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忧言情小说-撒旦有个天使情人-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英国,泰国,架空 >> 不甘情动,却深陷情网,终难自拔 >>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作者:莫忧 | 收藏本站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第二章 作者:莫忧
    泰国·曼谷湄公河畔

    “叔叔,叔叔!”

    那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她约莫六、七岁的年纪,乌黑秀丽的发丝染成了两条小辫子,甩啊甩地垂在她的胸前,教任何人见了她,都想将她抱入怀中,恣意怜惜一番的。

    “玛陵!”那名被唤叔叔的高大男子,一把抱起了向他奔赴而来的小女孩。

    “叔叔,谢谢你,爸爸真的安全回来了,他说是你救了他的命,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

    “这是叔叔和玛陵的约定,不是吗?”

    “玛陵一定会嫁给叔叔的!”天真灿烂的小玛陵偏头想着这个“大难题”。

    “那先要问你爸妈肯不肯罗?”高大男子好像被小玛陵一番童言童语给逗得很乐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男一女携手而来,女的明艳妩媚、男的则高大挺拔,不过这名男子似乎身有重伤,尚未痊愈,全身上下缠着不少绷带。

    小玛陵一看见这对引人注目的男女,便挣脱了她口中的叔叔的怀抱,奔向了他们:“爸!妈!”

    “玛哈,你带玛陵到附近走走,我有事要和朋友谈谈!”原来这名绷带缠身的男子正是那日九死一生,幸得撒旦出手相救的达柯。

    “好!”名唤玛哈的美丽女子,在对着丈夫粲笑之后,才牵着女儿的手踱步离开。

    “我该怎么称呼你?”在确定妻女走远后,达柯才正视着眼前的“撒旦”,他的救命恩人。

    “就叫我撒旦吧!”撒旦耸了耸肩。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表达感谢之意?”

    “不,这是银货两讫的差事,你不欠我什么。”

    “这么说来,外界的揣测并不是以讹传讹,真的是泰国军力出面请你来消灭马拉萨的?”

    “可以这么说没错!不过泰国政府只委托我消灭马拉萨,并未要我救你。”

    “我以前是叛军,将来也会是,泰国当局当然不可能会想救我。”达柯倒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出面委托我救你的人是你的女儿!”撒旦望向不远处的小玛陵,眼神显得异常温柔。

    “玛陵?”达柯大声惊呼:“她拿什么来委托你?”

    “思念父亲的眼泪。”

    “眼泪?”达柯这下更是感到不可思议。“泰国军力出了上百万美金才请得动你,而你竟然会因为玛陵的眼泪来救我?”

    “物以稀为贵吧!”撒旦的眼神不再温柔,神色冷凝。“我从来没流过泪,所以觉得玛陵为你流的泪是无价之宝!我答应她,一定将她的爸爸带回她的身边。”

    “撒旦!”达柯一时之间真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达柯,你是个富有的男人,拥有世上最好的珍宝。”撒旦的珍宝,指的是达柯温婉的妻子玛哈和贴心的女儿玛陵。

    “要是没有了你,我就只是个一无所有的死人!”

    “不,你得忘记我,当作我们从来没有交集过!”撒旦深深地看着达柯。

    “我知道,我也要忘记以往的一切,重新出发。我决定重回大学主修金融经济。”

    “你也意识到了?在不久的未来,经济力量将胜过政治力量,主宰全球。”

    “没错,这两个月来,以英国克雷滋家族为首的国际投机客,不但操纵我国的汇市,从中赚取巨额汇差,就连股市也跌破历年新低,整个曼谷仿佛由云端跌入粪坑一般。”

    “克雷滋家族?凯文·克雷滋那个老头是最精于此道的吸血鬼,你等着看好了,不止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都会难逃他的魔掌。”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我要泰国更好,不能再只靠枪杆子,我想从振兴经济下手!”

    “祝你成功,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泰国青年,有和你相同的想法。”

    “会的。”达柯脸上有着信心的微笑。

    “我得走了,我预计在今天下午。”

    “撒旦,我这样说,或许是多此一举!不过,你得千万小心‘沙昆罗’这个暗杀组织。”

    “沙昆罗?”

