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1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15 作者:风光
    其中一名歹徒见到于曦存靠在墙边喘气,便觑了个海震出手的空档,往她杀去。海震余光瞄见,急忙闪过眼前的一记横扫,此时于曦存又大叫了。

    “再采!”

    海震几乎是看也不看,便往声音的右方扔去椅子,那名偷袭的贼人惨叫了一声,接着又是一阵铿铃匡啷的声音,于曦存的酒瓶又碎了一个,第二名贼人倒地。

    这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合作,剩下的贼人退了一退,与海震无声对峙,生怕他俩莫名其妙又采了一次桑葚。

    然而他并不知这是海震与于曦存特有的默契,山上的百年桑树长得又高又大,需要爬上去采,通常都是海震在树上,由左边先采,采完之后扔给在树下用篓子接的于曦存,再继续采右边。因此说到采桑葚,海震自然知道于曦存指的,便先是她的左边,然后才是右边。

    不直接讲左右,自然是想让敌人无从防备,也只有这两个人,做得出这种诡异的交流。

    第5章(2)

    就在彼此僵持不下时,酒肆的大堂里突然传来喧哗吵闹的声音。

    “失火了!失火了!”

    于曦存与海震一听,愣了一下,那人便趁此往窗外一跃。然而于、海两人无暇追过去,急忙打开厢房的门,结果门才开,阵阵黑烟便窜了进来。

    “我的酒肆……”于曦存不敢相信,那些人暗杀害命也就罢了,居然放火烧酒肆!为了挽救父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她举步便想冲出去。

    海震不由分说拉住她的手,将人拉回房里,门一关。“来不及了,从这儿走。”

    他拉着她来到窗边,于曦存虽然好想冲回大堂里,但她知道依目前的火势,整间明月酒肆大概已经完了,只能忍着悲痛,眼眶微红地道:“真的没救了?”

    海震摇摇头,一脸肃然,很快地说:“放心,我会替你讨回公道!”

    语毕,他抓着仅剩的逃离时间,用他恐怖的蛮力,抓起地上昏厥的两名贼人,往窗外一扔,接着抱起于曦存,朝窗外一跳。

    是夜,明月酒肆化为一片火海,寸草不留。

    两名火烧明月酒肆的贼人,原本应直接送交官府,然而他们却只过了一道墙,先被偷偷带到将军府里,审问了一整晚。

    海震一夜未眠,在天明之前,用尽他所知道的任何逼供方式,由那两人口中得到了实情。

    他来到府里暂时安置于曦存的房间,门一推开,便看到她双目无神地坐着,眼眶红红的,面容憔悴,看来也是一夜无眠。

    一把火,让她什么都没有了,怎么还睡得着呢?

    此时的于曦存,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让海震有种想将她揽入怀里的冲动。

    可是他知道不能趁人之危,只得压下这股蠢动,尽可能保持理智。

    他来到她面前坐下,斟了冷茶喝了一口,才用略哑的声音道:“那两个人,确实是突厥人。”他简短有力地说出审问了一夜的结果。“昨日的暗杀,是针对你来的。”

    于曦存慢慢地望向他,语气带着些有气无力。

    “所以他们真知道是我告的密,所以想杀我?”她摇摇头,“然后再烧了我的酒肆?”到现在,她都还不太敢去看酒肆烧毁后的惨状。

    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伤及人命,否则这一生,她大概别想再睡得着了。

    “不,他们说,他们只是想杀你,但酒肆的火,并不是他们放的。”海震审问时,也是反复问了好多次,还把两人分开审,避免串供,皆得到一样的答案。

    “那究竟是……”于曦存被弄胡涂了。

    “这么说好了,他们会知道是你告的密,是因为朝廷之中出了奸细。”由那两名突厥人口中得到的消息,同样令海震十分惊讶,而这之后的推断,更令他眉头深锁。“密探是由皇上指派的,京城的都指挥使则以军队暗中协助。这一连串的上下关系之中,唯一能够说得上和你有过节的……”

    “是蔡增!”于曦存倒吸了口气。

    “我也是这么想,由爱生恨便要杀人放火,真是无耻。”海震当时便联想到蔡增,气得还当场劈坏一张桌子。

    “我父亲的酒肆,居然是毁在这种人手里?”她咬紧牙根,小手握成拳头,“我没有办法接受。”

    “蔡增的父亲是都指挥使,加上目前无法证明是蔡增所为,所以还没有理由动他。”这是海震目前的烦恼。即使那两名突厥人已由秘密管道送入宫,等到宫里突破都指挥使的护短掩盖,确实查出蔡增涉案的证据,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我知道,我的理智知道,可是心里却很不能接受。”于曦存只能嗟叹。

    “民不能与官斗,难道真的没有办法用律法制裁他吗?”

    “用律法或许缓不济急,可是我有一个可以立刻制裁蔡增的方法。”海震眯起了眼。她似乎忘了,他可也是个官啊!

    “什么方法?”听到转机,她原本黯淡无光的双目,终于闪过一丝晶亮。

    海震有些冷酷地一笑,由怀里掏出一个黑布袋,双手一抖,展开的大小约莫可以装下一个人。“那家伙害我的果子酒全没了,岂能让他好过?”

    “你这是……”于曦存眯起眼看着这布袋,似乎有些明了。

    “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们玩蒙头打果子的游戏吗?”海震把玩着布袋,意有所指。

    “怎么会忘记呢?”于曦存也随着他,阴阴地笑了起来。

    看来,满腔的怨气,能够有个出口了。

    这几天,京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自然是明月酒肆失火的事。一间小有名气的酒肆,就这么在一夜之间付之一炬,大伙儿——尤其是文人雅士们,在在嗟叹不已,一个清净又有好酒好菜的地方,就这么没了,着实令人难受。以后南市的五花酿,会不会成为绝响呢?

    另一件事,则是都指挥使的儿子蔡增,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打了。据闻闯入蔡家的歹徒有数人,皆是穷凶恶极之辈,由于来人先是用黑布罩着蔡增,才施以重手,故而蔡增是一个匪人也指证不出来。

    奇怪的是,蔡增家中的财物毫无损失,被打成猪头的他,成了此案唯一的受害者,兴许要卧床数月,才能调养得回来。

    “这还真是打得好啊!”

    “没错!那蔡增老仗着父亲的名号作威作福,如今总算是受了天谴!”

    海震与于曦存坐在“福客居”的厢房里,一边用着酒菜,一边静静听着外头酒客们的嚷嚷。明月酒肆倒了之后,这距离最近的另一家客栈福客居,反倒坐收渔翁之利,接收了许多明月酒肆的客人。

    “这酒真是淡得出鸟来,一点味道也没有!”喝着福客居的招牌美酒,海震却是有些无精打采。

    “可惜你没多打两拳,也算是替我的酒肆出出气。”于曦存也有些嫌恶地看着一点也不好吃的小菜。

    事情过了几天,她的心情已然较能平复。虽说酒肆是父亲传下来的,但因父亲也是从别人手上接过来经营,因此算不得祖业,失落感比较没那么重。人命没有损失,已是承天之幸,至于那些损失的酒,重新再酿就是了。

    “放心吧,明月酒肆,我会帮你重建!”海震伸手想拍拍她,但在触碰到她的前一瞬,又硬生生收了回来。

    在遇袭那天,两人不小心的亲密举动,就像秋风吹过湖面激起的涟漪,到现在都未能停息。表面上若无其事,谁也不打破这层风花雪月的细网,但看着对方的目光,总是多了些什么,彼此之间的互动,也更加小心翼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