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撒旦有个天使情人-第五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英国,泰国,架空 >> 不甘情动,却深陷情网,终难自拔 >>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第五章 作者:莫忧
    “安琪儿!”戴蒙在激情的当头,声音变得更加低沉迷人!“安琪儿!”

    安琪儿觉得光听他丝绒一般的声音唤自己的名,就足以让自己迷失在他的目光里一千年?她原是为了报复而来的,却不可自拔的成了他热情的俘虏!她不讨厌男人,但排斥男女之情带来的脆弱,所以,她早就立走此生绝不在情感上依赖任何人,绝不向男女付出真情的志愿。

    但男女之事,她倒是很早就懂得,原因很简单,她身为沙罗暗杀组织的一员,自然通晓上百种暗杀法。而“暗杀”法中有一招即为色诱。所以,只要是沙昆罗暗杀组织里的一员,都深谙诱惑勾引之道。对於床第之事的各种技法及诀窍,安琪儿可说是倒背如流。只是身为首领之女的她,很多任务都轮不到她亲自出马,尤其是这一类需要牺牲色相的行动,所以安琪儿可以说是集理论之大成,而末亲身体验过。

    说来奇怪,排除在色诱课程之外的接吻,反而使得安琪儿意乱情迷,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但当被她勾引起热情的戴蒙,恋恋不舍地放开她被吻至红肿的双唇,顺着她优美的颈线吻下去时,她的热情反而在瞬时间消失,沸腾的心跳也回到了冰封的状态。

    或许是暗杀组织里的“色诱”训练,使得她即使内在麻木不仁,还有余裕去冷眼旁观戴蒙对她的“侵略”,但她外在的身躯却本能地呈现完美的诱惑体态,冶荡风情,足以将任何君子逼至疯狂。

    戴蒙原本还能凭着熟练的技巧,一颗扣子接着一颗扣子,循序渐进地褪下她的衣衫,但

    当他感受安琪儿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性感魅力之时,他便再也不能自制,双手用力一扯,粗蛮地撕裂了安琪儿的遮蔽物。

    “啊……”安琪儿的唇成了O字型。

    安琪儿会惊呼出声并不是因为戴蒙的唐突举动,而是因为她望见了窗户外多了一颗人头,是向来神出鬼没的高手拿铁正在窗外探头探脑着。

    正在热头上的戴蒙根本没发现安琪儿的异态,恋恋不舍地膜拜般地伸手轻抚过安琪儿光裸细腻的肌肤,她肌肤所散出的晶莹透明光泽,让戴蒙的目光无法从她曼妙的身躯移开。

    安琪儿突然想起,自己曾吩咐拿铁,在得到戴蒙的底细背景之後,立刻来向自己报告,没想到,拿铁竟会在这时候出现。

    所以她故作羞涩地用双手掩着自己的身躯,眼里冒着极害怕畏惧的目光。“别,别!”

    戴蒙听见她的制止声,立刻收回了在她身上摩挲的手,露了一个试图抚慰的笑容。“怎么了?”

    “外公会杀了你的。”

    “为什么?你和我都已经成年,又两情相悦。”戴蒙温柔地觑着她。

    安琪儿明白为何拿铁会赖在窗外不走,拿铁是在等着看她如何暗杀戴蒙,通常而言,沙罗暗杀组织里训练出来的杀手都相当的高段,手法一流,会使出色诱的撒手锏,只在“目标”相当难缠的情形下,组织的信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成功的定义是,需在“失身之前”,杀了“目标”。

    所以,如果安琪儿再放纵戴蒙对她肆无忌惮下去,就算安琪儿不动手,拿铁也会破窗而入,杀了戴蒙。为了某些明白、甚至是不明白的理由,她不希望戴蒙死,所以,她必须制止戴蒙。

    “外公为防有人为了家产诱惑我,下过重誓,婚前和我发生关系的人,都得死!”安琪儿把临时杜撰的事说得煞有其事。

    “可怜的安琪儿。”戴蒙闻言不由得哭笑不得,绅士地牵她的手,送至唇边轻轻一吻。

    “难道全天下爱慕你的人,都非受此项束缚不可?”

