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5 作者:风光
    不过他也因此死命赖在明月酒肆一整晚,连睡也要睡在她房门外,说要看到她病好才肯离去。等她终于能起床了,他却病了三天三夜,却不以为苦。

    小时候尚且如此,而今却是他亲手害她受伤,那悔恨的感觉更是加倍,一路上尽是板着个脸,而于曦存也只是静静的让他抱着,不发一语。

    这该是第一次,两人有这么亲近的接触,她才发现这只黑熊坚实的臂弯原来这么温暖,被他抱着,有一种空前的安全感,让她很是依恋。然而这种带着微甜的感受,却又掺杂着羞涩,让她心中酸甜交杂,十分矛盾。

    由于没有娘亲,于曦存对男女之防也只是从书上或是他人口中知道个大概,即便如此,她也知道两人现在的动作已经太逾矩、太亲密了。

    这感觉对于初识情滋味的两个小雏儿而言,太过特别,也太过写意,谁都没有说破,只让这交错着心动滋味的含混气息,淡淡地弥漫在彼此之间。

    待海震抱着于曦存翻墙回到于家后院,将她抱回房里,安放到椅子上,这份暧昧的沉默终是要被戳破。

    “你的伤药呢?”他拧着眉问。

    于曦存瞧他慎重至此,心中觉得好笑,却也有些甜滋滋的。既然他都问了,她也乐得享受被将军之子服侍的感觉,开口指挥着他取药包扎。

    或许海震平常练武伤得多了,更或许他不希望她纤白无瑕的皮肤上落下疤痕,包扎上药的动作很熟练也很小心。半刻,他终于包扎好了,房间里却有种静悄悄的尴尬。

    “对了,我不是说要让你喝酒吗?方才那瓶被你砸了,我再去取一瓶来。”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砸酒的原因?不过是好面子嘛!她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而他后来见她受伤的紧张反应,也让她懒得和他计较,还是达到她的目的要紧。

    海震原想阻止她,但她话说完便走出房门。当他胡思乱想着这小酒虫不知又会搬出什么恐怖的东西来荼毒他时,她已然转回。

    “请用。”她亲手替他斟了一杯,“保证和以前不同。”

    “是吗?”他先感受到的,还是那股直扑而来的清香,不呛不辣,就是一股浓到化不开的芳馥。这小姑娘虽然老是酿出怪味道,但每回的香味却都很唬人,所以他犹豫片刻,才举杯就口。

    “好酒!”海震眼睛一亮,“这真是你自己酿的?”

    “当然,你可别小看我,我说过要酿出让你觉得好喝的酒。”果然,她终于成功了,心里很是欣喜。

    海震又慢慢的啜了好几口,感受这酒甜美微酸,却又厚重香醇的口感,一种美妙的畅快感由喉咙深处往下漫入腹中、往上窜出鼻尖,令他不由得闭眼回味再三。

    看着他享受的表情,于曦存已经得到最好的响应,忍不住跟着弯起嘴角。

    “这酒的灵感全来自于你。”她解释起酿酒的由来,“你记不记得当年我酿出第一次没有被你吐掉的果子酒?你说搭上桑葚更好喝,所以我试着加入桑葚重新再酿,稍微调整了一下配方,让酒味不那么酸涩,花了整整三年,就成了现在的味道了。”

    “所以,这就是你这几年没有再拿酒来让我试的原因?”海震有些讶异。

    “没错!好酒,一种就够了。”她可是对这样的成果非常满意。

    “我都不知道你酿酒的手艺已经这么厉害了!”他确实讶异于她的进步,在他的印象中,她还是那个绑着丫髻,拿着比人还高的钉耙在晒谷子的小女娃呢!

