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言情小说-巧舌酒娘-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别后重逢,再续前缘 >> 巧舌酒娘作者:风光 | 收藏本站
巧舌酒娘 page 1 作者:风光
    第1章(1)

    威武大将军海扬威,是条铁铮铮的好汉,武功高强、智勇过人,在边疆立下无数功劳,杀敌无数,曾大破突厥于阴山,退敌两百里,横扫塞外,在朝中人人莫不敬畏他三分。

    在民间,海扬威也备受尊崇,甚至有人帮他塑身立祠,当成神明般祭拜,在他战胜突厥后的数年,外族莫敢再犯,足见他威名之盛。

    见边疆无事,皇帝便将海扬威调回京,他在京城里住的也只是比一般民房略大的双进带院大宅,坐落在离京城有些距离的安善坊,足见他一生清廉,刚正不阿。

    先帝曾在安善坊设立南市,虽然不像东、西市那么繁华,但也是有来来往往的小贩商贾。而南市唯一能拿出来与东、西市一拚的,就是酒。

    俗话说“不喝仙人茶,宁醉南市酒”,指的就是南市酒之引人入胜,连喝了可以让人成仙的茶,都要被抛到一边。然而在南市里要找到真正的好酒,不是当地人还真不知道,最受推崇的,便是“明月酒肆”的“五花酿”。

    五花酿据说是由五种异花及谷物酿制而成,味道浓郁醇厚,入口馨然,香熏人醉。然而每每一早开始卖,就被有门路的达官贵人买走,因而盛名只在当地流传。

    海扬威的府邸,恰巧就在这明月酒肆旁,凭着这份邻居之谊,明月酒肆的主人于掌柜也觉得颇为沾光,故威武大将军府里的五花酿从来不少。不过,这也都是私底下的往来,台面上彷佛谁也不认识谁,毕竟海扬威不好被人说偏颇哪家,且若其他没买到五花酿的达官富商知道他俩的这层关系,于掌柜也不好交代。

    这一天,海扬威的独生子海震,却打破了这规矩。

    十岁的海震从小就力大如牛,身材健硕,脑袋称得上聪明,却从来不喜欢读书。父亲从小就找名师栽培他,希望他文韬出众、武艺精通,然而因为其他人对他父亲的崇拜,造成他有些自傲的性子,想学的就学,不想学的也很干脆地抛下夫子偷溜,所以即使他刀法能舞得虎虎生风,箭法也几近百步穿杨,然而一本三字经却到现在还背不全。

    又到了读经的时间,他趁着夫子还没来、书僮又去招呼茶水的空档,悄悄地溜出房间,面对向着酒肆的高墙,手往砖和砖的缝隙间一抓,壮硕的身躯便轻轻巧巧地跃了过去。

    翻过去,恰恰是酒肆后院的天井,他才落地,立刻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住。好奇心甚强的他,不由得靠了过去。

    平坦的地上,一个约莫五岁,长得明眸皓齿,娇俏可爱的小女娃,穿着一袭藕色衣裤,正拿着一支比她还大的耙子,耙开地上成堆的稻谷。

    海震从小生长在富贵人家,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不禁开口问道:“小女孩,妳在做什么?”

    努力工作的小女孩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先是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浓眉大眼,长得又高又壮的大哥哥站在自己眼前,忍不住退了一步。

    “我叫于曦存,不叫小女孩,爹爹说,曦是晨曦的曦,存是长存的存。”她嘟囔了一下,又打量了下海震,确定他没有恶意,才奶声奶气地回答他,“我在晒稻谷呀!”

    “晒稻谷?于掌柜让妳一个小女娃在这里晒稻谷?”海震听到她的名字后,赫然明白她八成就是于掌柜的独生女。只不过小小年纪就要做这种粗活儿,是酒肆里人手不够,还是这小女孩自个儿无聊来捣乱?

    “我不叫小女娃,我叫于曦存!”小女孩鼓着脸,不明白他为什么坚持叫她小女娃,她都五岁了,可以帮忙做事了。“爹爹在外头忙和着,我当然要帮忙!”

    说完,她又吃力地拿起耙子继续工作,海震看了觉得有些好笑。原来于掌柜忙得没空照顾她,她便自己找事做了。

    所以结论是,这根本只是小女孩儿在办家家酒!

