去了哪里?”克雷滋这时才了解了事情始末,他就想,安琪儿怎么可能诱拐一个男人?“据说安琪儿曾提起医院和马克·尚扬?”狄伦不预设言立场的说出事实。

    “马克·尚扬?医院?”克雷滋此时更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克雷滋先生!”一脸的得意,四下交游完毕而来的戴蒙发现了克雷滋身边气氛的僵凝。“出了什么事?”

    “戴蒙,我们借一步说话?”克雷滋面有愧色,他现在真的不知该如何向戴蒙交代。

    今日出席的贵客多半都知戴蒙是克雷滋家族的乘龙快婿,现在女主角临时宣告失踪,而且还可能是去私会准新郎的情敌,教克雷滋如何向戴蒙煞出口?教戴蒙今后有何颜面立足在上流社会?

    “好的!克雷滋。”戴蒙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立即明白安琪儿一定又在玩把戏。

    “狄伦!刚才议论的事情不能外泄,你们都听到了要是再多一个人知晓,你们就看着办!”

    “是的,克雷滋先生!”

    在交代了一切之后,克雷滋便回头去向戴蒙招手,两人往内厅更隐密处走去。

    “什么?”戴蒙在听见安琪儿临阵脱逃的消息后,说真格的,他一点也不惊讶,但面对克雷滋高度歉意的眼神,他只好也装出非常非常震怒的表情。

    “我也不明白安琪儿那孩子在想些什么?怎么在这紧要关头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克雷滋手忙脚乱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副心脏病快要复发的模样。

    “我明白!”戴蒙在心神恍惚之余,脱口而出。

    “你明白?”

    戴蒙急中生智地道:“我是说,在这一刻,我益发明白安琪儿在我心目中的分量。”

    “戴蒙!”克雷滋闻言很是感动。

    “请给我一点时间。”戴蒙由身后的酒橱之中,倒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给克雷滋压惊。“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回安琪儿,和她在今晚的宴会里开舞。”

    克雷滋好像很口渴一般,把戴蒙递给他的烈酒一饮而尽。“你打算怎么做?”

    “克雷滋,相信我,我不会伤害她的。”戴蒙对克雷滋投以最诚挚的眼神。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克雷滋站起,激动地抓着戴蒙的双手。

    “你会看见她带着笑脸,和我在今晚的大厅上翩翩起舞的。”

    戴蒙在向克雷滋许下最后的保证之后,便转身离开内厅,挺起脊梁走入灯火辉煌、衣香鬓影的大厅。他的一出现,立即就引起了大厅上所有贵客的注意,人群一个接着一个向他靠近,想要和戴蒙攀谈,戴蒙却对所有的客人视若无睹,面无表情地走出大厅,走向厅外的机坪。

    由于克雷滋先前已在屋内用无线电知会过狄伦,告诉狄伦,告诉狄从尽一切可能协助戴蒙,所以佣兵队长狄伦一见戴蒙,便立刻上前趋近。

    “先生,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前往?”狄伦按照戴蒙的吩咐,将他所要求的“武器”打包装在一个军用背包里。

    “放心,我驾驶直升机的技术很好。”戴蒙以俐落的身手翻上直升机,居高临下地由狄伦的手中接过背包。

    “祝好运!”狄伦难得的表现友善,他和他的弟兄都是生在战乱之中,对死亡已经冷感,认钱不认人的佣兵,可是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在公子哥外貌的戴蒙身上看到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戴蒙有和他一般的危险剽悍味道。

    就在狄伦扬高手,以示“放行”的手势下,戴蒙所启动的直升机冉冉上升,隐没在天际。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绝望岛沿岸·占地千坪的克雷滋纪念医院

    “难道我上天国了?”马克·尚扬在看见一头耀眼金发的安琪儿站在自己的床前,还以为自己上了天国,看见天使了!

    “尚扬先生!”安琪儿冲着他一笑。“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养病的休息了?”

    “安琪儿小姐,真的是你?”确定眼前站的佳人真是克雷滋的掌上明珠后,尚扬更感惊疑不定。

    他疯了不成?不然眼前怎么会出现安琪儿和幻象?尚扬作梦敢没想到,在他做了想要临阵脱逃,反被陷井所困的臭事之后,安琪儿,天使一般的安琪儿怎么会在他的病房之中出现?

