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1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11 作者:风光
    此人三天两头便到明月酒肆,总要于曦存出来相陪。于曦存当然不可能陪他喝酒,她又不是平康坊里的青楼女子,但出来招呼应付一下客人,她还是做得来的。

    只不过今天她把所有时间都留给了海震,蔡增等了老半天看不见她的芳踪,却无意间见到她坐在角落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分明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教他如何忍得住?

    于是他二话不说便冲到她和海震用餐的桌子前,表情阴晴不定地道:“曦存姑娘,我蔡增好说歹说也光顾了你这酒肆这么多次,怎么你从不待见我,一杯酒都不和我喝,反而和这人热络得很?”

    于曦存一见是他,随即皱起眉,但还是压下心头那股不耐,站起身好言好语道:“蔡公子,这位是……是我的老朋友。”都四十来岁了还要人叫他蔡公子,于曦存每回叫,每回都忍不住作呕。虽说亮出海震的身份,可以避过这次麻烦,她还是不太想搬出他的名头,想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件事。

    因为,蔡增不会只来闹这一次,和他撕破脸对她没有好处。

    “老朋友?我和你认识这么久也算老朋友了吧?这回你总该陪我喝一杯!”蔡增方才等她时,已经几杯五花酿下肚,早就有些醉意,伸手就要拉人。

    不过他的手才刚伸出来,海震就有反应了,幸亏于曦存闪得快,没让他碰到,否则蔡增今天这双贼手搞不好就要落在这里,收不回去了。

    “蔡公子,您喝的五花酿太烈,曦存喝不来的。”她往后退了一步,态度也是温温和和,似乎已很习惯这种场面。“和这位公子的这杯酒,也不过是叙叙旧谊,今天恐怕没办法和您多聊。要不这样好了,您今天喝的酒算我请客。”

    “不!我偏要你过来和我喝酒。五花酿你喝不来,那你就拿这酒和我喝!”他料想着没人敢和他作对,嚣张地直接拿起桌上的酒瓶,一阵酒香就这么直窜鼻间。

    “哟,这香味好!想不到你还藏私啊!我今天也要喝这酒,你非陪我不可!”

    “这酒只有我能喝,她也不能陪你!”把这儿当青楼了吗?海震听着他们的对话,原本肤色就黑的脸庞,变得更黑,终于忍不住发难。

    “你这家伙打哪里钻出来的?凭什么这酒只有你能喝?哼!屁放得比铜锣还响啊!”蔡增仗着醉意耍派头,声音拉得老高,“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种话海震听多了,他人头都不知砍过几颗了,还会怕对方是谁?“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不会回去问你爹?”

    一旁的酒客们早就注意到角落的情形,对蔡增的嚣张也很是不满。听到海震这句话,全都哄堂大笑,连于曦存都忍不住抬起衣袖掩住笑意。

    “混账!我爹可是都指挥使蔡强,由得你和我这么说话?”大手往桌上一拍,酒水都洒了。蔡增这下也不想喝酒了,非得和这人算好帐不可。“你有种就别藏头露尾,报上姓名,我跟你没完!”

    “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海名震!”海震口气阴沉沉地说。“你可要记清楚了。”

    “海震?哼!有什么了不起,以为和威武大将军同姓就跩起来了?告诉你,除非你是昨天回京的镇北将军,否则所有姓海的我都不怕……”话声戛然而止,蔡增那不可一世的脸,突然一变。“海海海震……你该不会就是镇北……”

    “是又如何?你要如何报复,尽管冲着我来吧!听清楚点,我叫海震,不是海海海震!”海震故意拿起酒杯用力一捏,杯子马上化为羹粉,由他指缝间滑落。

    蔡增大滴大滴的汗滑下来了,虽然他是个莽夫,却不是个笨蛋,心知讨不了好,便灰溜溜地逃走了。

    他这一走,酒肆里的客人便喧哗了起来,纷纷过来求见海震。只见他面不改色,一径严肃,架子抬得老高,冷冷地道:“全都给我离开!”

    众人一听,以为他还在为方才的事不高兴,皆不敢逗留,随便在桌面上扔下银钱,随着蔡增的脚步离开。

    第4章(2)

    此时正当是生意好的时候,酒肆却空无一人。

    于曦存好气又好笑地望着他,“我该感谢你,还是该埋怨你呢?”

    “你只需好好向我解释。”海震瞧她把方才蔡增找碴的事视作平常,火气便大了起来。“你这几年都是这样和这种人周旋的吗?”

    这是质问,切切实实的质问,这种态度令于曦存揽起了眉。

    “请问将军,有什么不对吗?”她老老实实做生意,不偷不抢,在他眼里又哪里不对劲了?

    “下回直接把他赶出去就好了,罗唆那么多做什么?”海震其实最不开心的,是她虚以委蛇的态度。她从小连他都敢呛了,怎么会去讨好一个看起来没什么斤两的家伙?“你根本不需忍让他,难道这次我不在,你就真的陪他喝酒了?”

    “从我接下明月酒肆到现在,只陪你一人喝过酒。”她忍气和他解释,“至于他,我顶多和他聊两句,因为他是我不能得罪的人。否则你以为我不用做生意了吗?今天因为是你镇北将军赶他出去,他才不敢吭声,如果是我于曦存赶他出去,保证明天这酒肆就不用开门了!”

    “他敢!”

    “他有何不敢?他父亲是都指挥使,这京城的驻军都归他爹管,其实连你这从边疆回来的镇北将军,在京城里军权都没他爹大,恐怕还要让他三分,你以为我这升斗小民,能和他争什么?”

    其实也是自个儿开始掌理酒肆后,她才知道过去爹有多辛苦,遇到有钱有势的客人故意找碴,还得忍气吞声。她今天能练就一身不卑不亢的功夫,去应付难缠的客人,她自认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却就着这一点怪罪她?

    “我就不相信天子脚下没有王法!”或许是海震看蔡增特别不顺眼,仍是觉得不需要忍让这种人。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直来直往的,遇到人捣乱,打不过报官就是,多说无益!

    “但是王法管不到他头上!”她自嘲地一笑,这几年见的人多了,她早知道世道不是她想得那么容易。“官官相护你不懂吗?谁的钱多势大,谁就说话大声。你知道吗?这人三天两头就来求亲,以我一介弱女子,要花多大的精力才能保住自己不让他糟蹋了?如我答应了他,随时可以当贵夫人,何苦还要天天和他周旋?”

    这是很无奈的官场文化,海震或多或少也懂一点,因为不是人人的功业都是像他一刀一枪打出来的,真实到无法抹灭,有很多时候,没有人包庇没有人提拔,再怎么有才有学仍是冒不出头。

    思及此,火气小了一些,可是他只要一想到他不在时,于曦存就是这么应付客人的,心里就老大不舒服,不由得口不择言地埋怨道:“但你老和这种人纠缠,坏了自己名声,难怪你到这个年纪了还没嫁出去……”

    闻言,于曦存表情一冷,指着酒肆大门。

    突地,他话声一顿,随即知道自己说错话,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小酒虫,我不是……”

    “大黑熊,你给我滚!你如今如此低看于我,让我心寒,我开始怀疑,只为一个人酿果子酒,是不是值得了!”

    接下来几天,海震天天求见,都吃了闭门羹,横竖他希望她不畏权贵,拒绝客人的纠缠,那她就拒绝给他看!

    不过因为他热切求原谅,而他也当真不敢再翻墙过来,如此卑微的态度让于曦存的气消了不少。只是他那句无心的话,可切切实实伤了她的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