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肉脚老么万岁-第一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温馨搞笑 >> 肉脚老么万岁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肉脚老么万岁 第一章 作者:古灵
    铃!

    六点整,扰人的闹钟刚响第一声,床上的人便火烧屁股地跳起来按下闹钟,再以奥运竞赛的速度奔去浴室刷牙洗脸,旋即慌慌张张地跑回来更衣拎包包,保证前后不会超过三分钟。

    邵晓笛顶著一头未经梳理的鸡窝头,正想偷偷摸摸地溜他个神不知鬼不觉,岂料才冲到客厅半途……

    “小妹,真没礼貌,不跟大姊打声招呼就要走人了吗?”

    手脚顿时冻结在最佳跑步姿态,晓笛僵了片刻,才僵硬地移动脖子转向厨房,大姊邵晓昙正探出脑袋来不赞同地摇著手指头。

    “小妹,你打算穿这样去上班吗?”

    喀喀喀,僵硬的脖子又转向邵晓丽的房门口,美丽的二姊那双精致描绘的柳眉呈现倒八字型,眉下的眼燃著两簇火焰,再烧旺一点就要把眉毛给烧掉了。同时,隔壁房门,三姊邵晓婕顶了顶金丝边眼镜,对著晓笛那张绝望的脸晃了晃一本厚厚的书──后者差点被那阵风给扫到天边去了。

    “小妹,半个钟头的课你都忍受不了吗?”

    半个钟头?

    让她死了吧!

    砰一下,晓笛笔直地倒在沙发上气绝毙命了!

    然而,邵家人自来不懂得同情为何物,眼见可爱的妹妹倒地身亡,竟然连滴泪水都吝于施舍,邵晓丽若无其事地拖著死尸回到房里,临时客串殡仪馆化妆师,又换衣服又梳头发又化妆的搞了大半个钟头,这才满意的把死尸给一脚踹了出去。

    邵晓昙马上接手将死尸安置在餐厅里,开始孜孜不倦地教导死尸关于死人的基本规矩礼仪和言行举止。

    最后,邵晓婕捧出好几本英文片语总汇、日语基本句型、国贸学、企业管理学、经济学等,高高地叠在晓笛面前,擦亮了眼镜,清了清喉咙,再接棒致力于发扬光大台湾最霹雳无敌的填鸭式教育。

    而从头至尾,那个没用的老爸爸始终躲在中国时报后面见死不救,光顾著啃他的土司,灌他的咖啡。

    呜呜呜……就知道,女儿太多了,折磨死一两个不算什么啦!

    “人家不要穿裙子啦!”晓笛抗议。“以前除了学校规定之外,人家也从来不穿裙子的咩!”

    “女人不穿裙子算什么女人!”邵晓丽嗤之以鼻地驳回抗议。

    “哇咧,没……☆!”话才刚起头,晓笛即捂著被轻轻打了一巴掌的脸颊直瞪眼。“喂!大姊,干嘛打人呀?”不痛,警示意味占绝大部分。

    “女孩子不准讲脏话!”

    “那才不算脏话,那只是口头语而已嘛!”晓笛委屈地咕哝。

    “所以说,要多学点知识才不会言而无物!”邵晓婕马上一本正经地训示过来。

    哇你咧,口头语还要什么言之有物?“可是……☆!”晓笛莫名其妙地缩回被汤匙敲了一下的手。“又干嘛了啦,大姊?”

    “叉子是让你用来叉蛋起来吃的,不要用戳的!”

    用手抓可不可以?“我不吃蛋总行……☆!”晓笛又赶紧收回另一只手,叹著气问:“现在又是怎样了,大姊?”

    “杯子有把手就拿把手端起杯子,不要整只手握住杯子!”

    “哦!拜托,大姊,这么麻烦,你干嘛煮西式早餐嘛?”晓笛真想哭给她看。“吃烧饼油条或稀饭不是方便多了吗?”

