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亲亲小可爱-第六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法国,德国 >> 别后重逢,痴心不改 >> 亲亲小可爱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亲亲小可爱 第六章 作者:古灵
    「手链呢?我的手链呢?」

    刚坐下不到一分钟,毕宛妮就气急败坏的跳起来翻头四处乱找。

    「我的手链呢?安垂斯送我的钻石手链呢?」

    「该死,还不快坐下来!」毕宛妮的母亲——林妍如想把她扯回座位。「你挡住人家的路了!」

    确实,飞机上的通道都不太宽,一个人站在那里,其他人都别想通过了。

    「我不管,我要找手链!」毕宛妮顽固的坚持要在走道中来回寻找,但无论如何就是找不着。「我知道了,一定是掉在上机前那条好长好长的通道上,我要下飞机去找!」

    「你疯了,飞机快起飞了呀!」林妍如愤怒的大吼。

    「舱门还没关!」

    「你……」刚吼出一个字,林妍如脑际灵光忽地一闪,顿时浮现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好,我们可以下飞机去找,但我要你答应我,无论约定的时间到了没有,只能由他来找你,你绝不可以去找他。」

    「我答应你!」毕宛妮不假思索的应允,这时候的她心中只有一件事最重要——找到安垂斯送她的手链,其他事她根本没有心情去考虑。

    「好,那我们下飞机吧!」林妍如暗自欣喜不已。

    如此一来,只要他们全家人都换个名字,再搬离开原来的住处,安垂斯就找不到她们了!

    她料不到情况进展得比她想像中更完美。

    「喂,老公吗?我是妍如……」林妍如一眼望着匆匆奔入出境处的安垂斯,一眼瞄着仍低头四处寻找手链的毕宛妮,暗自庆幸他们两个彼此都没发现对方。「不不不,我们没有搭上那班飞机……唉唉唉,不要哭啦,我跟你说,现在有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处理好……」

    这也算是命运,不清楚究竟是台湾或香港的电脑出问题,林妍如与毕宛妮并没有搭上飞机的纪录,始终没有从香港传达到台湾那边,于是,林妍如母女就成了罹难乘客之一。

    直到两天后,台湾与香港两边以传真机确认乘客名单,林妍如母女才又「复活」过来,但当时安垂斯早已认过尸了,就这样,他被瞒骗在鼓里,认定毕宛妮已经死了。

    之后,毕宛妮的父亲又带安垂斯去参加其他罹难乘客的葬礼,骗他说是毕宛妮的葬礼,反正安垂斯不懂中文,毕宛妮的父亲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至此,在安垂斯的心目中,毕宛妮已经是个逝去的爱人了。

    然后,林妍如又紧急联络弗莱堡的教授,请他把毕宛妮转介到法国或者义大利的大学,结果不错,有三家大学愿意支付奖学金。

    由于德国南部的人多半都会讲法文,毕宛妮多少也学了一些,到法国去适应上比较容易,因此林妍如挑上巴黎大学,即日就把毕宛妮送到法国巴黎,住在德国教授的朋友家里。

    一切都很顺利,安垂斯相信毕宛妮已经死了,毕宛妮全然不知情,完全符合林妍如的计画,回到台湾后,她笑得阖不拢嘴,得意得不得了,全然没料到毕宛妮也隐瞒了她一件最重要的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十月的巴黎已经相当寒冷了,毕宛妮却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面半天没动,仿佛冻僵了似的。

    良久后……

    「真的怀孕了吗?」她抚着小腹喃喃自语,平扁的身材上,小腹很明显的鼓出一个圆凸型。「我该怎么办呢?」

    慢吞吞的,她一件件衣服穿上来,再对着镜子注视自己,然后点点头。

    「看不出来,好,先瞒再说,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很快就过了一个月,冷风飕飕,出门不穿上大衣非冷死不可,每当这时候,毕宛妮就会情不自禁心头酸酸的想哭。

    她最好、最温暖的大衣都是安垂斯买给她的。

    她从没问过他父亲是从事何种行业,他身上也没有富家子弟的奢气、贵气与傲气,但很明显的,他家相当富有,他住的是最好的,穿的是名牌货,花钱从不考虑价钱,说他不是富家子弟才怪。