    不过瞧她做得挥汗如雨,两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他也没说破扫了她的兴,干脆顺着她的话又问:“妳晒稻谷要做什么?”

    “要酿酒啊!”于曦存说得理所当然。

    “就凭妳这小女娃儿也想酿酒?”他瞧她昂起小下巴那副得意状,既可恶又可爱,便伸手捏了捏她肥嫩嫩的脸庞。

    “别……年我!”脸被他捏得扭曲,说话变得不清楚,小小的手儿直往他臂上打,妄想打掉这只欺负人的手。

    “妳这小女娃真凶啊!”海震其实不痛,倒是担心她的小手打痛了,便悻悻然地收手。

    “哼!人人都称我爹爹酿的酒最好喝,爹爹最厉害了,我是爹爹的女儿,当然也会酿酒!”说到自个儿爹爹的威名,于曦存可得意了,马上忘了方纔他捏她的小过节。

    “妳爹爹厉害?说到厉害,谁比得过我爹。”海震也不甘示弱。“我爹便是隔壁的威武大将军,战功彪炳赫赫有名,杀的人头都可以堆成山了,怎么也胜过妳爹!”

    于曦存一听,隔壁的大将军她倒是认识,不过是个笑呵呵的伯伯,每回都会拿糖果给她吃,哪有这人说的那么恐怖?

    “你胡说!隔壁的大将军伯伯才不会杀人呢!你一定不是伯伯的儿子,是冒充的!”她退后一步,防备地瞅着海震。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人不把他这个大将军之子看在眼里,海震简直气到想揍人。不过,这娇脆的女娃可不像府里那群长工仆佣那般挨得起他一拳,于是他想了个办法。

    “大将军的武艺高强,我是他儿子,我的武功也不弱,妳看清楚了。”他顺手拿过她手上的耙子,当成关刀一般,打横一挥,便舞了起来。

    于曦存看得目瞪口呆,但见海震衣袂翻飞,动作利落,忽上忽下,比戏台子上翻觔斗的人还厉害,连他将她刚摊好的稻谷弄乱了都没发现。

    半晌,海震终于停下手来,还有些喘息地对她道:“怎样,妳信了吧?这可比妳厉害多了!我像父亲武艺高强,妳呀,个儿小不隆咚,要像于掌柜那么会酿酒,我可不信!”

    于曦存可不服了,小脚一跺。“你等一下。”

    话毕,便往内室里冲去,在海震还没弄清楚她的意图时,小小人儿已拎着一个瓶子跑了回来。

    “这……这是我酿的酒,你喝喝看!”她自己虽也没喝过,不过都是按照父亲酿酒时的步骤做的,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海震拔起瓶塞,一股淡香随即飘了出来。这种甜甜的香味,确实挺吸引人的。不过他偷喝过几次于掌柜送来的五花酿,深知五花酿并不是这个味道,那么于曦存自己酿的酒,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在她殷殷期盼的眼神下,海震拗不过她的坚持,拿起酒瓶灌了一口。

    “噗──咳咳,妳酿的这酒又苦又涩,根本就不能喝!”

    “是吗?”于曦存不相信,自个儿拿过瓶子,也尝了一口。

    只见她娇美的脸蛋儿一皱,小嘴一瘪,眼眶微微湿润起来。

    真、的、好、难、喝、啊!

    从来没和其他小孩儿相处过的海震,瞧她红了眼眶,不由得慌了。“喂,妳可别哭啊!?酿酒……多练习几次就好了嘛!我练武的时候,伤了胳膊摔断腿的,也都没哭啊!”

    于曦存被他这么一说,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用手背往眼睛随便一抹。“我才没有哭。”

    “没哭就好。”海震松了一口气,又有心思笑她了。“以后就叫妳小酒虫好了,连瓶酒都批评不得。”

    “你才是大黑熊呢!”可恶!于曦存瞪了眼他因练功而晒得黝黑的皮肤,恨恨地跺了跺脚,“哼!我以后一定会酿出最好喝的酒,让你不得不赞句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

(快捷键:←)上一章  巧舌酒娘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