    “西式餐桌礼仪是现代女人必备的常识,不过……”

    邵晓昙优雅地浅浅一笑,谁也看不出来在那一副高贵端庄的外表之下包藏著一颗多么残酷无情的心,一句话说得不雅,她就可以语气温柔地碎碎念断你几根脑筋;一个举止不够端庄,她便姿态优美地敲得你头破血流。

    “既然你喜欢中式早餐,明天我就换中式早餐,顺便教教你中餐礼仪吧!”

    欸,不会吧?从小吃到大,她怎么不知道中餐也有礼仪?

    “那……那我自己到7-11买早餐吃!”

    “不准!”

    “咦?为什么?我……”

    “好了,小妹,”邵晓婕不耐烦地推了推眼镜又插进来了。“快点,昨天要你背的日语句型快快背一次来给我听听!”

    “哦!饶了我吧,三姊,我已经不做学生好久了耶!”

    “好久?”邵晓婕正经八百地摇摇头。“小妹,你的国语词汇果然有问题,此刻距离你高中毕业还不到半年,这不叫好久,应该叫不久,懂吗?嗯!看来从明天开始还要再多加一科国文,中国人怎能说不好国语呢?”

    咚!晓笛再次阵亡倒地!

    捺A按呢?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的世界末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啊!对了,就从三位老姊同时说要出国那一天开始……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有人说,单亲家庭很可怜。

    告诉你们,真的超级可怜,因为大部分亲戚朋友邻居同学等等都会拿那种三分同情,七分优越的眼光注视你,明明还有一个粉可爱的老爹爹,他们却当你是个没父没母、没亲没戚,没人要的小可怜,睡的是马路、吃的是垃圾,然后你就会发现,房间里堆满了一大堆那些同情你的人所送的“礼物”,百分之九十九是中古垃圾货,没啥路用,只会白占空间,害你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

    有人说,单亲爸爸扶养长大的女儿好悲哀。

    告诉你们,真的超级悲哀,因为悲怜女儿出世未久即失去了亲亲老娘的关爱,老爸爸通常都会极尽所能地宠爱你,把一切他所喜爱的东西统统传授给你,于是,你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个只懂得打球、打架、打混,既粗枝大叶又粗鲁更粗壮的男人婆,当你惊觉不对劲时,再回头已是百年身啦!

    有人说,活在出色姊姊们阴影下的肉脚小么妹最凄惨。

    特别是当你有个IQ两百的姊姊,加上一个世界级美女的姊姊,还有一个温柔高贵到不行的姊姊时,告诉你们,这真的是地狱,活生生的地狱!

    因为每个人都会拿你跟她们比,于是,你就被比成了沾黏在她们脚底下的灰尘,即使你的神经线跟你的个性一样粗到不懂得要去在意那种小事,问题是,伟大的姊姊们在意得要命,她们容不得有人污蔑她们最亲爱的小妹妹。

    因此,大姊开始要求你,“站要有站姿、坐要有坐姿、吃要有吃相、睡要有睡相,走路不能外八字,跨步也不能龙行虎步……”总之,先给你一个小小机器人作参考!

    至于二姊则天天客串训导主任,日日抽著藤条守在大门口,不经严格检查过你的服装仪容,绝不允许你踏出家门半步。

    譬如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上必定要夹上一个卡哇伊的小发夹,熨烫得服服贴贴的制服上一定得喷上一点幽淡怡人的香水,除非上体育课,否则不准穿运动鞋,只准穿那双光亮得连蟑螂蚂蚁也站不住脚的皮鞋……诸如此之类的。

    而三姊呢!她最伟大了,耐心简直有天那么高、海那么深。

    明明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妹妹,她偏偏要把阿斗妹妹顶到天上去,今天国文,明天数学,后天地理……历史……英文……

    总之,高三那年,除了上学吃饭睡觉以外的所有时间,晓笛都被锁在书房里困在一大堆英文和数字当中,即使是上厕所撇条,邵晓婕都要给她计算时间,时间到不出来,她就闯进浴室里帮你擦屁股。

    这不是地狱是什么?