    “尚扬先生,你受的伤好多了吗?”安琪儿口头上不得不关心,心里却在暗笑尚扬整个人包得像木乃伊一般,绷带上了全身。

    “好了,全好了!”尚扬简直感动得热泪盈眶。“安琪儿!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城堡里这时假不是正在举办你和戴蒙的订婚宴吗?”

    “我讨厌戴蒙!”安琪儿故作黯然地垂下了头。

    “安琪儿?”尚扬虽然领生怕死,脑筋却相当狡猾灵活,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尚扬先生,我可以在这里陪你,一直到你康复为止吗?”安琪儿用一只无邪的大眼直视着尚扬,就连极地的冰山也会被她的目光融化。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尚扬自然喜出望外。

    “谢谢你!”安琪儿漾了一个灿笑,半向病床的方向凑近。“我带来了一些鲜花,是外头村里的小女孩卖给我的。”

    尚扬闻着她幽雅怡人的淡香扑鼻而来,不由得心神一荡,色胆顿生。他免强地支起上半身,伸手想要去搂安琪儿近在咫尺的纤腰,没想到安琪儿却早他的动作一步,抱着床头柜的精致花瓶走开,尚扬色急,一扑落单,豆腐没吃着,自己反而失去平衡地跌落下床!

    “哎哟!”尚扬这次可不是在佯痛博取同情,而是摔地的动作扯袭了他身上的旧伤口,使得他疼痛难当。

    安琪儿眼尖,早就一眼看出尚扬的意图,所以她才会在千钧一发之刻,起身离开床畔,让色迷心窍的尚扬吃些苦头。

    但因为尚扬还有可供利用的地方,安琪儿才伸手去按壁上的呼叫铃,帮他叫来了医生护士,扶他上床。

    安琪儿趁着尚扬发出杀猪一般的嚷痛声,医生护士手忙脚乱想要帮他回复镇定之际,才抱着鲜花和瓷瓶,带着馥香走出病房。

    她推开门进入浴洗室,趁着在无人的空档,将花茎上的杂叶拔除,然后再一一插入瓷瓶之中。

    “啪啪啪!”

    在背后突然响起的掌声,使得安琪儿本能地回头,一回头就对上了戴蒙冷冽而莫测高深的双眼。不知怎么的,她的心在一刹那竟有受压迫的感受。

    “晚安,安琪儿!”戴蒙做了一个邀舞的姿势。”你的美丽依旧令我眩感!”

    “少假惺惺了!”话一脱口,安琪儿才知道自己感受到了威胁,否则她的语调不该失控。

    “为什么不?”戴蒙似乎是看穿她的不安,益发用着一种覷看猎手的目光睨着她。“如果你乖乖安分留在城堡里,我们现在早在大厅里翩翩起舞!”

    “我宁愿和撒旦相拥,也不和你共舞!”安琪儿想藉恶劣的言行来掩饰自己再见戴蒙激动。

    “如果真是这样,我情愿当撒旦,来换取和你共舞的机会。”戴蒙嘴里说的虽然是温柔不能再过的言语,他眼中的威胁笑意,却是在警告安琪儿不要轻举妄动。

    就在这对峙的短短几分钟之内,她和他都不得不佩服彼此在肉搏的技巧方面,都有相当的造诣。近身肉搏,想要获胜,得要快狠准,脚步的快缓及方位尤其重要,安琪儿每一次一移动脚前,便发现戴蒙也神乎其技的,近乎在同时做出反应,快速地移动他的步伐到能绊住安形琪儿攻势的方位。

    是以她和她表面上文风未动,实际上早已斗智不下数十回,而苦于无法破解对方的守势或攻势。

    “我外公人呢?”安琪儿突然想起不见克雷滋的踪影。

    “他在城堡里,等我将你带回。”

    “骗人!外公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独自前来……”安琪儿会来医院,就是希望引来克雷滋,让克雷滋亲目眼目睹她对尚扬的在乎及注视。

    克雷滋虽然三天两头都在说,若不是他看中的对象,就绝不会让安琪儿出嫁。但安琪儿却认为在最紧要的关头,克雷滋会同意安琪儿的选择,如果安琪儿坚持要选尚扬,克雷滋终究会勉为其难地接受。

    但戴蒙究竟施了什么魔法,竟能说动克雷滋在城保里静候“佳”音?