    「如果妈在意的是金钱就好了。」她叹息的呢喃。

    可惜不是,妈在意的是只有她才有的:艺术天分,老实说,有时候她真的非常痛恨自己拥有这种天分。

    「瑟妮儿。」

    下课了,正要跟其他同学一起离开教室的毕宛妮回过头来。「教授?」

    没错,她改了名字,因为妈说这里是法国,最好改一个法国名字比较好,于是她变成了瑟妮儿。其实叫什么她都不在乎,无论她叫什么名字,骨子里始终是毕宛妮。

    安垂斯的宛妮。

    「跟我一起到办公室来。」欧蒙里特教授吩咐。

    毕宛妮有点纳闷,因为欧蒙里特教授很少叫人到他的办公室里,他通常都是在画堂上指导同学的。

    她做错什么了吗?

    忐忑不安的跟随教授到办公室里后,毕宛妮绷紧了一颗心等待着。

    「请坐。」

    「呃?」毕宛妮愣了一下。「啊,是。」

    她坐下了,但欧蒙里持教授却兀自捧着一幅画仔细审视,那是她前两天交出去的油画。

    不会是她画得很糟糕吧?

    「你有什么烦恼吗?」

    毕宛妮呆了呆,继而惊叹。超厉害,光是看她一幅画,欧蒙里特教授就看得出来她心里有烦恼!

    欧蒙里特教授放下油画,灰色的眸子安详的注视着她。「想不想说出来?」

    她耸耸肩。「说出来也没用。」

    欧蒙里特教授微笑着在办公桌后坐下。「起码你的心情会好一点,我保证。」

    毕宛妮不太相信他的话,问题光只说出来而无法解决的话,谁心情好得起来?

    不过,她很喜欢这位慈祥和蔼的清瞿老教授,他不像其他艺术家那样总是有几分傲气,反而像邻家爷爷般慈蔼,不只关心学生的画,也关心学生的生活,也许是因为他没有家人的缘故吧。

    「好,我说,可是教授不能跟我妈妈说喔!」

    欧蒙里特教授颔首。「我发誓绝不会说出你的秘密。」

    毕宛妮严肃的凝视欧蒙里特教授片刻,方才点点头表示相信他。

    「我怀孕了,」她说。「可是……」

    她说出了一切,讲完以后也果真舒服了一点,不过只有一点点,因为问题并没有解决,仍然是一个大烦恼。

    「……所以现在我只能尽量瞒着我妈妈,可是孩子总是会生出来,到时候我妈妈一定会知道,然后她就会火速赶来巴黎把孩子抱走,送给别人领养,或者干脆丢进孤儿院里,谁知道,她才不会关心孩子的将来,只关心我能不能让她成为一个大画家的母亲,要是她真的那么做,我发誓一定会把画笔丢进塞纳河里,这辈子再也不画画了!」

    欧蒙里特教授深思的注视她片刻。

    「孩子的父亲呢?」

    「他不知道,现在也不能来找我。」

    「他知道你在巴黎吗?」

    「不管我在哪里,只要我还活着,他一定会找到我的!」

    欧蒙里特教授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他慢慢起身转到窗前凝望窗外良久、良久……

    「曾经,」他突然开口了。「我也有个深爱的女孩,她说她愿意跟我一起吃苦,但当年我只是个穷学生,养活自己都有问题,哪有能力娶老婆呢?所以我请她等我,我发誓一定会去接她。可是……」

    「她等不下去吗?」毕宛妮脱口问。

    「不,是她父亲硬要把她嫁给一个富商……」

    「她嫁了?」毕宛妮再度冲口而出。

    「她自杀了。」

    「上帝!」毕宛妮惊喘。

    「我后侮了,但又有什么用,她死了,无论我做什么都已来不及了!」欧蒙里特教授的声音里充满哀伤。「五十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念她,我的生命在她逝去那天也跟着死去了!」

    「所以教授才终身未婚吗?」毕宛妮低叹,心里也替教授感到难过。

    欧蒙里特教授缓缓回过身来。「我不想背叛她,现在也不想,永远都不想!但,瑟妮儿,让我帮你吧!」

    「帮我?」毕宛妮愣愣的覆述。「教授要帮我?怎么帮?」

    「和我结婚。」欧蒙里特教授毫不犹豫地说。

    毕宛妮呆了两秒,惊叫,「耶?」

    「和我结婚,瑟妮儿,」欧蒙里特教授又重复一次。「当然,只是挂名夫妻,我说过我不想背叛我深爱的女孩,因此我们不会有任何实质关系,但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你和孩子,直到孩子的父亲来接你们,届时我将会很愉快的和你离婚,你认为如何?」

