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亲亲小可爱-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法国,德国 >> 别后重逢,痴心不改 >> 亲亲小可爱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亲亲小可爱 第十章 作者:古灵
    十二年前的分别几乎成永诀,这对安垂斯与宛妮来说都是一场非常痛苦的经历,但在林妍如的想法中,这是必须的,为了女儿光明璀璨的前途,她必须分开那一对相爱的男女,她不能不那么做。

    因此当她从报章上得知那两个人又在一起,当即十万火急的赶到美国,谁知他们已回到欧洲,于是又怒火燃眉地追到巴黎,却又扑了一场空,只好耐心在宛妮的宅子里等待。

    无论如何,她绝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终于,他们回来了,林妍如囤积数天的焦虑顿时一古脑全爆发出来,他们甚至才刚踏入宅子内,就在玄关处,她劈头便吼了过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又和他在一起!」

    宛妮一时被吼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在见到林妍如怒瞪安垂斯的目光之后,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进入状况内,瞬间披上战斗武装,随时准备跟林妍如来上一场大规模对战。

    「为什么不敢?妈,是你忘了吧?我不可以去找他,但他可以来找我,现在,他找到我了,这又有什么不对?」

    林妍如窒了一下。「但……我是你的母亲,你应该先征得我的同意!」

    「我早就得到你的同意了,」宛妮懒洋洋地说。「当年你就说过,在我成年之前,我们不准见面、通信、通电话,只要我们的感情在这种情形下仍然能够继续保持下去,那么,在我成年之后,你就不管了……」

    林妍如再度哑口。

    「事实上,你想管也管不了,因为我成年了,」宛妮继续说。「我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而不必经过你的同意,这是法律规定的,OK?所以,请你切记一件事,我只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棋子!」

    「可恶,我是为了你好啊!」林妍如愤怒的咆哮。

    「为我好?」

    宛妮冷笑着摇摇头,随即把行李交给安娜,再使眼色让三胞胎先回楼上去,然后牵着安垂斯一块儿到起居室,猛然回身,双手抱胸,斜睨着紧随在后的林妍如,嘴角挂上嘲讽的笑。

    「十二年前你硬要分开我们,虽然不能接受,但我还能理解,然而现在,你又是为什么非要分开我们不可?」

    林妍如两眼心虚的飞开,不敢直视宛妮炯然的目光。

    「我……我说过,婚姻对艺术家是坟墓,一旦结婚,你的艺术前途就毁了!」

    「我在美国的画展若不是有安垂斯帮忙,根本无法成功。」

    「那只是一开始,往后再走下去,你就会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如果你继续跟他在一起的话。」林妍如强硬的说。「看看我就知道了,我的艺术生命在和你爸爸结婚之后就结束了!」

    「你?」

    宛妮放下环胸的手,慢吞吞走向前,定在林妍如前方两步远处,奇异的眼神盯在林妍如脸上,使她愈来愈不安。

    「妈,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知…………知道什么?」

    宛妮喟叹。「妈,你是个野心异常旺盛的女人,也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天分可以实现自己的野心,直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江郎才尽了,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厉害的人,失望之余又不想承认,所以一古脑把责任全推给老爸,这是最方便又不伤害自己的方式……」

    为了摆脱林妍如的纠缠,她残忍地揪出林妍如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

    「即使如此,你依然不想放弃,因为你忘不了被教授拒绝的难堪,忘不了被同学嘲笑的耻辱,忘不了在学生展览时,那些艺术大师们给你的恶劣批评,你决意要洗刷这种种耻辱……」她顿了一下。「利用我!」

    林妍如别开脸,不语。

    「于是你不择手段来培育我,无论会伤害到任何人,即使会让你的丈夫,儿女受到折磨痛苦,你也不管。终于,你成功了,每当你在人前炫耀说我的成就是你的功劳,你就得意得不得了……」

    宛妮摇头叹息,为自己有这种母亲而感到难过。

    「如今,你依然反对我结婚,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为什么,你害怕失去功劳者的身分,担心将来人家会说我的成就应该归功于安垂斯,而不是你,就好像我第一次开画展时,大家都把我的成就归功于艾力伯,那件事让你不甘心了好久,直到艾力伯去世,你总算可以站出来大声说一切的荣耀都属于你,你不想再失去这份荣耀……」