    “克雷滋为什么会不放心?难道你也意识到做了惹火我的事?”戴蒙依然是一副不慢不火的模样,看得安琪儿格外牙痒痒。

    “对不起,我实在想不出能让你更加没面子的事。”安琪儿回以甜甜的一笑,希望能让戴蒙气得露出真面目,光在那里表现伪装的温柔。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戴蒙冷笑出声。

    “如果你真是绅士的话,就成全我和尚扬!”

    安琪儿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她竟然发现戴蒙的眼里闪过好一阵深沉的失落,在他深遂的大眼里徘徊不去。这算什么?安琪儿害怕自己在乎戴蒙的感受。

    “如果你能爱人的话。”戴蒙好一阵子,才艰涩地吐出这样的字眼。

    “我爱尚扬!”安琪儿起先为达目的,口不择言,却在脱口而出后,心里好一阵后悔。虽然,她曾立誓过自己这辈子绝不爱人,但是,她从未看轻过“爱”这个字眼,现在自己竟轻易地撒谎出口,说自己爱上了一个人,她感到莫名的悲哀,而在她醒觉她现在的反应是在多愁善感,更益发讨厌此时的自己。

    戴蒙好一阵子不说话,就是这样莫测高深地瞅着安琪儿瞧,没人看出出他心里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安琪儿在这一刻才赫然发现戴蒙一点也不好懂,他复杂地超乎一般人所能想象。

    他是绅士还是魔鬼?安琪儿全身微微颤抖起来。

    “你做什么?”安琪儿发现戴蒙蓄势待发,想要闪避、想要防范已然不及。

    直到,戴蒙顺势将她整个人压在墙壁上,而她的双手也落入他掌握,安琪儿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戴蒙是魔鬼,面分之百的可怕魔鬼,他根本就拥有轻易制伏她的能力,而先前的可笑对峙及僵持,都是他在刻意演戏。

    安琪儿这时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原本,她还在得意她和戴蒙之间的肉搏技巧该在伯仲之间,没想到,一切都在戴蒙的掌控之中,一想到雷蒙不知在心中如何取笑自己,安琪儿很难不恼羞成怒。

    “不求我放开你?”戴蒙似乎发现她仍在做困兽之斗,是以用身体加重了对她的压制,让他们之间给人犹如情人之间亲呢相拥的错觉。

    “我死也不求你。”她怒瞪了他一眼,胸脯因为怒意而上下起伏着。

    “求我或许会放开你?”他向她更加凑近,说话时,他的气息拂上了她的唇瓣、耳垂。

    她不由自主地在全身窜过一股热流,双腿近乎瘫软,因怒火而混沌的大脑此理更加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这种感觉很是熟悉的,安琪儿发现,每当身体有这样的反庆,就表示她对戴蒙的渴望。

    渴望和他结合一体的欲念令安琪儿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她明明是在排斥着,僧恨着戴蒙,身体却背叛及出卖情感,她为了这产分袭的自己顿时失去了主见、失去了抵抗的力量,可是,她对戴蒙的渴望,竟在这样两难的拉锯下,愈见加深。

    她痕恨戴蒙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诱惑她,左右她的身体反应,而他自己却像个丝毫不受影响,高高在上的操纵者及旁观者?

    她像个玩物,在戴蒙的眼中像个玩物,可是她就是无法欺骗自己,她经由在戴蒙深谙个中技巧的触抚下,感到此生心湖最美丽的荡漾?

    “喀!”

    等到安琪儿由迷情中惊醒过来,她惊觉她的右手手腕上多了一副亮晃的手铐,而手铐的另一端,则铐着戴蒙的左手手腕。

    戴蒙此时已放松了对她的压制,站在她身侧,斜倚着墙壁,他表面上平若,内心却起伏不已!原本他只是带着一种不服输的心理,不相信安琪儿真的看上尚扬,他想让安琪儿见识,什么样才是真正的男人。

    在他发现自己竟然也失了控,结合的欲望像一只巨兽就要将他吞噬,他才用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拿出特殊合金的手铐铐住了自己及安琪儿。在确定不必经由身体压制,也能净安琪儿牵制在他的身边后,他才从她身上挪开了自己的身体,在他什么都会做出的一瞬前。

    “钥匙呢?”安琪儿冷不防地扑向身旁的戴蒙,她掐在戴蒙颈上的力道,足以宣示,她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将他杀死。

    “没有钥匙!”戴蒙已感到呼吸的困难,却没有挣脱的意思。

    “少废话,不然我就掐死你。”安琪儿光想到要和戴蒙如影随形,就感到害怕。

    “杀了我,你得拖着一具大尸体走路,恐怕也会不自由!”戴蒙的脸色色已经因为缺氧而发黑了起来。

    “你是个疯子?”安琪儿见他死在临头,还在谈笑风生,不由得心寒。这样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赢得了呢?