    毕宛妮惊讶得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但很快的,她觉悟到这不但是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教授为什么要帮我?」

    欧蒙里特轻叹。「我挽回不了我深爱的女孩的一生,若是我能挽回另一个陷入困境的女孩的一生,将来我和她团聚时,或许她能够多原谅我一点。」

    「可是我妈那边……」

    「放心,我自有办法应付她。」

    「你确定?」毕宛妮怀疑地斜睨着他。「我妈妈可是很凶悍、很狡猾的哟!」

    欧蒙里特教授淡然一哂。「她再凶悍、再狡猾,也敌不过我一句话。」

    「什么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于是,林妍如被紧急召唤到巴黎来,欧蒙里特教授开门见山的要求和毕宛妮结婚,可想而知,这种荒唐的要求当场被林妍如回绝了,但欧蒙里特教授只说了一句话,林妍如就无法不低头了。

    「你相不相信我有办法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在艺术界窜出头来?」

    艾力伯·欧蒙里特在艺术界是声名显赫的大师级人物,想毁掉一个人只要弹一下手指头就行了,她怎敢不相信。

    「好,我答应让她和你结婚,但你必须保证她将来一定会成功!」

    「我保证!」

    一个星期后,毕宛妮嫁给了整整大她五十岁的老教授。

    她安全了!

    孩子也安全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翌年三月里,毕宛妮生下了两女一男的三胞胎,之后,她的身体开始出现非常奇妙的变化。

    痘痘不见了,雀斑也不见了,身高停止往上窜升,身材却愈来愈显丰腴。

    欧蒙里特教授常常开玩笑说她的胸部是被三个孩子吸大的,既然上面的胸部长大了,下面的臀部也只好跟着长大,所以这一切都该归功于三胞胎。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拥有炮弹型的胸部,最好让他们多吸一点母奶?」

    欧蒙里特教授哈哈大笑。「或许是。」

    毕宛妮皱皱鼻子。「最好是!」

    婚后,欧蒙里特教授十分疼爱她,就像个溺爱女儿的父亲;孩子出生后,他更疼爱孩子们,没课时就急着回家逗孩子玩。

    于是毕宛妮明白,欧蒙里特教授提出和她结婚的主因固然是想帮助她,但也有一半的原因是他很寂寞。当然他也可以真的找个女人结婚作伴,但就如同他所说的,他不想背叛深爱的女孩。

    「艾力伯。」

    「什么事?」

    「将来安垂斯来接我的时候,我会留下一个女儿,」毕宛妮诚心诚意地说。「她将继承你的姓氏,永远是你的女儿。」

    灰眸蓦然涌上一层雾光,「谢谢你,瑟妮儿,谢谢你!」欧蒙里特教授感激地喃喃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一个孩子,我的孩子,我不需要背叛她也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这时候的他根本没想到,直到他去世为止,三胞胎始终都是他的孩子。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在德国,十八岁就算成年了,因此毕宛妮以为安垂斯会在她十八岁时来接她,但他没有;于是她猜想安垂斯会在她二十岁时来接她,因为按照台湾法律,满二十岁才算成年。

    可是在她二十岁这一年,安垂斯还是没有来接她,因此她又臆测是妈不肯告诉他她在哪里,所以他找不到她,她必须耐心等他找到她。

    然而,一年过去,她拿到硕士学位,他没有来;两年过去,她开首次个人画展,在巴黎艺术界掀起一阵轰然骚动,声名大噪,他没有来;三年过去,她在报纸上看到他接任父亲职位的消息,他没有来;四年过去,她的名声已传遍整个欧洲艺术界,他没有来……

    直到欧蒙里特教授去世这一年,他始终没有出现,于是,她终于死心了。

    他已经忘了她了!

    她告诉自己。

    所以她也应该忘了他!