    “外公相当坚决。”安琪儿忧伤地瞥了他一眼。“而除非你有两个脑袋,否则你千万别小觑我外公的话。”

    “我可不怕凯文·克雷滋。”戴蒙将她的手反转过来,吻了一下她细致的手心。“不过,我因为他是你的外公而尊敬他。”

    “我也不希望这样。”安琪儿佯作害羞地低下了头。

    “你不喜欢我吗?”戴蒙脸色一僵。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太快了!”安琪儿急着扬眸解释着。

    “怪我撕破了你的衣服。”戴蒙笑得很坏。

    “不是,我是说我们还没有相当的了解。”安琪儿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你向来都这样吗?”

    “不,请相信,除了对你情不自禁之外,我还没做过撕破衣服的疯狂举动。”戴蒙隐俊不禁,放声大笑。“看你这样子,我都有罪恶感了。”

    “我?”安琪儿一脸茫然不解。

    “你的天真让我觉得,我好像在勾引纯洁的金发天使似的!”戴蒙突然出人意料地准备转身。

    “你要去哪里?”安琪儿为防他和窗外的拿铁“撞”个正着,忙不迭伸手紧搂住他的腰,他动弹不得。

    依拿铁的身手,要躲过不让戴蒙发现,是易如反掌的事。安琪儿怕的是,拿铁想杀戴蒙,故意不躲。在这个世上,见过拿铁真面目的,除了沙罗的人和撒旦之外,就只剩死人了。

    “我想去开窗,让冷风让我冷静一点。”戴蒙再度笑得极坏。“不过,你似乎像是改变了主意?”

    “不是!”安琪儿在确定拿铁从窗外消失後,她才倏地松开了对戴蒙的拥抱。“我怕你要丢下我一个人,一走了之!”

    “怎麽会有这种傻气的想法?”戴蒙情不自禁地伸手拂过她动人魂魄的耀眼金发。

    他在心中暗暗立誓着:有一天安琪儿和他的心不再有距离,她愿意为他所有时,他必要将十指深深插入她如云的秀发中领略手指被世上最柔软的金发缠绕的美妙触感。

    “爸爸和妈妈就是这样丢下我一走了之。”

    戴蒙惊讶地意会过来。“令尊令堂已经不在人世?”

    “嗯!尤其爸爸是死於匪徒的枪下。”安琪儿一副快被哀伤压扁的模样,她想利用戴蒙的同情心。

    对克雷滋家族来,安琪儿的父亲在爱妻莫妮卡.克雷滋催患绝症,撒手人世後,也紧跟着遭遇不幸,死於匪徒的枪下。只有安琪儿知道,她的父亲约克笙是隐居在中东叶门。

    “我真遗憾!”戴蒙说得极为诚恳。

    “所以,每次只要我一接近枪,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变了一个人似的,会有被害的妄想,会有杀人的冲动,我想,我是疯了!”安琪儿一脸内疚神情。

    “不,你只是还没从令尊的不幸回复过来!对不对,上次野餐时,我不该跟你开那种无聊玩笑。”

    “不,你没错,相反的,我有一点感激你。”

    “感激我?”戴蒙显得很意外!

    “是的,我一直小心翼翼隐藏我内心的真实感受,我很高兴被你无意中发现!”安琪儿用一种仰望及寄托的眼神望向了他。

    “说的也是,在克雷滋家族中没几个人真的关心你吧?”戴蒙轻抚她的秀发。

    “嗯。”安琪儿点头的目光中显得失落。

    “那就告诉我吧!你心里有什麽事,都可以放胆地告诉我。”戴蒙将她的手握得很紧。

    “你不会嫌弃我的歇斯底理吗?”安琪儿小心翼翼,很是在乎地问着。

    “永远不会,永远不会。”戴蒙将她带下了床铺,替她套上了她穿来的大衣,为她遮掩住了半裸的身躯。“我送你回去。”

    “好。”

    在临出房门之前,安琪儿给了戴蒙难以忘怀的美丽一瞥,要不是惦念安琪儿的青涩天真,他真想化为一只野兽,将她扑倒在自己的身下。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只有这些?”