    “你如果没有心想要杀我就松手吧,你这样乱动,手铐都将你的手腕磨伤了。”戴蒙的语调突然变得非常温柔。

    “我恨你,我恨死你!”安琪儿在恼羞成怒之余,脑中的理智荡然无存,竟不顾两人相铐的事实,反身想要奔逃离开!

    可惜,事与原违,铐着她和戴蒙的铐子,很快便将他又拉回了戴蒙的怀中。

    “没有钥匙孔、没有钥匙!”戴蒙似乎想要安抚她。“这是美国中情局最近才研发出的新合金,只有雷射才能将这种合金烧断。”

    “雷射?”安琪儿好像在听天方夜谭般。

    “而那把雷射枪,此时正在城堡,我房间的公事包里。”戴蒙敢说,他这辈子从没这样温柔的觑着一个女人过,一个也不曾。

    安琪儿却丝毫不领情,由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恨不得她的目光能像雷射枪,在戴蒙的胸前射出两个大窟隆,她真是再希望也不过。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请吧!”戴蒙想,若不是自己这种反应还算快、气度还算大的男人,和安琪儿铐在一起的男人,不是早被她暗算死,就是被她气死。

    光从医院到外头停机坪的短短距离之内,安琪儿不知有多少次故意要摔倒他、绊倒他,方正就是尽她所能地想要让他出洋相。

    安琪儿虽然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得和雷蒙回城堡不可,毕竟要是她再和戴蒙独处一刻,她发疯,她曾经想过可以空手斩断戴蒙的手腕,这样一来,不用雷射枪她也能脱身,只是不知是戴蒙技高一筹,还是安琪儿没有真心想要伤害他,她的“毒计”一直没能得逞!

    由于直升机的里程相当地快速,一会之间,城堡便矗然在望。戴蒙自登机以来,一直想尽办法想要逗安琪儿开心,可是安琪儿根本就存心摆一张臭脸给他看。

    “安琪儿,克雷滋可能出事了!”戴蒙忽出惊人之语。

    “你的话很无趣!”安琪儿以为他又想引自己的注意,才会胡言乱语。

    她百般聊赖地想以双手捧脸,才发现和戴蒙铐在一起后,她的右手便不再能活动自如,就连想捧脸也不行!反而是她的整个身子,随着飞行转向,而像一颗熟苹果一般落向戴蒙。

    “安琪儿,你听!”戴蒙此时的脸色看起来很是正经,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的模样。

    他将机上的无线电对讲机递给安琪儿,由于这一批是由佣兵头目狄伦统率的,所以透过机上的对讲机,应该可以跟狄伦取得联系才对,但此时的无线电除了发出刺耳的嘈杂声外,并无人声。

    “城堡究竟出了什么事?”安琪儿这时才发现事态严重。“哎哟!”

    安琪儿之所以会惊叫出声,是因为戴蒙突然将机身提上猛升,破坏了直升机内的平衡,使得她整个娇躯想不贴在戴蒙身上也难。就在她准备开口发难戴蒙的飞行技术之时,机身外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爆炸声。

    “小心,坐好!”戴蒙连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

    “火箭炮?”安琪儿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很快便回复镇定过来,她顺着机身前方的窗玻璃下眺,发现城堡外面有一队军队正在对他们发射重型武器。

    “该死!”戴蒙发现敌人概根本是欲杀他们而后快,城堡外面的重型武器多如牛毛,他即使再怎么信任自己的飞行技术,也明白再不撤退,机身遭射落是迟早的事。

    “外公!”安琪儿眼尖,发现有人用枪抵着克雷滋的脑袋,将克雷滋推上了停机坪上。“不能撤退,我们一走,他们就会射杀外公的。”

    如果不是心系克雷滋的安危,使得安琪儿歇斯底里,她不会说出不顾自身性命的话。

    “我们一旦被射落,克雷滋一样难逃一死!”戴蒙的想法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能取舍时,要两权相害取其轻。