    不过,那一整年水深火热的煎熬,起码让她把高中混毕业了,也不再有人嘲笑她身材像金肉人小姐、走路像猩猩、坐姿像青蛙、笑声像老母鸡,男朋友勉强算交过一个──虽然三天就被甩了,这样倒也不算白吃苦了。

    可是当有那么一天,就在她刚毕业过半个多月后,亲爱的姊姊们在她吃早餐吃一半时突然告诉她──

    “我要结婚了!”

    “好莱坞导演找我去拍片!”

    “我要到德国去留学!”

    晓笛不禁狂喜于终于能够脱离苦海,正想跳起来高呼三声万岁,下一刻,姊姊们却又马上反了悔。

    “可是,要是我们都出国了,小妹怎么办?”

    “啊,对喔!小妹怎么办?妈妈把她交给我们三个,我们怎能就这样扔下她不管?”

    哦!求求你们,就这样扔下她不管吧!

    “我说,老姊们,我已经十八岁了好不好,大姊也帮我找到工作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所以你们大可……”

    老么就是这点最悲哀,人微言轻,没有人肯听她说话,她说得自信又自大,可是三位老姊们既听不见,也听不到,兀自严肃地面面相对,把老么妹的未来搬上桌面上来又捏又揉。

    “爸爸不可靠,所以不能交给爸爸。”

    “没错,要是交给爸爸,小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喂喂喂!为什么我一定要嫁人?”晓笛大声辩驳。“我就不能做个快快乐乐的单身贵族吗?”

    没有人看她一眼。

    “女人活在这世上有几条出路?”

    “只有两条:结婚,或者闯出一番事业!”

    “小妹闯得出什么事业吗?”

    “凭她那颗浆糊脑袋瓜子,就算有心,也绝对无力。”

    “那就只有结婚啰?”

    “没错!”

    我咧~~请别擅作主张斩断她的光明前途好不好?

    “虽然现在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行政助理,但是只要我肯努力向上,说不定几年后就升上课长、经理啦!”晓笛不服气地反驳。

    三位姊姊同声一致地“哈!”了一声给她听。

    “你能保住工作不被炒鱿鱼就算不错啦!”然后又回到她们的讨论上。“不过话说回来,以小妹的条件,又能找到什么好老公呢?”

    说到这儿,三双尖锐的目光同时刺向晓笛身上,戳得她坑坑洞洞满身血流。

    “小妹的长相身材都算不错,但是太邋遢了!”

    “行为举止轻佻随便!”

    “说话内容幼稚乏味!”

    哇塞!她真的有这么差劲吗?

    “这种条件能钓上的对象肯定同样差劲!”

    “所以,我们有必要先行提升她的个人水平!”

    “由我来调教她的淑女礼仪。”

    “由我来传授她女人打扮的技巧和如何表现女人的魅力。”

    “由我来填补她贫乏空洞的内涵。”

    现在是怎样?她是等待调教的马戏团猴子吗?

    “起码得让她攀升至中上水准,这样才有资格挑选对象。”

    “对,要挑个忠实又体贴的男人,最好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年龄差不多二十七、八岁,这样才够成熟,能够容忍小妹的任性,对小妹而言也不会太老……啊!对,绝对不可以是独生子,也不能有恶质的婆婆,或是坏心眼的小姑……”

    她们在挑选国宝吗?

    “……而且太出色的男人不可靠,太富有的男人爱作怪,太聪明的男人小妹十有十成应付不来,所以,这种家伙统统都不要。我们只要那种五官长相不会太出色,但也不会太差;月入不可少于六万,但也不要高于十万;不要太聪明,也不要太愚蠢,总之,就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男人!”

    原来她们是在挑选乖宝宝!

    “请给我等一下!”晓笛大声喊停。“我的意愿呢?为什么没有人问问我的意愿?我严正抗议你们忽视我的人权!”

    “你的意愿?你的人权?有那种东西吗?”

    “呃?”

    “总之,就这么说定了,除非能帮小妹找到一个登对的对象,否则我们绝对不出国!”

    轰隆隆隆~~

    耳际忽地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毁灭声,晓笛蓦觉眼前乌黑一片。

    肉脚老么的世界末日终于来临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一位身材高、衣著高雅的小姐拐著高跟鞋,不顾形象险险地钻进即将合拢的电梯门,斜倚在按钮板旁的男人有趣地打量她。

    “几楼?”

