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肉脚老么万岁-第四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温馨搞笑 >> 肉脚老么万岁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肉脚老么万岁 第四章 作者:古灵
    好的不灵坏的灵,一个多月后,当一男一女两个人已经熟到像哥儿们似的可以一起尝尝哈草的滋味时,晓笛还真的不小心把换下来的衣服不晓得忘在哪里了。

    晚上九点多回到自己家里,晓笛已经安装好铜皮铁骨准备好要应付一场三娘教子了,没想到开门一进玄关,迎面即见“大娘”拚命向她使眼色;再进去一步,二一娘”好像也没注意到她穿的是“邋遢没品的破布”,同样拚命向她使眼色,还歪嘴巴;更进去一步,“三娘”不但使眼色、歪嘴巴,而且大拇指不停往肩后指,这时,她终于听见邵爸爸与某个老女人谈话的声音了。

    “哦天!”她不禁猛拍额头呻吟。“不要又是姑妈了!”

    邵家四姊妹的姑妈是邵爸爸仅有的姊姊,她会来造访邵家唯一的目的就是催促邵家三姊妹赶紧出国,以便在国外“接待”她那两个也想出国去念书的儿女,好让她省下一大笔食宿费,因为她负担不起两个儿女同时出国。

    故而,她一得知邵家三姊妹为了么妹延后出国时机之后,便开始绞尽脑汁、想画办法要除去“障碍。

    “把晓笛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三姊妹相觑一眼,同样皮笑肉不笑地婉拒了,全然无法信任说话比万能推销员更缺乏信用的姑吗。于是,姑妈改弦易辙地开始充当起了媒人婆,每次一来就是介绍那个、介绍这个,而且总会找机会把晓笛抓到一旁去碎碎念。

    “晓笛啊!你都十八岁了,晓昙她们三个照顾你也够久啦!应该放她们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吧?我说你啊!不像晓昙那样温柔能干,也没有晓丽的美貌,更没有晓婕的天才头脑,成天像个男人婆一样,除了年轻之外,你也没什么优点,所以说,不要太挑剔啊!人家看得上你就不错啦!”

    起初,四姊妹还会闲著无聊去瞧瞧热闹,可是几回以后、四姊妹一看见姑妈,就会像见到鬼一样跑得比飞还快,因为姑妈介绍的不是“罔腰”、“罔市”,就是“带衰”,不要说三姊妹这关过不了,连邵爸爸看了都背过身去猛翻白眼。

    但是姑妈不肯死心,她依然一次又一次来邵家送上一张张的名片和照片,邵晓婕一火大,索性把那些人全刊登到网路上去做征婚启事了。

    这回姑妈来,该不会是事情穿帮了,特地跑来兴师问罪的吧?

    那也不应该找她,该去找三姊才对呀!

    “不对,是姨婆和阿明表哥。”邵晓婕小声警告么妹。

    啥米?

    天哪,这两位更是超级恶魔!

    晓笛一听,脸色大变,旋即掉头仓皇而逃,没有人阻止她,临出门前,邵晓昙还把一张金融卡塞进她手里。

    “到朋友家去躲几天,他们没离开之前千万不要回来!”

    天慌慌、夜暗暗,晓笛狼狈地站在马路中间,身上除了腰包之外啥也没有,离家出走的人都没她这么落魄,乞丐身上的东西也比她多,一时之间,她也不晓得该到哪里去才好?

    庄月静住新竹,她不可能去跟庄月静一块儿挤宿舍吧?那样她怎么上班?

    其他朋友也没有好到愿意让她去闲住几天的,至于饭店旅馆她并不排斥,但很排斥一个人单独住在饭店旅馆里。所以……

    她究竟能到哪儿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门铃声一响,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孟樵便诧异地瞥了一下时钟。

    快十一点了,会有谁来?

    “咦?晓笛?”

    晓笛苦笑。“可以收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几天吗?”

