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肉脚老么万岁-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温馨搞笑 >> 肉脚老么万岁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肉脚老么万岁 第二章 作者:古灵
    有人说,单亲家庭很可怜。

    告诉你们,真的超级可怜!

    有人说,单亲妈妈扶养长大的儿子好悲哀。

    告诉你们,真的超级悲哀!

    有人说,活在出色哥哥们阴影下的肉脚小么弟最凄惨。

    告诉你们,真的超级凄惨!

    特别是当你有个奥运游泳选手级的哥哥,加上一个明星赛车选手的哥哥,还有一个太空梭驾驶的哥哥时,告诉你们,这真的是地狱,活生生的地狱!

    尤其是有那么一天,当亲爱的老妈妈突然气势汹汹地跑来对著你的脸拚命喷洒灵芝香露水,“你这小鬼,给我老实招来,到底有多久没有正正经经的吃过一餐了?”

    “自从上次老妈你来过之后。”儿子回答得倒很爽快。

    耶?那不就是四个月前吗?“你……”老妈妈差点脑溢血中风倒地。“那你又是多久没上床去睡过了?”

    “呃……这个就不太记得了,大慨是……唔……二哥来看过我之后吧!”

    “欸?那是三个月前耶!”

    “咦?是吗?”

    “什么咦是吗!你你你……你究竟有多久没踏出这栋房于了?”

    “这个嘛……”儿子粉认真地给他想了一下。“好像是从去年的圣史蒂芬日吧……”

    “去年的圣史蒂芬日?”霹雳无敌的尖叫声。“天哪!一年多了,你这小鬼居然整整一年多没有怡牧踏出这栋房子半步?”

    “耶?”儿子粉惊讶的瞪大了两眼:“真的有一年了吗?”

    一听,老妈妈双手蓦然往前一伸,状似打算当场活活掐死儿子,可是一想到早死的老公可能正在天上瞪大两眼监视她,她还是又忍了下来。

    “你这小鬼,为什么不能学学你哥哥们?他们从来不用我操心,你却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不会!”

    “那种事很麻烦嘛!”

    这句话才刚说完,某人便被狠心的老妈妈一脚踢出屋外,顺便扔出来几件子弹型内裤,害他红著脸噘著屁股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脚底下到处捡,每捡到一件就多一个鞋印。

    “两个月后才准回来!”

    “可是,老妈,那个不可以停……”

    “四个月!”

    “老妈……”

    “半年!”

    哈哈哈,地下道里的乞丐终于轮到你去当啦!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周末晚,闹区比平日更热闹,一辆银蓝色喜美平稳地驶至一家PUB前停住,自乘客座下来一位端庄典雅的年轻小姐,她下车后,先绕到驾驶座旁弯下腰。

    “谢了,大姊。”

    “不客气。”邵晓昙微笑。“辛苦了一星期,好好享受一下吧!”

    享受?!

    晓笛苦笑著转身,依然踩著又细又高的高跟鞋进入PUB──非上班时间的正式聚会她仍是逃不脱这种残虐的酷刑,高中时代最爱嘲讽她的副班长迎面而来,挂著一脸欠揍的夸张表情。

    “天哪!哪儿来的巨人国女战士啊!”

    要不是穿著窄裙不方便出脚,邵晓笛早就一腿劈出去踢扁对方了!

    这是她高中毕业后的第一次同学会,主办者将整家PUB都包了下来。其实她根本不想来,特别是被打扮成这么矬的样子,真的好逊,如果不是姊姊逼她来,她宁愿去打打保龄球或桌球。

    “哇塞!邵晓笛,你已经够高了说,干嘛还穿高跟鞋啊?”

    “不过,她这样还真的满漂亮的说!”

    “啧啧!没想到咱们班的男人婆居然也有这么LADY的时候!”

    “你这样还能走路吗?”

    “小心待会儿坐下的时候裙子会裂开喔!”

    够了没有?你们这些八婆!