    “不行,不能走,我不能眼睁睁地看克雷滋外公因我而死。”安琪儿在这时就像一般女子一样脆弱。“将机身上升,到火箭炮的射程范围之外就行了。”

    “不行,直升机能上升的高度有限,而他们用的火箭炮是……”就当戴蒙和安琪儿僵持不下,一个想要飞离、一个要升高机身,使得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撤走机会,一枚火箭炮直直地射向了他们。

    “小心,快躲!”安琪儿才刚尖叫出声,便发现火箭炮的弹身已迫近眼前。

    "GOD!”戴蒙原以为躲不过这一劫,幸运的是,在千钧一发的一刻,这一枚致命的火箭炮在机身旁数尺外爆炸。没有正中机身。

    “糟了,”戴蒙还没来得及高兴,机身上的螺旋桨便因刚才爆袭物的干扰而呈现不平稳状态,飞行不能继续,机身随时下坠的可能。

    “出了什么事情?”安琪儿被强烈的摇晃逼得机门边。

    “小心,把另一只手给我!”戴蒙见她快就掉出机外,胸色大变地向她伸出左手!

    “我不会有事的。”安琪儿想靠自己的力量坐回座位,可是天不从人愿,机身持续的震动,便得她的努力化为白费,甚至出现整个人掉出机外的惊险镜头。

    “稳住!”要不是戴蒙的反应较快,和安琪儿生死相铐的他,也早跟着一同掉出机外!“手给我、手给我!”

    “先救飞机,机身一直在往下坠。”安琪儿脸上的惊骇已消,有着接受死亡的准备。

    “好,那你先撑着。”戴蒙很想以最快速度将安琪儿拉回机身内,但是比救安琪儿更重要的是稳住飞行,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想办法加速试试看,爆炸区的气流不稳定,会影响飞行。”安琪儿大声疾呼着。

    “我知道!”戴蒙在百忙之中抛给安琪儿一个“相信我”的灿笑。

    安琪儿在掉出机舱之后,是用双掌紧抓机门附近的地板。也幸亏这及时的一捉,才没使得她和机身脱离,可是时间一久,她发现她的双臂已经酸麻到极限,再不用多久,她就会没力气去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戴蒙竟然一脸平若地离开驾驶的位置,向她的身边凑来。

    “安琪儿,我们同生共死吧!”戴蒙突然用不能再认真的表情觑视着她。

    “戴蒙?”安琪儿自然是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

    戴蒙在深深地觑了安琪儿一眼之后,便不再犹豫地往机身一纵,和他生死相铐的安琪儿自然也被这道力量波及,原已乏力的手臂更加无法支撑她身子的力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戴蒙的牵引下,活生生地和机身分离,摔入地面——

    “扑通!”

    原在一瞬间抱定必死之决心的安琪儿,在和戴蒙双双穿入海面的一刹那,明白了她和戴蒙获救了,老天,她是真的幸运地存活着。

    安琪儿隐约感到戴蒙的双手扶上了她的腰,由于对氧气的渴望,使得他们死命地踢水,好使身了顺热浮出水面。

    甫出水面,安琪儿便听见直升机在不远处海面爆炸燃烧的声响,使得她更加确定自己真的逃过了一劫!她张大嘴,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好一会,除掉对空气的迫切需要后,安琪儿才再度意识到,她和戴蒙的手还在她的腰上,他的结实胸膛紧贴着她下下起伏不已的胸脯,他的目光热烈地梭巡着她的脸庞。

    “好在这里是离岛上不远的海面,游回岛上一定没问题。”安琪儿害怕自己再度迷失在戴蒙的目光之中,所以说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就不肯再多一刻只属于我吗?”戴蒙见她防备十足的面容,只好一笑来放弃吻她的念头。

    虽然吻她的渴望,热得连冰冷的海水也不能浇熄其热度,但经历先前同生共死的一刻之后,他不想破坏他和她眼前难得的和谐,即使这和谐只是眼前压力下的短暂产物。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安琪儿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怦然巨响着,跳动的激烈程度,比先前面临死亡的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只觉还在原地停留一刻,他便会听见她恼人的剧烈心跳声,在困窘之余,她奋力地挣开了他的拥抱,一言不发地游向海岸。

    戴蒙自然不肯认输地奋力游着,两人在竞赛的压力下,没花多久时间便双双游回岸上,趴在沙滩上喘气。

    “外公?”歇喘中的安琪儿突然想起了落入敌人手中的克雷滋,而情急地大叫起来!

