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2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26 作者:风光
    一谈到男女之间的话题,一群少女更热切了。

    此时库儿暧昧地用剪子指着于曦存。“押忽,叫你哥哥死了这条心吧!谁不知道可汗的二王子有多喜欢古芮丝,来求亲几次都失败了呢!连二王子都不喜欢,还喜欢谁呢!”

    “是啊是啊!古芮丝,你究竟喜欢谁啊?”每个人都瞪大了眼,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

    她喜欢谁?于曦存微微一笑。

    “我喜欢的男人,武功很高,体格很壮,能一箭射穿百步外的柳树,力气大得能徒手扳倒一只牛。他可以为了国家舍生忘死,可以为了心爱的女人不顾一切,他是真正的勇士。”

    “哇!听起来好迷人!”押忽停下了挤羊奶的手,开始幻想这个男人。

    倒是库儿皱了皱鼻子。“真的有这种男人吗?他比得过二王子?阿史那页丸才是真正的勇士啊!”

    “库儿,是你自己喜欢他吧……”

    一群女孩儿又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让于曦存的心情也不由得跟着愉快起来。

    在塞外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难过,突厥人虽是敌人,但他们的平民和南边的人也没有什么差别,骨子里都是爱好和平,只期安稳度日。再加上他们更多了乐观爽朗的天性,令于曦存更容易融入这个环境。

    只是再怎么好,毕竟不是故乡;再怎么习惯,平和的心境中总有着一股迷惘与惆怅。

    那个男人,他会来找她吗?

    第9章(1)

    出了长城,东向沿着呼延河越过休伦湖,进了瀚海,大漠的景致壮丽得令人目不暇给,天像是无边无尽的蔚蓝,地像是无穷无际的黄沙。

    这种景色令人想到小时候常见到陷入沙坑中的蚂蚁,不管怎么尽力地爬,就是爬不出来,最后慢慢下滑,落入沙坑那个不知名的小洞里,被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吞噬。

    蚂蚁的天地,就是那一方沙坑,只能陷入绝望的孤寂;而大漠许久都不变的景色,也让海震觉得自己像只蚂蚁般渺小,孤独无依地行走挣扎,转眼便可能葬送在这个荒凉的天地。

    辞官离开军队后,他一个人不知道在大漠走了多久,从灸热到几乎教人着火的夏天,至严寒到冷风刺骨的冬天,再到冷热分明的春夏,他见识过了满是碎石树木稀疏的砾漠,也停伫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甚至行商买卖的大市集、胡人部落的营账,都曾留有他的身影。

    应该好几个月过去了吧?为什么还是没有她的消息?满脸落腮胡的海震呼了一口气,全是冻人的白雾。他已换了一身突厥人的装束,穿着一身皮袄,戴着毛帽,不仅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更是因为这样的打扮,才能存活在这个严峻的环境。

    可是他的脸还是冻僵了,脚步却没有停过,不断朝着未知的希望前进。

    又走到阳光西斜,海震知道自己该找个地方度过今晚。虽然已经入夏,但大漠一到晚上仍如严冬一般,可以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一瞬间冻成冰棍,他必须加快速度了。

    朝着阳光的方向走去,据他的经验,自己的位置应该离商道不远。这时节是商旅刚开始行动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应该可以让他遇到一些人。

    约莫走了一个时辰,海震很幸运地遇到一队商旅,而商旅的领队是名人称张老三的中年男子,为人十分风趣热情,见到海震一个人落单,知道他曾从军,入大漠想找人,便和其他的同行商人商量,邀他一起入伙。

    入突厥的商道原就不平静,如果多了一个有武力的人,不啻多了一份力量,因此海震的加入十分受到欢迎,恰好这群商旅打算前去的地方和他的方向相去不远,他便干脆地答应。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同伴一起行动的感觉了。

    入夜前,这群商旅在一个大石形成的山坳处停了骆驼,架起了大棚子生了火,一群人便围坐在火堆旁烤肉喝酒,吃着自己带的干粮。

    “海兄弟,你说你是京城人,那你以前是跟着镇北将军打仗的?”张老三一行人热络地和海震攀谈起来,只知他姓海,却不知其姓名。

    “算是吧……”海震答得保留,因他不想欺骗,更不想泄露自己的名号。

    “恰好你与镇北将军海震同宗,有没有与他挺亲近的?不知海将军是否如传说中般骁勇善战,以一挡百?”

    在一般百姓的心中,镇北将军是如天神般的人物,张老三一提到他,双眼便闪闪发亮。

    “听说海将军持刀单骑冲向突厥兵马,刀子就这么一挥——”张老三比出一个砍杀的动作,“莫利可汗便从马上坠了下来,结束了突厥对我朝的抵抗。想不到战后,海将军毫不恋栈,选择寻爱千里,这才是真男人、真汉子!”

    听到张老三的赞赏,海震只能苦笑。他总不能在这时候亮出旗号大叫“我就是海震”,然后站起来接受众人欢呼吧?

    此时,其他商贾也跟着张老三开始赞颂起海震的功勋,逼得他这个唯一真正待过抗突厥军中的人,不得不说几句话。

    “我只能说,一年前的那场仗,打得太过惨烈了。”他遥想起戎马沙场的生活,那种沉甸甸的负担似乎仍压在心里深处。“每天一张开眼就是杀人,一闭上眼就怕被杀,我们死了上万个弟兄,但突厥人却用更多的战马与人头来填长城的沟壑。战场上的血,恐怕到现在都成了黑色的污渍,永远去不掉。就算是海震将军,应该也觉得这样的血流成河是一场恶梦,而不是对自己的胜利沾沾自喜吧?”

    尤其这其中可能还包含了于曦存的性命,海震的语气不由得沉重了些。

    张老三长年在外头跑,自然是见多识广,对于海震口中的情景不难想象,只能幽幽地叹口气。“是啊!亏得我朝战士们的鲜血,我们这些商人也才能安心地做生意啊!”

    他的话,激起了在场众人的大义之心,回应附和声此起彼落。

    张老三豪气万千地举起杯子,“让我们敬勇敢的海震将军,也敬无数牺牲的战士英灵!”

    “敬海将军,敬战士英灵!”

    人人举杯狂饮,特别是海震,像在发泄什么苦闷似的,一口气便将一大碗烧刀子喝干,还脸不红气不喘。

    “海兄弟,好酒量!”张老三竖起了大拇指,突然拉过自己随身行囊,边往里头掏东西,边向海震意犹未尽地道:“我这儿呀,有种胡人新酿的美酒,又香又浓又烈,待我拿出来让兄弟尝尝!”

    他掏出一个酒瓶,珍惜的在海震的碗里倒了约一小杯的量。“别怪老三我小气,只能让你喝这些。这酒得来不易,原只有突厥王帐里喝得到,我还是因为跟突厥王庭关系好,才得了这么一小瓶。”

    海震道了声谢,没注意闻闻酒香、品评一下是什么酒,便大口地往嘴里灌。其实现在什么酒对他来说都一样,永远不可能比得过于曦存亲酿的果子酒。

    酒才入喉,他突然怔住,不敢置信地闭上眼回味一下口中余香,猝不及防地抓住了张老三的膀子。

    “这酒是谁酿的?”他的目光无比清明,甚至有些过份的灸热。

    “啊?”张老三吓了一跳,不太自然地想挣脱海震的手,心想这相貌堂堂的家伙,该不会发起酒疯了吧?“兄弟……你、你怎么了?可千万别激动啊!”

    “不,我……抱歉,张老三,只是这酒的味道,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怕是故人酿的。”海震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放开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