    晓笛心里暗骂,表面上却还是得皮笑肉不笑地硬勾起两边嘴角,让她们瞧瞧她这只猴子在教导有方的姊姊们严加训练之下的成果。

    “嗨!大家好久不见啦!”转眸一撩。“咦?来的人还不多嘛!”早知道就不必那么准时了。

    “一个移民出国,十一个念中南部的大学或专校,四个白天上班、晚上补习准备重考,所以……”班长一边解释、一边招呼晓笛坐下。“就剩我们这些,十九个念北部大专院校,两个在工作,其中六个有约会,你呢?你是在上班或补习?”

    “我在贸易公司上班。”晓笛说,一面向国、高中时代最好的死党,这会儿急忙跑来挤在她身旁的庄月静露出真诚的笑容。“嗨,阿静,你也来了!”

    虽然是六年的好友死党,但自从庄月静考上交通大学住校之后,庄月静忙著享受大学新鲜生活,晓笛则忙著适应工作环境,两人就较少联络了。

    “你好漂亮喔,阿笛!”庄月静赞叹地上下打量她。“如果是在大学里,一定有很多男生追你,你真的不打算重考吗?”

    说起来,晓笛虽然酷似爸爸多些,才会有那样高挑有力的身材,以及活泼好动的个性,然而,她的容貌其实也是相当出色的,眼神清亮有劲,五官端正俊秀,特别是化过妆之后更抢眼,只不过和邵晓丽一比,就被比到垃圾桶里去了!

    晓笛耸耸肩。“我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念书的材料,能念完高中已经很了不起了啦!”如果可以让她自己决定的话,她连高中都不想念!

    “你爸爸没有任何意见吗?”

    “他呀?”晓笛哼了哼。“他什么意见也没有,一切都交给我姊姊定!”

    自从把小女儿调教成一个万人不敢领教的男人婆,因而被其他三个女儿群起而攻之后,邵爸爸惭愧得差点跑到亡妻坟前切腹谢罪,已经没有胆子再插手女儿们的问题了。

    “那你姊姊又是怎么说的?”

    “唉,别提了!”晓笛叹著气把姊姊们的决定告诉庄月静,然后苦著脸征求同情者。“拜托喔!我才刚高中毕业说,她们就急著要我交男朋友,一般人会这样吗?”

    “她们放心不下你嘛!而且,她们或许也考虑到她们都可以出国,你却没有机会出国去走走,所以她们觉得过意不去也说不定。”

    “笑死人了,这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要是我真想出国玩,我不会自己赚旅费出去吗?”晓笛不以为然地猛然灌下大半杯啤酒。“何况我根本不想出国,也不想在那种贸易公司做什么行政助理,更不想交男朋友!”

    “不想出国?”一旁有人插嘴。“少在那边马扁人了,真给你机会出国,你不抢著去才怪!”

    “就是说咩!这边的人至少也有七、八个人以上已经预定好大学毕业后要出国留学了。”

    庄月静当作没听到。“那你自己想干嘛?”

    晓笛同样看也不看那些人一眼,权当她们是一颗颗的爆米花,没加奶油,一点也不好吃,只会哔哔啵啵地爆开来,吵死人了!

    “其实,我本来是希望能跟我爸爸一样……”

    “做大学体育系老师?”

    “对啊!做体育老师,不一定要大学,高中或国中都可以。”晓笛颔首。“可是一想到就算让我考上体育系了,一样要再念一大堆国文、英文、数学什么的,搞不好……”

    “考上了也毕不了业!”旁边又有人发出嘲讽的咕哝。

    庄月静依然置若未闻。“叫你爸爸帮一下忙不可以吗?”

    “我姊姊不准,”晓笛沮丧地说。“事实上,我那三个姊姊都坚决反对我念体育系,甚至不准我再做任何运动了,连打打篮球都不行,说是免得我连动过度变成……”

    “摔角肌肉女!”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副班长的。

    庄月静突然起身。“阿笛,陪我上厕所。”

    晓笛会意,两人即先后走向盥洗室,然后嘻嘻哈哈地从后门溜出去了。

    “走,上麦当劳去吧!”