    “七楼,谢谢。”

    男人按下七楼按钮,继续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地打量她,眼底赞赏之色逐渐升扬,后者却一无所觉,兀自频频看表,又焦急地仰眸盯著楼层数字蜗牛也似地慢慢变换。

    “业务部的?”

    小姐这才瞄了他一眼,颔首,无视男人西装笔挺、英俊出色的外表,继续盯住楼层数字,男人两眉一挑,兴味更深了。

    “业务员?”

    这回小姐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漫不经心地回了四个字。

    “行政助理。”四楼。

    “有男朋友吗?”

    “没有。”五楼。

    “哦!那……下班后有空吗?”

    “没空。”六楼。

    “……有兴趣陪我去喝杯咖啡吗?”

    “没兴趣。”七楼。

    说完,电梯门一开,她即急毛窜火地冲了出去,男人若有所思的神情迅速消失于电梯门后──生平第一次搭讪被如此彻底的拒绝,对他而言还真是难得的经验呢!

    “快,快,剩下不到半分钟了!”

    一出电梯,晓笛便听到一大堆人拚命替她喊加油,本著运动员最后冲刺的毅力精神,更是埋头狂奔,打过卡后一看,嘟嘟好来得及,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终于保住三千元的全勤奖金了,随即转身再跑进盥洗室里。

    好半晌后,出来的是另一位身著宽松衬衫长裤,脚底拖著运动鞋的办公室小妹,高高绾起的头发变成一支马尾,脸上迷人的妆也洗了,清清爽爽的又是另一番景象。

    前一位高雅动人,后一位清新亮眼,只不过动作稍微率性了一点。

    几位看热闹的小姐们窃笑著把脑袋缩回办公室里去,先生们惋惜地叹著气,晓笛则若无其事地进入茶水间开始她第一项工作:泡茶冲咖啡。

    说好听她是行政助理,其实是小妹兼打杂,是这家公司专门安插那种明明没有资格进来,却又靠关系走后门硬挤进来的人的职位。

    茶水间里,另一位行政助理童秀莲早已开始在洗涤自各办公桌收集来的茶杯了,晓笛便灌水准备烧水煮咖啡和红茶,眼角同时注意到童秀莲也在偷笑。

    “有什么办法,那又不是我愿意的!”她不由得开始为自己辩驳。“明明跟她们说我只不过是个行政助理,可是她们偏偏要我穿那样,否则不让我出门,拜托喔!这样根本动弹不得,怎么工作嘛?”

    “你姊姊真的很疼你。”

    “是啦!我承认啦!我爸我姊都好疼我,可是……”晓笛作势擤去一把鼻涕。“这样未免太超过了吧?居然说在我还没有找到呷意的男朋友之前,她们绝对不出国,这样不就等于说我就是那个害她们一个不能结婚、一个不能留学、一个不能去闯事业的罪魁祸首了吗?”

    恨恨地打开红茶罐,她又抱怨,“我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咩!干嘛这么急著要人家交男朋友嘛!二姊、三姊自己不也没有!”

    “可是你二姊早已交过很多男朋友了,只是现在还不想固定下来罢了,至于你三姊……”童秀莲把洗好的杯子放进烘碗机里。“也不是没人追她,是她说一定要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才要开始考虑那种事,不是吗?”

    晓笛窒了窒,不禁颓丧地放下红茶罐盖。

    “真是猪头,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拿我和她们比呢?我是我,她们是她们呀!虽然我是没有她们那么优啦!可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呀!”

    “差得才多咧!”童秀莲咕哝。“你唯一交过的男朋友三天就分手,原因是跟你交往好像在跟哥儿们打混;高中是补考再补考才勉强毕了业,就连这份工作也是你大姊透过关系为你找来的,否则你现在还在进修家里蹲大学呢!”

    晓笛哼了哼。

    “那又怎样?本小姐大不了去卖汉堡、送披萨,还不照样可以养活我自己!”

    “但是你姊姊们可不是那么想的哟!”