    「你的成就本来就是我的功劳呀!」林妍如忍不住脱口辩驳。

    「即使你不逼我,我也会成功的,妈,」宛妮冷漠地告诉她事实。「我是天才,谁也阻止不了我成功,所以我的成功是属于我自己的!」

    「胡说,」林妍如气急败坏的大叫。「明明是我……」

    「要说其他人有功劳,那也不是你,」宛妮不理会她的抗议。「而是安垂斯,是他启发了我感受的知觉;是艾力伯,是他帮助我度过生命中的难关;是三胞胎,是他们带给我最大的安慰与支持,使我能够继续往下走;至于你……」

    她用力摇头,「不,你并没有帮助我什么,你只是为了自己的自私而带给我无尽的痛苦、愤怒与无奈!所以……」

    神情充满决心,她坚定的望住林妍如。

    「请你不要再来干涉我的生活,路该怎么走我会自己决定,你是我的母亲,有任何困难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但别想再控制我的生命,明白了?」

    「这不公平,」林妍如愤怒的抗议。「我为你付出这么多……」

    「你是为你自己,不是为我。」宛妮重重反驳。「而且相对的,你也夺走了我的童年、我的快乐,所有每个女孩子应该享有的生活乐趣,全都被你剥夺了!告诉你,我真痛恨这一点!」

    「你要得到成功,就必须忍受这些……」

    宛妮嘲讽的哈了一声。「我才不相信,我不相信我非得进资优班跟同学相互竞争,非得被哥哥、姊姊、妹妹痛恨,非得提早进大学让同学视我为眼中钉,我不相信我非得如此才能得到成功!」

    「但……」林妍如勉强道。「早一点得到成功不好吗?」

    「不好!」宛妮断然道。「我宁愿享有正常的生命,一步步稳健的慢慢走。」

    「你想浪费生命?」林妍如尖锐的指责。

    「竟然这么说!」宛妮不可思议的翻了一下白眼。「老实告诉你吧,妈,在我进弗莱堡大学那年,教授就对我说过,我的画最大的致命伤就是没有生命。为什么没有生命?因为我不懂得感受。为什么不懂得感受?因为我缺少和别人相处的经验,我的生活中除了画画就是画画,你甚至不准我看电视……」

    她叹息。「我的生活是那么的刻板,唯一真正接收到的感情是哥哥、姊姊和妹妹给我的痛恨,你用心逼迫我,却吝于付出半点爱心……」

    林妍如瑟缩一下。

    「那种环境造成我的心灵空白一片,我全然不知道要如何和别人沟通,所以弗莱堡的大学同学排斥我,我以为避开你就能够自己去找到一点什么,结果,依然什么也没有。直到……」宛妮回眸,伸长手。

    安垂斯上前握住,她将他拉到身边,眷恋的依偎在他怀里。

    「安垂斯出现在我眼前,他是第一个毫无条件接受我的人,他不求回报的对我付出,一笔一笔在我空白的心灵上挥下鲜艳的、光亮又温暖的色彩,于是我的画也开始出现温暖的生命力……」

    她仰起眸子与他对视。

    「那是他给我的爱,那样温柔而美丽的色彩……」她赞叹,而后将视线移回到林妍如那里。「所以,妈,你应该了解了吧?如果没有安垂斯,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为我的画添上生命,想得到你期望中的成功,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你只是在压榨我,根本不是在帮助我,懂了吧?」

    林妍如无言以对。

    但她一直是个好强的女人,从来不愿意承认对她不利的事实,更不愿意放弃已摘撷到手的果实,至于其他,谁会受伤,谁会痛苦,她一概不论。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无论如何你都不愿意听我的?」

    「要我听你的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是你的母亲,你应该听我的。」林妍如义正辞严地说。

    宛妮嗤之以鼻的笑回去。「所以我任由你剥夺了前半生的生命,后半生我要自己掌握。」

    「我是为你好。」

    「哪里好?」

    「我说过,婚姻是……」

    「请不要拿你逃避的借口来哄骗我!」

    林妍如沉默了,双眸阴骛的盯住宛妮好一会儿。

    「如果我非要你听我的不可呢?」

    「你逼不了我!」

    林妍如两眼眯起来,嘴角勾起阴森森的笑纹。

    「那么,既然注定要失去,不如我先毁了你!」

    宛妮怔了一下。「毁了我?」

    林妍如瞥向安垂斯。「你、他、三胞胎,还有艾力伯,这应该可以编织出一套相当吸引人的故事,不是吗?譬如安垂斯诱奸未成年少女,譬如艾力伯愚蠢的戴了绿帽子,譬如三胞胎究竟是谁的孩子,我想记者们一定会喜欢的。」

