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千岁千千岁(下)-page 2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近水楼台,日久生情 >> 千岁千千岁(下)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千岁千千岁(下) page 24 作者:陈毓华
    这个臭和尚!

    天十三很想揍他,只是看在他老远来找自己的分上,强行按捺下脾气,除了派人赶紧满县城去找兽医,还把皇兄远从京里派来给他的御医都叫上,这才把那头黄牛的老命给救了回来。

    救回来后,因为元气大伤,自然还得好吃好喝的把它供着……这些都不算什么,最令人咬牙的是这家伙,根本是得寸进尺!

    你听听,这和尚说的是人话吗?

    「先说好,我把它押在你这儿,可是活当,你得让它吃好睡好,每天不忘带它出去溜溜,等它的精气神都回来了,我还要把它赎回来的。」

    天十三懒得跟他纠缠这些,「你要借那么多钱盖寺庙,想开宗立派,我不反对,可是,」他敲了敲桌面,方才被气到丧失理智的脑子终于清明了些,冷冷一笑。「我记得你名下有不少田地,可是我朝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跟本王借钱,你这是糟蹋人?」

    天昊皇朝官家多数信佛尊道,多得是给和尚授田的达官贵族,尤其润空名声响亮,长相又妖孽,出身的世家说出来会吓人一跳,好吧,就算他老说那是过去,是前尘往事,可即便遁入空门,仍有不少人想循着他的路子套关系,只巴望他能在他老爹或是哥哥面前美言几句。

    再加上他也不是那种没墨水的人,随便讲一场经,多少贵妇女眷耆老和退休官员们就能把慈恩寺挤爆,让寺庙进帐无数,所以,他个人最不缺的恐怕就是金钱。

    这回他跑到射水县来,是因为半年前慈恩寺的住持圆寂,住持的位置传给了润空,可他受不了被拘在寺里哪里都不能去的窒息感,把住持位置让给自家师兄,然后带着他心爱的黄牛来了这里。

    这一住,他就不走了,说他喜欢这边的风土人情,山水植物,想在这盖间寺庙,可以容身……

    要天十三说,慈恩寺的僧人们是脑袋坏了,只想着争大位,舍得放这只金鸡出来,这个人眼里就只有那么个住持大师,大师一殁,还不想法子把他留住,轻巧的放他出走,瞧,他这回连黄牛都带走了,寺中能咬钱的钱鼠走了,慈恩寺的繁华看起来也到头了。

    润空的眼神飘啊飘的,「那些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好是这样,看在你治好内人那双腿的分上,三百万飞钱,五年无息偿还,要不要?」套一句老婆的话,花了八年才把自己的身家稍微赚了些回来,哪能随便借出去,当然,他自小是在金银窝里泡大的,对金银并不是那么看重,来到射水县之后才发现没有钱万万不能,要不是有凌波这么个会赚钱的妻子在背后支持着他,这县城里许多的建设计划还真的只能空置。

    但是这不代表天十三真的养成「量入为出」的好习惯——

    这回先斩后奏,他哪想得到姜凌波听了以后心疼的嗤了声,然后轻飘飘的说了几句,「看起来我们一家都得勒紧裤带过日子了,既然银钱不够使,不如从王爷您的零用金里先扣下来好了。」

    「这怎么可以……你这样是……不贤!」他好不容易找到措辞。

    零用金牵连颇大,他虽不纨裤,但是身为王爷,有应酬,有交际,有省不下来的花费,老婆就算掌中馈,府里的银钱一把抓,也不能克扣他的,这叫他怎么出去见人?

    生平第一次,天十三有了没钱怎么办的恐慌。

    「我不贤?」

    「我不是那个意思,夫人别生气。」结婚八年,对她从来没有说过重话,他这是习惯了吗?他的夫纲……

    见他有几分悔过的意思,姜凌波也没有咄咄逼人,口舌之争没有意义。

    「润空大师是什么人物,他要盖庙、普渡众生是好事,我想凭他的本事,托钵、化缘、讲经,不出几年便能达成心愿,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大师随便糊弄你两句话你就把钱掏出来,我们这是坏了师父的修行,要知道空有其表滥用十方众净资之庙宇,要是佛门无一道场以兴学安僧,那正信僧众如何养成?续佛慧命何以养成?他想培养弘法人才之宏愿又如何落实?」

    天十三隔天就把这些话转述给了润空听。

    润空听完,望着天上的星星深思了好一会儿,天生丽质的五官突然有了惊人的变化,就像一窟活泼的泉水忽而遁入土层里,那种蜕变和蛰伏那么的清晰,看得天十三一阵心惊胆跳。

    哪知道润空起身肃立,掸了掸袖子,肃然说道:「夫人一语惊醒梦中人,贫僧根基未扎,名利之心未除,未曾发心,如何成就?」说着合十而去。

    这说的什么是什么?打这机锋谁听得懂?天十三一头雾水。

    他回去和姜凌波一商量,姜凌波倒是不急。

    「大师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在射水县落地生根,日子还长得很,咱们就看着办,能帮的地方自然帮他一把,我也是知道感恩图报的人,没那么小气好不好?!」

    天十三一把将她搂了过来,「知妻莫若夫,为夫的哪能不知道夫人的心肠是极好的。」

    夫妻俩打定主意在旁边看着,给润空当左右护法,他要真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帮那和尚一把。

    至于润空则是沉潜下心境,芒鞋木杖蓑衣走遍方圆数百里,多行法,布施穷苦人家,道地道地融入百姓家,广种福田,多年后,受他泽被的十里八村知道他发愿要盖一座寺院,以彰佛法,有人捐地,有人出钱,施舍不出金钱土地的人便自告奋勇出力,再十年后,润空发愿的寺院不费一资落成。

    他并没有因此自满,继而开办书院,建造悬壶济世的百草厅、医馆,一生活人无数。

    他厥功甚伟,成为名闻遐迩的大和尚,一直活到九十高龄。

    【全书完】

    后记

    家人很重要  陈毓华

    这段日子以来,唔,一言难尽。

    一半好,一半坏,坏在哪呢,九月时肚皮去划了两大刀;好事呢,是我就此歇息了好几个月,开始养猪生活。

    被禁锢的生活很难说清楚是什么感觉,觉得肚皮每天都很痛,左躺右躺都不对劲,还痒得要人命,连胶带都和皮肤作对,加上好几个月不能洗澡,只能用擦的,觉得自己已经不只生菇,而是菇菇相连到天边了。

    好几个月后,当医生松口说可以洗热水澡那天,我差点站在浴缸里不想出来,这辈子的「仙」简直可以学济颠师父拿来作伸腿瞪眼丸了……

    原来能冲洗热水的感觉那么好!

    至于有没有饿死?

    幸好外援不断,要不是有小弟来回奔跑送医、男友三餐照拂、姊姊帮忙买菜……我断然不会是现在这模样,现在出门,大伙儿都说我的气色比以前好,以前的红苹果总算有回来那么一点,可见被补得很充足,心里也难以言喻对家人的感恩。

    所以,家人很重要,家人很重要,家人很重要,因为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这一生,自从离开学校后,我好像一直马不停蹄的在工作,头一次休息那么久。

    休息真好,如果不要皮肉痛的话就更好了。

    大半年就这样被我渡过去,转眼又快过年了,唔,一点都没有过年节的想法,平常日子比较重要。

    虽然对过年兴趣缺缺,不过,今年倒真有新希望,那就是要对自己好不只一点!

    最后祝福大家新年快乐,红包收多多!

(快捷键:←)上一章  千岁千千岁(下)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