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钱袋娇妻(上)-page 2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重生穿越,阴错阳差,婚后相处,日久生情 >> 钱袋娇妻(上)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钱袋娇妻(上) page 25 作者:陈毓华
    她对他是真的无情。

    “我的个性?王爷认识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她没有动气,只是眄着他,他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也是,他们虽是未婚夫妻,原主与这未婚夫却连一面也没见过,这时代盲婚哑嫁就跟磊白菜一样平常。

    以这种高嫁低娶的姿态,女方的地位不及男方,又是在男方不知情的情况谈下的婚事,本来就不情愿了,更奢谈认识。

    因此他又怎么可能了解自己的未婚妻是怎样一个人,所有的负面消息也都来自于道听途说。

    “你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你只要负责把他生下来就是。”他不允许自己的子嗣流落在外。

    第九章  夜半逃婚去(1)

    原本薄缥缈并不打算和君卓尔正面起冲突,可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他太习惯高高在上了,什么她只要负责把孩子生下来就好了,他把她当成了什么?

    她深吸口气,生气不能解决问题,唯有把这件事说清楚,一拍两散,否则两人都不好过。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王爷这听壁脚的习惯不好,我的小日子迟了,不代表一定怀了孩子,再说若真的怀了孩子,他的父亲可能是张三李四、阿猫阿狗,唯独不可能是你君卓尔的。”

    君卓尔被她气得青筋直跳,唯独不是他的孩子?!她到底和多少男人上过床?还是根本说来气他的?

    这妖女,要敢有别的男人,他一定会先剁了那人!

    “所以,你亲口承认那晚的人是你?”他的声音阴恻恻的,认识君卓尔的人都知道他向来不生气的,能把他惹恼,那绝对是不得了的事。

    “是我倒了血霉,出门逛街喝碗热汤,被人下了迷药迷倒,送到了你下榻的地方,王爷不也是让人下了催情药,不能自己,这才有了一宵的误会,说起来我们都是受害人,既然你我都受害,就互相当作被狗咬了一口,今日把事情说清楚,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也就应该不会再见了。”

    “所以你也坦承破你处子身的人是我?”

    她噎了。“那……那又怎样?”

    “那你还敢狡辩你腹中的孩儿不是我的?”他咄咄逼人。“你以为这番说词就能抹平一切?你这么不愿意跟我走?”

    事发后他问过别院的大管家,那送上床的女子是从茶栈里找来的,因为看她独身一人,以为只是个小门小户的女子,管家也承认在他的房间点了春情媚香,这才让他酒药双重加持下,意乱情迷的要了床上的女子。

    管家受步从容的指使,收了人家的好处,君卓尔自然不会让这种人落着什么好,敢算计他,就要做好事情曝光的准备。

    他让人把管家拖走,至于他有什么下场,君卓尔不关心。

    “孩子为什么就该是你的?我就不能有情夫、奸夫什么的?”她根本是不惜抹黑自己的狡辩了。

    为什么她遇到本尊就这么心虚,没道理!

    君卓尔被她气笑。“要我找大夫来替你把脉看诊,判断你究竟有几个月的身孕好证明到底是谁的种吗?”要戳穿她就这么简单。“把你的情夫、奸夫都叫出来,我可以一个个对质。”

    薄缥缈被堵得哑口无言,眼睛差点瞪凸出来。

    她好想用中指问候他——

    她的哑口无言让君卓尔心气顺了些。“我问你,当时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回京?”

    “请问王爷,凭什么我要跟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男人走,就因为他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夺走我的贞操,所以我该让他负责我的一生?”只是一层处女膜就要赔上自己一生,这个她真的做不到。

    “跟着我你有什么好不愿的?我会少你吃,短你穿吗,有成群的仆役驱使,去到哪里人人前呼后拥,谁求都求不来的待遇,你不愿意?”如果真如他揣测那般,她千方百计的上他的床,为的不就是不想放弃嫁给他的好处,为了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和虚荣的身分权力的加持?

    如果她真的是遭人设计,他歉疚之余也会补偿她所损失的一切,要知道他君卓尔能给的,恐怕她这辈子也不会有人给得起了。

    “我不愿意。”她的语意直接,没有任何暗示隐喻的空间。

    老娘就是不愿意!就这么简单!

    “为何?”他是真的好奇。

    “我有我的人生,我不想为了一个晚上的错误,而且这错误还不在我身上,而去浪费一辈子的青春,再者,本小姐对坐困后宅的生活不感兴趣。”锦衣玉食她现在过不上吗?男人的真心,那又是什么玩意?

    她在前世看多了,男人有几个是靠得住的?有几个好东西?薄幸花心,见一个爱一个,每个都只想玩玩,不想负责。

    女人一旦要求男人负责,对方更是抛一句“那就别出来玩”。

    说来说去,不论任何时代,女人能靠的都只有自己,自己能够自立了,有了退路,一旦遇上什么,起码还拥有自己的自尊。

    她的这番话对君卓尔来说不只闻所未闻,还大胆至极。

    这些话若是出自那个还未退亲之前的薄缥缈,他一个字都不信,但是现在这个表情掘强、神色不善,语气要多不恭敬就有多不恭敬的薄缥缈,她发现自己信。

    之前来白桦县退亲,他大可不用亲自前来,但是为了秉持君子之风,他还是走了那一趟,不想,这女子不哭也不闹,只向他要了一万两,这一万两还是自己开的价,很干脆的答应退亲,两人从此再无关系,她的干脆,反倒让他心里有些违和,只是不曾多想,只觉得解决一件事便是。

    偏偏,是何等的孽缘,因为一场阴错阳差,他们居然发生了关系,被人摆了一道,本来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女子罢了,她却跑了,这让她无关紧要的地位节节升高,变成了他心里的朱砂痣。

    为了找她,上一趟回京之前,他打破自己微服出门不惊动官府的作风,亲自拜访县太爷,让他将辖下所有村庄里邻的户帖黄册逐一过目,谁家有十四到十七岁女子,派兵丁去查问某年某月是否来过县城,来过的,登记造册,他再面试。

    迫于京里催促得急,他无法在县城久留,只能带着那些名册回京。

    说他以权谋私,那又如何?

    他手握的权势,不拿来用,对得起谁?

    那个过年,他一人埋首在书房的书案上,闭门谢客,然而查来查去,范围却缩小到他那前未婚妻身上。

    他并不希望她是那个人,哪晓得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又走了一趟白桦,居然让他在门外听到了她和家中下人的对话。

    君卓尔沉默了半晌。

    他发现薄缥缈说那些话的时候,没有惺惺作态,她是认真的,她不想嫁人,即便是失去女子最为珍贵的贞操,肚子里也可能怀有孩子的情况下,她仍丝毫不考虑嫁给他。

    君卓尔曾想过,只要她肯求他,他会看在彼此牵来扯去,剪不断理还乱的分上给她一个名分,正妻虽然不行,贵妾却是可以考虑。

    “我可以娶你,给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我还能给你你一直想要却要不到的荣华富贵、权势地位,不过,如果想谋正妻之位,你怕是不行的,那位置不是你坐得起的。”

    薄缥缈觉得烦了,一个男人翻来覆去给得起的就是这些浮夸不实的东西,他君卓尔的正妻很了不起吗?也许是吧,但她以为,很多事情是这样的,当你在乎的时候,那些东西才有意义,要是你无心,就像钻石其实也就是地下不为人知的矿石,道理是一样的,端看人怎么去想。

(快捷键:←)上一章  钱袋娇妻(上)  下一章(快捷键:→)

,