    “何止!我会的可不只是酿酒。”她又站起身,“你等我一会儿。”

    这回她花的时间比较久,海震把一壶酒喝得都快见底了——而且还是极为珍惜的一点一点慢慢品尝,她才端着一个托盘,姗姗来迟。

    “这里有几道小菜,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看。”

    托盘上有一道蒸豆腐,豆腐切得极薄,片片之中还夹着不知什么馅料,上头衬着绿色的蒜苗和红色的椒丝;一道凉拌鸭掌,里头酱汁的咸香酸辣味混合一气,却又各自独立可闻,配着口感极佳的黄瓜与萝卜;还有一道……该说是一碗,清澈如水的清汤,里头什么料都没有。

    海震原就肚子饿,看到这几道精致的小菜,举箸便一扫而空,而喝下那碗清汤时,更是惊为天人,不敢相信这如水一般的汤,竟有如此浓重鲜美的香味。

    将军府里的厨子也是名家出身,他自小大鱼大肉吃多了,是不是功夫菜他一试便知,而于曦存露的这一手,很显然已远远超出一般厨子的手艺了。

    “好吃吗?”虽然知道他吃得很满意,她还是想知道他的评语。

    “还可以……”海震不想让她太得意,但一对上她了然的目光,不禁为自己这点小心思有点讪然。“好吧,我承认很好吃,行了吧?你不是只想酿出最好喝的酒,去煮菜干么呢?”

    “烹饪可也是经营酒肆不能少的手艺。我若要接下我爹这门生意,当然什么都要会。”她对自己的要求,可不像他那么轻忽,想学的就学,不想学的就扔一边。该会的,她全都要会!

    “你一个姑娘家要经营酒肆?”海震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不行吗?你做得到的,我一样做得到。”听出他口气里的一丝不以为然,于曦存可不依了。

    “笨蛋!你手无缚鸡之力,能够像我一样扛起千斤鼎、力拔百年树吗?”摇着头,海震根本不以为她一个弱女子可以应付酒肆那么复杂的环境。

    “我不必这么孔武有力,反正有你呀!”她话锋一转,纤手突然指向他。

    “……你是什么意思?”海震不知是因为喝多了酒,还是其他原因,黝黑的脸居然浮起一层暗红。

    于曦存吃吃地偷笑,举起包扎好的手,故作可怜地道:“你不会保护我吗?”

    “这……当然会!可是,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她那表情令海震根本毫无招架之力,毫不犹豫便许下承诺。何况在他的心里,她的地位很特殊,保护她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只是他仍有顾忌。

    “就算你不在,有人欺负我,你事后总会替我报仇的吧?”

    “废话!我不帮你,还有谁会帮你?”光想到那个画面,海震的浓眉就拧了起来。

    “那不就得了。有你这人靠山,我还伯什么?”

    她定定地望着他,眼中虽有着笑意,却很是温柔,目光流转中有着超乎她这年纪的女人味,让海震瞬间不禁有些恍惚。

    “大黑熊,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不管到老到死,你要永远保护我喔!”

    海震撂下一句话便从书院逃了课,幸而同学们替他掩饰,说他肚子疼也就敷衍过去,没有酿成轩然大波。

    然而他与于曦存的交情,却成了学堂里众人调侃的话题,这令脸皮薄的海震很不能忍受,不断解释她只是将军府隔壁酒肆掌柜的女儿,是拿新酒让他试。

    可是这样的原因如何能说服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他的理由,只被当作欲盖弥彰。

    海震对他们简直无计可施,总不能一拳一个打到他们不敢笑他为止。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欲请所有人至明月酒肆,享用于曦存新酿的美酒,以正谣言。

    此话一出,有吃有喝又有热闹可看,一群人怎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于是趁著书院放假,一群人便相约来到明月酒肆。

    这十余人不是官员之子,就是名门之后,于掌柜自然得小心伺候。然而明月酒肆原本就不是什么大酒楼,只是一个让文人雅士相约小酌、聊些风花雪月的地方,东西虽精致好吃,酒也香醇够味,就是地方小了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