    “嘎?!啊,可以啊!”孟樵忙退后让她进来,“可是……”他关上大门。“你不会是被赶出来的吧?”

    “要真是被赶出来的那还好,”晓笛没精打采地朝屋里走去。“可偏偏不是才惨啊!”

    盂樵还想再问,见她一脸倦容,忙又合上嘴,转身回房去拿了一套莲动胀钥她。“哪!你先去洗个澡,我去帮你整理一下客房,顺便开窗通风一下,否则里头的霉味会呛死你。”

    等她洗完澡出来,孟樵已经泡好两杯奶茶在看电视了,她迳自在另一张沙发上盘膝坐下,两手抱著热奶茶啜了一口,不禁满足地叹了口气。

    “真好,我以为今天晚上得夜游一整晚了。”

    孟樵也很自在地缩起一腿,曲起另一腿在沙发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叹了口气,晓笛又啜了口奶茶。“是我姨婆啦!就是我过世老妈的姨妈,她们家住中坜,以种田为生,不晓得为什么,李家男丁一直非常单薄又早逝,直到我这一代,姨婆只剩下一个孙子阿明表哥在身边,一个无赖又好色的家伙,成天只会无所事事的到处乱晃,干古第一,说要做事,就马上跑去做炉主!”

    “干古?”

    “吹牛啦!”

    “炉主?”

    “倒数第一啦!”

    “哦!”孟樵低头受教。“无赖好色又爱干古?听起来好像很下流。”

    “不是好像,是的确很下流!”晓笛愤然道。“以前他一看见我就嘲笑我是女金刚,如果不是我姊姊阻止我,我早就海K他一顿了!”

    “这样是很幼稚,不是下流。”孟樵中肯的评论。

    “可是在我高中毕业开始上班,之后,有一回他和姨婆来台北办事借住我家,那小子见了我,不但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还对著我猛流口水,最过分的是,他居然半夜溜到我房里来要强暴我!”

    “啊,这样就真的很下流又无耻了!”孟樵喃喃道。“不过可以理解,以前你的身材如何我是不知道啦!但是现在……咳咳,套句这边的话,你的身材真是超火爆的。”

    “火爆个屁啦!”晓笛口不择言地骂道。“总之,后来他就说一定要娶我,还对姨婆信誓旦旦的说,娶了我之后就会乖乖待在家里种田,不会再到处乱跑;而我姨婆呢!她也很中意我的体格,说我这么健壮,一定可以帮忙很多农事,还有我的屁股够大,保证可以生很多儿子,我咧~~她到底是拿我当牛,还是当猪啊?”

    盂樵不禁爆笑如雷。

    “别笑,这一点也不好笑!”晓笛愤然道。“一想到要驮著犁在田里喘气,躺在猪寮里生猪仔,我就想吐血!”虽然她特别喜欢看他的笑容,但这种时候他笑得再迷人也只会令人更光火而已。

    “现……现代……”孟樵笑得喘不过气来。“没有人用牛……耕田吧?”

    “搞不好姨婆家里还是!”晓笛嘟嚷。“反正姨婆打定主意非要把我娶到她家去做牛做猪不可,不管我们全家如何反对她都不理,没事就带著表哥到我家来闲晃,仗恃著她是长辈,对我老爸又是威胁、又是强迫,后来我老爸干脆说这种事一定要得到我的同意,居然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来了!”

    一口喝干了奶茶,把茶杯放到地上,晓笛没力地瘫在沙发上。

    “我又能怎样?能骂她或扁她一顿吗?所以啰!每次她们一来我就落跑,直到她们离开我才能回家。”

    “你才十八岁,结婚还太早嘛!”

    “庄脚所在十五、六岁就结婚的多的是,而且庄稼郎最爱亲上加亲了。”

    “可是现在近亲不能结婚了呀!”

    “六亲等可以。”

    “欸?六亲等可以吗?”笑容消失了,孟樵静默几秒。“不过,你不会想要嫁给那种卑鄙下流无耻好色的人吧?”

    “除非我死!”

