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23 作者:风光
    “大黑熊,这次你来不及替我采桑葚,我会自己去采,酿出来的酒,我等你回来喝!”

    海震闻言,钢铁般的心险些被她的温柔击碎。

    她要等他!就算他做了这般胡涂事,她依旧要等他。

    “万一你等成了个老姑娘怎办?”他的面具已经戴不住了,因为没有人能像她一般,让他感动得忘了万千豪情,更让他激动地扬起了万千豪情。

    “我如果嫁不出去,肯定是你害的!”于曦存最后的一句话,为两人的未来下了注脚。

    她扬起笑容,像春花般的笑,也像是两人一起长大时,她常常对他露出的那种毫无心机、纯洁坦然的笑。

    就是这抹笑,抓住了他的心到如今,始终如一。

    海震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终于顺从自己的心意,驱马靠近她,将她一把由马上抱进自己的怀中。

    将军的斗篷一遮,将情根深种的两人密密地围在一方小天地里,海震低下头,狂放地吻上她的樱唇,像要把她整个人吞下肚般猛烈地吻着她。

    于曦存承受着他如疾风骤雨般的吻,几日来她所受的打击、委屈以及埋藏多年的爱意,在瞬间全爆发出来,让两人的甜蜜之中掺了些微酸,也让心神激动的她,落下了一滴泪。

    海震尝到了这滴咸味,心像被刺了一下,只是将她抱得更紧,直到彼此再也喘不过气,才堪堪罢休。

    斗篷敞开了,里头的两人却是另一种心境,原来爱情绽放的时候,是这么快意、如此喜悦。

    “谢谢你,谢谢你来了。”他额头抵着她的,感怀着她的原谅与坚贞。“如果没有今天,我一定会后悔。”

    “你要谢的何止是我?”当然还有那个因他一拳断柱,正苦哈哈在筹钱的李诚信呢!“别忘了,你还得赔银子给李大人修房子!”

    海震豪迈一笑,又低头用力亲了她一记,便将她抱回她的马上,接着调转自己坐骑的马头,奔向大军队伍,那个前途未卜、千难万险的方向。

    再次启程,他的眼神已恢复一个将军应有的锐利。

    自己不再是孤家寡人,这一次他必得胜,也必须胜!

    第8章(1)

    花了十数日,海震这路奇兵终于进了沙陀部,在西边蓄势待发,而东侧的突厥边境,早已打得如火如荼。

    突厥人最厉害的,便是马上功夫,只要给他们的武士一匹马和一把弯刀,抵得上三个中原士兵。然而怀化大将军刘祯也不是吃软饭的,率领着朝廷集结的三万大军,配合驻边疆的五万大军,以人数之优势,试图压制对方。

    前几场战役,朝廷胜多输少,然而前日传回的消息,却是莫利可汗的次子阿史那页丸,以夹击的方式,用箭雨逼退了刘祯阵前大将的马儿,令朝廷军吃了一次结结实实的大败仗。

    海震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虽然阿史那页丸是出了名的骁勇善战,也是在阿史那及罗被射杀后,最有希望的可汗接班人,当然他会极欲求表现,只是他这种心态落在海震心里,又是另一番打算。

    骄兵必败,阿史那页丸再怎么神通广大,一定也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海震在得到刘祯的密报后,约定双方配合的时机与模式,在一次与阿史那页丸的接触战中,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还在想,这回在最前头领兵的,怎么不是你海震?”阿史那页丸在战败后,站在一群突厥士兵的尸体中,恶狠狠地盯着海震咆哮着,“原来你躲在后头做无耻的偷袭!”

    “要让你算得出来,我还称得上镇北将军吗?”海震才不跟他客气,由身旁亲兵的箭筒里抽出箭,往阿史那页丸的方向狠狠一射——

    箭气由阿史那页丸的耳边擦过,也亏得这位突厥勇士够镇静,动也不动,让这支原就没打算射中他、只是吓吓他的箭,远远地飞到后头去。

    然而,不共戴天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第一个月,刘祯率五万大军正面迎击莫利可汗,阿史那页丸则分散在两翼,随时迎接来自海震的突袭,这场仗,突厥损失了一万人,可谓十分惨重。

    第二个月,大军再次交会,这次双方人马分成数小队战成好几处,海震等人则是抽冷子放冷箭,此役双方损失的人都不多,但关键是,阿史那页丸的一名阵前大将,被海震的一箭永远留在了战场上。

    三个月后,与突厥的交战变得零星,偶尔他们才会派一小队人马,像是试探性的对刘祯的大军攻击,等到大军反击,那群人立即退走。如此反反复覆,也折腾了好些天。

    怀化大将军刘祯对这种情形抱持乐观,他认为突厥人应该已经兵疲马累,战意全失,然而海震却抱持着不一样的看法。

    虽然几场仗打下来,朝廷这方是赢多输少,但事实上突厥人的主力依旧保留着,几名善战的部落领袖及莫利可汗的嫡系旁系子孙都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不管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有退兵的打算。

    更诡异的是,当海震主动向对方喊战时,居然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支箭射出来,无论他骂的多难听,他们就是不迎战,这和一向崇尚勇武、冲动好战的突厥人本性一点都不合。

    海震把他的观察向刘祯报告,经验丰富的刘祯终于也觉得十分蹊跷,不过此时除了静观其变,什么也不能做,于是刘祯把话题转向京里来的一道密函。

    “这封密函里的这件事,与你有关。”他将密函取出,交与海震。

    海震一边看着密函,刘祯一边解释,密函里写的是关于京都指挥史蔡强之子蔡增,因为与突厥人勾结,被打入大牢,而蔡强也被牵连,官降三级,贬谪西南。

    但是蔡强十分护短,自然看不得独生子被斩首示众,便买通了狱官,劫囚救出蔡增,弃官携子潜逃出京。

    而他们逃的方向,据说正是北方的突厥。

    “所以京师方面,希望我们多多注意,毕竟蔡强曾当过都指挥使,万一和外族勾结,后果不堪设想。”刘祯若有所思地望着海震。“听说蔡增会去勾结突厥奸细,是因为他迷恋一个你身边的女人?”

    海震苦笑,“蔡增多行不义,在京师里仗着父亲的权势嚣张跋扈,他当众调戏正经姑娘,看不过眼我自然要教训他一下,谁知道这厮如此记仇。”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刘祯叹息摇头,“如果蔡氏父子真投靠突厥,你倒是要注意一下。”

    海震点点头代表明白,两人原欲继续商议军情时,报信的小兵突然神色惶恐地被带进帅帐。

    “冷静点。”刘祯皱起眉头,“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这名小兵是个密探,在军营往外送信时,通常信使之后都会布一个密探,双重监视,以确保重要军情能送达目的地,就算信使遇袭送不到,后头的密探也要拼着命将机密军情毁去。

    而这名小兵如此慌张,令刘祯及海震皆大感不妙。果然,他的下一句话,让海震的心都凉了一半。

    “禀元帅、将军,海将军派到甘州送信的信使,被突厥人全杀了,一个不留!”

    海震派出的信函有送往京师的,送往邻州要粮草补给的,而送至甘州的,是他寄给于曦存的报平安信。

    信里只有寥寥几行,说的都是日常生活琐事,比起其他的军情,可说是废纸一张,但为什么突厥人哪路信使不杀,偏要杀甘州的信使?

    除非,突厥人正在往甘州的路上,恰好碰上了;更除非,突厥人不想让信使有回军中的机会,但究竟是他们不想让信送到甘州,还是不想让甘州的信送出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