    她给自己一个最好的忠告,也决定接受这个忠告。

    忘了他,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可是,当她整理欧蒙里特教授的遗物时,赫然发现自己收藏在他的保险箱里的好几本素描本。

    安垂斯的裸体素描。

    原本她是打算等安垂斯来接她之后,再着手画他的裸体油画,但现在,她再也没有机会看着他的裸体画油画了。

    盘膝坐在书房里的地毯上,她一本本的翻阅那些素描,一页页的回忆当时的甜蜜快乐,逐渐了悟,她实在不需要刻意去忘记他,他早已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孩子们身上流着他的血,而她有今天的成就,起码有一半是他的功劳。

    没有他,她不会懂得如何去感受;无法感受,她的画永远不会有生命;没有生命的画无法引起人们的共鸣,也得不到任何人的赞赏。

    她的成功应该也是属于他的,

    于是,她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挑出素描本里最令她感受深刻的二十几页,在画布上挥洒出她记忆中的安垂斯,那个性感的、热情的、温柔的、体贴的、完美的,她最挚爱的男人。

    画画期间,三胞胎好奇的跑来问她为什么一直画同一个男人的裸画?

    她思索半晌,决定告诉他们实话,他们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是你们的亲生爸爸。」

    三胞胎面面相觑。

    「抱歉,妈咪,我们没听清楚,请再说一遍。」

    「他才是你们的亲生爸爸,去世的父亲只是你们的养父,但是……」她嘴里说着话,手里仍没有停下画笔,依然忙着调油彩,在画布上挥洒。「别忘了你们的父亲有多么疼爱你们,他是真心爱着你们的!」

    三胞胎沉默片刻,然后各自在她周围坐下。

    「妈咪,请告诉我们实情。」

    「好啊,如果你们真想知道的话。」

    「我们想知道。」

    「好,那么,嗯,那该从十年前说起吧……」

    当故事说完的时候,她也画好一幅油画了,退后几步,她颇为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

    「瞧,他真是个美丽的男人,不是吗?」

    「妈咪。」

    「嗯?」

    「你忘了把爸爸的德国香肠画出来了。」

    「……你这小子!」

    毕宛妮笑着K过去一拳,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他们会开玩笑就表示他们能够坦然接受这一切。

    既然孩子们都能够坦然接受,她又有什么不能呢?

    如果她不想忘了他,那就不要刻意去忘了他,如果她想继续爱他,那就继续爱他,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一年后,她才知道欧蒙里特教授早已经把一切都告诉孩子们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对不起,卡索先生,夫人说她还需要十二分钟左右。」

    「没关系,请她慢慢来。」

    虽然卡索嘴里说得很得体,其实心里恨不得瑟妮儿立时、马上、即刻出现,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那三个嘴里说是要陪他,眼珠子却骨碌碌乱转,转得他七上八下的三胞胎。

    「你好壮喔,卡索!」米耶满脸夸张的钦慕表情。「你在练健身吗?」

    一团团的胸肌立刻鼓起来了,「对,从事雕刻最需要的就是细心和力气。」卡索得意的说。

    「原来如此,可是……」米雅的眸子顽皮的朝米萝瞥去。

    「妈咪最讨厌大力士了!」米萝斩钉截铁地说。

    一团团胸肌霎时萎缩成奶油小面包,「是……是吗?」卡索呐呐道。

    「的确,不过没关系,」米耶突然起身朝酒柜走去。「妈咪最喜欢很会喝酒的人,不知道你的酒量如何呢?」

    胸脯又挺高了。「不是我自夸,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够喝得过我!」

    「太好了!」刷一下转身,米耶走回来,手里拎着一瓶威士忌。「那就先解决掉这瓶吧,我敢担保妈咪一定会崇拜死你了!」

    「咦?」

    「还有这瓶!」米雅也拎了一瓶兰姆酒。

    「耶?」

    「再加上这瓶!」米萝最狠,拎的是伏特加。

    「……」

    十二分钟后,当毕宛妮下楼来时,卡索早已醉倒在沙发上,她不禁哈哈大笑。

    「老天,你们三个是怎么整他的?」

    三胞胎一人拎一支空酒瓶给她看。

    「他的酒量真的很好呢!」米雅一本正经地说。

    「喝完两支还不醉!」米耶不耐烦地说。「啧,我还以为他是千年不倒的僵尸呢!」

    「不过这支就够解决他了!」米萝得意洋洋的挥舞她那支伏特加空酒瓶。

    毕宛妮摇摇头,「这下子他非睡到后天不可了!」回头大喊,「安娜,去拿条毯子来为卡索先生盖上。」再转回来,对米耶微微一笑。「那么,先生,你准备好要担任我的护花使者了吗?」

    「当然,」米耶很绅士的弯起手臂。「小姐,我有这份荣幸陪你去参加那个谁谁谁的订婚派对吗?」

    那个谁谁谁?