    一提到这,晓笛就忍不住白眼一翻。“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以前只不过是纠正我过于粗俗邋遢的地方,那我还能接受,可是现在……天哪!她们简直就像在训练马戏团里的猩猩猴子一样,每一个动作都有规矩,每一件事都得按照礼仪来,光是吃一顿饭就可以敲我上百次脑袋了!还有啊……”

    她打开烘碗机取出杯子,按照上面的名牌放入红茶包或咖啡,然后一杯杯冲放热水。“说什么要‘改善’我走路的脚步,规定我出门只能穿窄裙,为了增添女性魅力,硬要我穿高跟鞋上班,拜托,我已经够高了说!”

    童秀莲瞄了一下至少高上她大半个头的晓笛。

    “的确。”事实上,174公分高的邵晓笛只要一穿上高跟鞋,公司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男同事们都要自卑地躲进厕所里去偷哭。

    “最惨的是,我三姊说什么现代男人不喜欢脑袋空空无法沟通的女人,因此,有必要填补我空洞的内涵,以免我言语乏味什么的,所以啊……”晓笛苦著脸在咖啡旁放下奶精和糖精。“她就强行要把与我现在工作上有关的知识统统硬塞到我肚子里,也不管我消化不消化得了!”

    砰一下放下水壶,她哭兮兮地对著童秀莲。“告诉你,从幼稚园到高中毕业加起来,我都没有碰过那么多、那么厚的书本。幸亏我不是在新竹科学园区里做清洁工,否则三姊肯定要我去念个化学物理生物博士了!”

    童秀莲不禁失笑,一边把冲泡好的红茶咖啡一杯杯置放到托盘上。

    “太夸张了啦!”

    “一点也不!”晓笛有气没力地另外冲泡一壶红茶与一壶咖啡。“我真的不想交男朋友,至少现在还不想。可是,如果我不交个男朋友交差,我那三个宝贝姊姊就不肯结婚进修闯事业去,你说我该怎么办?”

    捧起托盘,“找个钟点男友嘛!”随口说完,童秀莲便走出茶水间了。

    晓笛叹了口气,“说得倒容易,我认识的男孩子都嘛不够条件通过她们的审核呀!”她咕哝著拿抹布擦拭面,把所有的东西归回原位。

    待一切都整理好了,她正准备离开茶水间,门却先一步砰一下撞开来了,童秀莲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不好了,你……你大姊来了!”

    晓笛愣了一下,旋即扯开嗓门尖叫,“大姊来了?”不等回答,她就惊慌地抓著头发团团乱转。“完了、完了,她要是看见我这样……不行,不行,绝不能让她看见,否则……”

    话还没说完,门又打开,经过那些“热心”同事们的指点,邵晓昙已然优优雅雅地找上来了,她手上提了一个袋子,一见晓笛就呆了呆,继而慢条斯理地将晓笛从头看到尾,再从尾看到头,然后浅浅一笑,若无其事地把袋子交给晓笛。

    “你忘了拿这个。”

    晓笛的脸早已僵成一片干巴巴的老姜了。“谢谢。”

    “不客气。”点点头,邵晓昙即转身离去了。

    “哇~~好里加在!”童秀莲拍拍胸脯。“我还以为你大姊会大发雷霆呢!”

    晓笛依然僵硬著一张死人脸。

    “你知道何谓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嗄?”

    没有人知道晓笛这天回家之后究竟承受到什么样的蹂躏,遭遇到什么样的恐吓,只知道自翌日开始,无论她妆扮得如何夸张,都不敢擅做任何变更。

    就算汗水把脸上的妆糊成一团,她也是花著一张鬼脸继续工作,然后回家。

    高跟鞋跟断了,她一瘸一拐的继续为各位大爷们服务,然后回家。

    这样几次后,她的妆终于变淡了──由亮丽一改而为素雅,她的高跟鞋也由细高跟变为矮粗跟──总算让她恢复了一点脚踏实地的感觉。可是,她仍旧穿著紧身的窄裙不变,因为她还没有摔过跤撕裂过裙子。所以……

    为什么她的裙子该死的还不赶快裂开呢?

(快捷键:←)上一章  肉脚老么万岁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