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撒旦有个天使情人-第三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英国,泰国,架空 >> 不甘情动,却深陷情网,终难自拔 >>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第三章 作者:莫忧
    “请问你们是戴蒙先生和池尧先生吗?”

    原来凯文·克雷滋的待客之道还挺周到的,在安琪儿、克雷滋走了没多久之后,凯文·克雷滋便派了他的专属司机来到机场,接送戴蒙两人到克雷滋为他们到来所准备的独栋别墅里。

    “没想到凯文·克雷滋也知道我!”池尧自然知道自己是沾了老板戴蒙的光,不过也够他乐的了。

    “傻瓜!”戴蒙咧嘴笑了笑。

    “老板,你在想什么?”

    池尧跟在戴蒙身边这么多年,对各种礼车颇有研究,知道这种车的隔音设备极好,他和戴蒙交谈的内容,不会被前座的司机偷听到。

    “你说呢?”戴蒙不答,反而神秘地笑着。

    “安琪儿·克雷滋?”

    “我想她做什么?”戴蒙倒是不置可否。

    “想她是不是就是凯文·克雷滋口中的唯一孙女,想你是否能顺利成为新郎人选?”

    戴蒙在听了池尧自作聪明的答案后,并不道破,其实池尧的揣测有一半是对的,戴蒙先前脑里想的人正是安琪儿·克雷滋没错,不过,却不是因为他在期待脱颖而出,成为凯文·克雷滋的女婿人选。

    戴蒙更感兴趣的是,安琪儿·克雷滋在受枪手狙击的一刹那间,由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戾气”!这一份戾气并没有威胁到安琪儿与生俱来的美丽,只是转变了她所有的气质,在这一刻,她不再是天使,戴蒙甚至要怀疑起外貌柔弱的她,其实是隐藏实力的高手。

    让戴蒙更加确信他的怀疑并非只是错觉,则是在戴蒙将安琪儿扑倒那一刹那,戴蒙以身相护,原是基于怜香惜玉的心理,但他发现,原本该六神无主的安琪儿正临危不乱地挪动自己在戴蒙身下的位置,以求她的身子能完全由戴蒙的身躯来复盖,换句话说,她把戴蒙的身体当成了挡子弹的防弹衣。

    如果说,这只是安琪儿在九死一生之际的本能,戴蒙却无法找到更合理的解释,来说明安琪儿为何在歹徒疯狂扫射之际,身子却依旧能保持平若的柔软,就一个平凡的女郎来,乍闻枪声,恐怕全身早已绷得比石块还硬,安琪儿却不然,她口里虽发出惊恐的叫嚷,戴蒙却丝毫感受不到她身子渗透出来的紧张,戴蒙甚至相信安琪儿在今日的险境中自救有余。

    基于以上的源由,戴蒙认为其中必有蹊跷,他觉得若有机会揭开“天使”安琪儿的真面目,该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同时,他必须承认,和安琪儿柔软身子相贴的美好触感,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去……

    “砰!”

    一阵车身的猛烈撞击,打断了戴蒙的遐想,他和相邻而坐的池尧撞了个正着,身上疼痛立现。

    “出了什么事?”池尧吃痛地叫嚷出声。

    “好像是出了车祸。”

    戴蒙下车一窥究竟,池尧自然也赶着下车凑热闹,座车司机也慌慌张张地下车查看,并询问着戴蒙两人是否受到了惊吓。

    “怎么一回事?”戴蒙挑起了他好看的眉。

    “我也不知道,那辆车突然向我们逼近,然后故意和我们发生擦撞。”司机呐呐地解释着,急着证明自己并没有工作上的疏忽。

    戴蒙顺着司机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台颇为拉风的法拉利跑车。那辆价值不菲的跑车车身有一大块下凹擦痕,应该就是先前的擦撞造成。

    “真可惜,这么一部车。”戴蒙心痛跑车的主人竟如此糟蹋好车。

    “美国猪,滚回美国去!”跑车的车窗突然降下,一张男人的脸由车里探了出来,不但对戴蒙说着粗言鄙语,更对着戴蒙比出粗野的动作。

    “你是谁?”戴蒙故作平若地反问着。

    跑车中的男子却是加了油门,驾着他的跑车扬长而去。“要命的话,就快滚回美国去!”