    在阅读过後,拿铁收集来有关於戴蒙底细的资料後,安琪儿不由自主地低嚷出声,她不相信,她不能相信,戴蒙竟是一个如此“平凡”的人!

    “小姐,他是富可敌国的‘白羊’!”拿铁倒是很笃定地说着。

    拿铁口中的‘白羊”,是沙罗组织中的暗语,意思是指一般的平凡人,尤其是指和暗杀集团这种黑暗世界毫无交集的人。

    “他的情史可真辉煌。”

    面对拿铁收集来厚厚一叠有关戴蒙历年风流韵事的调查,安琪儿不如怎磨的,一看就感嫌恶,反胃地将之全数丢入壁炉烧毁。

    “他英俊多金能言善道,加上……”

    “加上什磨?”安琪儿抬头问着。

    “加上他那一双会电人的眼睛,说他是天生的女人杀手也不为过。”拿铁突然正视着安琪儿。

    “拿铁,你想说什磨?”

    “小姐,他的枪法或许在你之下,但他诱惑人的本事……总之,你要千万小心他!”

    “你在担心些什麽?”

    “小姐不是嫌他碍眼?不如让我将他一刀了结,小姐也可眼不见为净。”

    “不可以,拿铁!”安琪儿激动地制止着。

    “小姐?”拿铁脸上扫过了忧虑的神色。“难不成你已经喜欢上了他?”

    “怎麽可能?”安琪儿心虚地直否认着。“我这一辈子绝不会喜欢任何人。”

    “那小姐对他是一时迷惑喽!”

    安琪儿闻言不由得微胀红了俏脸,明白拿铁指的是,今早在戴蒙房里,他们差一点便翻云覆雨的情形。

    “别傻了,我才不是想和他上床。只是长久以来,我一直没有对象可以验收我的色诱技巧,他只不过是被我利用的工具罢了!”安琪儿把一切撇的乾乾净净。

    “首领知道一定会怪我没好好照顾你!他一直希望小姐能脱离暗杀的世界,找个好男人嫁了。”

    “绝不,绝不!”安琪儿决绝地摇头着。“我绝不喜欢男人来让自己软弱。”

    “小姐?”拿铁是一脸不放心的神情。

    “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的。戴蒙再会调情,也挑弄不动我铁打的心,今早,我相信我有余裕可以亲手杀了他!”这是安琪儿对自己的信心。

    “那小姐为什麽不这么做?”

    “组织一向没有滥杀白羊的习惯,不是吗?”安琪儿心虚地把头转向窗外。“不过,外公似乎想将我嫁给他。”

    “小姐的意思是?!’

    “不择手段,把他吓跑。”

    这一辈子,安琪儿非常非常地笃定,绝不让自己爱上脆弱的“人”来使自己更加脆弱!所以,即使她已经不再恨戴蒙,还是非把他赶得远远的不可。

    安琪儿有一种很坏的预感,戴蒙的出现将会扰乱她的人生;说也奇怪,今早戴蒙在她身上上下游移时,她反而麻木不仁,一心验收自己的色诱巧,现在不知怎的,满脑子都是今早缠绵需索的情景,安琪儿躁郁地发现到自己似乎在渴望着什麽,这种近乎依恋的渴望,

    使得安琪儿打从心底冷颤。

    该死的,戴蒙,她才不可能爱上这种男人的。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老板,你怎麽一脸春风得意样?”