    宛妮脸色微变。「你想造谣污蔑我们?」

    林妍如耸一耸肩。「那也不算是谣言,可能夸张一点,再加一点油、添一点醋罢了!」

    宛妮愤怒的咬紧牙根。「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林妍如绽出得意的笑容。「如果你顾忌的话,自然不能不顺从我的命令,我就达到目的了;如果你不在乎的话,我栽种的果实也不允许任由他人采撷,我会毁了你,顺便毁了艾力伯和安垂斯的名誉!」

    宛妮难以置信地瞪住自己的亲生母亲。「你还说你是我的母亲!」

    「我是你的母亲,你却不尊重我这个母亲,是你逼我不得不这么做的。」林妍如撇一下嘴。「好吧,别说我太狠心,看在你是我亲生女儿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考虑吧!」

    话落,她转身离开起居室,宛妮怔愣地望着她骄傲的挺直背脊爬上住二楼的阶梯,恍惚以为是哪里的女王跑错地方跑到这里来嚣张,而安垂斯,他根本一直在状况之外。

    他听不懂中文。

    「你母亲到底又说什么了?」

    宛妮有气没力的瞟他一眼。

    「这个嘛,话说起来落落长,我们还是先上去休息一下吧!」

    等她养足精神之后,再来好好思考一下,究竟应该如何对付那个好强又没心肝的白目老妈?

    关禁闭一百年?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巴黎的秋透着淡淡的清冷,满地落叶呢喃着浪漫的愁意,窗外细雨霏霏,淅淅沥沥的编织成一片茫茫白雾。

    不过这并不是宛妮没有出门的原因,她之所以不出门是为了要赶绘画作,以应付月底在凡尔赛城门的展览公园所举办的国际现代艺术展览会,其实这也不算辛苦,因为纽约之行带给她许多灵感,此时正好把它们全都拿出来发挥一下。

    辛苦的是必须分心考虑其他事。

    「我不在乎什么名誉!」安垂斯先表明他的立场。「但是你……」

    「我也不在乎,」宛妮一边调颜料,一边叙说她的想法。「画画是我的喜好,只要随时能让我画,不一定要成名、要能卖钱,我靠你养就够了。至于孩子们,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在意。唯一的问题是艾力伯,他是好人,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即使他已经死了。」

    「所以?」安垂斯冷静地问。

    宛妮叹气,停下工作。「可是如果艾力伯知道的话,他一定不希望我们因为他的缘故而不能在一起,你是知道的,不能和他心爱的女孩在一起是他生平最大的遗憾。」

    安垂斯踱到窗前,沉思片刻,回过身来。

    「这种事没办法两全其美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头大呀!」宛妮又叹气,继续调颜料。

    「如果真到了不得已的地步呢?」安垂斯提心吊胆的问。

    宛妮沉默了好半晌。

    「我想艾力伯会谅解的。」

    暗暗松了口气,安垂斯悄悄来到宛妮身后,环臂揽住她的腰。

    「米雅跟你一样有艺术天分不是吗?就让她继承艾力伯的姓氏吧!」

    宛妮回眸一笑。「我也是这么想。」

    「至于你母亲……」安垂斯停一下。「我想去跟她谈谈。」

    「随便你,不过我警告你在先,她对你可不会客气哟!」

    「放心,我不会杀了她的。」

    「不,我是担心她会杀了你!」

    「……」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林妍如对安垂斯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自她眼中的憎恨,他还真有点担心会让宛妮说中,搞不好丈母娘真的会一言不合,愤而拿花瓶椅子来砸他呢!

    「毕夫人……」

    「想来求我?」林妍如冷哼。「省省你的口水吧,我绝不会改变主意的!」

    「起码替宛妮考虑一下她的幸福吧,」安垂斯忍耐地央求她。「毕竟你是她的亲生母亲啊!」

    「如果她顾念我是她的亲生母亲,就该孝顺我来报答我,我再活也不过一、二十年,等我死了,她再追求她的幸福也还不迟。」林妍如冷酷地说。「至于你,如果你真爱她的话,再等她一、二十年也不算太久吧?」

    再等一、二十年?