    “你认识他吗?"戴蒙发现司机的脸色有异。

    “认识。”司机面有难色地点了点头。

    “他是谁?”

    “集团法律顾问杰森大律师的大公子艾维克!”

    “艾维克!”戴蒙沉吟了一会,才又开了口。“车子应该还可以动吧?”

    “只是外观损伤较严重而已。”司机恭敬答复着。

    “那我们继续上路。”

    “老板,看来你要小心你的安全才是。

    “你也这么认为?”

    “凯文·克雷滋的身家财产加上安琪儿·克雷滋的美貌足以教所有的男人都为之疯狂的。”

    “走着瞧!”戴蒙露了一下足以令太阳也黯然失色的剽悍笑容。

    池尧却明白,这是戴蒙向对手宣战的表示,在池尧的记忆中,戴蒙这辈子还没输过。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外公,外公!”

    “安琪儿,我的小天使!”凯文·克雷滋是一个发须全愉的胖胖绅士,由他此刻脸上慈祥和蔼的表情看来,实在很难把他和“金融界的头号恐吓分子”的外号联想在一起!“你这小丫头,总算良心发现,肯来看我这孤苦无依的老头子了?”

    “外公,这次你要我住多久,我就留在你身边多久好不好?我要陪你到想赶我走为止。”

    “小傻瓜,外公怎么舍得赶你走!”凯文·克雷滋情不自禁地与久未见面的外孙女来个熊式大拥抱。

    “安琪儿,你出落得越来越美丽了。”

    “安琪儿,欢迎你回家。”

    凯文·克雷滋唯一的女儿虽已辞世,但人只要有钱,多远的亲戚都会跑出来相认。凯文·克雷滋的心灵虽然孤苦无依,在实际生活上,他住在伦敦近郊的豪华大宅里,却从来不缺人气。

    “你们出去,你们都出去!”显然的,凯文·克雷滋一点也不喜欢这些不请自来的亲戚,要不是安琪儿在场,他早就发飙,将他们都轰出去!“难道我想和安琪儿独处一会也不行吗?”

    那些凯觎凯文庞大财的亲戚们为免惹他发脾气,只好识相地退了出去,放弃借由讨好安琪儿来讨好凯文的念头。

    “外公,让大家都陪着你,不是很好吗?”安琪儿天真地仰望着凯文。

    “傻丫头,你真的单纯得令人心疼。”凯文·克雷滋不由自主地伸手经抚她闪耀迷人的金发。“小天使,你知不知道,你有一头世上最美丽的金发,那是莫妮卡留给你的最好礼物

    莫妮卡就是安琪儿的母亲,在芳华正盛的美丽里,死于癌症。

    “外公,我知道,您看见我的一头金发,就好像妈妈复活在你面前是不是?”

    “没关系!小天使,你不用再安慰我了!”凯文·克雷滋这只老狐狸突然唉声叹气起来。

    “外公!”安琪儿觉得他话中有话。

    “我就快要可以和你妈妈重逢了。”

    “外公?”

    “小天使,不必替我难过,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活也活够了!”

    安琪儿有着急惶的神色。“外公,究竟出了什么事你别吓我。”

    “我没有吓你,我真的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雷滋暗中为自己精湛的演技喝采。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安琪儿顿时面无血色,呆立当场。

    她的反应让克雷滋很是感动,但他却无意道破真相“安琪儿,听我说,我已经活得够久了,这一辈子可以说是上帝的恩赐,先给我莫妮卡又给了我你!”

    “外公!”安琪儿的声音里有着哽咽。

    “但我还有一件心愿没有完成,这一件心愿没有完成,我就无法平静地面对死亡。”

    “外公,你一定还有得救的。”

    “安琪儿,安琪儿,听我说!”克雷滋捉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躯。你愿意帮我完成最后的心愿吗?”