    “OK!”

    “不过,啧啧!你现在走路还真像个小姐ㄋㄟ!”

    “我K你喔!”晓笛作势挥了挥拳头。“告诉你,这是不得已的,过两天我一定要设法让窄裙撑破一次,这样我就可以正式脱离苦海啦!”

    请注意,是过两天,不是现在,在公司里丢脸是一回事,大不了就是让业务部办公室里所有的人看透透,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个人;可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穿帮的话,那可就真的糗大了,搞不好恰好有电视街头追击什么的在附近猎取“精采”镜头,一夜之间就可以让她荣登穿帮秀的女主角了。

    “你不会自己撕开它。”

    “我才不敢咧!别看大姊好像很温柔,其实她才厉害呢!要是让她看出来,那样后果更惨的跟你讲!”

    谈笑间,两人已来到PUB后面那条马路上的麦当劳,一看居然满满都是人,于是依照过往的习惯,庄月静立刻直接跑上二楼去占位置,而晓笛则忙著在一楼三、四条长龙中寻找尾巴以便排队。一觑著目标,她马上锁定并窜过去,可是在即将到达正确位置的前一刻,突然……

    也许她应该先去签一下乐透用掉一些运气,此刻连气才不会这么“好”,否则那么小小一颗橡皮球,为什么别人不会踩到,偏偏是她踩到了呢?

    不过,当她高跟鞋一扭,身不由主地跪倒向地上的那一刹那,她仍不知死活地暗忖:万岁,终于有理由拒穿窄裙了,这个世界真是美好啊!

    然而,很快的她就发现情况好像不太对劲,她的两个膝盖头已经撞到地上差点痛出眼泪来了,却依然止不住上半身继续住前扑,瞬间后即一脸扑上某处很奇怪的地方,不但撞歪了自己的鼻子,同时听到一声类似呻吟的闷哼、慌乱飞舞的两手急忙抓住某人的牛仔裤两侧裤袋,并住后挺直上半身把自己的脸拉离那片有点凹凸不平的地方,再定睛一看,旋即抽了口气,终于察觉到自己究竟撞上了什么东东,又为什么会有那样一声古怪的闷哼……

    鸣呜……这个世界好残酷喔!

    涨红了脸,她想立刻起身逃出去让车子撞死也办不到──因为窄裙依然紧紧绑住她的下半身令她动弹不得,又不敢住上看,更不敢朝两旁瞄,可是眼前也是限制级画面,她只好盯住某人T恤上那几个奇怪的字母,哭丧著脸在心中哀嚎。

    救命啊!现在她该怎么办?

    继缕跪在地上膜拜对方的“伟大”?还是抓住对方的牛仔裤像壁虎一样往上爬?或者干脆坐到地上,先学蚯蚓一样爬到柜抬边,再扶著柜抬站起来?

    但是大姊或二姊都还没有教过她,在这种时候究竟应该如何爬才能爬得优雅一点呀!

    鸣呜呜……大姊、二姊、三姊,我恨你们!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蓦然两只手探下来稳稳地撑住她腋下,再除徐将她往上提,待她站稳了,对方才放开手。

    她根本不敢看对方,只像只小猫似的喵了一声,“谢谢!”然后在此起彼落的窃笑声中狼狈地逃出去了。

    临出自动门前,她听到一个小鬼叫道:“我的球!”

    死小孩,待会儿她一定要回来掐死他!