    “来!”戴蒙知道她的心之所向,一把扶起了她,两人一同往岛上居民聚居的村落跑去。

    “等一等,你要带我去哪里?”安琪儿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寄托在拿铁的身上!拿铁在护送她到医院去见马克·尚扬后,便又折回了山顶上的城堡。

    “我们先跟岛上的居民换些武器,在城堡里等着我们的可是重型火力!”戴蒙苦笑。

    “岛上的居民大概只有猎枪吧?”安琪儿知道他的决定是对的,却依旧无法不跟他抬扛。

    “不满意但可以接受。”戴蒙耸了耸肩,发现前面是一片石子路后,例一言不发地抱起安琪儿,往前冲刺。

    “放我下来!”安琪儿无意示弱。

    “你不想刺伤你光滑无瑕的脚底吧?”

    “我?”安琪儿这时才发现,她的鞋子不知在何时从她的脚上脱落。

    “来吧!”戴蒙气喘咻咻地负着安琪儿穿过那一大片石子路,进入岛民的村落之后,放下了她。

    在广场处理鱼货的妇人们,乍见满身沙尘、狼狈不甚的戴蒙及安琪儿后,慌乱地大呼小叫着,很快便引出了全村的男人以及村长。

    戴蒙一言不发地以下了手中的镶钻金表,交给村长,村长在此重利的诱惑之下,搜刮了全村的枪让戴蒙挑选,戴蒙从那批老旧的枪支之中,勉强挑出两把精品,这时,安琪儿也和村长将仅有的些许弹药装袋完毕!

    “接好!”戴蒙将一把枪抛给了安琪儿,自己保留了一把。

    他还向村中妇女买了一双鞋,好让安琪儿趿穿!在万事皆备之下,戴蒙提起了装满子弹的布袋,两人就一鼓作气地上山,准备攻堡!

    “没想到你脚程还顶快的!”戴蒙对安琪儿露了一个赞许的笑容。

    由于他们两人铐在一起的关系,所以行动的速度必须一致,没想到,安琪儿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亦步亦趋着。

    “会输你才怪!”安琪儿自得一笑,脚步是更加快速。

    “小心!”戴蒙眼见一架竹床就要下掉,穿过安琪儿的身体,忙不迭地将她扑倒在地。

    这往山顶沿途的陷井可没那么简单,戴蒙将安琪儿撞倒在地的震动,震动了一排机枪的测震器,一时之间,他们两人已身陷枪林弹雨之中。

    好在,戴蒙和安琪儿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几个深长的纵身,就便他们两人同时脱离机关枪的射程范围。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两人才带着一身泥巴,有些狼狈地脱离子弹的威胁,抬头一望,一只美洲豹和山猫正在虎视耽耽盯着他们俩。

    他们两人几乎是同时毫不犹豫地往适合射击的方向跨去,只可惜的是,他们所选的方位正好相反,使得铐着他们的合成炼在瞬时将他们两人拉倒,使他们暴露在猛兽的扑击范围内。

    “砰!砰!”

    好在戴蒙和安琪儿在被绊倒的一刹那之间,仍保持着极高警戒心,是以在他们倒地的时候,两只猎枪并未从他们的手中脱落。

    他们开枪的速率近乎是一致的,两人之间似有灵犀一般,都开了两枪,一枪射美洲豹,一枪射山猫,由于美洲豹和山猫同近乎同时倒地毙命,所以根本就看不出它们是死于谁之手?

    “不要浪费子弹好不好?”祸患除去之后,两人便回复本性地拌嘴着。

    “谁要你多管闲事的?”

    两人争论不休,身子由趴在地上到站起,两人之间的争执似乎还没停过。

    “枪放下!”

    蓦然之间,由树林之中闪出一个佣兵身影,用枪指着戴蒙的太阳穴。

    戴蒙见情势不对,只好先假意顺从地抛下手中的枪,安琪儿在顾虑戴蒙的安危,打算跟进的时候,她迎上了佣兵的戏谑眸子。

    安琪儿因惊讶而嘴巴张成了O型……

(快捷键:←)上一章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