    加上之前的十二年,整整三十年?搞不好是四十年?

    她在开玩笑吗?

    「就为了你的虚荣心?」安垂斯啼笑皆非地说。

    「没错,就为了我的虚荣心!」林妍如理所当然的承认了。「我为她付出多少心血,没资格再享受一、二十年荣耀吗?」

    安垂斯强自按捺下怒气。「那么,你带给她的痛苦又打算如何补偿她呢?」

    林妍如窒住,但只一下下而已,瞬间后便恢复过来。

    「我是把她带到这世上来的母亲,无论带给她痛苦或是悲伤,她都必须忍受,没有权利抱怨,我也不需要补偿她!」

    安垂斯以不可思议的眼光注视她好半晌。

    「天哪,宛妮究竟是如何在你的野蛮霸道下活过来的?」

    下颚绷了一下,林妍如冷冷哼了一声。

    「你更没有权利过问我们母女问的事!」

    安垂斯又看了她好一会儿,而后摇头,放弃,转身离开。

    不可理喻的女人是无法沟通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期限前一天,安垂斯与宛妮把三胞胎叫到书房里,毫不隐瞒的把实情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状况就是如此,届时一定会影响到你们,希望你们先作好心理准备。」

    谁知三胞胎竟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妈咪,你去找过父亲的律师吗?」

    「去找他吧!」

    「我保证他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件麻烦的!」

    先后说完,三胞胎就离开书房了,满不在乎,一点也不在意,安垂斯与宛妮不禁面面相觑。

    难道三胞胎知道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吗?

    不过既然三胞胎这么说了,他们去找一下艾力伯的律师也无妨,说不定他真有办法,律师毕竟是狡猾的。

    而律师听完他们的问题之后,竟然比三胞胎表现得更轻松。

    「老实说,艾力伯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他说过,夫人的母亲是个相当狡诈自私的女人,这种事不能不预先防范,所以我们特地为这种状况下了一点心去研究,之后,艾力伯留下了一封书信,详细说明他为何会和夫人结婚的原因……」

    律师从保险箱里拿出一封信。

    「你们可以拷贝一份给夫人的母亲看,告诉她如果她真敢那么做,我就会公开这封信,届时难堪的只有她,而两位则会得到无限同情与支持,毕竟这里是巴黎,巴黎人就喜欢将任何事浪漫化。」

    就这么简单?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林妍如在观看那封信的拷贝副本时,愤怒得直发抖,然而看完之后她却反而嚎啕大哭起来。

    「太过分了,怎可如此污蔑我,我明明是为了宛妮着想啊!」

    污蔑?

    明明是事实呀!

    宛妮哭笑不得。「如果你真是为我着想,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点的母爱,就请你不要再伤害我了!」

    「我只是想为自己付出的心血求得一点点代价,哪里错了?」

    「一点点?」宛妮往上翻了一下眼。「一、二十年是一点点?」

    「反正我死的时候,你还活着嘛!」林妍如哽咽着说。

    竟然说这种话!

    「那如果我得了绝症,比你先死呢?」

    林妍如呆了呆,现在才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顿时忘了继续掉眼泪。

    「那……那……啊,对了,还有米雅,对对对,她的天分不亚于你,太好了,幸好还有米雅,如果你死了,我还有她!」

    不敢相信,她到底还想利用多少人?

    「够了!」宛妮终于忍耐不下去了。「我老实告诉你吧,妈,在回巴黎之前,安垂斯和我已经在法兰克福登记结婚了,只是还没有举行婚礼而已,因为他妈妈说要盛大举行婚礼,需要一点准备时间,不过在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什么?」林妍如惊叫。

    「所以,」宛妮继续丢出炸弹给她享受。「就算我死了,米雅也轮不到你来监护,她是安垂斯的女儿,会继承艾力伯的姓氏,永远都不会属于你,你明白了?」

    林妍如惊呆了,竟一时反应不过来。

    「总之,就是这样,」宛妮软下声音。「如果家里有困难,我和安垂斯都会伸出援手,但仅此而已,你不要再妄想左右我的生命了!」话落,她回身离开林妍如的房间,才刚关上门,门内便冲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嚎哭。

    谁死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三个月后,安垂斯与宛妮在巴黎举行有如皇室联姻般盛大庄严的婚礼,欧洲各国电视台竞相转播婚礼盛况。