    毕宛妮失笑,挽住儿子的手臂。「我们走吧!」

    由于父母双方都很高,三胞胎也特别高,尤其是米耶,不过才十岁,身高竟已即将顶上毕宛妮的下巴了,母子俩配成对倒也不会太奇怪。

    「搞不好你会比你爸爸更高呢!」

    「爸爸多高?」

    「六尺四寸。」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比他高给你看!」

    「是喔,你去打篮球好了!」

    毕宛妮的追求者跟海边的沙子一样多,到最后却没有一个敢再到她家来,原因就在这里。

    她家有三个超级无敌小恶魔。

    不过毕宛妮并不在意,在她心目中,这一生曾经拥有两个男人的疼爱,即使不是天长地久,也已足够了。

    有的人一辈子都没爱过,她已经很幸运了,不是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自从毕宛妮成功的在巴黎艺术界崛起之后,林妍如每年都会到巴黎两、三趟,目的是为了要让艺术界的人知道,毕宛妮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有她这个母亲,一切都是她这个母亲的功劳。

    她要让当年看不起她的人知道,她林妍如也是有成功的一天!

    「妈,干嘛不叫二姊安排我们全家人移民到巴黎来嘛!」

    这年春天,林妍如又到巴黎来探望毕宛妮,顺便把刚离婚的小女儿带来,想说能不能把小女儿推销给哪位恰好缺个老婆的画界名流,她可就更风光了。

    「你爸爸不肯。」

    「啧,爸真是无聊,他一定又说是没脸面对二姊了!」

    「他就是这么说的。」林妍如无奈道。

    「唉,我就不懂爸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那么做也是为二姊好啊!」毕家小女儿不以为然地嘟嘟囔囔。「不骗那个德国人说二姊死了,二姊哪里能得到今天的成功,二姊应该感激我们才对!」

    林妍如哼了哼。「你二姊她可不这么想。」

    「不过也幸好有那场空难,」毕家小女儿又说。「不然随便说两句,那个德国人才不会相信说二姊死了。」

    林妍如颔首。「说到那,还真是运气好,恰好我们原先搭的那班飞机失事,而宛妮又只顾着找那条手链,什么都没注意到,我们才能够那么顺利的让那个德国人相信宛妮已经死了。」

    「现在如果让二姊知道这件事,不知道她会怎样?」

    「千万不可,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为什么?」

    「因为她还没有忘记那个德国人,所以千万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但是她已经知道了!

    起居室门外,毕宛妮背贴在门边,心里想着。

    原来如此,所以安垂斯才没有来找她,因为他以为她已经死了,并不是他忘记她了。不过……

    现在呢?

    十二年过去,他是否还记得她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两年后,他才从疗养院里出来,直到今天,他身边都不曾出现第二个女人,虽然有不少名门小姐、仕女钟情于他,但他始终无动于衷,我在猜想,或许他仍未忘怀那个在蒂蒂湖畔认识的女孩子吧!」

    报告完毕,侦探事务所的人默默阖上资料夹,不再吭声,因为那个聘请他做调查的女人哭得一场糊涂,恐怕暂时没有办法回应他。

    好半天后,毕宛妮终于收回泪水,振起精神。

    「麻烦你再帮我查一件事。」

    「夫人请吩咐。」

    「近期内他有没有可能到巴黎来?」

    「夫人所谓的近期是指?」

    「半年内。」

    「我明白了。」

    待侦探事务所的人离去后,毕宛妮来到宅后某间房子里,站在房子中间旋转着身子,对挂在四周的油画绽开灿烂的笑靥。

    「我想,该是你们出场的时候了!」

(快捷键:←)上一章  亲亲小可爱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