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18 作者:风光
    虽然还是共处一室,但是非常时期,于曦存也只能接受了。不过除此之外,她还有不少问题呢!

    “用餐呢?你该不会让我和一群男子共餐吧?只怕他们没两天就会发现我哪里不对劲了。”她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丰满的胸前。

    “你可以到帐里吃……”海震也顺着她的目光,盯着她那显然比一般男子突出之处。“我特许的。”

    “沐浴呢?”于曦存忍不住用手捂着胸,瞪了他一眼。

    海震连忙收回目光。“若有需要,你用我的营账……总之,你什么都用我营账里的东西,一切将军规格待遇,这样可以吧?”他的贼眼又东瞄西瞅,为避免她再问,他索性一次解决。

    “可以是可以,但也不是因此就没有问题了。”她越说越小声,态度也越来越扭捏。“那个……女子一个月总有几天不方便……”

    她也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但偏偏就是有这种困扰嘛!

    “什么不方便……啊!等一下,不不不……不会那么巧吧?”海震霎时懂了,也吓了一大跳,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就是那么巧,你说怎么办?”若不是骑在马上,于曦存相信自己现在肯定是羞到拼命跺脚。

    “那就……就……用我的营账……呃……等等,让我好好想一想!”

    海震发现自己真被问倒了,原来大军里不带女子其来有自,女人麻烦的事情还真不少。月事的污物可是犯秽气的,难道她可以在他的营账里……呃……处理?

    “我再想想、我再想想。”在他还没想出解决办法前,只能策马走远。于曦存没好气地看着他彻底逃避这个话题,却也无可奈何。

    她一个小小亲兵总不能当众追上去要他给个交代,只好气闷地跟着大军前进,还不忘小声咕哝着,“我就说嘛!当年花木兰扮男装代父从军,一定是骗人的!”

    第6章(2)

    海震的大军出了京城后往西北行进,过邠州、泾州、原州至直会州的乌兰,而后便沿着长城朝陇西直去,以期绕过北方的突厥,从背部攻击。

    旅途中需经高山峡谷、土流砾漠,十分艰辛。然而大大出乎海震意料的是,对于一切险峻的环境以及生活的不便,再加上数百里皆是急行军,于曦存却没喊过一声苦,一一挺了过来。

    终于到了乌兰。

    此地南临乌兰山,北有黄河流经,地势高且缓,由于已近北方腾格里沙漠,深秋的气候十分苛刻,加上近日又吹起了西北风,阵阵狂沙刮得人脸生疼,众军上皆是疲惫不堪。

    在海震不扰民的命令下,军队并未进入镇上,只是在外驻扎,再派几名小兵至镇内采买,让辛苦了数日的大伙儿能吃顿好的。也亏得这两千精锐训练有素,如此乏累竟仍是有条不紊地分配着工作,兴许是看到连将军身旁弱不禁风的小兵都韧性坚强,激起其他人不服输的斗志吧!

    事实上,于曦存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完全是靠着一股意志力继续前进。听到海震停兵扎营的命令时,她差点没当场垮下。

    抓起身上的水囊,她咕噜噜地喝了几大口。太阳很大,大到她都快睁不开眼,但风却很冷,即使她穿了军中保暖的袄子,还是觉得寒风从衣服的缝隙里钻了进来,让她不能控制地全身颤抖。

    下了马,海震立时绷着一张脸,用眼神暗示她进到军帐内,于曦存也不逞强,乖乖地跟了进去。

    一进帐,炭炉早已将帐内烧得暖烘烘,海震板着面孔叫她坐下,自个儿也坐在她的对面,瞅着她的脸,不发一语。

    原本娇嫩细致的皮肤,被这一路的风沙刮得干燥苍白,甚至还有细白色的刮痕;樱红色的唇变得干裂,美目下有着深深的黑影,过往的神采消减大半,身子也清瘦不少。

    他痛恨自己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犹记得她在明月酒肆时张扬的美丽,曾几何时变得如此憔悴,虽然换上了另一种楚楚可怜的韵致,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她。

    她是于曦存,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也从小漂亮到大,和他斗嘴没一次输,全天下最不怕他的人,大概就是她了。如今因为他,她的家被烧毁,京城无她容身之处,又必须受旅途艰苦的煎熬,在在让他自责、后悔。

    抓起她的玉手,他的眉头皱得更深。原本只酿酒,洁白纤长、完美的一双手,如今被马缰磨出一个又一个的茧,还有不知道在哪里被划伤或冻伤的斑斑裂口。

    “你怎么伤成这样也不说?”海震兀自生气,当然气自己比较多。

    “我说了和不说有什么差别吗?”她反问他。

    “当然有……”有什么差别?海震一时语窒,竟被她问倒了。

    他能为她做什么?让路途上的风小一点?让马别走得那么颠?还是叫路边的花草树木别乱割她的身子?

    思绪至此,海震更是自厌,无计可施的他,也只能道:“今儿个我会通报大伙不必夜训,你好好休息一下。”

    他话才说完,一个装着烧好热水的大木桶便抬了进来。几名兵士看到于曦存和将军单独在帐内,没说什么便退了出去。

    虽然不是没怀疑过将军和他那名亲兵有没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关系,但基于对将军的崇拜,大伙有些自欺欺人地想着,或许这名亲兵并不是侍卫,只是扮成亲兵的随从,专门服侍将军生活起居的,才会如此亲近,连吃睡洗澡都在一起。

    这桶烧好的水,自然是为于曦存准备的。然而海震却没有出去的迹象,还在思索着她双手的伤该怎么洗法,这一怔,竟是动也不动,呆望着氤氲的蒸气。

    瞧他发着怔,于曦存好气又好笑,提醒道:“你要伺候我沐浴吗?呆站在那儿做什么?”

    “伺、伺候你沐浴?”海震怪叫起来,什么把她双手吊起来洗的光怪陆离想法马上一扫而光,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于曦存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便是吃定这只有色无胆的熊不会对她怎样,下巴昂得高高的,娇俏到可恶。

    哼!一起睡了几十天的军帐,共处一室这么久,他居然忍得住不对她出手,她不禁佩服起他的意志力,更想挑战他的极限。

    “怎么说不出?难道不是因为我手伤了,你想着要怎么替我洗?”因为室内够温暖,她慢条斯理地脱下袍子,里头的男子戎装因为没有女性胸线,很是服贴,让她秾纤合度的身材毫不吝啬地展现出来。尤其她还故意伸了个懒腰,修长的曲线撩拨着海震的心,她几乎可以看到他吞口水的样子。

    这女人实在太可恶了,虽然故意曲解他的想法,却猜得十分准确……海震抽搐着眼角看她这般作态,偏生又拿她没辙。从军这么久,就只有和她共处一室这些日子最为痛苦。看得到吃不到,她又是如此美丽,让他忍到都快爆炸了。

    他每天都幻想着要怎么吃掉她,要怎么让刚强美丽的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要用什么方式让她嘤嘤求饶,可是幻想归幻想,他还真没胆子做,如今她居然还这么嚣张地想触碰他的底限?

    是可忍孰不可忍,海震心思一转,决定来个以子之矛、攻于之盾,看她要怎么接招!

    他重重哼了一声,挺起胸,摆出将军的派头。“谁想着要替你洗?别忘了我才是将军,你如今是我的亲兵,该是你服侍我沐浴才对!”

    于曦存一愣,真没想到这只大黑熊居然开窍了,敢用她的方法来对付她。不过她于曦存可不是省油的灯,对别人她或许没办法,但她是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要扳倒他的威吓只是举手之劳。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