    这是穷其达柯一生,最后一次见到撒旦这个传说中的男人,他永远忘不了,撒旦在提起“沙昆罗”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组织时,脸上平静无波、丝毫不惧的笑容,就这样,他默默地看着撒旦的身影远去。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泰国·曼谷市警局

    警察局的大厅里十分杂乱,仿佛就是一个犯罪世界的小小缩影,有横眉竖目,被好几名警员严加看守的连续杀人犯,也有小头锐面、喋喋不休替自己脱罪的喽啰,更有一些专门扮仙人跳的职业妓女在哭天抢地着,但这一切的骚乱,都在那个男人的出现后,平复下来。

    男人有十足十的惫件引人注目,他俊美潇洒,两道又直又挺的剑眉更衬W他与生俱来的气,他高颀结实的身材使得他鹤立难群,气势不凡。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就是目光聚集的所在。

    正如他走进警察局大厅的一刻,所有的嘈乱都在一瞬间停止,厅里十数道目光全落在地的身上。

    “提阿比局长人呢?”

    此时说话的人并不是先前引人注目的好看男子,而是因站在他身旁而显得不起眼的中年绅士,由于他开口说话,打破寂静的缘故,才使得众人的目光稍稍地转到他身上,而也就在同时,没有一个人不惊呼出声的,原来这位绅士就是鼎鼎大名的曼谷市长!

    “市长大人!”提阿比局长在认出中年绅士的来历后,忙不迭地上前迎接。“您怎么会突然驾临警局昵?您的来到真使局里上下蓬荜生辉……”

    曼谷市长似乎很是满意局长的马屁工夫,他亲切地和在场基层员警问好之后,便在警局局长的带领下,偕同那名贵气逼人的好看男子,走入局长专属的办公室。

    “市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局长在招呼两名贵客坐定,自己才落座。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曼谷市长指了指身旁的英挺男子。“他是我最近才结交好朋友,来自美国的华侨戴蒙先生!”

    “戴蒙先生?”局长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你就是那位世界上最年轻自创软体公司的总裁?久仰大名,我在报纸上看过很多有关你过境曼谷的报导喔!你真是我们亚洲族裔之光。”

    “局长,戴蒙先生的朋友好像因为某些误会,而被你关在局里!”曼谷市长这时才出了真实来意。

    “局长,我知道这么做有些不合程序,但是我和我的助手池尧预订在今日下午搭班机离开曼谷,继续进行我们公司的亚洲巡回之旅。”戴蒙的目光很有服力,让人不知不觉想要遵从。

    “池尧。”警察局长有着似懂非懂的神情。

    “他是戴蒙先生的机要秘书,据报因为在街头打架滋事,而被捉进警局…”曼谷市长向局长使了个眼色。“但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对、对,一定是误会。”局长自然懂得市长的暗示。“戴蒙先生的手下一定是青年才俊之派,绝不可能在街上打架滋事,我立刻下令将他释放!”

    说到做到,局长真的开始拨电话吩咐属下放人,并将那名名叫池尧的美国籍华人带进局长办公室。而曼谷市长和戴蒙则乘隙互换满意的眼神。

    没多久,房门就被打开,一个青年在员警的带领下,兴高采烈地冲进了局长办公室。仔细打量青年的脸庞,会发现他其实已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但因于他有着一张俊美太过的娃娃脸,加上他又有着毫无心防的灿烂笑容,所以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老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池尧兴匆匆地冲向戴蒙。

    但戴蒙一个稍安勿躁的冷冷眼神,便使池尧识趣地站立一旁,噤声不语。

    “局长,谢谢你替我的助手洗清冤枉。”戴蒙先生伸手和局长礼貌性地交握着。

    “不必客气!”局长乐得快不拢嘴了。“市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哈哈!”

    在局长及其属下的簇拥下,戴蒙、池尧和曼谷市长被恭恭敬敬地送出了警局。

    “市长,谢谢你出面营救我的助手。”戴蒙这次的握手显得热络些。

    “不必客气,我还没谢谢你送我三十套贵公司的最新套装软体呢!小犬一向十分崇拜你,他的房间可是堆满所有有关你的报导。”

    “这真是我的荣幸,希望下次有机会能晤见令郎!”

    “一定喔!”