    “凯文·克雷滋邀我共进餐。”戴蒙一边说话,一边打着领带,瞧他一脸愉悦的模样,只差没噘唇吹起口哨了。

    “是安琪儿·克雷滋邀老板共进午餐吧?”池尧倒是一语道破戴蒙的心中事;

    “随你怎么。”在套上这一季亚曼尼最新款的西装外套後,戴蒙便下楼准备出发赴约。

    “别跟我说你这次真的坠入爱河?”

    戴蒙耸了耸肩。“我想和她结婚!”

    “老板,你是开玩笑的吧?”

    打从池尧认识戴蒙起,戴蒙大概已换过数打的女友,而且每次分手的时候,哭的人绝不会是戴蒙。池尧做梦也没想到,会从戴蒙口中听见结婚两字。

    “我会让你当伴郎的。”

    戴蒙率先进车厢,池尧则因为所闻之语实在太过震撼,而呆在车门边,动也不动。

    “再不上来,车要开动了。”戴蒙以手势示意前座的司机可以开动了。池尧如梦初醒般地急忙钻进车厢。

    “对了,我要你帮我联络Dr.罗杰,结果呢?”

    “他答应明天一早结束在洛城的全国心理医生会报之后,直接搭机前来伦敦。”

    “很好!”戴蒙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罗杰是全美最富盛名的临床心理诊疗医师,老板,你不惜代价把他找来做什么?”

    “安琪儿有病。”戴蒙语重心长地说着。

    “有病?”

    “她有一些心理障碍,我希望能由Dr.罗杰治好她的病,再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快乐的新娘。”

    “老板,你真的是认真的!”

    戴蒙哭笑不得地戳了戳池尧的头。“当然是认真的。”

    “为什麽?”

    “什麽为什麽?”

    “为什麽是安琪儿?”

    一时之间,戴蒙似乎被问倒了,许久之後,他才又接腔。“缘分吧!你知道我很少生病的,没想到一来伦敦,连感冒都能将我扳倒。她照顾了我一晌午,我一觉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便是她,一时之间,突然有了想要娶她为妻的念头。”

    “原来就这磨简单?”池尧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再说,你是知道养父他的,若不是克雷滋的外孙女,他不会让我娶进家门的。”

    “骗人。”池尧突然笑得很贼。

    “什麽?”

    “只要老板你真的喜欢上哪一个女孩子,才根本不会管老爷的反对呢!”

    “你又知道?”

    “老板,老爷虽然是你的养父,但向来出主意的人不都是你吗?”池尧说出心中的崇拜。

    “好了,少拍马屁了!”戴蒙在发现车已在克雷滋大宅的门前停妥了後,便起身下车。

    恭敬有礼的老麦立於大门口迎接,说是克雷滋和安琪儿已在客厅引颈而盼他们的到来。

    “烦请带路。”戴蒙对老麦说着客套话。

    “请这边来。”

    “老板,这长廊的天花板设计是模仿罗马的名教堂圣·保罗大教堂,由於天窗十字镂空的设计,使得地板上会出现美丽的十字光影,使得整条长廊显得美丽又圣洁,一旁夸张而华丽的雕柱则是标准的巴洛克式风格……”池尧对美丽人事物的赞赏别有一套,从一进到克雷滋金碧辉煌的大宅,便引经据典地说个不停。

    穿过两旁植满如茵绿草的长廊之後,便跨进了克雷滋大宅的大厅。大厅是宅邸的灵魂之所在,所以克雷滋大宅的大厅正是集豪华於一身,古盆珍宝、名画雕像,多得不可胜数。

    “戴蒙,你来了!”一身丝缎小礼服的安琪儿一见戴蒙便奔过来,亲切地挽着戴蒙的手。

    “你来啦!”凯文·克雷滋也起身相迎。

    “克雷滋先生,这一瓶是法国旋奇诗这一季开窖的百年珍藏红酒,希望你会喜欢。”戴蒙攀由池尧的手上接过酒瓶,递给克雷滋。

    “这不是每年才五瓶的珍品吗?”