    “外公,我什么都答应您。”安琪儿晶莹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我什么都答应您。”

    “我希望在离开人世之前,亲眼见你有好归宿。”

    克雷滋早想帮外孙女觅得一如意郎君,只可惜,安琪儿三番两次以热爱考古、行踪飘泊不定为由,作为拒婚的借口。

    “这……”安琪儿似乎没料想外公的心愿竟然会是这个,一时无言以对。

    “我知道我的要求太强人所难了,说不定你的心中早有意中人了。”

    “没有,外公,您误会我了!”安琪儿急切地捉住了他的手,拚命地点头着。“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您。”

    “安琪儿!”

    趁着安琪儿扑在他胸前,借以抒发她内心的紧张和震惊时,克雷滋布满皱纹的脸上,扬起了笔墨难以形容的狡猾笑容。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戴蒙带着池尧走进克雷滋位于伦敦郊外的豪华宅第!今日是当他俩抵达伦敦的第二日,今早,他们在用过早餐之后,克雷滋便又派专车来接他们。

    “老爷要见你们!”派来的使者这么说着。

    戴蒙也想早日和克雷滋会晤,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即刻便带着池尧上路。

    “我的老天,克雷滋的房子一点也不输明信片上的白金汉宫嘛!”

    难怪池尧要大惊小怪,光是穿过豪宅大门至主屋间的树林草原,便花了约莫五分钟的车,池尧觉得自己是到了一座超现代的豪华城堡。

    “少见多怪!”戴蒙依照老习馈,调侃着池尧。

    就在这个时候,座车在主屋的大门前停定,来接应他们的仆人,殷恳地将他们迎了进去。穿过金碧辉煌、教人昨舌的玄关后,仆人请他们在大厅稍候,好让仆人有时间去通报克雷滋他们的到来。

    不久之后,先前迎接他们入宅的仆人再度出现。“老爷请戴蒙先生入内商谈。”

    “烦请带路。”戴蒙向仆人微微颔首,池尧自然紧跟在后。

    “老爷只请戴蒙先生入内,这位先生恐怕得到贵宾室相候。”

    池尧遭到仆人的挡驾后,便把目光投向了戴蒙,戴蒙以眼示意他先到贵宾室相候,伺机行事。

    “老板,你要千万小心!”在临别前,池尧不忘殷殷嘱咐。

    “不会有事的。”戴蒙在露出一口白牙的粲笑,才跟宅内仆人往克雷滋的房里走去。

    “叩叩!”仆人在轻敲门板后,便自动地退了下去!

    “进来!”克雷滋权威而精神抖擞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戴蒙推门而人,房内充足的阳光冲眼而来,使得他不得不眯起了他好看的眼,皱起他英挺的眉。但他很快便适应过来,锁定站在落地窗前眺望下方的克雷滋。

    “你的运道很好,你知道吗?”克雷滋突然回过头来冲着戴蒙笑。

    戴蒙倒是同意地点头着。“我的运道向来很好。”

    “伦敦一年阴多于晴,总是给人愁雨惨雾的黯淡感受,教人想不阴沉也难。”克雷滋向戴蒙招了招手。“没想到你一来,伦敦便放晴起来。”

    “是吗?”戴蒙大步地向克雷滋的所在跨去。“您在看些什么?”

    “世界上最美丽的图画。”克雷滋骄傲地说着。

    戴蒙不由自主地往落地窗望下,发现窗外竟是一片红艳眩人的玫瑰花田,娇艳动人的玫瑰芯团簇开放,别有一种动人魂魄的奇丽。但比红艳的玫瑰,更吸引住戴蒙目光的,是披着一头黄金瀑布的秀发,身着白色长洋装的安琪儿。气质纯净动人,容貌绝美的安琪儿使得整片恣开的玫瑰都黯然失色。

    “你看见了什么?”克雷滋冷不防地出了声。

    虽然很不舍,戴蒙还是用着过人的意志力,将目光由窗外安琪儿的身上,拉回至房内克雷滋老迈的脸庞上。“我看见了躲藏在玫瑰花海四周的保全人员。”