    就在戴蒙和市长的寒暄告一段落时,戴蒙的座车适时地驶了过来,池尧自然记得秘书的份内工作——替戴蒙开了车门,在戴蒙上车坐定之后,池尧才跟着钻进车厢内。

    “我不该救你的!该把你丢在曼谷的。”在座车驶往机场的路上,戴蒙板起了脸孔。

    “老板,我不是故意惹事的。”

    “我事先警告你多少次,泰国的诈欺集团很多,尤其要特别小心来路不明的女人,你为什么还会中了人家的圈套?”

    “老板,或许我说了你也不信,”池尧真的有一张连女人看了都会嫉妒的漂亮脸庞,尤其是当他想去说服别人,“但我真的没有中圈套。”

    “没有吗?”戴蒙摇了摇头。“你先中了人家仙人跳,身上钱财被抢得一毛不剩,差点还去了性命,不是中了人家圈套是什么?”

    “我是心甘情愿中她圈套的!”池尧突然冒出了惊人之语。

    “你说什么?”连戴蒙也大吃一惊。

    “老板,跟了你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不是急色鬼吗?我是故意中她仙人跳的,因为那个女孩子真的有一堆孩子要养!”

    “别跟我说你是在同情那个女骗子?”

    “她虽然是个女骗子,收养了十几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池尧眼里闪过敬佩之情。

    “所以你就心甘情愿当她的肥羊,任她宰割了。”

    “当年要是大老板将我带出柬埔寨,我早就饿死街头了。”池尧口中的大老板指的是戴蒙的养父老戴蒙。

    “你啊,真不知道是白痴还是天真?”戴蒙向来把同年的池尧当弟弟看,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典型,虽然在相同的环境下长大,戴蒙成熟世故,池尧却温和善良。

    “我只是想帮她啊!”池尧一脸“帮人”有什么不对的表情。

    “可惜啊,人家不领情,反想杀你灭口。”

    “不是她啦!是她的一个死对头,想要强夺她从我身上得到的钱财,才会造成后来的那一场混战。”

    “郎铛下狱很光采吧?”戴蒙不自祟地调侃着。

    “老板,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弃我不顾的。”池尧笑得极有信心。

    “你这家伙!”戴蒙发现自己竟拿池尧这么好欺负的人没辙,一时哭笑不得。

    戴蒙是出生于战乱之中的弃儿,他的中国籍父母死于战火中,要不是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被美国籍大富翁老戴蒙收养,他可能还流落街头。他凭与生俱来的商业才能以及养父老戴蒙的资助,成为最年轻的实业家,连华尔街的商业钜子都称他为“最恐怖的黑眼珠”!他是美国商界的一则亚裔传奇,这也是戴蒙偏好亚洲市场的主因。

    而打自小起,池尧无垠无涯的博爱以及莫名其妙的好心,不知替他在这人心险恶的世界惹了多少麻烦,所幸,每次他的背后都有戴蒙替他擦屁股,收拾善后,戴蒙也常反省,觉得自己这样做,反而是害了池尧。他想,他该让池尧吃足苦头,才曾记取教训。心里是这么想没错,每次池尧有难,戴蒙还是忍不住要出手帮他。

    “下次我真的会任你自生自灭。”

    “这世上没这么多坏人的。”这一句是池尧的口头禅,老是乐观地以为自己不会再碰到坏人。

    就在戴蒙和池尧一搭一唱之间,座车已驶至了机场。戴蒙率先下车,池尧提着有重要文件的公事包紧跟其后,两人先后走进了曼谷机场专为戴蒙所设的贵宾候机室。

    戴蒙这一次的亚洲之行,是为了宣传他的公司在美国最新推出的套装软体“魔鬼二世”,“魔鬼二世”在各方面都大大地异于第一代的“魔鬼大帝”!

    一进候机室,池尧就打开公事包,里面赫然是一台功能完备的笔记型电脑!池尧一如往常地开了为了亚洲之行所建立的新档案,当场对戴蒙做起下一站新加坡市场的简报。

    “这么说来,新加坡是一个独裁集权,处处受法令限制的国家罗!”在听进池尧的简介,戴蒙做出了如此的结论。

    “老板,你知道新加坡人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池尧说得神秘兮兮的。

    “什么?”