    笑容马上又回来了。“那就好。”

    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对。

    “其实,我也有考虑到饭店去住,不过……”晓笛俯向前双掌撑住下巴。“这就要说到我毕业旅行的时候了,那时候我们四个人住一个房间,晚上我抽签抽到要出去买零食,因为当时很热,所以我穿得很凉快,没想到还没走出旅馆,就有十几个男人要请我吃消夜,再去……”

    她不屑地哼了哼。“总之,我每人赏给了他们一个熊猫眼!”

    “好厉害!”孟樵惊呼。“你学过什么防身术吗?”

    晓笛傲然扬起下巴。“跆拳道二段。”

    “跆拳道二段?”孟樵惊叹地吹了一声口哨。“酷!”

    “那当然!”晓笛更得意了,不过只一忽而,她就颓丧地垮下了脸,“可是我姊姊连这个也不准我再练下去了。”随后又装了一个鬼脸,“好,下次我就欢迎大家一起来强暴我,看我姊姊还会不会再禁止我练跆拳!”她赌气地说。

    孟樵再次扬起爆笑声。“你真的好有趣,好可爱,我愈来愈喜欢你了!”

    晓笛恨恨地白他一眼。

    “是吗?可是我愈来愈讨厌你了,人家这么悲惨,你居然笑得这么开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笑了、不笑了!”孟樵硬吞回余下的笑意。“所以你才不想一个人去住饭店?”

    “对啊!女孩子只要单独一个人在旅馆内走动,常常会被怀疑是否想钓凯子,就算我不是,我也不希望人家用那种眼光来看我。”

    “外国倒是不会。”

    “抱歉,这里是台湾,OK?”说著,晓笛打了个呵欠。“所以,你在这儿最好别太随便,小心被人K!”

    孟樵见状忙关掉电视,“你累了,去睡吧!我也要睡了。”然后起身。

    “好。”晓笛也跟著起身。“啊!对了,为了感谢你让我借住,我会帮你整理屋子。”

    “那也不必,反正客房本来就没人住嘛!”

    “我会帮你整理屋子!”晓笛坚持道。“还有,明天先陪我去买衣服,否则我后天上班就没有衣服穿了。”

    “这个绝对没问题,不过,拜托不要叫我帮你挑选衣服,我老妈总是说我是世界上最没有品味的人。”

    “是喔?”这回该轮到晓笛嘲笑他了。“看来你真的是一无是处啊!”

    孟樵悲哀地抽抽鼻子。“呜呜……连你也这么说!”

    晓笛装了个鬼脸,“是你自找的咩!”话落即转身回房。“我要去睡了。”

    孟樵两眼哀怨地瞅著她进房,“那我要去哭,而且要哭得很大声,让你睡不著,”他孩子气地低低咕哝。“然后你只好陪我一起哭……”

    还没说完,房里的人已经先嘲笑过来了!

    “你去哭死吧!看我会不会陪你掉半滴眼泪,蛋白质。”

    “真没同情心!”孟樵嘟哗著回房,恰好电话铃声响,他立刻扑到床上去接位于床另一边的电话,怕吵了晓笛。

    “喂……是你啊!什么事……不,我还不想回去,事实上,我可能有好一阵子都不会想回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所以说,大话绝对不要讲太快!

    当晓笛准备要履行诺言的时候,才发现这栋屋子有点不太对,乍看之下倒不觉得,可是真打算要整理时,戴起眼镜来仔细一看,哇啊~~不得了,恐怖的事实全都暴露出来了。

    “请问孟樵先生,你回台湾来有多久了?”

    “快两个月了。”

    “你整理过吗?”

    “完全没有。”

    啧啧,难怪这么脏!

    “那……垃圾呢?”

    孟樵大拇指往后院一指:“那儿。”

    晓笛疑惑地打开落地窗一看……两秒后砰一下又立刻关上,脸色发青,恶心欲呕。

    哇靠!那是什么?