    “好眼力!”克雷滋很是赞许地点了点头。“你果然没让我看走眼,为了保护安琪儿的安全,我不得不如此做。”

    “你知道了安琪儿在机场遭狙杀的事?”戴蒙显得十分惊讶。

    “难道我不应该知晓安琪儿受威胁吗?”克雷滋十分不解戴蒙的反应。

    “我只是认为安琪儿不会想让你担心,应该会想尽力隐瞒她的处境才是。”戴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还真说对了,她是打算这么做没错!但还好我知道有人会对她不利,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克雷滋这一刻看起来像一只护卫地盘的猛虎。

    “没有人会舍得伤害如天使般的她的。”戴蒙突然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她是你的外孙女。”

    “当我的外孙女不好吗?”克雷滋脸色一暗。

    “是唯一的继承人就不太好,阁下所拥有的财产足以摧毁所有人的良知。”

    克雷滋感同身受地苦笑出声。“所以,我才想替她找一个足以保护安琪儿一生的丈夫人选……”

    说到这里,克雷滋突然没再说下去,只是用着一双矍铄的眼睛,上下不住打量着戴蒙,戴蒙岂会退缩?只见他以更加自信满满的气势回视着克雷滋。

    “你很有希望!”克雷滋突然发出了叹。

    “阁下是指在下雀屏中选,成为克雷滋家女婿的事吗?”戴蒙直率地问了出口。

    “当然,最重要的是,安琪儿要喜欢你。”克雷滋深深地望着戴蒙的眼里。“不过看在你救了安琪儿的份上,我决定助你一臂之力!”

    “阁下的意思是我已经不战而胜了其他四位丈夫候选人吗?”

    “没有这么容易!”克雷滋拍了拍戴蒙的肩,笑得挺老奸巨滑的。“不过,我想替你制造一些优势……”

    “什么优势?”

    就在戴蒙揣测克雷滋话中之意时,有着一头闪耀金发的安琪儿突然捧着好几枝长茎玫瑰,走了进来。她像是没有意料会再见戴蒙似的,所以当戴蒙向她颔首问好时,她流露出非常讶异的表情,粉嫩的两颊染上了最美丽的酡红色。

    “安琪儿,相信你不会忘记戴蒙先生?”

    “没有,我没有忘记。”安琪儿的深邃大眼里闪着害羞的光芒。

    戴蒙在历经了好一会的恍惚,才赫然发现自己沉浸在安琪儿不可思议的美丽里,深深不可自拔,他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具体形容安琪儿给他的感受,或许池尧说对了,“天使”,除了“天使”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字眼足以用来形容安琪儿了。

    在这一刻,戴蒙真要以为是自己错怪了安琪儿——安琪儿并不是一个双面佳人,她的内心一如她的外表,是个彻头彻尾的天使,至少戴蒙在情感上,不由自主地这样冀望着。

    “安琪儿,你恐怕不知道我和戴蒙先生是相识多年的忘年之交吧?”

    “真的吗?外公。”安琪儿对戴蒙投了匆促的一瞥,才转望向克雷滋。

    “当然是真的。”克雷滋拍了拍她的玉手。“安琪儿,你肯帮外公招待戴蒙吗?”

    安琪儿点了点头,飞快地说了声“愿意”,尽是惹人怜爱的姿态。

    “你就带戴蒙到后山野餐好了,顺便请戴蒙一展身手,为我们猎几只野鸭回来。”

    克雷滋的豪华大宅后力是一座平缓的小山丘,山里有一片澄如明镜的池塘,上头有许多野生禽类凄息,在经过克雷滋一番巧思的设计后,已改建成天然的狩猎场。

    “外公,你不跟我们一起去?伦敦难得有阳光不是吗?”安琪儿勾着克雷滋的臂弯撒娇。

    “不,还是你们年轻人去就好!”克雷滋把安琪儿交给了戴蒙。“老麦一定已经替你们做好野餐的准备了。”