    “礼拜天过海到马来西亚,自由自在地乱吐痰。”

    “胡说!”戴蒙倒是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老板,登机的时间到了。”

    “好。”

    戴蒙为了这次的亚洲之旅,特地和美国一家航空签约,包了一架专机,来往于亚洲国家各首都之间。

    “恐怕屁股还没坐热,新加坡便到了呢!”在登机时,池尧仍不忘说着俏皮话。

    “你,多保重。”戴蒙突然没头没脑地笑起来。

    “老板,我有什么不对吗?”

    “像你这么会闯祸的人,在新加坡一定非吃苦头不可!”戴蒙还刻意装出“届时我可救不了你”的表情。

    “我有常闯祸吗?”由池尧脸上无辜的迷惑看来,他已经忘了他是刚从曼谷警局被放出来的,之前又惹了多少的麻烦。

    戴蒙知道池尧就是这么“健忘”,当下懒得再和他争辩,迳自在专属于他的机舱主位落座,系好安全带,准备起飞。

    飞机冉冉地由地平线航向天际,在飞机起升的过程中,戴蒙和池尧都透过机舱的窗子眺望金黄阳光照射下的曼谷市区。

    “好美!”池尧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不愧是暹逻(黄金)之国,从这高度向下望,曼谷根本就是一座黄金城。”

    “其实我满喜欢曼谷的,老板,它让我感到它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城……”让池尧住口的是,他撞见戴蒙脸上有异的表情。“老板,怎么了?”

    “我觉得不对劲,不行,我要去跟机长谈谈。”戴蒙向池尧使了个“小心点”的眼色。

    池尧跟在戴蒙身边这么多年,自然默契十足,不再言语,警戒地观视舱内四周,是否有什么不对之处。

    就在戴蒙正欲往舱头的方向走去,舱房墙上的豪华大萤幕突然亮了起来,在没有人动萤幕的前提下,萤幕上开始出现了光和影。

    “凯文·克雷滋!”认出萤幕上的老者后,戴蒙将老者的名字脱口而出。

    “凯文·克雷滋?他就是凯文·克雷滋?”池尧也不禁大惊呼出声。

    凯文·克雷滋是英国次于伊莉沙白女皇的民间首富,和一般工业钜子不同,凯文·克雷滋是在股票场里致富的,可以说,他这一辈子,并没有真正建立任何生产性的公司或产业,他却透过金融场及商品买卖的方式,赚取钜额的暴利,使得他名下的财产多得不可胜数。他早在四十岁,便名闻于全球金融界之中,他凭恃着他丰厚的财力源,介人许多国家的金融风暴,不知有多少国家的财经官员对他恨之入骨,最近他最受争议的代表作,就是据传泰铢的大幅贬值,连带拖垮泰国整国经济的幕后黑手便是发已灰白的凯文·克雷滋。

    “嗨,戴蒙,我的小老友!”萤幕上的凯文·克雷滋显得精神奕奕,和蔼可亲。

    “这是怎么一回事?”戴蒙有着不祥的预感。

    “戴蒙,我知道你的心中一定充满着疑问。”萤幕上的克雷滋是在果岭上推了一杆,才又回头来面对镜头。“很抱歉地要告诉你,你得暂时取消亚洲之旅,而来英国当我的贵客。”

    “老天,这根本就是劫机的行为。”池尧忿忿地叫嚷好久,才醒悟萤幕上播放的是事先录好的录影带,他再怎么臭骂克雷滋,也只是白费力气!

    “生气吗?”克雷滋在萤幕上又推出了一杆好球。“小老友,我希望你别把这件事看得这么严重,再说,这趟英国之行绝对不虚此行。”

    “老板,我们一定要告他,告到这变态的老家伙倾家荡产为止。”池尧很少这么生气。

    “我老了,很想找一个继承人,你是知道的,我唯一的女儿已经过世,只剩下一个孙女,我希望能亲自替她安排一个好归宿,并让那个幸运儿继承我的一切。”说到这,萤幕上的克雷滋的一双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而你,戴蒙,就是那万中选一的五名候选人之一!”

    “老板,他要你当他女婿?”池尧倒是笑得贼贼的,不愉快早抛在脑后,觉得克雷滋这老头忽然有趣起来。

    “现在,你应该明白你的座机为什么会突然改向的原因了吧?希望你能高兴地接受我给你的小小惊喜,最后祝你旅途愉快,对了,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昨天才并购了这家航空公司,所以机长不得不听我的命令。”

    这时候萤幕再度回到空白状态,只留下戴蒙和池尧两人面面相觑。

    “老板,怎么办?”