    难怪他都不开后院的落地窗,虽然只匆促瞄了一眼,但已足够她看清楚一幕继九二一大地震以来最壮烈的惨况。

    一大堆破污白布上是好几大包垃圾,不知是哪位猫小姐或鼠先生在这儿召开了几百场盛况空前的野宴,大垃圾里面的中垃圾跑出来了,中垃圾里的小垃圾更是洒了满地,到处是空罐、卫生纸,半个汉堡,几片披萨,薯条,塑胶杯……

    浩浩荡荡的苍蝇清洁队与蟑螂军团正在分头努力收拾残局,又短又肥的蛆蛆宝宝们更是使尽浑身解数护卫它们温暖的家,十几只饥肠辊辊的小鸟们各自觑中标的物,一个美妙的俯冲,锐利的尖嘴中便夹住一只又白又嫩的“午餐”昂扬而去──真是惨绝人寰啊!

    而且臭死人了!

    听说大部分的男孩子都痛恨做家事──其实她也是,但也不应该会离谱到这种程度吧?

    “垃圾车没有来吗?”

    “有啊!”

    “那你为什么不去扔?”

    “麻烦嘛!”

    差点昏倒!

    这种事能嫌麻烦吗?

    想破口大骂,可是面对孟樵那一脸无辜又无知的表情,晓笛顿时明白,无论她浪费多少口水,冒多大的火,到头来这个少根筋的家伙可能根本就不了她在骂什么。在这一刻,他那种特别纯真的魅力在她眼里已经变成“贤慧”的“吉普赛”──闲闲在家什么都不会的一坨屎了。

    “你……”晓笛咬紧牙根迸出一个字,旋即住声,想到这是她自己许下的承诺,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于是她马上就改口了。“很抱歉,这几天我恐怕不能陪你出门去玩了,因为我有一项非常重大而且急迫的‘工程’必须完成!”

    “呃?”望著晓笛僵硬的背影,孟樵一时间丈二金刚摸不著脑袋,不解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晓笛所谓的大工程到底是指什么了,当然也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跷高脚丫子凉凉的看电视,任由晓笛一个人去埋在垃圾山里寻宝,只好学晓笛一样,又口罩、又塑胶手套的全副武装下海去和蟑螂老鼠垃圾大作战。

    这样奋战两、三天后,他们终于把所有垃圾全都清理干净了。下一步,晓笛开始清扫屋内,没想到一整理到孟樵的房间,迎面便是一拖拉库的脏衣物堆积如山地差点崩塌到她身上来。

    “你嘛帮帮忙,不是有洗衣机、烘干机吗,为什么不洗一下?”

    “麻烦嘛!”口头禅马上又出现了。“所以,我都嘛没衣服穿了就去买,这样不是方便多了吗?”

    “方便?”晓笛目瞪口呆。“你家这么富有吗?”竟然有这种生活方式?!

    “富有?”孟樵蹙眉搔搔脑袋。“这个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我老妈说没钱跟她要就行了。”

    啊咧~~他几岁呀他?都这么大了,也有工作,居然还好意思向妈妈伸手要钱?即便是她,自她开始工作之后,都不好意思向爸爸姊姊伸手了说!

    挣扎了许久,晓笛还是忍不住板起脸来,对这个似乎不太理解何谓生活的男人,来上一场义正辞严的教训。

    “我说孟樵先生,即使你真的比不上你哥哥们那么出色厉害,赚的钱也没有他们那么多,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世上每个人都是天才的话,这个世界一定会很无趣。不过,像你这样我就实在不能苟同了,你自己有薪水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向妈妈和哥哥伸手?如果你的薪水不够让你过奢侈的生活,那就省一点用,要习惯节俭的日子并不会有多困难,不要让人家瞧不起你嘛!”

    起初孟樵似乎搞不太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可听到最后,他的脸色终于微微变了。

    “你是说……这样你会瞧不起我?”

    “废话,你是男人耶!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这不关能力多寡,而是自尊的问题,你有自尊,人家才会看得起你,否则谁甩你呀!”