    安琪儿在知道克雷滋心意已决,绝不可能伴随他们前去野餐后,只好挽着戴蒙的手,退出了克雷滋的书房,安琪儿表面上不说破,实际上戴蒙看她的赤裸裸、仿佛要将她看穿看尽眼光,实在令她不安。

    戴蒙究竟是什么身分?安琪儿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一如克雷滋所言,宅里的管家老麦已将一切的野餐事宜安排完毕,待安琪儿改换了一套轻便的裤装后,两人便一同往后山丘的野餐地点出发。

    行至半山腰,戴蒙才发现安琪儿的体力可不似她外表纤弱,别的女孩子要喊累的路程,她这位大小姐却走得稀松平常。

    “我有什么不对吗?”安儿无法忽视他的目光。

    “没什么。”戴蒙冲着她一笑。“只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

    “谢谢你。”安琪儿因他突如其来的赞美而感到惊喜。

    “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没关系,老麦说的地点就快到了,你看,仆人在那边等着我们。”安琪儿还有她稚气未脱的一面,像发现新大陆般地雀跃着,主动地挽着戴蒙的手奔向前去。

    “小姐,戴蒙先生好,野餐所需已经准备完毕,如有不足或其他需要,请使用这支对讲机,我们会随传随到。”两名仆人恭恭敬敬地行礼着。

    “辛苦你们了。”戴蒙笑着给了大方的小费。

    “这是我们份内的事。”一名较年长的仆人将两把精良的猎枪递给戴蒙及安琪儿。“这是德国制的多功能猎枪,小姐和戴蒙先生可以尽情地狩猎,在野餐结束后,我们会来收拾小姐及戴蒙先生的成果的。”

    仆人在殷恳地解说猎枪的各式功能后,才相偕离开,就在同时,一群野鸭掠空而过,戴蒙手痒,顺手放了一枪,弹出鸭落,一发即中。

    “戴蒙先生好厉害!”安琪儿的双颊感染了兴奋的红晕。

    “你何不也试试?”戴蒙注意到仆人拿来了两支猎枪。

    “我不行的,和戴蒙先生神乎其奇比起来,我的枪法实在不行。”安琪儿害羞地直推辞着。

    “是吗?”戴蒙突然瞅着她看,似有深意。

    “我的枪法向来不好。”

    “但你拿枪的姿势却是一等一的正确,我没看过几个人比你会拿枪喔!”

    “是吗?”安琪儿的大眼先是闪过惊愕,但她很快地平复过来。“大概是这几年野外生活的结果。”

    “野外生活?”

    “嗯!外公大概没跟你说过,我和一些同伴组成了一支考古队,活动的范围遍及中东以及北非。”

    “考古队?”戴蒙仿佛听见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事。

    “有什么不对吗?”

    “不,我只是觉得很难想像,像你这般纤细的千金小姐……”

    “戴蒙先生也以为我只是绣花枕头吧?”安琪儿脸上有着失落的黯淡。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戴蒙急切地否认着。“相反的,我非常佩服你能够抛下舒适优雅的上流社会,投身考古的勇气。”

    “其实,我真的只是绣花忱头。”安琪儿好像把戴蒙看成了一个值得倾诉的朋友。“考古队之所以让我加人,并不是真的肯定我的实力及学识,而是因为外公是他们全额的赞助者。”

    “请别这么说。”

    “没关系,戴蒙先生不必温柔地安慰我了。”安琪儿美丽的脸上浮现了活力和光采。

    “但目前这样,我就很满足了,我相信只要我够努力,有一天,我一定能胜任考古队里的工作,而不止是像一个旁观者!你别看我枪拿这么漂亮,其实,我还没真的开过几次枪。”

    “安琪儿!”

    “嗯?”