    “我倒很想看看那可怕的老头在搞什么鬼?”戴蒙的脸庞扬起迷人而莫测高深的笑容。

    “老板,你是想看他的孙女吧!”

    “少罗嗦,当心我把你丢出飞机喂鱼去。”

    戴蒙与生俱来的气使得他极容易使人折服,池尧果然乖乖地闭上嘴,不敢再说话地退居一旁。

    ***www.fmx.cn转载整理***请支持凤鸣轩***

    英国·伦敦

    “要不是迎接他们的妻儿来得早,我真想给正、副机长各吃一顿苦头!”站在伦敦机场大厅的戴蒙,嘴上带着一朵不羁的笑容。

    “老板,你不是也想来伦敦一窥究竟的吗?”

    “我想归我想,但他们有负于我却是事实。”戴蒙压了压手指的关节。

    “老板,你就原谅他们吧,你看,他们是为了养老婆小孩,才会听令于克雷滋的。”池尧的“好人”性再度浮现。

    “都是你的话。”戴蒙冷哼了一声。

    “天使?”池尧突然莫名奇妙地叫嚷起来!

    戴蒙顺着池尧所指的方向望去,目光迎上一个高挑的金发美女。那名金发女郎有着令人耳目一新的五官,其细致的东方美让人不由自主地猜测她必定有着东方血统,而她一头黄金瀑布般的美丽秀发更是教人怦然心动,戴蒙在第一眼撞见金发女郎的那一刻起,便幡然领悟池尧为何会脱口而出地叫她“天使”!

    答案其实很简单。戴蒙所见美女不知凡几,但很少见过如眼前金发女郎眉宇之间这般缔净,这般闪耀,这般不染人间烟火的曼妙气质!她的美会让所有的人,不管同性或异性,部会深感折服,而非受威胁,或感嫉妒。

    “老板,我看见天使了!”池尧是一脸迷醉的模样。“老天、老天,天使向我们走过来了。”

    戴蒙其实已被金发女郎异样的美丽和气质所撼动,但毕竟他的性格沈稳内敛,是以他在表面上仍不动声色,不像池尧近乎是用膜拜女神的目光,看着那名金发女郎一路向他们走来。

    “克制点,别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模样好吗?你的样子只会吓坏天使?”戴蒙忍俊不住地调侃出声。

    “不能让她看见你,绝不能让她看见你?”池尧突然疯了似伸手想要掩住戴蒙的脸,想要他的老板背过身去!

    “你搞什么鬼?”对于池尧的“僭越”,戴蒙似乎已习以为常,毕竟池尧是他名义上的属下,情感上的弟弟。

    “你这个女性‘杀手’最会伤害女人,要是让天使“和你打了照面,她就逃不出你的魔掌了。”池尧说得极为认真,丝毫没有玩笑的意味。

    “我对这种小雏菊没多大兴趣!”戴蒙轻易便挣出了池尧对他的限制。

    “可是女人见了你,都会主动来自投罗网。”池尧仍做着最后的努力,想要用自己和戴蒙相当的个子,遮住戴蒙那张号称“女性杀手”的帅脸。

    “少罗嗦。”

    就在这个时候,池尧口中的天使已提着简便的行李,从他和戴蒙的身边经过。一如预期的,戴蒙的目光果然和天使“不期而遇”。戴蒙这才发现,“天使”近看比远看时更美丽,五官精致地只能用粉雕玉琢来形容,尤其是可人的肌肤,在大厅灯光的映下更显得吹弹可破,泛出难以形容的美丽光泽。

    戴蒙绅士地向“天使”颔首微笑,天使也如一般女孩子一般,在戴蒙会电人眼睛的注视下,立刻脸泛红晕,目光陶然,嘴角有着腼腆的微笑,不过,她的笑容是戴蒙见过最灿烂的笑容。

    “小心!”戴蒙嘴边的笑意突然逸失无踪,他本能地伸手将池尧推倒在地,接着将歹徒狙击目标的“天使”扑倒在地。

    “砰!砰!”

    人群往来络绎不绝的机场大厅,此时响起了骇人的枪声!大胆在光天化日下、公共场台里行凶的职业杀手见狙击失败,已经引来大厅安全人员的注意后,只好放弃再度攻击“天使”的念头,就着大厅里兽奔鸟窜、混乱逃逸的人群逃逸无踪。

    “啊!”“天使”自然也因跟前忽生的巨变而惊呼出声、花容失色。

    “没事了!没事了!”