    “正是,我也是透过好多人脉管道,才抢到一瓶。”戴蒙实话实说。

    “好小子!”克雷滋露出赞许的笑容。“老麦,快把那一套水晶组搬出来……”

    “外公,你又要喝酒了?”安琪儿一脸不依的表情。

    “小天使,一点点没关系的。”克雷滋像个老顽童般的求情着。

    “安琪儿,根据医学报导,喝少许红酒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还有抗老化、防癌的作用……”戴蒙也开口帮腔着。

    安琪儿这时脸色才缓了下来“只能喝一点点喔!”

    “哈哈哈!”克雷滋将红酒交由老麦去开瓶,自己则笑得开心异常。

    “克雷滋先生笑些什磨?”戴蒙不由得诧异地问了出声。

    “我笑我克雷滋叱咤金融界数十年,从来只有我指挥别人的份,没想到我今日却栽在一个小妮子的手中。”克雷滋望向安琪儿的眼神是异常宠爱的。

    “外公!”安琪儿缩回了挽着戴蒙的手,转向改挽着克雷滋的手臂。

    “你这小妮子啊!”克雷滋轻点了安琪儿的鼻头。

    “没有人能抗拒天使的要求的。”戴蒙忽然冒出声响。

    “你也觉得安琪儿就像天使一般?”克雷滋是一脸心有戚戚焉的宠爱。“安琪儿,听见了没有,没有人能抗拒得了你的要求喔!”

    “真的吗?”安琪儿的美丽大眼睛不自禁地瞄向了戴蒙,戴蒙对她回以炙热而肆无忌惮的目光,两人心湖各是一阵荡漾。

    老麦将盛好血液一般红艳的红酒的酒递给了大厅中的每一个人,和着百年佳酿的浓浓酒香,每个人都有不饮而醉的陶然感受。

    尤其是戴蒙和安琪儿,两儿之间一直有着无数道火花在忽明忽灭着,在将薰人的红酒饮入体内,更觉得一股热流窜过全身,仿佛要将人活活融化。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晚膳过后。

    戴蒙牵着安琪儿的手,往花香处处的後庭院走去。知道他们准备在那里乘凉聊天,老麦早吩咐仆人在後院的桃心木桌上摆好香槟及草莓,供戴蒙及安琪儿享用。

    “砰!”香槟酒塞喷出声响在静夜显得外响亮。

    “好棒喔!”安琪儿的颊上感染了兴奋的红晕。

    “你真象个小孩子!”戴蒙见她天真的模样,不由自主地一时顽皮心起,用冰透的香槟酒沁安琪儿凝脂雪白的脸颊,冰得安琪儿直躲、直笑,直叫,“好冰,好冰!”

    “你的行径像个大人吗?”安琪儿往後退了一步以防戴蒙再用酒杯冰她,然後她双手叉腰,故作威严状。

    “你再这样撒泼,我可就不喜欢你了!”

    “谁要你喜欢!”安琪儿的脸红得更加厉害。

    “你无从选择。”戴蒙霸气地笑了。

    “什麽?”

    “我对你的喜欢。”戴蒙把她一双柔荑捉了过来,紧紧地挟持於自己的双掌之中。

    “说什麽喜欢,听外公说你花得很。”安琪儿似埋怨,又似撒娇地觑了他一眼。

    “还有呢?”戴蒙没退缩地将她望得更深。

    “花心这项罪名还不够啊!”安琪儿不依地抽回了她的手,追上他的胸膛。

    “是够罪大恶极!”戴蒙一把捉住了她的花拳绣腿。“把你对我的不满都说出来,还有什麽是我令你不够满意,使你对我怯步的?”

    “你……”安琪儿无法忽略他言语之中的真诚。

    “只要你说出口,我都能为你改变我自己。”

    “你……”她什麽话都说不出口了。

    “准备好要当我的新娘了吗?”他用着不容抗拒的眼神及语气。

    “我配不上你。”安琪儿的眼里有着落寞。

    “胡说!”