    “我恨不得我是一座古城、一件古物,或者是一件土古原始人骷髅。”

    安琪儿闻言不由得嫣然而笑:“戴蒙先生怎么开起这种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戴蒙直视着她,“你对考古的热爱令我感到嫉妒。”

    “那真是我的荣幸。”安琪儿也俏皮地皱着鼻子。

    “所以,我不由得想,若我是个年代久远的人类,或许更能获得你的青睐、你的注意。”

    “戴蒙先生!”戴蒙目光里的炙热,让安琪儿无法再将他的话当成玩笑。

    “但事与愿违不是吗?”戴蒙是调情的个中高手,深知收放自如之道。

    “戴蒙先生看起来很年轻,怎么也不适用年代久远之类的形容词。”安琪儿的嘴上工夫也不含糊,似有情又似无意。

    “真的吗?”戴豪放下了猎枪,斟了一杯典藏的特级香槟给安琪儿。

    "Cheers!”安琪儿和他碰,敲出了响亮的声响。

    "Cheers!”戴蒙目光没离开她的脸庞过。

    “戴蒙先生是外公的好朋友吗?”

    “在生意上有些往来,他曾在几次资金周转上,帮过我的忙。”

    “原来如此!”安琪儿自言自语地点了点头。

    “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啊!”安琪儿企图用笑容来掩饰内心的复杂心绪。

    “其实,我对你也有一项疑问?”戴蒙冷不防地向前进了一步。

    “什么疑问?”安琪儿微受惊吓地往后退了一步。

    戴蒙不言不语,只是笑,笑得安琪儿招架不住,近乎要再度开口问“怎么一回事”时,戴蒙突然以出人意料之外的快身手,从衣服暗袋抽出了一个掌心雷,枪口直指安琪儿的胸口,“砰!”地一声,子弹射出……

    安琪儿面对眼前的剧变,一改平日柔弱形象,只见她以更快的速度扑倒于地,轻易地逃过中弹的厄运,接着,她在草地上快速翻动,拾起上好子弹的猎枪,丝毫不差地瞄准了戴蒙。

    而在这一切仿佛都是戴蒙的意料之中,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抛掉了手中的掌心雷,高举双手,做出投降状。“别开枪,掌心雷里的子弹都是空炮弹,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看看。”

    很少看过像戴蒙这么嚣张的人,在枪口的威胁下,还能面容自若、谈笑自如。

    安琪儿,叶门暗杀组织“沙昆罗”的女继承人——天使,却和戴蒙的得意洋洋大异其趣,由她忿忿然的神色以及紧抿的唇线、紧绷的躯体来看,她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在戴蒙枪响的那一刻,她已经听出了那是空炮弹的声响,只是,多年严格的暗杀训练,已造就了她一流的身手,她已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从扑地到拾枪及瞄准,一气呵成,就好攻击位置,所以,即使她已知自己中了圈套,怎么也无法遮掩。

    “安琪儿,你究竟是什么人?”戴蒙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画过她的全身。“我已经很久的时间,没见识过你这般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你是什么人?”安琪儿的声音里没好气。

    “戴蒙,Devil'scomputer的总裁。”戴蒙眨了眨眼。“还想知道什么吗?"

    “我迟早会揪出你的狐狸尾巴的……”

    “彼此,彼此!”戴蒙突然露出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笑容。“你真打算一辈子用枪指着我吗?”

    “别以为我不会开枪。”

    “你舍得吗?”戴蒙不知死活地油嘴滑舌着。

    只见戴蒙的“吗”字还没出口,安琪儿已下扳机,子弹应声而出,戴蒙见安琪儿玩真的,生死关头,自然不敢大意,飞快扑地躲避。

    戴蒙在躲过安琪儿的射击后,原想抽枪射掉安琪儿手中的“凶器”时,安琪儿早已抛枪,头也不回地下山,快速地朝着主屋的方向迈进。

    此由戴蒙脸上的侥幸表情看来,原来连他自己也没把握是否能逃过安琪儿先前的快枪,他能安全无恙,若不是他的运道太好,那就是安琪儿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

    “安琪儿!”戴蒙伸着双手在嘴边做成喇叭状,由山顶往山下唤着伊人的名,看起来十分自得其乐的样子。

(快捷键:←)上一章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