    戴蒙用着他男性低沉而迷人的嗓音频频安慰着在他怀中不住颤抖的“天使”,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天使”的脸庞,所以连天使最细微、一闪而过的情感都被他看在眼底,也就因为如此,他的心中开始浮现了一个令他十分好奇的“谜团”。

    “老板,你没事吧?”池尧已从一旁的地上爬起,连忙走过来向前探视戴蒙。

    “我没事!”由于围观的众人越来越多,戴蒙再怎么舍不得怀中的温香暧玉,也只好忍痛释手,绅士温柔地将“天使”由地上扶起!

    他将“天使”唐突地扑至地上,并用自己的身躯复盖着她的,原本是出于事况紧急,救人为重。但在歹徒撤走之后,他无法忽略身下那柔软无骨的曼妙曲线在他身上所起的化学作用,那是只属于男与女之间才有的强烈张力,如果此时此刻不是在机场大厅,戴蒙一点也不怀疑自己会做出任何不君子的举动。

    “小姐,你没受伤吧?”戴蒙梭巡着“天使”的脸庞。

    “天使”的脸却是红艳得不能再红,不知是为了害怕,还是害羞。“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你知道为什么有人要狙击你吗?”

    “我不知道?”“天使”的大眼是显得那样无助及恐惧,教人真想一把搂她入怀。

    就在这个时候,机场里的警察向他们快步跑了过来,针对先前的恐怖事件进行侦查。

    “安琪儿。”

    就在这一片混乱的当头,一名打扮得体、脸却显得有些阴沉的中年绅士带着两名仆人走了过来。

    “杰森叔叔!”金发女郎一看见中年人才一扫愁眉,看来是迎接她的亲人到了。

    “安琪儿,出了什么事?”

    名叫安琪儿的金发女郎便把所有的事端一五一十说出,杰森脸上滑过凝重的神色。

    杰森在听完安琪儿的描述之后,便由上衣的口袋拿出名片,递给警察及戴蒙,说是想先行带饱受惊吓的安琪儿返家休息,今日的事故,可以透过他名片上的电话,再度联络。

    “请问你是?”杰森在打发走机场里的员警后,转向打量着戴蒙;

    池尧最喜欢有人问起戴蒙的来历,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往往可以发挥最大的功效,将戴蒙生平显赫的事迹,谈得比什么都响亮。可惜的是,在他开口之前,戴蒙便以眼色制止了他,示意要他不要多嘴。

    “敝姓戴蒙。”戴蒙向杰森伸出了手,两人礼貌性地交握。

    不知怎么的,即使杰森掩饰得再好,戴蒙还是感觉得出杰森对他的敌意。

    “戴蒙先生,非常感谢你救了安琪拉一命,克雷滋家族绝对会重重的酬谢你一份大人青。”

    “克雷滋家族?”戴蒙和池尧同时惊呼出声!

    杰森由于不知道戴蒙的真实身分,以为是克雷滋家族雄厚的财势震撼住了他们两人,不由得在嘴边浮起一朵鄙夷的冷笑。

    “安琪儿,我们走吧!总裁从一早就在期盼你的到来!”杰森有着一流的变脸工夫,例如他面对安琪儿的嘴脸便是百分之百的和善。

    “好的,杰森叔叔。”

    就这样,安琪儿便在杰森和两名仆人的簇拥下,往外头的方向走去。她在走了约莫五步后,才回头冲着戴蒙一笑,甜美的笑容里,有着无限深意。

    “糟了,又有一个自投罗网的!”这是池尧看见“天使”笑容的反应。对于这种笑容,池尧老早见怪不怪了,因为一百个女人里大概有九十九个会“这样”对戴蒙笑着告别,例外的那一个则是女同性恋。

    “别小看她,说不定栽在她手上的人是我。”戴蒙忽然吐出了惊人之语。

    “怎么可能?”戴蒙一脸认真的神情让池尧更加困惑不已。

    戴蒙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在心中复诵“安琪儿、克雷滋”的名,打定要和“天使”好好过招的主意。

(快捷键:←)上一章  撒旦有个天使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