    正常来讲,一般女孩子碰上这种事,就算里头有一百个人在等她,她也不敢再踏回去一步,宁愿等对方不耐烦地下来找她,而且,起码在十年之内都不敢再接近这家店一百公尺范围之内了。

    可是晓笛不是一般女孩子,某些地方她就跟大部分男孩子一样──耐心不足、脸皮超厚,当她自尴尬的最高顶点镇定下来之后,便决定要硬起头皮直接进去二楼叫庄月静下来,两人另外换个地方聊聊近况去。

    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她才刚爬上二楼,便瞧见庄月静正在和另外两个女孩子大吵特吵,她马上忘了一切冲过去助阵──虽然她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吵些什么,眼见战况愈演愈烈,店长也赶紧冒出来充当和事佬劝架。

    然而,吵著吵著,显然理亏的对方眼见即将吵输这一仗,在万般不甘心之下,毅然决定要遵循小人动手不动口的至理名言,以便赢得这一场纯属女人的战争。

    她蓦然出手猛推晓笛一把。

    要是在平常时候,晓笛根本不会在乎这种小CASE,看是来几百只手再加千只脚她都不怕,可是现在她穿的是窄裙,穿的是高跟鞋,一个不留神就被推得往后踉跄两步跌坐在某人的大腿上,就在那一瞬间──

    惨剧发生了!

    一道长又清脆响亮的裂帛声清清楚楚地传入附近所有人耳内,于是,四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店长呆住了,吵架的人也忘了吵架,推人的人更是一脸“捺A按呢”的表情,每个人都傻眼的盯住她,她则想当场自杀了事!

    那件价格菲薄,坚实牢固,又能将她的健美身材完美地凸显出来的窄裙,终于如她所愿地壮烈成仁了,却好死不死地偏偏选在这种时候。

    它到底跟她有什么仇啊?

    几秒钟后,她耳际突然吹进一丝含著笑意的低语。

    “我们好像很有缘啊!”

    晓笛呆了呆,当下明白,这会儿被她坐在大腿上的人正是刚刚楼下那位无辜的倒楣鬼,心下不禁更是尴尬无比。

    我咧~~她的运气怎么这么好?既中乐透又中对对乐!

    所有的目光依然瞪著她,庄月静一脸无措,那两个和她们吵架的女孩子四条腿不落痕迹的悄悄往后退,其他人则是纯看“表演”──无论她怎么“表演”都很有看头。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把那些眼珠子统统挖出来热炒一盘麻辣龙眼,不过,这个可以等一下,现在最优先的问题是──

    究竟是屁股春光外泄比较糗大,还是死赖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打死不起来更丢脸?

    正当她犹豫不决之际,蓦觉身后的人把一件运动外套的袖子拉到她身前在腰际绑了一个结,再替她拉好连动外套,遮住屁股清凉通风的地方,然后把一个百货公司的袋子放在她腿上。

    “这是新买的休闲服,”热气又在她耳际吹拂。“裤子也许有一点长,我想卷两卷应该可以了。”

    呜呜……得救了!

    “谢……谢谢。”又是一声小猫叫后,她立刻窜逃至盥洗室里,待她换好那套又卷袖子又卷裤管的休闲服出来,庄月静正在门外等她。

    “他呢?”

    “走了!”

    举高运动外套,“那这个怎么办?”她脱口问,旋即发现还有许多人觑著她偷笑不已,双颊不禁又热辣辣地赧了起来,连忙拉著庄月静仓皇逃向楼下,逃出麦当劳,逃往天涯海角。

    这晚,邵家爆发了一场世纪大决战,邵晓笛指天画地发下毒咒,坚决这一生要以高跟鞋、窄裙为最大的仇敌,誓言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两方一碰面,便要彻底歼灭“敌人”,杀它个腥风血雨、尸横遍野!

    邵家三位姊姊头一回战至半途便丢盔弃甲遣使求和,毕竟害亲爱的妹妹出糗到没脸见人的罪魁祸首正是她们三个,于是,两方终于签下和平协定。

    一、鞋跟绝不超过三公分高。

    二、所有的窄裙统统回收。

    晓笛满意地回到房里,再次掏出自那件运动外套内袋里摸到的一封信,寄信人是谁看不懂,就跟他那件T恤上的字母一样,不是中文,也不是日文,连英文也不是,但是收信人却清清楚楚的一目了然──

    孟樵先生收

(快捷键:←)上一章  肉脚老么万岁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