    再过半年,安垂斯偕同妻子带着三个孩子回到德国法兰克福定居;夏末,他们又添了一个儿子,这个小孙子是蒂娜的最爱,天天带在身边宝贝得不得了,安垂斯想抱抱他都得先申请后静待通知。

    宛妮继续做艺术创作,无论是到美洲、亚洲或澳洲开画展,安垂斯总是陪伴在她身边,片刻不离,恩爱逾恒。

    分离十二年,他们更加珍惜彼此相伴的时光,每一分都是甜蜜,每一秒都是浪漫,恋爱并不是独属于年轻人的专利,只要有爱,八十岁照样可以罗曼蒂克,可以恩爱得令人起鸡皮疙瘩。

    酒愈陈愈香,爱情也是愈长久愈醉人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小姐,你真的一点也不浪费时间啊!」

    半睁睡眼,安垂斯迷迷糊糊的瞧见她又捧着素描本窝在单人沙发上,表情十分严肃地盯住睡在床上的他审视片刻,再回到素描本上认真绘图。

    「别动!」

    唉,老是这两个字,其实他也没动啊,只不过看见她,下面不由自主起了反应而已……等一下!

    奇怪,这声音怎么好像……

    「上帝!」安垂斯惊叫着劈手扯来床单遮掩重点部位,脸色又红又绿。「米米米……米雅,怎会是你?」

    「小气!」停下铅笔,米雅不高兴的嘟囔。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安垂斯啼笑皆非的坐起来。「谁让你进来的?」

    「你是我爸爸,为什么我不能进来你的房间?」米雅理直气壮地反问。

    「这是礼貌,」两手拚命压住仍保持竖立致敬的部位,安垂斯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不得擅自进入他人房里!」

    米雅耸耸肩。「妈咪同意啦!」

    「咦?」安垂斯呆了呆。「那……那她知道你要进来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米雅举举素描本。「妈咪还说爸爸拥有最完美的躯体,是最好的素描题材,机会不好抓,所以趁爸爸睡醒之前,尽管画吧!」

    那个女人!

    安垂斯头痛得猛掐太阳穴。

    老是扒他的衣服给她做模特儿还不够,现在竟还大大方方的分女儿一杯羹,大家一起来画男人的裸体吧!

    「我醒了,所以你可以滚了!」

    「人家还没画好说!」

    「滚!」

    「小气!」

    米雅不甘心的出去了,安垂斯摇摇头叹口气,随即下床走向浴室,这是他的习惯,早上起床先淋个浴再说。

    但他才刚站到莲蓬头底下,打开水龙头,门口人影忽闪,他忙定睛细看,旋即松了口气,继续淋他的浴,不一会儿,人影加入他,撒娇的环住他腰际,仰起讨好的笑脸。

    「生气了?」

    他没吭声,继续洗头。

    「她是你女儿呀,让她画一下有什么关系嘛?」她呢喃道。

    就因为是他女儿,让她瞧见他兴奋的状态更加倍尴尬,特别是在他以为女儿就是她的状况之下!

    他不悦地哼了哼。

    「好嘛,好嘛,」他不开心,她只好让步。「以后一定会经过你的同意再让她画,这总可以吧?」

    「我绝不会同意!」他斩钉截铁地断然道。

    她嘻嘻一笑,「随便你,随便你!」顺手取来沐浴乳挤出两手泡沫,再将手放到他身上揉搓帮他洗澡。

    「只有米雅在家里吗?」

    「暑假嘛,除了米雅,谁不往外跑,米耶也早就跟同学约好到海德堡去了。」

    「米萝呢?」

    「谁知道。」她漫不经心地说,突然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他。「安垂斯。」

    「又怎样了?」听出她的语气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他不禁有些忐忑。

    「你这样满身泡沫格外迷人耶!」

    「……」

    「不画下来真可惜……」

    「……」呻吟。

    「好,待会儿就来画吧!」

    「……宛妮,我已经三十七岁了。」

    「可是你的身躯依然是最完美的!」

    「你究竟打算画我画到何时?」

    「直到我拿不动画笔为止!」

    「上帝!」

    「所以你最好努力运动保持身材,好好保养自己维持最佳身体状况,不要让我嘲笑你,嗯?」

    「……」

    女画家的丈夫都得这么辛苦吗?

(快捷键:←)上一章  亲亲小可爱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