    “哦……”孟樵仔细想了一下,然后慎重其事地点点头。“我懂了!”

    晓笛颇感欣慰地吁了口气。“那就好。”

    “可是……”慎重的神情忽又转困惑。“你到底是瞧不起我什么地方呢?”

    险些滑一跤摔倒!

    搞什么呀!原来讲了老半天,他连重点都没搞清楚。

    “你……”晓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我是说,你要用你自己的薪水过活,不要再……”

    “我有薪水吗?”孟樵怔愣地插了一句。

    “呃?”晓笛呆了呆。“可是你……你不是有工作吗?”

    “有啊!”

    白眼一翻。“那就一定有薪水的啦!”

    “哦!这样啊……”孟樵又搔了搔脑袋。“那我回去再问问看好了。”

    晓笛又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还要回去问问看才知道?

    虽然就年龄上来讲,他的个性算是相当天真,但以整体而言,他并不笨呀!为什么一碰上这种生活上的琐事,他就比猪还懒、比恐龙还迟钝,而且跟白痴一样无知?

    是因为他是老么,所以被妈妈和哥哥们宠得什么都不懂了吗?

    这怎么行,就因为是老么,而且是最肉脚的老么,所以才愈加应该自立自强,免得更被人看扁了不是吗?

    同样是老么,处境也一样,遭遇却大相迳庭、一个是被过度保护,一个是被强制改造,全然相异的两种待遇,相同的错误,特别是孟樵,连自己有什么问题都不知道,岂不是连纠正的机会都没有?

    思绪至此,晓笛下了决定,基于同是肉脚老么的悲怜处境,同一国的当然要帮同一国的。所以……

    “好,就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教教你最基本的生活常识,还有,什么样才是真正的男人!”也就是说,以后不带他出去玩了。

    “嘎?!”

    于是,另一位肉脚老么的世界末日终于也来临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叶启田说:爱拚才会羸。

    但若是拚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仍是赢不了,这又该怎么办?

    数日过去,晓笛终于又能回到自己家中,笔直穿过玄关进入客厅,一屁股坐到那张最大的单人沙发上,她开始认真沉思,对三位姊姊的询问充耳不闻。

    她到底该是得意,这是该冒火?

    这几天来,她每天下班回到孟樵家里,一换上便服就开始为孟樵进行生活基本训练,令人得意的是,她有一个非常听话的学生,一个二十六岁的大男人像个六岁的小男孩一样乖乖服从你的所有指示,这样还不够教人得意吗?

    问题是,他只会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地接照人家说的话去做,下一回,若是没有人叫他做,他照样一元散散什么都不给你做。

    如果问他为什么不做了,他还会反驳你,“不是已经做过了吗?”

    我你咧~~洗衣服洗一次就够了,扫地扫一次就够了,他为什么不上一次厕所就拉光一辈子的米田共?

    好几次她都火得差点动手K他满头包,但他总是对她露出满脸无辜又委屈的神情,好像真的不能理解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挨揍,真是令人又好气又好笑,而且,老实说,那么大个人居然一副小男孩的矬样,看上去也实在可爱得很。

    其实,这也是她第一次和男孩子相处得如此愉快,以往所有的男性在她眼中不是哥儿们,就是无聊又狡猾的生物。然而,不到两个月的相处,孟樵便已打破她过去死板的印象,生平首度觉得原来男人也可以是纯真又有趣的。

    外表暂且不论,他的个性的确单纯到让人怀疑他是否真有二十六岁,两个人一块儿出去玩不到半个月,她就彻底领悟到绝不能把他当成正常的成熟男人看待,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拿三百块就把这家伙给卖了。

    然而,却也只有孟樵能使她强烈意识到男与女的分别,这非关身材上的差异或咬熟与否,而是一种特殊的感受。

    她喜欢他!

