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6 作者:风光
    东拼西凑的,好不容易挪出一个空间容纳这群纨绔子弟,可是这回他们是来找于曦存的,在他们的坚持下,于掌柜只得唤出女儿招待客人。

    “你们要喝新酿好的酒?”于曦存微微拢起秀眉,目光望向沉默不语的海震。

    “是啊是啊!海震打死不承认你们俩有情愫,只说是你酿酒给他喝,为了证明真是如此,我们特地来喝新酒啊!”

    于曦存懂了,不悦地瞪了海震一眼。她以为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没想到这大嘴巴的黑熊居然到处去说,真是气煞人也。

    “真的只是来喝新酒?”她话中有话。

    “对。”海震终于开口了,他只想赶快喝完赶快走人了事,此后自己便不必再被取笑。

    瞧这家伙简直不把她酿的酒当一回事,似乎是什么人都能喝,一点也不特别,于曦存为之气结,脚一跺,回厨房取酒去。

    一群公子哥儿难得相聚饮酒作乐,便高声谈笑起来,也没发现这种行为破坏了明月酒肆里的幽静,引得旁人皱眉侧目。不过他们一个个都无法无天惯了,哪里会管别人怎么想,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于掌柜也只能苦笑着向各桌赔不是,一向以清雅悠逸气息为上的明月酒肆,突然来了数个这样的主儿,没一个他得罪得起,除了忍又能怎么办呢?

    好不容易于曦存拿了几壶酒来了,她送上酒和杯子后就想离开,却被某个大官之子唤住。

    “小娘子,不替爷儿们斟酒吗?”言语里尽是轻浮。既然海震不承认与这小娘子之间的暧昧,他们和她调调笑也不过份。

    于曦存听了只是皱眉,并没有动作。即使她只有十五岁,也知道这样的话不是对正经姑娘家说的。

    “我们酒肆是不替客人斟酒的!”她本能地拒绝。“你们看,大家都是自斟自酒……”

    “他们是什么东西,也拿来和我们爷儿比?”另一个人也不高兴了。“教你斟就斟!怎么?开娼馆的还怕人嫖啊——”

    他这只是一个比喻,却让于曦存听明白了他们的调戏。另一旁海震也觉得他们已玩得太过火了,正要出言喝止,却让隔壁桌的几名客人抢了话头。

    “这几位公子言语似乎略嫌粗俗了。”那一桌都是读书人,早看这群嚣张的公子哥儿不顺眼,文人的风骨让他们纵使不明白对方的底细,也忍不住出口相激。

    “明月酒肆是风雅之地,不是你们心中的青楼酒坊,请诸位自重!”

    “你又是什么玩意儿?敢这样和爷儿我说话?”某个学生拔身而起,冲到隔壁桌用力一敲,酒水洒了一桌。

    “我不过是发出不平之鸣罢了。瞧你们把酒肆当青楼,大声调笑不说,还调戏于掌柜的女儿,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都太过份了!”那人指证历历。

    这番话引起其他食客的响应,附和声此起彼落,大大下了海震那桌公子哥儿们的面子。

    此时两方冲突一触即发,怎知又有个不知好歹的学生跳出来火上加油。

    “咦,他们喝的酒,和我们桌上的酒香味没什么不同啊?”

    此话一出,一桌人全数哗然,连海震也微微揽眉。一名学生为表英勇,大力地将酒瓶摔到地上。

    “小娘子,你是瞧不起我们吗?竟敢拿平民喝的酒给我们?”

    “你们只说要新酿的酒,我还特地替你们开了瓮新酒,何必要摔呢?”于曦存气得小脸涨得通红,摔她的酒比直接打她还可恨。“何况这酒是本店最著名的五花酿,连海震的父亲威武大将军也是喝这酒的,哪里是瞧不起你们?”

    提到威武大将军,众人都有些退却,不过人多势众,海震又没说话,他们意气一来,便想闹事。

    “没什么好说的!你小娘子给我们磕头认错,再陪咱们爷儿喝一杯,我们就原谅你!”学生们还是没放弃要吃于曦存的豆腐。

    “仗势欺人、仗势欺人,你们这群纨绔子弟,除了仗势欺人还会什么?”一旁的酒客们全都受不了了,直身而起。

    某个官员之子激不得,一拳挥了过去,将其中一名酒客打倒在地,导火线一点燃,两方人马就这么打了起来,但海震那桌因为人多、平常又有在练武,转眼便把几名文人酒客揍倒在地,直到飞起的杯盘差点砸到站太近的于曦存时,海震才大吼一声——

    “全都给我住手!”

    第3章(1)

    这一吼,如雷贯耳,比四五个劝架的跑堂还有用,所有人顿时停下动作,而几名挨揍的酒客倒在地上唉唉叫,痛得爬不起身。

    “你们不喝酒就滚回去,闹什么事?”海震很生气,但他气的倒不是自己带来的人动手打人,而是一方面这里离将军府太近,消息传回家,他日子就难过了;另一方面则是他的人差点伤到于曦存,已经超过他的容忍范围。

    至于那些受伤倒地的酒客,一向也是养尊处优的他,同样并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他自小到大的观念就是如此,自己进书院前也有一段在街上瞎混欺压良民的荒唐岁月,所以在被这群平民喝斥之后,他也觉得很不舒服,认为下位的人不能侵犯上位的人,才会没有阻止自己的人动手。

    看场面已经闹得不可收拾,海震在于曦存的怒视下,也觉得颜面丢尽了,便把气全发在那群惹事的学生身上。“全都滚!”

    人一个个的跑了,连其他无事的客人也跑了,于掌柜只好认栽自己忙和,进进出出地叫几个跑堂的帮忙扶人、整理。

    整间酒肆此时只剩海震表情凝重地立在当场。即使他隐约觉得此事无法与于曦存善了,但也不想因此和她闹僵,于是他清了清喉咙,故作镇静大度地道:“小酒虫,你差人清点一下损失,我赔就是了。”

    “赔?万一闹出人命,你能赔什么?”孰料于曦存根本不听他说,因为她已经气极了,“大黑熊,你存心找人来闹的吗?”

    “我才没那么无聊!”见于曦存因为这群人教训他,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令海震不悦更甚。“我是找人来喝酒的,谁知道这群平民这么不识相?何况我看他们还能开口,似乎并无大碍。”

    “你——所以你觉得,你们几个无理动手打人,还砸坏我们酒肆里的东西,一点错都没有?”她不敢相信。认识这么久,还以为他只是有些公子习气和骄性,想不到他根本是被宠坏了!

    “不过是几个平民,和威武大将军的儿子作对,不是自找苦吃吗?要不我一人给个几两,打发打发就罢了。”在海震从小到大的观念里,阶级之间就是不同,平民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兼之父亲也甚少直接教育他这方面的事,所以他对她的说法不以为然,反而觉得她太大惊小怪,还借此和他生气。

    “海震!”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气到直呼他的名讳,对他也失望透顶。

    “你还敢提威武大将军?海大将军爱民如子,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哪像你视人命如蝼蚁,你连令尊一根寒毛也比不上!”

    “那是我爹老糊涂了,对那些平民那么好干么?”他仍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于曦存直摇头,疾言厉色道:“扞卫国家的军队,都是你口中的平民舍身赴义,所以海大将军知道人命的珍贵,珍惜人民的生命,但你呢?什么军功什么成绩都没有,一把年纪了还窝在书院,在别人的眼中,不过是靠父荫才能嚣张的纨绔子弟,比起殷实过活、靠自己能力过日子的平民,你甚至远远不如!”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