    “真的,真的!”安琪儿艰涩地了一口唾沫。“我有病!”

    “我不介意,我早向你保证过的。”

    “你不可能不介意的,你想娶一个连自我情绪都无法控制的精神分裂者吗?”

    “我会治好你的!你听过Dr.杰森吗?”

    “Dr.杰森?那位精神分析专家吗?我在报纸上看过他的专访。”安琪儿点了点头。

    戴蒙带着极有信心的笑容,伸手轻抚他最爱的金发,“他已答应我的邀请,明晚就会抵达伦敦!”

    “他?”安琪儿闪过了悟的感动神色。

    “相信他一定能治好你所受的心灵伤害,我舍不得你再活在过往的阴影中。”

    “戴蒙!”安琪儿突然出声唤着他的名,凝视着他。“戴蒙!”

    “怎麽了?”他发现她似乎欲言又止。

    “没什麽,今晚的你让人好想依赖!”这不但是安琪儿想说的话,也是“天使”想说的话。

    安琪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感动、那么感到软弱,她这一辈子不都在逃避感情、逃避软弱吗?此时此刻,不知道怎麽的,她有放松自己的念头。情感和理智正在她内心强烈地拉踞冲突着,让她快要不能自己了!

    戴蒙不再迟疑地一把搂她入杯,将她搂得极紧,让她分分秒秒都得意识他的存在。

    “把你自己交给我吧!让我给你幸福!”他在她耳边深情地低嚷着。

    “就算我不是安琪儿·克雷滋,你还会喜欢我吗?”安琪儿费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记得戴蒙是她的“猎物”,不能让自己沉沦在戴蒙的柔情之中。

    “傻瓜,你想听见什麽样的答案?”戴蒙轻啄一下她的额头,才又继续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我会对你如此着迷。”

    “着迷?”安琪儿轻声地重复这两个字。

    “着迷得快要不能自己了。”戴蒙捉她的手来按着自己的心。所以,不要拒绝我好吗?我从没像在你跟前这麽不堪一击过。”

    安琪儿借由自己的手,感应到戴蒙的心跳正随着热情在沸腾着。着迷?她不由得自问,戴蒙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吗?想着想着,在戴蒙炙热目光的加温下,她发现自己的心跳也如脱僵的野马一般,不受控制起来。

    “你在想些什麽?”

    在戴蒙温柔的询问下,安琪儿才恍然回神过来,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觉得戴蒙的目光太过锐利,似乎能穿透她的心,看出她的软弱。

    有了如此的念头,她突然感到很大的惊慌。她不由自主地强行挣开戴蒙的强力拥抱,脱开迷情的氛围,冰冻自己今晚对戴蒙忽生的依赖。

    “怎麽了?”戴蒙望着她冷漠且僵硬的背影线条,只感到被泼了一桶冷水一般。

    绝不能迷失,绝不能迷失,安琪儿近乎痛苦地紧握着双拳。拿铁说得一点也没错,戴蒙是调情圣手,安琪儿再怎麽翻脸无情,也无法否认,跟前的自己,再差一步,就成了戴蒙的俘虏。

    绝不绝不,安琪儿的脸上再度回复了坚毅的神采,她这一辈子绝不为男人软弱。戴蒙对她的杀伤力,她在此刻再明了不过,她该讨厌这种轻佻、自命风流的男人的。

    所以,她决心按照原定计划,设计陷害戴蒙,将他赶出伦敦,永远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把原先准备好的强力春药丢入香槟之中,才又带着安琪儿招牌的灿烂笑容,回过头来,正视着戴蒙。

    “喝光它!”安琪儿将“加料”的香槟酒瓶高举至戴蒙的面前。

    “好!”戴蒙毫不迟疑地接过酒瓶。“你要我以此表明对你的爱情吗?”