    打从一开始她就很喜欢他,喜欢他的乐观开朗、喜欢他的率直可爱、喜欢他挨骂时那种困惑的模样、喜欢被他搞得又气又想笑,但不知不觉中,这份单纯的喜欢却逐渐变质了,变得和喜欢其他哥儿们的性质显然有所不同,再由这份异样的喜欢悄然酝酿出这种特殊的感受。

    老实说,这种特殊的感受令她感到不安,因为她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种感觉。这种仿佛有所期待,又想逃避的感觉是陌生的,也是今人很不夹的,因为她不喜欢这种摸不清状况的感觉。

    即使如此,她仍然不想错过和孟樵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这又是为什么呢?

    只是因为和他相处很愉快吗?

    “喂喂喂!小妹,你到底是聋子还是哑巴啊?怎么都不理人!”

    晓笛漫不经心地瞥二姊一眼。“干嘛啦?”

    “我在问你,你这几天究竟是住到哪里去了?”

    “朋友家啊!”

    “哪个朋友?”

    “哦!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呀?”晓笛厌烦地起身。“天天轮流到公司里来检查我的服装仪容还不够,中午休息时间居然也跑来给我上课,现在又要追查我的行踪,你们干脆去当私家侦探好了!”她从来没打算要把孟樵的事情告诉她们,否则,再简单的事都会变得比婆媳关系更复杂了。

    “你怎能这么说,”邵晓昙紧随在后。“我只是担心人家肯不肯再让你多住些时候呀!”

    正待踏入房里的脚步僵了两秒,晓笛疑惑地回身。“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你根本没在听我们说话是不是?”这回轮到邵晓婕不耐烦地嘀咕了。“我们刚刚才告诉你不是吗?姨婆和阿明表哥都很不甘心不能见到你,所以,姨婆决定先回去烧稻草,之后再让表哥到我们家来住到过年前,好让表哥有时间和你培养感情。”

    “培养感情?”晓笛嗤之以鼻地翻了翻眼,“我听他在说阿嬷的话!”

    “我也这么认为,”邵晓丽颇有同感地频频颔首。“姨婆最后还说了一句:说不定过年前就能让你们结婚了。”

    晓笛抽了口气。“不是吧?姨婆是要表哥……她竟然允许表哥这么做?”

    “我想不是允许,应该是鼓励。”

    “SHIT!”刚说完,晓笛就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这样可以了吧?”

    脸上笑意一闪,邵晓昙唇角轻轻抽搐了下。“我想她也是逼急了,姨婆年纪大了,表哥也年近三十,长得不怎么样,又不肯努力做事,不要说女孩子不喜欢,认识他的人也都不想把女儿嫁给他,所以姨婆才会盯紧你,还说打算在你满二十岁之后,就会把所有地契什么的统统交给你,免得被表哥拿去挥霍掉了。”

    “真是有够TMD,居然都计画好了!”晓笛喃喃道。

    “TMD?”

    “他妈的!”

    啪一声,晓笛又捂住了脸颊,“喂!明明是你自己要问人家的,干嘛又打人嘛!”她不满地咕哝。

    “总之,”邵晓昙若无其事地继椟说。“只要表哥在这里一天,你就不能住家里,如果朋友不愿意让你住那么久,那就住到饭店里去,不管你喜不喜欢。无论如何,不管姨婆有多令人同情,我也绝不同意拿你的终生幸福去安慰她。”

    “那你们怎么办?”

    “我们?”

    三姊妹六道视线不约而同地住下在晓笛健美诱人的身躯上绕了一圈。

    “别担心,表哥对我们……咳咳,没兴趣,不过,我还是会到朋友家去暂住,晓丽要到美国拍支广告,晓婕正好陪德籍指导教授回德国探望亲人,顺便参观柏林大学;至于老爸,就让周阿姨来照显他,我想老爸和周阿姨都会很乐意的。”

    周阿姨是邵爸爸的同事,两人已交往两、三年,邵家四姊妹也不反对老爸找个老来伴,何况周阿姨也确实是个温柔内向的好女人,但邵爸爸坚持要看到四个女儿都能独立之后,他才会考虑自己的事。

    晓笛想了想。“那如果表哥到公司里来找我呢?”

    “那就向你公司请长假。”邵晓昙的回答来得很迅速,显见他们也考虑过这点。“我会请你未来的大姊夫去跟你们的副总经理说一声,他们是老同学,我想应该没问题。”

    两眼一眨,“也就是说,”晓笛慢条斯理地说。“我可能会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是‘自由’的啰?”

    邵晓昙莞尔。“没错。”

    一听,“YA!”晓笛忍不住兴奋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邵晓昙疼爱地摸摸她的脑袋,虽然她比小妹矮。“我知道,你可能有点不满我们强制你不准运动,又逼迫你做一些不喜欢的事,可是,小妹,那是因为我们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其实,你会那么喜爱运动,也只不过是因为你太好动了,而事实上,只要能让你发泄过多的精力,是不是运动倒是无所谓,对吧?”

    “呃……”晓笛抓抓脖子。“也许是这样吧!否则我就不会每一种运动都想玩,并不特别想要专注于哪一种,而且,当你们不准我考体育系,也不准我做任何运动时,我应该会强力反弹才对。”

    “所以说,我们的本意只是想把你导入正常生活里,不想看到你自我局限在目的仅是发泄精力的运动中,而希望你能在更宽广的视野中寻找你真正想要做的事。免得将来有一天,当你回过头来正视自己,才发现自己白白浪费了许多生命在那些根本不是你真正想要做的事上,到那时候你一定会懊悔莫及的。”

    “大姊……”晓笛感动的低喃。

    “不用说什么,你只要知道你是我们的宝贝小妹,我们真的很爱你,这样就够了。”邵晓昙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还有,一旦我们觉得你能够为自己的将来作正确的思考,我们也就能够安心地放任你独立了。”

    “咦?让我独立?”晓笛怔了怔。“可是你们不是说……咦!二姊怎么突然跑了?”

    邵晓昙与邵晓婕对视一眼,后者忍俊不住地失笑。“因为是她提议要乘机整整你,所以我们才会告诉你,一定要等你找到男朋友之后才出国。”

    “耶?!”晓笛不敢置信地杏眼圆睁。“你们是说我不一定要……”

    邵晓捷笑得眼镜都滑到鼻头上去了。“这种事还用得著怀疑吗?我们这么疼你,怎么可能勉强你去交不喜欢的男朋友嘛?”

    “欸?!”晓笛顿时傻眼,一把无名火迅速暴炽,随即怒气冲冲地讽向邵晓丽的房间。“该死的二姊,真是番茄炒蛋有够没水准,竟敢这样整我,快给我滚出来让我请你穿HANGTEN!”

    当然,邵晓丽的房门跟钢筋铁板一样动也不动,晓笛忍不住恨恨地往门上踹了一脚,再大吼。

    “还不给我出来!你这4388,没人要的OBS,TMD的BMW……”

    她愈吼愈大声,吼得邵爸爸紧张兮兮地从房里探出头来,手里还抓著无线电话。

    “什么事?什么事?发生什么大事了?”

    “没你的事啦!老爸,”晓笛火气仍冲得很。“回你的房里去抱你的爱人热线啦!”

    邵爸爸双颊微赧,忙又缩回头去,邵晓丽与邵晓婕失笑,晓笛继续大骂。

    “给我滚出来,听到没有?你这PDG的白兰,SBA的IBM,庄孝维的汉奸,我要把你扁到CKK……”

    邵晓昙愈听愈迷糊。“真不晓得她在骂什么?”

    邵晓捷则是有点不胀气,堂堂一个天才硕士居然会听不懂高中毕业的肉脚小妹在骂什么!

    “请暂停,小妹,借问一下……”

    “干嘛啦?”

    “什么是番茄炒蛋?”

    “他妈的混蛋啦!”

    啪!

(快捷键:←)上一章  肉脚老么万岁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