    “嗯!”她笑着,目光带着期盼。

    “有时我真不知道你是恶魔还是天使?”戴蒙在望了她深深的一眼之後,便拿酒瓶就口,一口气饮尽。

    “怎麽了?”安琪儿心虚地问了出口。

    “香槟的味道不太对劲,不过我还是为了你一口喝光它!”戴蒙摇了摇手中的空瓶。

    “你满意了吗?”

    “你不怕我在酒中下毒?”安琪儿试探地问着,她看得出来,戴蒙的眼神开始显得迷蒙,那是强力春药发作的前兆。

    “安琪儿,对你的爱情,我愿用生命来赌注!一生一次的巨赌!”

    戴蒙说着这话时,脑海里原来是自己生病时,安琪儿悉心照顾他的温柔模样,可是就不过是一个转念,亭亭玉立在他跟前的安琪儿,似是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在戴蒙发热的眼中,安琪儿正对他伸开双臂,以各种撩人姿态向他召唤!男性的本能,使得戴蒙再也按捺不住,向前扑向安琪儿。由於戴蒙的力道太猛,两人近乎同时倒地,滚落在柔软的草地之上。

    戴蒙觉得体内有一把烈火在恣烧,痛热地超出他的忍受范围,而唯有触抚安琪儿的冰肌玉肤,可以使得他稍稍纾解,他不知道自己怎磨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欲望,连神知都不能使他停止,他原本期望安琪儿可以适时制止他的疯狂,但安琪儿脸上毫不抗拒的笑容,使得戴蒙连剩下的最後一丝理智也消失殆尽,像狂风暴雨般,狂野地向身下的安琪儿需索着。

    他近乎不能自己地想要撤开他和安琪儿间的任何束缚,他想触摸安琪儿身上每寸光裸可人的肌肤。在此强烈的渴望下,安琪儿身上的丝质礼服很快便被褪下,戴蒙在她裸露的肌肤上,粗暴地又啃又咬着,大大的手掌溜滑过她凹凸有致的女性丘陵。

    安琪儿原本冷眼旁观兽性大发的戴蒙,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置之事外的,没想到,在戴蒙的狂野攻击下,她久经训练、本该冷感的身体突然燃烧了起来,近乎要不能自己地回应了他。

    她那不由自主地拱身动作,更将已然迷失的戴蒙逼向了疯狂,再也不能忍耐地,来不及卸下自己身上的衣物,就准备将安琪儿占有。

    安琪儿感到情势不对地将戴蒙推开,才发现戴蒙就像黏在她的身上般,任凭她心急如焚使用各种法,想将戴蒙由自己的身上推开,都是功败垂成。

    直到这一刻,安琪儿才感到前所末有的恐惧,她低估了戴蒙,久经杀手训练的她,原本以为在紧要时刻,可以凭着高深的肉搏巧,挣开戴蒙对她的束缚,但她作梦也没想到,戴蒙的肉搏技巧似乎还在她之上,她的挣扎只使两人之间的肌肤相亲得更加狂野动感,使得两人蓄势待发的情欲激迸而出!安琪儿每一次的反抗,只引来了戴蒙更加强力的压制以及侵略。他的唇及手,粗野而炙热地吻过拂过她身上的每一寸敏感带,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颈背、她的肩窝、她胸前的倍蕾、她平坦的小腹、她敏感的腰眼……她的抗拒声响,很快就被意乱情迷的娇媚呻吟所取代,她无法掩饰自己已做好接纳的准备,她知道自己已被欲望这双怪兽给一口吞噬,理智已不再复存。

    “让我爱你!”戴蒙附在她的耳畔粗嘎地呢喃着,他浑身载满尚未释放殆尽的激情。

    “让我爱你!”

    “不!放开……”安琪儿抗拒声响越来越形细小,反倒被像是应许的呻吟及惊喘所掩过。

    “安琪儿!”他在强大药力的催情下,顺势有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园。

    安琪儿先是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但这份错愕很快就被潮水一般涌来的快感所掩过,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她沉沦进了这最原始的性感韵律之中,载浮载沉,直到高潮灭顶的那一刻……

(快捷键:←)上一章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